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三十四章 陆大侠的惊天发现
    指点了素音之后,杜衡三人畅谈了一番。随后,高振业和刘铭告辞而去。

    “素音,你先下去吧。我再练一会剑术。还有,通知下去,不要让人靠近这里。”

    杜衡刚刚“偷师”学到了几门粗浅的武功,准备趁机练习一下。

    “是!”

    听到杜衡要修炼剑术,素音连忙躬身领命。

    白衣神剑杜公子修炼绝世剑术的时候,自然是不适合有人旁观的。修为太差的人,站在一边旁观,很可能会被剑气伤到啊!

    公子果然温柔体贴。

    素音心头暗暗赞叹,告退而去。

    杜衡:我是怕你看出我的剑术修为太差。

    刚才现学现教的时候,演练剑术,杜衡还刻意放慢了动作,似乎是为了让人看清楚招式变化。

    实际上……仅仅只是因为杜衡不熟练而已。

    “今天得了几门武功,总算有点常规手段了。”

    等到素音离去之后,杜衡念头一动,从命运空间里取出了长剑。

    拔剑出鞘,杜衡按剑而立,脑海里再次回顾了一遍“疾风十三剑”和“三十六路追风剑”,然后拔剑出鞘,开始演练剑术。

    一开始,杜衡的动作还比较缓慢,一招一式,细细体会其中的劲道变化。

    等到熟练之后,动作就变得越来越快了。

    到最后,场中只见剑光闪烁,爆出一阵阵破空的尖啸之声。银亮的剑光如同游龙盘旋,呼啸的剑影仿佛疾风暴雨。

    “果然,气运悟道完全领悟剑术,再加上化龙九章凝练第一道气血带来的强横身体素质,我已经完全掌握了这门剑法。”

    身影腾挪,剑如游龙。杜衡手中的长剑越舞越快,越来越顺畅,越来越熟练。

    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剑光,猛的一顿,随即,杜衡气势大变,手中的长剑猛然挥起,如同开山断岳一般凶猛的劈砍。

    这是杜衡用长剑使出了高振业的开山刀法。

    与此同时,杜衡的身影却又变得飘忽不定,如同云烟一般变幻莫测。

    疾风剑,开山刀,再加上云烟步。

    杜衡将这三者结合起来,共同演练,不断提高“技能熟练度”。

    当这三门武功都熟悉了之后,杜衡又把“大衍剑诀”的运劲力方式,以及攻击弱点的理念结合了进去。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杜衡在修炼之中的体会越来越深。

    然后,杜衡现……我现在最强的招数居然是开山刀?

    凝练了一道真龙气血带来的强悍身体素质,让杜衡的力量暴涨。

    在强大的身体力量驱使下,威力最强,杀伤力最高的招数,反而是开山刀那种大开大合的凶猛劈砍。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只要力量够强,抡起刀子一路莽过去,反而是最直接,最简单,也最凶猛的招数。

    可是……一点都不美型啊!

    强是一时的,帅是一辈子的!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白衣神剑杜公子,绝对不能抡起大刀片子一顿猛砍。

    ……

    接下来几天,杜衡府上又迎来了各路梁城豪杰的拜访。

    具体原因……开山刀高振业和追风剑刘铭,都是个爱显摆的家伙。

    从杜衡这里得到了指点,然后在一众梁城豪杰面前显摆。这就导致,杜衡府上每天都有梁城豪杰上门求指点。

    放一只羊和放一群羊,也没啥区别。

    能够指点高振业和刘铭,其他人同样也是并肩作战的交情,杜衡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于是……白衣神剑杜公子,又乘机“偷师”了一波,得到了一些拳脚,暗器,刀剑之类的基础武学,进一步夯实了杜衡的根基。

    白天跟梁城豪杰“偷师”演武,晚上杜公子偷偷的练习,不断提高“技能熟练度”。

    在此期间,杜衡甚至还把“大威金刚不动明王根本印”的十四道印法修炼了一番。

    这样一来,白衣神剑杜公子,终于有点江湖少侠的模样了。

    刀术,剑术,轻功,暗器,拳脚,都学到手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与人正面搏杀的战斗经验了。

    战斗经验,这个没办法作弊开挂,只能慢慢来了。

    这些天,梁城内外毫无动静。那个曾经下毒暗杀过杜衡一次的幕后魔头,似乎吓怕了一般,根本没有冒头。

    杜衡想要增加战斗经验都找不到机会。

    ……

    “杜公子,您的指点之恩,我等感激不尽。”

    梁城的一座酒楼里,杜衡跟一众梁城豪杰正在饮宴。

    众人高举酒杯,朝杜衡躬身一拜,“杜公子,请满饮此杯。授业之恩,我等永世不忘。”

    “哈哈!客气了!客气了!诸位兄弟不必见外。”

    杜衡豪爽的大笑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身为资深业务代表,酒精考验已经是基本功了。

    一时之间,斛光交错,气氛十分热烈。

    这几天来,杜衡一直在“指点”一众梁城豪杰。梁城豪杰们为来答谢杜公子的指点之恩,几乎每天都要宴请杜衡一番。

    等到月上中天,酒至半酣之后,众人尽兴而归,各自散去。

    “杜公子,您的随缘箭术,高深莫测。这几天,我按照您说的方法练习,却一直未能入门。看来,还是我的悟性不够啊。”

    百步穿杨6云飞,将杜衡送上马车之后,感叹着说道。

    “6兄不必着急,慢慢练就是了。熟能生巧。”

    杜衡坐上马车,随口糊弄了一句,根本不敢接话。

    神特么随缘箭术。那只是扯淡的啊!

    打了6云飞之后,杜衡匆匆离去。

    “是啊!熟能生巧。”

    6云飞看着杜衡马车离去的方向,暗暗下定决心,每天开弓三百次,不!五百次!一定要学会杜公子的随缘箭术。

    夜色已深。

    立志奋的6云飞,转身朝家里走去。

    6云飞住在梁城的南城区,方向上倒是跟杜衡的镜湖别院差不多。

    南城靠近镜湖码头,经常有夜间到岸的船舶。即使夜色已深,也仍然有一些力夫坐在街头打瞌睡,等着夜间到岸的船舶。

    6云飞一路走过,倒也没有太在意。

    走着,走着,6云飞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

    血腥气?

    6云飞心头一惊,酒劲都醒了几分,连忙纵身掠起,循着血腥气味传来的方向追踪过去。

    前方有一个小巷子。血腥味正是从这个小巷子里传来的。

    6云飞出来饮宴,身上自然没有带弓箭,只有一把随身短刀。握住短刀,6云飞半蹲着身形,蹑手蹑脚的朝小巷里潜行而去。

    来到巷口,血腥味更加浓郁了。

    6云飞心头提起了警惕,悄悄的靠在墙角,伸出脑袋,朝小巷里看了过去。

    身为弓箭手,6云飞的目力很强。

    即使在这个昏暗的夜色中,6云飞也看清了小巷里的情形。

    小巷里翻腾着一股血光。

    地面上倒着一具具白森森的骸骨。

    一个浑身笼罩着血光的身影,站在累累骸骨之中,手里还抓着一个力夫。

    只见血光身影张口一吸,力夫浑身的血肉瞬间崩解,化成一道血光,吸入了这人口中。

    这是……邪魔?

    6云飞心头一紧,脸色惨白,连忙屏住呼吸,不敢出任何声音。

    这时候,邪魔吞噬了血肉,收敛了浑身翻腾的血光,显露出了笼罩在血光之中的真面目。

    看到这张脸,6云飞差点骇出一声尖叫。

    杜衡?白衣神剑杜衡?

    怎么可能?杜公子怎么可能是邪魔?

    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