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十三章 人前显圣
    不显露真本事,眼前这一关,绝对糊弄不过去。

    在万众瞩目之下,当着无数梁城百姓的面,韩千山出杜衡出了个难题。

    杜衡心头郁闷至极。一不小心,被韩千山这个老混蛋坑了!

    或许,在韩千山看来,让杜衡当众显露本事,并不算什么难题。

    只要杜公子显露一点真本事给百姓们看看就行了。

    看到杜公子的真本事,邪魔不可战胜的谣言不攻自破,百姓们就会对除魔之事充满信心,人心就能安定了。

    但是……杜衡哪来的什么真本事?

    前身的实力没有恢复,化龙九章的作死神功还没来得及修炼,杜衡根本就是个弱鸡!

    当然,要应付眼前的局面,并不是没有办法。

    杜衡手里还有来自牧云平的一道剑气呢!一道开窍境界的“清风无相剑气”。只要把剑气一放,绝对能应付过去。

    但是……马上就要去除魔了啊!

    唯一的一道剑气,都要消耗在这里。老子用什么来除魔?全靠运气吗?

    如果不使用剑气,就没办法显露真本事,眼前这一关就过不去!

    当着无数梁城百姓的面,一点真本事都露不出来,事情会很麻烦的!

    本来就人心惶惶的民众,只要被人随便煽动一下,只要有人指着杜衡喊一声“打死那个骗子”,就会引群体事件。

    到时候,白衣神剑杜公子,会被愤怒的民众撕得粉碎。

    这一刻,杜衡心头恼火至极!

    韩千山这个老王吧蛋,真特么害人不浅!

    只能先把眼前这一关度过去再说。

    而且,系统任务要求“人前显圣”,这也算是人前显圣了吧?

    想到这里,杜衡暗暗叹了一口气,抬眼看向了下方的无数民众,脸上露出了一股胸有成竹的微笑。

    “诸位乡亲!”

    杜衡抱剑拱手,朝台下的众人行了一礼,朗声说道:“在下杜衡,学了几招剑术,功夫粗浅得很。刚才韩城主说的绝世神剑,我是不敢当的。不过……除魔这种事么?”

    说到这里,杜衡抬眼看向了城主府前高高耸立的门楼,缓缓的抬起了一根指头。

    “纵然邪魔猖獗,我自一剑斩之!”

    一根指头伸出,对着前方耸立的巍峨华丽的门楼,轻轻的一划,一点盈盈如水的清光一闪而逝。

    “锵……”

    一道剑光冲天而起,锋锐而冰冷的剑气撕裂长空,带出一声凄厉的剑啸。

    剑光一闪而逝,落在城主府前耸立的门楼之上,无数锋锐的剑气猛烈爆!

    “轰隆”一声巨响。

    尘烟翻腾而起,耸立在城主府前的巍峨华丽的门楼轰然倒塌,化成无数碎石散落一地。

    整个门楼都被锋利的剑气斩得粉碎,化成了一地碎石。

    “啊……”

    “门楼塌了!门楼塌了!”

    “只是动了一下指头,这么大一座门楼就这么塌了!”

    “太吓人了!白衣神剑真是无敌了!”

    “谁说杜公子除不掉邪魔的?杜公子动一下指头,这么大一座门楼就塌了。邪魔能挡得住?”

    “对!对!杜公子连剑都没有拔出来呢!这才只是动一下指头而已,要是真个拔剑,那该有多大的威力?”

    “邪魔算个屁啊!杜公子一指头就碾死邪魔了!”

    看到杜衡一指头斩掉一座门楼的情形,广场上围拢的民众们又是震惊又是欢喜。

    这个白衣神剑,果然神威无敌,有他出面除魔,肯定没问题了。

    跟民众的惊喜不同,梁城的江湖豪杰们,完全吓傻了!

    这……这就是白衣神剑杜公子的真正实力?

    太特么吓人了!

    虽然通脉境界的武者已经可以真气外放,能够释放刀气剑气掌风之类的力量,但是,外放的真气最多不过一丈而已。

    现在,杜公子距离门楼有多远?最少十丈以上。

    一道剑气飞出十丈,还能一剑斩塌一座门楼,甚至连门楼上的每一块石头都被剑气斩碎了!

    这是何等的威力?这是何等的境界?

    先天!杜公子绝对是武道先天,开启了穴窍,能够沟通天地的境界!只有开窍境界,才能有这种威力!

    二十岁不到,就已经开启穴窍,踏入武道先天之境,杜公子真是太强了!

    难怪他敢说“纵然邪魔猖獗,我自一剑斩之”,有这等剑气修为,邪魔算个鸟?

    “白衣神剑,神威无敌!”

    韩千山十分见机,看到杜衡这一剑的威势,连忙跑了上来,朝杜衡躬身一拜。

    “白衣神剑,神威无敌!”

    “白衣神剑,神威无敌!”

    这一刻,整个广场上所有人,都随着韩千山一起欢呼起来。

    白衣神剑杜公子的实力太强了!

    亲眼目睹了杜公子一剑轰塌门楼的情形,众人对于这次除魔已经充满了信心。

    杜公子神威无敌,区区邪魔,还不是一剑就砍死了?

    “杜公子,多谢!”

    韩千山躬身拜倒,低声朝杜衡道了一声谢。

    亲眼看到杜衡弹指斩碎一座门楼的这一幕,梁城上下必定人心安稳,生不出什么乱子了。

    只不过……

    扭头看了看塌成了一地碎石的门楼,韩千山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心道:一剑斩了老夫的门楼,杜公子恐怕是故意的吧?

    小小的坑了杜公子一把,就被他一剑轰塌了门楼。杜公子……真是快意恩仇啊!眼睛里揉不得一点沙子,有仇当场就报了。

    “韩城主。”

    杜衡看着系统光幕上消失的“清风无相剑气”,心头暗暗一阵肉痛,看向韩千山的目光有些不善了。

    “杜公子有何吩咐?”

    韩千山抬起头来,朝杜衡询问。

    “韩城主,我这个人呢,虽然修为不高,功夫粗浅,却也不是街头卖艺的!”

    杜衡脸上浮起一丝冷笑,指尖有意无意的在韩千山面前晃动着,“所以,今天这事,怎么算?”

    浪费了一道剑气,杜衡心痛得不行,自然要从韩千山这里找回来。

    你特么连家里的侍女都会武功,肯定油水很足,不狠狠的敲一笔,老子心头不甘!亏本的生意,老子不做。

    “杜公子恕罪!”

    韩千山听到“卖艺”两个字,心头已然明了,连忙答道:“老夫府中收藏了一本很特别的剑术秘籍。这就派人取来送给公子。”

    “以本公子的剑术修为,一般的秘籍……呵呵……”

    杜衡笑了笑,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可不能让你用乱七八糟的秘籍糊弄过去了,必须让你大出血!

    “杜公子放心,绝对不是寻常剑术秘籍!”

    韩千山心头一阵肉痛,暗道:杜公子果然快意恩仇,这一刀杀得太狠,恐怕要大出血了。

    “如此,就多谢城主美意了!”

    杜衡笑容满脸。

    消耗了一道剑气,收获了一门剑术秘籍,多少也算回了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