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拜见君子 > 第629章 天下没有比它更可怕
    未知沼泽中。

    十万不死军士破开黑沉天宇,高歌中视死如归而去。

    封青岩站在身后静静看着,待他们完全离去后,就忍不住思索他们为何会唱《无衣》?

    难道真是《诗经》穿越了?

    还有。

    现在天地间根本就没有轮回,而他的一句“准许”以及血,便可庇护他们不入轮回,永生不死?

    在他思索间。

    天地蓦然化为虚无黑暗,一切消失不见。

    他愣了一下,就仔细审视虚无黑暗,转身便见到七座若隐若现的极道杀字碑。

    难道之前所看到的都是幻象?

    并不是真正的存在?

    倘若如此,倒是可以解释十万不死军士为何会唱《无衣》。

    片刻后。

    他朝极道杀字碑走去,站在极道杀字碑旁,看着死气冲天的轮回死城,道:“神起的十万不死军士,便是你想让我看的?你需要我的一个诺言?”

    但是轮回死城不可能有回应。

    毕竟第十三天帝死了。

    一阵后,封青岩就收回思绪,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来想多了,忘记了来书城的初衷。

    自己来书城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证得书君之位!

    所以他就静心盘坐下来,认真观摩极道杀字碑上的“杀”字,或许“杀”字能够助他证得书君之位。

    时间一天天过去。

    封青岩在观摩和临摹中,写出一个个极其恐怖的杀字。但是,想要写出极道杀字碑的杀字,怕是在短时间内不可能。

    于是他站起来,退出黑沉黑暗,回到书城地界。

    而在此时。

    七座杀字碑恢复往常的样子。

    毕竟大半年过去了,除了他一人外,还没有一个书者,可以触摸到杀字碑。

    热度就慢慢退去了。

    当他回到竹林,远远便听到一个琴声,就停止聆听一阵。

    竹楼后的院子里,影书双手托着下巴,静静听着东宫澜抚琴。

    这大半年来,两人从相互敌视,展成无话不说的闺蜜,真是三日三夜都说不完。

    “澜小娘子,你说君子是不是死在真正杀字碑里了?”

    当东宫澜弹完一曲后,影书趴在石桌上无精打采道,“这次可是进去了四个月还没有回来,真是让人担心啊。”

    “影书,莫要诅咒君子。”

    东宫澜道。

    “影书不是诅咒,影书是担心啊。”

    影书上身几乎瘫在石桌。

    东宫澜沉默不言,内心亦有些担忧。

    “澜小娘子,你有没有想君子?”影书翻了一边脸再趴下,“影书有些想了。”

    “澜亦想了。”

    东宫澜沉吟一下道,脸上飞起些红晕。

    而在竹楼的二楼,明夫子“看”了看百花盛开的院子,有些想翻白眼。他实在搞不懂,两人明明是情敌,为何在封圣不在的几个月里,展成闺蜜了?

    相互倾吐?

    他摇了摇头,便走出竹楼,准备前往杀字碑。

    在这大半年来,他所写的“杀”字,可谓是杀遍书城,无一敌手……

    当他正要掠出竹林时,“看”到一道身影飞掠而来,便停下惊喜道:“封圣?”

    “明夫子。”

    封青岩落在前院微笑点头。

    “啧啧,厉害,封圣现在浑身都是杀气,可是参悟杀字碑?”明夫子有些惊讶,现在的封圣犹如从尸山血海杀出来般,一举一动都迸出恐怖的杀气。

    “境界不到,不可能参悟极道杀字碑。”封青岩摇摇头,道:“但亦收获良多。

    “极道杀字碑?”

    明夫子心思一动,觉得“极道”二字无比贴切。

    “真正的杀字碑,便叫极道杀字碑,乃是第十三天帝所书,以镇杀上天。”

    封青岩没有隐瞒直接说出来。

    “镇杀上天?这……夸张得过分吧,封圣没开玩笑?”明夫子满脸惊愕,回神过来就好奇道:“这第十三天帝何许人也?”

    封青岩沉默一下便摇摇头。

    而在此时,影书和东宫澜闻声匆匆赶来,看到白衣身影就满脸的欢喜,道:“君子平安回来便好。”

    封青岩微笑点头,对于东宫澜出现在竹楼,并不意外。

    “君子可是有收获?”

    影书走来道。

    “多少都有些。”

    封青岩道,要不然亦不会退出来。

    这时众人走进竹厅,影书连忙去上茶,明夫子就忍不住好奇问下去。书城的书王、书君对真正的杀字碑,可谓是无比强烈,可惜无法一观,皆引为一生憾事。

    封青岩闻言心思一动,不知自己能不能把明夫子带进去?

    对于极道杀字碑,他从来没有私藏的想法。

    或许书城的书王、书君观到极道杀字碑,亦有巨大的收获,说不定能够破境。

    毕竟积累早已经够了。

    不过,十万不死军士倒是没有说。

    “明夫子真想一观极道杀字碑?”他思索片刻便道,“或许青岩可尝试一下,助明夫子进入极道杀字碑。”

    “当真?”

    明夫子激动猛然站起来,满脸震惊之色。

    “这只是青岩一个想法,至于能不能进入,唯有试过方知。”封青岩笑道。

    “封圣快试,可需要老夫如何协助?”

    明夫子迫不及待道。

    “老师,君子方回来,便不能让君子休息两日?”影书有些埋怨道,她对极道杀字碑兴趣不大。

    “哦哦。”

    明夫子愣了一下连连点头,道:“封圣快快休息,明日一早便尝试如何?”

    “不需,现在便去吧。”

    封青岩沉吟一下道。

    “那走。”

    明夫子在影书杀人般的目光下,逃似般走出竹楼。

    “老师!”

    影书怒喝一声。

    封青岩摆摆手,对影书道:“莫须担忧,我不累。”说完便走出竹楼,朝第四座杀字碑掠去。

    片刻间,四人就出现在杀字碑前,影书和东宫澜亦来了。

    “封圣如何来?”

    明夫子问。

    “跟在我身后即可。”

    封青岩一边朝杀字碑走去一边说。

    “啊?就这样?可以吗?”明夫子有些怔住,感觉不太可能,但见封圣已经走去,就连忙跟上。

    当他跟上后,便愣了一下。

    他竟然没有感受到杀气,似乎向前有一座巍峨的大山挡住杀字碑的杀气般,令他惊愕不已。

    在恍惚间,他似乎看到封圣的身影,变成一座巍峨的山岳般。

    心头有些震撼。

    这一定是错觉!

    但是,在他走进五十丈,依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杀气,心神就有些颤动起来。

    或许真的可以……

    影书和东宫澜见到不由相视一眼,随之影书就惊讶道:“咦,这样亦可以?这岂不是说,吾等亦可进入真正杀字碑中去?”

    “或许可以进入,但是吾等怕是承受不起。”

    东宫澜沉吟一下道。

    而在此时。

    明夫子跟在封青岩身后,已经走进二十丈范围,不免有些激动起来。

    快了快了。

    明夫子迫不及待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触摸到杀字碑。

    不过,在他走进十丈的范围,终于感受到一些杀气,但是最可怕最凌厉的杀气,却被封圣挡在外面。

    此刻他不知该说什么。

    或许。

    这便是人间第一君子吧。

    “到了,只需要触摸着杀字碑,并说‘天道不公,当杀’即可进入。”

    封青岩转身道。

    这时明夫子无比激动,伸着颤抖的左手去触摸杀字碑,似乎是在细细感受杀字碑内的极道意志。

    但是。

    在他触摸到杀字碑时,手却瞬间缩回,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他感受到无比可怕的意志,或许是封圣所说的极道意志,似乎可瞬间摧毁他的意志般。

    其实,这并不是极道意志,只能说是极致意志,距离极道意志还差一步。

    但是这一步,却是天壤之别。

    不可比。

    “怎么了?”封青岩问。

    “封圣,老夫怕是无法触摸杀字碑,杀字碑中蕴藏着极道意志,老夫无法承受得起。”明夫子有些焦急道,心中十分不甘,“封圣可是还有办法?一定需要触摸着杀字碑,说出‘天道不公,当杀’方可?”

    封青岩点头。

    “这如何办?”

    明夫子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道:“老夫一息都承受不起啊。”

    “其实,这只是极致意志,距离极道意志还差一步。”

    封青岩道。

    “什么?”

    明夫子瞪大眼睛,道:“如此恐怖的意志,还不是极道意志?那极道意志有多可怕?”

    封青岩笑了笑没有多言。

    有多可怕?

    那是杀天的意志!

    “封圣,难道就只能看着?”明夫子十分不甘,眼巴巴地看着封青岩,道:“封圣,你助我进入,我把我家徒弟送给你?”

    “明夫子莫要开玩笑。”

    封青岩道。

    “老夫不是开玩笑啊,其实我家徒弟挺愿意的,不信你问问影书?”明夫子转头看向影书道,“影书,你说是不是啊?”

    “老师,有你这样的老师吗?你再这样,我可是要退师了。”

    影书挥着小拳头大怒道。

    “封圣,这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明夫子嘿嘿道:“其实影书是十分愿意,就是脸皮薄了些……”

    “老师!”

    影书挥着小拳头,咬牙切齿起来。

    封青岩不理会明夫子,思索一下便把手放在杀字碑上,道:“明夫子再试试。”

    明夫子便伸手上去,接着便愣了一下。

    虽然还感受到可怕无比的意志,但是意志似乎被什么东西镇住,无法再伤害到他。

    他内心震撼不已。

    难道封圣的意志,已经可镇压极致意志了?

    这,不就是极道意志?

    封圣之前不说,境界未到,不可能参悟极道意志啊……

    “天道不公,当杀!”

    明夫子很快回神过来,就立即道。

    轰!

    一道冲天的杀气柱,从杀字碑中迸而出,接着两人就进入黑沉压抑的黑暗中。

    在明夫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感受到无数可怕至极的杀气,犹如无穷无尽的怒潮汹涌而来,令人浑身寒毛倒竖,心头骇然到极点。

    他感受到窒息,喘不过气了。

    似乎要死般。

    而在此时。

    封青岩拉着明夫子快倒退,一直倒退上百里方停下。

    恐怖至极的杀气,终于弱些了。

    明夫子方有机会喘息,骇然看到前方七座若隐若现的极道杀字碑,眼睛瞪得大大的。

    此刻他张大嘴巴,被极道杀字碑深深震撼到,久久无法回神过来。

    这,就是极道杀字碑?

    它果然在镇杀上天!

    他的灵魂在震荡!

    他的意志,在极道意志的气息下,似乎正在崩溃。

    不过瞬间,明夫子就脸色惨白,整个人剧烈颤抖起来,渐渐目光变得有些呆滞。

    封青岩看到暗道不好,立即拉着明夫子退出来。

    呼呼——

    明夫子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苍白如纸。

    而影书和东宫澜见到愣了一下,怎么刚刚进入就出来了?而且,她们亦现明老爷子的脸色,以及状态有些不对劲。

    这是怎么回事?

    “老师,怎么了?”

    影书带着些担忧道。

    但是此时,明夫子依然目光呆滞,失神地看着前方,身子犹如筛子般抖动。

    封青岩拉着明夫子退出百丈。

    “老师!”

    影书匆匆走上来,满脸焦急,见老师没有回应,便转身封青岩,道:“君子,老师怎么了?”

    “应该是承受不起极道意志,意志受到影响和冲击……”

    封青岩沉吟一下道。

    其实,他亦没有想到,连堂堂的书王亦承受不起,这不应该啊。

    他只是书相啊。

    而他的意志强度,亦不过是书君级别,或者强一些,还没有达到书王级别。

    按理来说,明夫子应该承受得起才对。

    而在此时。

    封青岩见明夫子还没有清醒过来,似乎把魂丢在极道杀字碑前般,便大喝一声以震醒明夫子。

    在大喝之下。

    明夫子终于清楚过来,眼睛出现惊恐的骇然之色。

    脸色依然苍白,身子依然有抖动。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无法想象的可怕。”明夫子满脸骇然道,终于有了些血色,“老夫只是看了一眼,灵魂就要散开,意志就要碎开般……”

    影书和东宫澜两人闻言,就有些疑惑看着封青岩。

    那为何君子没事?

    “老师,那极道杀字碑,真的如此可怕吗?”

    影书忍不住问。

    “可怕,可怕至极!天下间,就没有什么东西,比极道杀字碑更可怕了。”明夫子浑身颤抖道,就连声音亦有些颤动,“只是一眼,灵魂就承受不起,意志就要破碎。即使是禁忌,亦没有如此可怕……”

    禁忌的确没有如此可怕。

    封青岩同意。

    “那君子为何没事?”影书忍不住道。

    “对呀,为何你没事?”明夫子问,但想到封圣可带着前往极道杀字碑,难道封圣已经是极道意志了?便意志有些颤动问:“封圣,可是极道意志了?”

    “明夫子想多了。”

    封青岩道。

    “哦,对了,应该是虚圣之位。”

    明夫子猛然醒悟过来。

    不过,这虚圣之位是不是强得有些过分了?

    封青岩没有解释。

    良久,明夫子才恢复过来,但再看向杀字碑时,心头依然有些骇然。

    心有余悸。

    但是,总是心思,想要再去看一眼……

    刚才只是一眼,就让他收获良多,内心十分有感触,似乎境界有些松动般。

    可再进一步。

    他觉得,他现在写出的杀字,更强一分了。

    不过他想了想,暂时还是不要再进了,以免灵魂以及意志都承受不起,真的崩溃了。

    “封圣,攻有一事相求。”

    明夫子沉默一阵,便恭敬朝封青岩一礼。

    “明夫子无须多礼,何事?若是青岩能做到,必定不会推辞。”封青岩道,大概猜测到什么。

    “恳请封圣带书城其他书王、书君进入一观。”

    明夫子拜下道。

    “自然可。”

    封青岩笑道。

    “攻,谢过封圣。”

    明夫子十分激动,想不到封圣如此容易答应了。

    “明夫子客气了。”

    封青岩道。

    “封圣,老夫实在是等不及了,现在便要把消息告之好友。”明夫子激动道,便飞身而起往书城掠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