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的我能看见bug > 第三十三章 打得开,算我输!
    面对钱主簿这么殷勤的招呼,唐灿却很果决。

    他摆摆手,说道:“不了!我唐灿非常守信用的,说只要胡城主十万斤粮食,除了粮食,其他一针一线都不会要的。那西仓库里,没有粮食……不用再看了。”

    说完,唐灿就转身要走,前主播却是更着急了,立刻拉住唐灿,就喊道:“谁……谁说西仓库里没有粮食了?唐大公子有所不知,刚才我给你看的那根五百年的老山参,不就是粮食么?”

    “哦?老山参?还是五百年的,这……这分明就是灵草,哪里是什么粮食?”唐灿故意大声地发出了疑问。

    他的声音,顿时就让唐府的武师和城主府的那些亲卫们,也都好奇的张望了过来。

    钱益为了拖住唐灿,赶紧继续解释道:“谁说老山参不是粮食了。在下……在下曾经看过上古典籍,古代先民,有炼气士,可以移山填海,一跃千里,山木精怪,尽皆为食。据说,上古到处都是这种几百年上千年的灵草,古代先民都是以这些灵草为日常粮食的。所以……这老山参明明就是粮食的。”

    一番旁征博引的佐证,钱益自己都崇拜自己,怎么可以这么博学,怎么可以这么机智呢?我真是一个机智的小机灵鬼儿啊!

    “天呐!还有这种事儿?上古先民,每日吃的都是这种价值连城的几百年灵草?”

    “我滴个娘类!今个儿算是长了见识,钱主簿不愧是城主大人的心腹,果然是学富五车,上通天文,下晓地理,连上古先民的这些隐秘都知道……”

    ……

    那些武师和亲卫们,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唐灿却是憋着笑,也假装一副“大长见识”的模样,问道:“那……然后呢?钱主簿的意思是……我应该带走这根五百年的老山参?城主大人不会怪罪?”

    “当然!老山参既然也算是粮食,就是在城主大人的承诺当中,要不……唐大公子继续到库房当中来,在下再好好跟公子介绍一下,其他一些物品的来历?还有这如何食用老山参的方法最佳?”

    见自己抛出去的诱饵勾住了唐灿,钱益的心里面便更加得意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在城主府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才当上了主簿,心机和心计又岂是唐灿这么一个黄口小儿能比的呢?

    看吧!

    自己只是略施小计,抛出一根不过价值五百两的“老山参”作为诱饵,便成功拖住了唐灿要运输的一万斤龙牙米。

    哪怕是真将这老山参最后都送给唐灿,能拖到城主赶来,挽回一万斤龙牙米的损失……城主也必然会嘉奖自己,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好好好!既然钱主簿热情似火……我这的确是却之不恭,那我就再进去看看?”

    唐灿言毕,便又跟着钱益回到了西仓库当中,钱益很大方的将那根老山参装在了盒中,“送”给了唐灿。

    并且,他还用“缓慢”而“认真”的语气,给唐灿讲述了关于老山参如何煎熬服用才能发挥最佳功效的方法。

    就这么……硬生生又脱了一刻钟后。

    钱主簿终于等来了曙光,他派去城主府求助的亲卫田空成远远的赶了回来。

    田空成既然回来了,那么……城主大人肯定也就在后面不远处了。

    所以,这一下……钱主簿狠狠地松了一口气,主动停下了他的口若悬河,对唐灿说道:“唐大公子,这天色……看起来的确是不早了,要不今天咱们就到这里?”

    “行吧!真的是多谢钱主簿的美意,对了……还有替我多谢胡城主的大方。”

    唐灿也瞄了一眼,发现之前报信的那个城主府亲卫回来了,并且就站在西仓库门口等着,因为……这些亲卫是不能进仓库的。

    “看来,胡城主是要亲自过来了。这回……是真正的正面交锋吧!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怎么拦着,不让我将龙牙米带回去……”

    心里面一点都不慌,唐灿甚至还有些想笑,闲庭信步一般的拿着五百年老山参,从西仓库当中走了出来。

    “哈哈!田空成来了,城主大人应该随手就到,我成功的脱住了唐灿。保住了这么多的龙牙米,虽然城主大人很吝惜钱物,但是……倘若可以给我再提升一个品级的官衔,那就值了。”

    钱益也是加快了脚步跟了出来,心里面美滋滋的,觉得今天晚上自己的所有表现,简直就是完美啊!

    然而……

    当他走出仓库门的时候,田空成的第一句话,却是让钱益差点摔了一个跟头。

    “钱主簿,城主大人说……他……他公务繁忙!就不过来了。”

    “什么?不……不过来了?胡城主他……他怎么可以不过来啊?”

    瞬间,钱益是一股热血涌上脑袋,整个人轰的一下,脚下不稳,差点就晕倒过去了。

    这大晚上的,哪来的什么公务繁忙啊?

    别人不知道,他钱益身为城主府的主簿还能不知道么?

    为了装出一副“昏庸”的样子,基本上金陵城内的公务文件,不都是他们这几个主簿在处理的么?

    胡城主所管的,便是每隔几日召唤主簿们过来,挑些重要的事务汇报一遍而已。

    平常青天白日无聊的时候,胡城主都不怎么关心公务,这大晚上的他勤快给谁看啊?

    所以,结论再简单不过了,便是胡城主不想过来找的借口而已。

    “哦?胡城主果然是勤政爱民,这大晚上的还如此劳累辛苦。”

    唐灿也是一阵意外,然后拍了拍身后这纯银打造的谷仓,想着钱主簿告辞道:“既然胡城主不来的话,钱主簿……这一万斤的龙牙米,我可就带回唐府去咯!”

    “啊?别……别这么着急啊!唐大公子,要不……要不再等等……我去请示一下城主?”

    见唐灿真要走,钱主簿真的是差点都哭了出来。

    这要是真弄没了一万斤龙牙米,他钱益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胡城主砍的了。

    他连忙又问亲卫田空成道:“田空成,你……你难道没有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和城主大人说么?”

    田空成拱拱手,老实答道:“如实禀报!”

    “如实禀报?你……你是怎么禀报的啊?”

    第一时间,钱益的内心又活动了起来,冷汗直流,他心中一悸,觉得这个田空成肯定有问题……或者说,是有人要害他啊!

    肯定是其他的几个主簿,见他得宠了,说不定就买通这个田空成,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回城主府报信,亦或者故意传了假消息给胡城主,然后导致一万斤龙牙米被唐灿运走,那黑锅……就是他钱益的了啊!

    阴险啊!

    狡诈啊!

    可怕啊!

    人心啊!

    ……

    钱益再一次为自己的机智点赞,险些就陷入了别人精心布置的圈套当中了啊!

    若不是他机智的发现这一点,这次可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不过既然被他发现了,他机智的小脑袋瓜也快速的想着应对的方法来,他眯着眼睛,像审视犯人一样质问田空成道:

    “你口口声声说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城主大人。那……城主大人是什么反应?而且,像这等重要的情况,城主大人即便自己事务繁忙来不了,也绝对会写一封亲笔信过来的。”

    嘿嘿!

    钱益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骄傲,果然这官场不好混,自己表现得太过于优秀,就是会遭人妒忌,然后背后下黑手。

    还好……

    在他这样的慧眼之下,一切阴谋诡计是无所遁形的。

    钱益得意洋洋地看向那亲卫田空成,心中已经料定,田空成是假传情报,所以肯定拿不出胡城主的亲笔信来。

    然而……

    下一秒,亲卫田空成却是点点头,应了一声,从袖中拿出一封胡城主的亲笔信来,递给唐灿道:“唐大公子,这是城主大人给你的亲笔信。”

    “什么?竟然……竟然真的有?”

    事情太出乎预料了,钱益突然觉得……自己聪明的脑袋瓜,真的有些不够用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发生了什么啊?

    这田空成到底……是报信了,还是没有报信呢?

    城主大人的亲笔信当中,写的是什么啊?

    为什么是给唐灿的,不应该是给自己的么?

    ……

    “给我的?”

    唐灿好奇的接过信,打开一开,先是一愣,然后回头看了看纯银的谷仓,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头,便笑道:“好!我知道了。城主大人果然是够大方,直接就点明……这一万斤龙牙米,就是送给我的。各位武师,加把劲……运回唐府之后,奖励你们每人一斤龙牙米。”

    嚯!

    这话一出,唐府的十名武师,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欢呼雀跃起来了。

    本以为今晚是个磨人的苦差事,谁想到……跟着大公子,竟然真的有肉吃……哦不!是有龙牙米吃。

    整整一斤的龙牙米,黑市上都有价无货,可遇而不可求的,竟然……出一点苦力运送一下,就能获得一斤龙牙米,简直和天上掉馅饼没有什么区别啊!

    “多谢大公子!”

    “大公子英明神武……”

    “我就说,大公子对我们这些粗人,是最好的了!”

    ……

    武师们立刻就精神抖擞,对唐灿的好感倍增,连之前那个刺头阮尘封也忍不住挤到唐灿的身边,恭维一句:“大公子不愧是仙君下凡,不仅是我大梁第一美男子,玉树临风,英明神武,更是有着菩萨心肠,人帅心善……”

    武师们是高兴了,可钱益的小心脏是真的受不了拉!

    “不可能!大胆田空成,你……你竟然敢伪造城主的亲笔信?”

    就是打死钱益也不相信,胡城主那样的铁公鸡,本来连十万斤粮食都舍不得给唐灿的,会如此大方的将一万斤龙牙米送给他?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就是天塌下来,就是母猪会上树了,钱益也不相信胡城主会这么大方。

    而且,这一万斤的龙牙米,可是早就签订了售卖合约,买主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便会到金陵城来取货的。

    若是让唐灿拉走这一万斤龙牙米,不仅要赔偿天价的违约金,甚至还彻底得罪了这位尊贵的买家了啊!

    要知道,胡城主为了拉拢对方,才好不容易搭上关系,并且用五两银子一斤的“优惠价”卖给对方这一万斤的龙牙米,算作是一个见面礼的。

    ……

    “钱主簿,卑职哪里有那个胆子,敢伪造城主的亲笔信。不信你自己看,就是城主的笔迹。”

    面对钱主簿的质问,阮尘封是亲眼看着城主写的,他当然有恃无恐的回答道。

    唐灿也是笑着将亲笔信递了过去,钱主簿接过来一看,竟然真的是胡城主的笔迹,还盖着城主的私人印章,内容如下:

    “唐灿小儿,那一万斤龙牙米你有本事就搬回去。打得开,算我输。倘若七天之内,就识趣的自己送回来。否则,休怪本爵不客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