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二十四章 吓死人了!真的吓死人了!
    镜湖别院。

    这是这座园林式庭院的名字。

    进门之后,杜衡看到,数十名男女仆役,排着整齐的队伍等候在前院之中。

    “拜见公子!”

    看到杜衡进来,一众仆役连忙行礼。

    别院里还有这么多仆役?

    杜衡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又觉得很正常。这么大一座占地上百亩的庭院,没点人手,只是搞卫生都忙不过来。

    “起来吧!”

    杜衡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随即又吩咐道:“我这里有素音候着,你们下去吧!”

    被这么多人围着,杜衡都还有些不习惯,随手就把这些人打了下去。

    “是!”

    一众仆役连忙领命退去。

    杜衡在素音的引领下,在这座奢华而又雅致的大院里转了一个圈,算是了解环境了。

    这一圈转下来,杜衡对这座庭院的精美奢华程度,暗暗有些咋舌。

    建这么一座庭院,要花多少钱呐!

    古人的生活是太腐朽堕落了,呃……我很喜欢。

    “公子,城主大人在别院的账房里留了三千两银票。别院的建筑维护维修,仆役的月钱,院中花木的打理更换,再加上衣食费用等各项开支,加起来每个月大概要五百到八百两。”

    转了一圈之后,杜衡回到后院的房间里坐了下来,素音在一旁跟杜衡汇报着“经济状况”。

    每个月要花五百到八百两银子?

    韩千山给我留了三千两,只能用几个月,也就是说……我特么还要赚钱养家?

    杜衡目瞪口呆。

    所以说,就算是穿越了,男人也逃不脱赚钱养家的宿命?

    “我知道了!”

    杜衡点了点头。不就是赚钱么?这并不困难。

    虽然江湖少侠的“劫富济贫”赚钱方式,不太适合白衣神剑的人设,但是,身为穿越者,赚钱的办法很多。

    更何况,杜衡的当务之急,根本就不是赚钱。

    “素音,别院里有书房吗?我要去看一会书。”

    要了解这个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书了。杜衡没有前身的记忆,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了解,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有的!奴婢这就带您去!”

    听到杜衡要看书,素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之前在城主府里,素音还听到杜衡“作诗”。能作诗的杜公子,要看书不是很正常的吗?

    说着,素音带着杜衡重新来到前院,来到了一片竹林之中的一座阁楼。

    走进阁楼,杜衡看到,阁楼里四周摆着着一排排书架,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书册。

    “了解这个世界,第一步就从看书开始。”

    杜衡笑了笑,举步走到书架前,随便拿了一本书册,在书案边坐了下来,打开书册准备看书。

    这是一本“梁城县志”。

    翻开书册,杜衡看到其中的文字,突然浑身一震。

    书册上书写的文字,如同鸟篆龙章,根本就不是杜衡熟悉的汉字,但是……他仍然能够认识。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认识这些文字?

    除此之外,杜衡又现,他跟梁城众人对话的时候,说出的语言,同样不是他熟悉的普通话。

    之前的时候,杜衡的心思只想着怎么才能度过除魔任务,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现在闲下来之后,这才现,他这两天说的话完全是另一种语言。

    难道我继承了前身的语言和文字记忆?

    为什么只有语言文字记忆,却没有其他记忆?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道纯净透明的光辉在杜衡脑海里闪过,一道信息流入心神。

    “气运银行自带‘通晓语言’能力!”

    看到这个信息,杜衡才知道,原来不是继承了前身的语言文字记忆,而是气运银行自带了一个“通晓语言”。

    那么,问题来了!

    前身的记忆为什么没有了?

    我穿越的时候,白衣神剑杜公子正在参加宴会,当时肯定还是活着的。

    可是……如果他还活着,我为什么又能夺舍重生,穿越到他身上?

    如果在我穿越的时候,白衣神剑杜公子恰好是这个时候死掉了,那么,他为什么会突然死掉?

    我为什么没有获得任何记忆?前身的记忆到哪里去了?

    看来,这里面很有问题啊!

    杜衡坐在案几边,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之前,为了应对除魔任务,杜衡全副心思都放在那上面了。现在回想起来,才现这里面很有问题!

    “公子,奴婢沏好了清茶。”

    这时候,素音托着一个托盘,娉娉婷婷的走了上来。

    从托盘里取下一个白瓷茶杯,倒了一杯茶,递到了杜衡身前,“公子,请用茶。”

    “清茶?”

    杜衡看了看素音递过来的清茶,又抬眼看向了素音,笑道:“这是什么茶?”

    “公子,这是城主大人留在别院里的‘镜湖云雾’。这种茶产量极少,别院中只剩下不到四两茶叶了!”

    素音嫣然一笑,将茶杯递到了杜衡面前,“如果公子喜欢的话,城主大人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存货。”

    “镜湖云雾么?”

    杜衡伸手接过茶杯,满脸含笑的看向素音,微微摇了摇头,“这么珍稀的茶,我可消受不起。”

    端起茶杯在素音面前晃了一下,杜衡突然眸光一冷,“还是你来喝这杯茶吧!”

    手腕一震,杯中的热茶猛的朝素音泼了过去。

    “啊……”

    猝不及防之下,素音顿时被滚烫的热茶浇了满头满脸。

    如同泼了硫酸一般,素音的脸上冒出一股股青烟,响起了一阵腐蚀的“嗞嗞”声。

    “果然有毒!”

    杜衡满脸冷笑的盯着素音,目光变得一片森寒,“说吧,你到底是谁?谁派你过来的?”

    嘴里这么说着,脸上一片冷冽,看起来杀气腾腾。其实……杜衡心头慌得打鼓。

    老子身上没带剑啊!连武器都没有一把,难道用书来砸死这个家伙么?

    不过,这种时候可不能露怯,反而要装得十分强势!

    “快说!”

    杜衡面如寒霜,一声怒喝,“赶快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

    “居然被你识破了?不愧是白衣神剑,果然厉害!”

    这时候,惨叫不止的素音,突然不再惨叫了,血肉模糊的脸上,一双眸子闪烁着猩红的血光。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素音的?”假冒的素音朝杜衡询问道。

    “想知道?”

    杜衡脸上浮起一抹冷笑,“呵呵,我偏偏不告诉你。让你在郁闷之中痛苦的……去死!”

    眼中爆出一抹森寒,杜衡抬起了手臂,并指如剑,眉宇之间显出一股锋锐之意!

    看到杜衡的动作,假冒的素音眸子一缩。

    杜衡一道剑气轰塌城主府的门楼,这是梁城无数百姓亲眼目睹的。

    现在,杜衡同样竖起了指头,显然就是要激剑气了!

    这具傀儡只是临时弄出来下毒的,根本挡不住杜衡的剑气!傀儡不能要了,不能被剑气伤了神魂!

    假冒的素音连忙一巴掌拍在头顶,“嘭”的一声,浑身爆出一抹血光,整个人轰然崩散。

    “杜衡,这事还没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你会死得很惨的!”

    残留的声音还在书房回荡,血光崩散之间,只留下一张人皮缓缓飘落。

    总算糊弄过去了!

    杜衡抹着额头上的冷汗,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白衣神剑的人设,果然深入人心。只是虚张声势,只是动一下指头装逼,敌人就吓得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