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四十章 跟我玩,老子玩死你
    梁城外面的一条驿道上。

    一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端坐在驿道边的一座凉亭里,外面暴雨连绵。

    “神剑御雷真决?天子望气,谈笑杀人?这是什么招数?杜衡竟然有这种实力?”

    黑袍中爆出一声惊呼,猛的抬起头来,眼中爆出两道殷红的血光。

    “杜衡怎么会这么强?之前一道剑气轰塌门楼,显出开窍境界的实力。现在一招神剑御雷,显露了通灵境界的实力。那个谈笑杀人的手段,更是诡异莫测。”

    “杜衡到底是什么来历?他怎么隐藏得这么深?”

    “幸亏我及时收回了神魂念头,不再控制美厨娘。要不然,天雷轰击之下,我的神魂都会遭受重创。”

    “白衣神剑,我真是小看你了!”

    黑袍中的身影爆出一声冷笑,“不过,我的布局已经完成了。就算你的实力再强,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

    云烟阁里,杜衡看着眼前倒毙的尸骸,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美厨娘是自杀的。她说……她不是邪魔!

    杜衡从餐桌上抓起一根筷子,竖了起来,再次动“占卜”。

    果然,筷子倒了下来,指向了北方。

    美厨娘不是邪魔,她只是被邪魔控制的棋子而已。

    那么,控制美厨娘的邪魔是谁?

    低头看着倒下的筷子,想起美厨娘头顶的气运,杜衡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北方么?如果我的判断没错的话,那么……我已经知道邪魔是谁了!”

    杜衡举步踏出雅间,看到楼下还坐着一群畅饮交谈的活死人。

    “对于我来说,这些活死人,其实是最好对付的。”

    杜衡冷笑一声,朝着楼下一挥衣袖,一股玄奥莫测的气息如同波纹一般荡漾而起。

    这是厄运诅咒。

    于是……楼下畅饮笑谈的一群活死人,一个个头顶冒出一股漆黑的死气。

    有的走路摔死,有的喝酒呛死,有的被鱼刺卡死……片刻之间,楼下大堂里翻腾起一股股血焰,所有活死人统统化成了骸骨。

    杜衡举步踏出云烟阁,招呼车夫把马车驾了过来。

    “公子,现在去哪?”

    刚才云烟阁里又是雷霆,又是血光,把这个车夫吓得不轻,到现在脸色都还有些白。

    “回镜湖别院。”

    坐上马车,杜衡满脸冰冷。

    ……

    当杜衡离去之后,雨幕之中,一个远远躲藏在树上的身影,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刚才,云烟阁里翻腾着一股股血光。即使隔得老远,6云飞也已经看清楚了。

    如果杜衡真的是邪魔,那么……云烟阁里的人,肯定遇害了!

    身形一窜,落到地上,6云飞朝着云烟阁冲了过去。

    冲进云烟阁,眼前……骸骨累累!

    一具具白森森的骸骨,堆满了整个厅堂。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看到眼前的惨状,6云飞两眼通红,浑身都在抖。

    “杜衡,你这个邪魔!我跟你誓不两立!我一定会揭穿你的真面目,我一定会除掉你这个邪魔!”

    牙关咬得咯咯直响,6云飞紧紧的握住了长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冲出了云烟阁,冲进了雨幕之中。

    ……

    “公子,你回来了?”

    杜衡回到镜湖别院,素音连忙迎了上来,“外面下雨,您刚从外面回来,我给您沏杯姜茶去去寒。”

    “不用了。”

    杜衡笑着摆了摆手,抬眼看向素音,目光落到了素音头顶的气运云光上。

    外层是白里透红的气运云光,核心之处却升腾着一股灰气。

    这样的气运光色,杜衡只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就是刚刚死去的美厨娘!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原本只是一个厨娘啊!”

    “我从来就不是邪魔!”

    美厨娘临死之前的话,还在杜衡耳边回荡。

    所以,素音也跟美厨娘一样,已经中了邪魔的暗算,成为邪魔的棋子了么?

    杜衡之前一直不知道灰色气运是什么意思,现在知道了。这是生死操纵在别人手里的棋子。

    素音是韩千山府上的侍女,从未出过门,谁才能对她下手?

    之前“剑柄占卜”指示的方向,同样指向了城主府。

    那么,邪魔的真正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韩千山,原来你才是真正的邪魔!

    难怪你会教素音云烟步,难怪你会把素音送给我。

    更重要的是,前身之前一直住在城主府。那么……前身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杜衡捏了捏拳头,转身走进房间,在座榻上坐了下来。

    “素音,来,我送你一件礼物。”

    装着从袖袋里掏东西的模样,杜衡暗地里取出了舍利子,拿在手里,递到了素音面前。

    “礼物?”

    素音又惊又喜,抬眼看着杜衡手里灰扑扑的舍利子,也没有什么嫌弃的表情,反而问道:“公子,这就是礼物吗?这是什么?”

    “幸运之珠!可以给你带来好运!”

    杜衡笑了笑,“很灵的哦,记得带着身上。”

    “多谢公子。”

    素音连忙接过舍利子,紧紧的握在手里,脸上满是欢喜。

    这可是公子送给我的礼物呢!

    “你先下去吧,我休息一下。”

    杜衡挥了挥手,把素音打了下去,靠在座榻上,心头开始思考。

    “枫林镇除魔之前,韩千山故意裹挟民意,浪费我一道剑气轰塌门楼,是为了损耗我的元气,消弱我的实力。”

    “补偿给我一门大衍剑诀,是因为他知道,大衍剑诀没人能连得成。”

    “送房子,送仆人,送侍女,是为了方便监视我的动静。”

    “枫林镇除魔成功,应该出乎了韩千山的预料。我杀掉那只血色魔物,肯定让韩千山损失不小。再加上我的民望和实力,对韩千山是个巨大的威胁。所以,他一定想要除掉我。”

    “这几天晚上,凡是我巡查的区域,必定会爆一起邪魔袭击事件。这么做,只是为了打我的脸,丢我的面子,破坏我的民望么?”

    “不!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破坏民望不是主要的,他的最终目的一定是为了杀我。”

    “既然是为了杀我,为何一定要故意在我巡查的区域作案呢?这完全没有意义。除非……”

    杜衡的眸子一缩,“除非他是想栽赃嫁祸!韩千山想把邪魔的名头栽在我身上!”

    “不对!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还需要目击者!他需要有人亲眼看到我在行凶。这个目击者……6云飞!”

    这一刻,杜衡完全想明白了!

    那天晚上,酒宴之后,6云飞在梁城码头现邪魔行凶的痕迹。很可能,6云飞当时就看到了“真相”。

    这个“真相”很好解决,一个幻术就能解决问题。

    杜衡曾经被下毒暗杀,当时那个傀儡身上施加了“幻术”。

    好手段!韩千山,你真是好手段!

    不过……我的手段比你更狠!跟我玩,老子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