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四十一章 来自命运的“社会毒打”
    该怎么玩死韩千山这个魔头?

    身为气运银行的董事长,杜衡表示:老子用气运砸死你!

    “系统,启动客户召唤!”

    伸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光波荡漾而起,杜衡再次来到了“命运之地”。

    “取消随机搜寻,开启指定召唤。”

    举步走进茅草屋,在蒲团上盘坐下来,杜衡念头一动,给系统下令。

    “已修改客户召唤模式。当前模式为指定召唤。请提供客户姓名及客户身份,以便锁定目标。”

    系统马上响应了杜衡的新指令。

    作为气运银行的“董事长”,杜衡就是气运银行的最高掌控者。这种召唤客户规则的制定和修改,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毕竟,气运银行只是杜衡手里的“工具”而已。怎么使用工具,当然是使用者说了算。

    “一次性修改气候特征,开启浓雾天气!”

    伸手一挥,琉璃清光一闪,整个命运空间弥漫着浓浓的迷雾,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见。

    当然,杜衡不受这个迷雾影响。

    “取消过场动画,让客户直接出现在命运空间。”

    又下了一个指令,杜衡这才把准备工作做完。

    然后……

    “指定召唤目标:大齐国,南山郡,梁城城主,韩千山。”

    “目标已确认!”

    系统提示音响过。

    杜衡伸手一挥,“开始召唤!”

    ……

    梁城县,青石镇。

    一座青石建造的房屋里,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正端坐在黑暗之中。

    突然,一道无形的光波一闪而过,黑袍人神魂一阵恍惚,眼前一花,只看到……一片茫茫迷雾。

    “嗯?这是什么情况?”

    黑袍人满脸惊骇,扭头四下张望,只看到一片蒙蒙迷雾,伸手不见五指。

    殷红的血光翻腾而起,黑袍人满脸警惕,严阵以待。

    “果然是你!”

    茅屋里,杜衡端坐在蒲团上,目光穿透迷雾,看到了一个浑身翻腾着血光的身影。

    这个人,果然就是韩千山!

    “韩千山,你这个魔头。你特么把我惹毛了,老子玩死你!”

    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杜衡伸手一挥,“燃烧一千点气运,施放厄运诅咒!”

    一道玄奥莫测的气息从杜衡手中冲出,瞬间落到了韩千山头上。

    只见韩千山头上的气运云光猛的一暗,一股漆黑的劫云笼罩在气运云光之上,乌云盖顶,霉运当头。

    “咦?一千点气运居然还没砸死他?”

    杜衡看到,当厄运诅咒砸过去之后,韩千山头顶的气运云光周围,居然闪过一股白色云光。

    这些外来的白色云光,竟然抵消了不少厄运诅咒的威力。

    这样一来,韩千山头顶的气运云光,并没有完全变成黑色的死气,还有一些黄云在劫气之下艰难的挣扎。

    气运在于集众。

    韩千山身为梁城城主,这个职位让他获得了数十万梁城百姓的民望。刚才闪过的一股白色云气,就是梁城百姓的民望。

    正是这些民望,才让韩千山没有被杜衡消耗一千点气运的厄运诅咒直接砸成负气运,没有显出黑色的死气。

    “就算不死,也已经霉运当头,诸事不顺了。不必再浪费气运重新施加诅咒,正好可以慢慢玩死他!”

    杜衡脸上浮起一抹冷笑,伸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光波闪过,又把韩千山送回去了。

    是的,送回去了。

    谁规定召唤客户过来,就必须要给他放贷款的?气运贷款也是生意,生意没谈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接下来,我只要坐着看戏就好了!”

    念头一动,杜衡离开了命运空间,重新回到了别院,半躺在座榻上,伸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光幕显化在眼前。

    画面中,显出了韩千山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

    上一次给憨货放贷的时候,杜衡就已经现,他可以通过气运银行查看客户的状况,如同看直播一般。

    现在就是看戏的时候,看韩千山怎么倒霉。

    ……

    青石镇的房间里。

    “刚才……是什么情况?”

    韩千山眼中闪烁着猩红的血光,脸上一片惊愕,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莫名其妙的神魂恍惚,莫名其妙的看到一片茫茫迷雾,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恢复正常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是魔道修行的弊端?

    是了。魔道修行虽然实力成长的度很快,但是,难免有一些根基不稳的后遗症。

    再加上我的幽鬼和寄魂傀儡都被杜衡灭杀了,多多少少会损伤心神,这才导致产生了这种幻象。

    想通了之后,韩千山也没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了。

    布局已经完成了,只要计划顺利进行下去,杜衡必死无疑。到时候,我用杜衡重新炼制一只幽鬼,就能修复之前的损伤。

    所以……计划可以开始了!

    韩千山站起身来,浑身翻腾着一股血光,举步走向暗室大门。

    刚刚举步,韩千山脚下一滑,身形一晃,一个趔趄。

    好在韩千山到底是魔道高手,反应度极快,连忙一步踏出。

    就是这么巧合,韩千山刚刚一脚踏出,脚腕恰好碰在了旁边一张案几的桌腿上,恰好撞中了脚腕上的穴窍。

    韩千山只觉得脚上一麻,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一头栽了下去。

    这一刻,身为魔道高手,韩千山仍然做出了准确的反应。伸手一按,按向旁边的案几,通过这个办法来支撑身体。

    不知道这张摆放在暗室里的案几,是不是被湿气腐蚀的时间太长了。当韩千山按住案几的时候,突然……

    “咔嚓”一声,案几塌了。

    该死!

    这下……即使是魔道高手也扛不住了!

    “嘭”的一声,韩千山重重的摔在地上。

    就是这么凑巧。

    韩千山摔倒的时候,鼻子正好碰在崩塌的案几的一根木头上。这根木头竟然没有腐朽,反而十分坚硬。

    “唔……”

    韩千山只觉得鼻子一阵剧痛,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老子堂堂武道先天,开窍境界的魔道高手,居然一跤摔歪了鼻子?

    幸亏没人看到!幸亏没人看到!

    韩千山连忙翻身爬起,伸手在鼻子上狠狠的一掰,把歪掉的鼻子扶正,血光闪耀之间,瞬间抹去了血迹,止住了鼻血。

    摆弄一番之后,韩千山仍然气度俨然,昂挺立,看起来……似乎毫无异状。

    “哈哈哈哈!”

    杜衡看到这一幕,已经笑抽了!

    看到你这么倒霉,我真是太开心了!

    韩千山,感受来自命运的“社会毒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