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借你三分气运 > 第六章 这一波骚操作
    在无法拔高自身逼格的情况下,怎么才能唬住别人呢?

    明明是一座怪石嶙峋的小山丘,一栋破破烂烂的茅草屋,怎么才能让人觉得比仙府天阙还要牛逼呢?

    杜衡举步走出茅屋,看着眼前铺满卵石的地坪,又扭头看了看四周山丘上嶙峋的怪石,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不能拔高自身逼格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压低别人的逼格了!

    “系统,你把客户拉进来的时候,能不能添加一些过场动画?能不能让客户在指定位置出现?”

    这个问题很关键,直接关系到杜衡的脑洞能不能实现。

    “可以!”

    “哈哈哈哈!很好!”

    听到这个答案,杜衡放声大笑,弯腰地坪里捡起了一块鸡蛋大的卵石,托在手中,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把客户拉进空间的过程中,添加一个过场动画,让他跨越无尽浩瀚的星宇,然后……”

    杜衡低头看向手中托起的卵石,脸上的笑容十分诡异,“然后,他从这颗卵石里钻出来!”

    伸手一抛,手中的卵石落到地上,滚落在无数卵石之中。

    就算只有一座小山,一栋茅屋,那又如何?

    脑洞有多大,逼格就有多大。想法有多高,逼格就有多高。

    “指令已记录!”

    “准备工作已完成,是否开始召唤客户?”

    脑海里响起了气运银行的提示音。

    杜衡抬眼扫视四周,脸上浮起一抹微笑,一甩衣袖,转身走进了茅草屋,在蒲团上盘坐下来。

    “开始!”

    一声令下,脑海里闪过一抹水光,一股无形的光波荡漾而起。

    “以宿主所在的位置为基点,搜寻方圆十万里之内,具有投资潜力的客户资源。”

    “搜索完毕!已随机选定一名客户。”

    ……

    梁城北方,八万里之外。

    绵延万里的苍山山脉的尽头,广袤的大地上,裂开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巨大深渊。

    在漆黑而深邃的深渊底部,地面上凝结着一层厚厚的黑色坚冰,肆虐的阴风呼啸而过,带起一阵阵如同鬼哭狼嚎一般的呜咽之声。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着走出寒渊!”

    深渊底部一处冰冷的石洞里,一个衣衫褴褛,脸色苍白的少年,拄着一柄断剑,双眼之中爆出一股深深的不甘。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牧云平誓,今天遭受的一切,我一定要百倍千倍的还回去!我绝对不能死!”

    不甘的怒吼刚刚响起,就被洞外肆掠的狂风淹没了,带不起丝毫涟漪。

    身处绝境之中,即使少年心头再不甘,也已经清楚的认识到,恐怕他已经没机会活着走出寒渊了!

    寒风在洞外呼啸,夹杂着诡异的黑色冰屑,噼里啪啦的敲打着洞穴的岩壁。

    少年牧云平倔强的挺直了脊背,即使面临绝境,也不愿意露出丝毫软弱。

    然而……在寒渊弥漫的极度严寒中,少年遭受重创的躯体已经渐渐有些冰冷而麻木,身体上隐隐结出的黑色的冰晶。

    死亡近在眼前!

    就要结束了吗?我不甘心啊!

    牧云平紧紧的握住断剑的剑柄,昂起头颅,嘴里出了不甘的怒吼:“我不甘心啊!”

    突然,变故陡生!

    “叮……”

    一声悠扬的清鸣响过,牧云平惊骇的现,一道纯净透明的清光从天而降,笼罩着他全身。

    这是……

    牧云平心头一惊,正要挣扎,豁然现……他已经飞起来了,不由自主的飞起来了!

    在这道琉璃清光笼罩之下,一股无法抵御的力量生出,牧云平不由自主的被这道清光摄上了高空。

    我这是脱离了寒渊?

    牧云平心头又惊又喜,连忙低头看去,却现……他的躯体仍然处于那个残破的洞穴之中。

    他还在寒渊之中,被清光摄出的只是他的神魂意识。

    我……已经死了吗?

    一股莫名的悲愤涌上心头,牧云平不甘的怒吼:“不!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然而,在这道清光裹挟之下,牧云平只能不由自主的冲上高空,一路冲破云霄,直冲天际。

    脚下,深邃的寒渊渐渐化成了一条黑线,绵延万里的苍山如同一条小蛇……

    只是眨眼之间,牧云平在清光裹挟之下,就已经冲入了浩瀚无垠的无尽星空。

    星空浩瀚,无边无际。

    曾经那片广袤无边的大地,顷刻之间就变得细如微尘。

    下一刻,牧云平现,他移动的度变得越来越快,似乎正在横穿浩瀚星宇。

    漫天星斗,无尽星空,化成一道道流光,在眼前一闪而逝。

    不知穿越了所少星域,不知跨越了多少虚空,曾经浩瀚无边的星宇,在牧云平眼中逐渐化成了一点点微不可查的光点。

    世界竟然如此广大!

    这一刻,牧云平心头居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激动,似乎有种看到了世界的真面目的感觉!

    “叮!”

    下一个瞬间,悠扬的清鸣再一次响起。

    头顶,那一道裹挟着牧云平神魂意识的琉璃清光的尽头,豁然……开启了一扇巨大的门户。

    门户?这是什么情况?

    心头的惊讶刚刚生出,琉璃清光一闪,牧云平不由自主的卷入了门户之中。

    光芒一闪,牧云平现,他似乎正在穿透一层界膜。

    整个神魂意识仿佛化成了一条长蛇,上半截身躯从光门之中伸出,跨入了一处莫名的天地,下半截还连接在下方的光门之中!

    随着神魂意识不断的钻出光门,牧云平只觉得自己视角正在不断的拔高。

    然后……牧云平惊骇的现,他正从一颗卵石里面钻出来!

    我是从一颗卵石里钻出来的?

    横穿而过的那片浩瀚星宇,那个庞大无边的世界,竟然只是一颗卵石?

    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让牧云平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这是在哪?

    扭头四下张望,牧云平现,眼前是一座光秃秃的小山丘,上面布满了无数山石,却没有任何花草树木。

    脚下是一片卵石铺就的地坪,在地坪的尽头,耸立着一栋简陋至极的茅草屋。

    茅屋里的蒲团上,还端坐着一个笼罩在淡淡迷雾之中的身影。

    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极其简陋,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然而……牧云平是从一颗卵石里钻出来的!

    那个浩瀚无垠的无尽星宇,竟然只是一颗卵石!

    这里有多少块石头?

    如果一块石头就是一片浩瀚无垠的世界,那么,这里有多少个世界?

    难道这里就是无量大千,无尽寰宇的起源之地?

    那个坐在茅屋里的人呢?他又是何等的存在?

    牧云平已经吓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