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的我能看见bug > 第二十二章 全城围观!能烧死,算我输!【下】
    倚翠楼是什么地方?

    说得文雅一点,是烟花柳巷之所。

    但说白了,便是男人们寻欢作乐之地。

    柳如玉身为烟花之地的女子,却是一个特例。

    套用了一个很“恶俗”的设定,她是卖艺不卖身。

    从第一天到倚翠楼开始,她便以天仙一般的容貌,玲珑无比的身材,再加上天籁一般的歌喉和一手绝佳的琵琶,彻底的霸占住了倚翠楼的头牌位置。

    不仅如此,她只在每月十五夜里卖艺表演,几乎全城的男子都被这个神秘又美丽的女人给勾了魂。

    胡城主更是每月必到场,到场就是一掷千金,然而所获得的最大的亲近,也不过是柳如玉亲自上前来给他倒了一杯酒。

    甚至,连手都没有摸到过。

    但越是这样,柳如玉的魅力就越大了。

    俗话有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这一句话,对任何世界的任何男性都是适用的,对于男人来说,最有吸引力的女人,永远都是那些得不到的。

    连胡城主都“求而不得”,可想而知,整个金陵城的那些花花公子们就更是日思夜想着“柳如玉”,心里面跟猫挠着一般。

    至于普通的老百姓们,更是只闻其名,从来未曾见过其人。

    大家都听闻,倚翠楼的头牌柳如玉,有多漂亮多有才,而且还是卖艺不卖身,今个儿没想到来看个烧鬼的热闹,竟然还能见到这位传说当中的美人儿啊!

    顿时……

    老百姓们注意力,瞬间就被转移了一半。

    “那就是柳如玉啊!真的是仙女下凡,美得不可方物啊!”

    “今个儿算是赚着了。平日里,倚翠楼十五晚上的表演,没有一百两银子是根本见不到柳如玉姑娘的……”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子,和柳如玉姑娘比起来,我家那个黄脸婆简直就是老母猪。昨晚上还压榨了我一晚上……”

    “柳如玉姑娘卖艺不卖身,听闻现在都还是处子之身。连胡城主都是以礼相待,未曾强迫柳如玉姑娘侍寝。也不知道这天底下,谁能有这样的福气,娶到柳如玉姑娘。”

    ……

    上一刻,大家都还在讨论着胡城主的阴险,唐灿和唐家的无妄之灾。

    而现在柳如玉一来,立刻就将话题给带跑偏了。

    这一下……

    唐灿可不高兴了。

    妈的!老子辛辛苦苦吆喝引来的这么多流量,怎么来个“美女主播”,就全给拐跑了啊?

    不过,当唐灿看到柳如玉迈着款款细足,走到高台坐在胡城主雅座旁边时,也是忍不住一愣。

    这娘们,还真别说,挺漂亮的。

    主要是,身上带着一股仙气儿。

    就和唐灿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刘亦菲演的神仙姐姐一样,不由得也有些心动起来。

    不过,好歹唐灿也是经过各种“人造美女”和“ps美女”洗礼过后的现代好青年,只是稍微沉迷了一下,便又恢复了正常。

    再说了……

    唐灿凭良心说,就那柳如玉的长相,也就勉勉强强配得上自己现在这副帅逼的模样吧!

    “柳姑娘,请上座。”

    胡城主很殷勤的上前,想要趁机搀着柳如玉。

    但是,柳如玉却很懂这些男人的心思,微微一个欠身,便巧妙的躲了过去,然后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明眸皓齿地笑着回应道:“多谢胡城主。”

    “不谢!不谢!若是早知柳姑娘前来,本爵一定备上最好的茶点。”

    胡城主咽咽口水,然后端坐回自己的位置,但是眼睛还是不断的往柳如玉这边斜瞟。

    “啧啧啧……看来这柳如玉,很女神啊!身边这么多的舔狗,连那胡城主也是她的舔狗……”

    唐灿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围观的世家子弟,几乎都是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盯着柳如玉身上看。

    连带着那胡城主,也是毫不掩饰对柳如玉的爱慕之情。

    ……

    “小姐,你看。被绑在那柱子上的,便是唐府大公子唐灿。也是这些天晚上的恶鬼。”

    小翠伺候在一旁,指着下面的唐灿,对柳如玉说道。

    “他便是唐灿?冠绝大半个大梁国的美男子?果然,面如冠玉,帅气逼人。可不是说,他是个傻子么?”

    柳如玉也是第一次见到唐灿,颇感兴趣的上下打量了起来。

    “我刚刚听说……唐灿是装傻的。是唐家主的计谋和布局,就是要麻痹一些对唐家有鬼的人。只可惜……”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翠立刻放低了声音,“只可惜,唐家得罪了胡城主。胡城主现在是拿唐家开刀,硬要说唐灿这个活人是恶鬼,要当众烧死他……”

    “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可我怎么看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害怕呢?而且,刚刚他说的那些话,倒是挺有趣的。”

    在场大部分男子的眼睛都盯着柳如玉,但柳如玉的目光却锁定在唐灿的身上。

    而此时已经几近正午,烈日炎炎之下,几乎全城的老百姓都赶了过来。

    当然,这里面不仅是因为唐灿的吆喝声,更有柳如玉的助攻加成。

    那些待在家中累得腰酸不想出门的男子们,一听到柳如玉也来了,登时就从床上翻身起来,扶着老腰就急忙赶了过来。

    “城主,差不多了。”

    钱主簿见高台和柴火都准备妥当,包括在场围观的老百姓也达到了城中的极限,便上前对胡城主说道。

    “恩!”

    胡城主点了点头后,便站起身来,高声对满城的百姓们装腔作势宣布道,“金陵城的百姓们,如今被绑在柱子上的,便是这两日来肆虐城内的恶鬼。原是唐家大少唐灿,服毒自尽,却诈尸化作恶鬼,引得人心惶惶。幸而本爵手下亲卫,不畏险阻,将其抓获,现当众焚烧,灭此恶鬼,还我金陵城安宁……”

    其实,大家都知道胡城主的用意,胡城主也知道这番话是糊弄鬼的,但他还是必须要这么说。

    他可以不畏悠悠众口,可以指鹿为马硬说唐灿是恶鬼。

    但是,他必须“师出有名”,要灭唐家,至少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和理由。

    说完这一通文绉绉的话后,胡城主便一挥手,下令道:“点火!”

    顿时,在满城老百姓的注视之下,城主亲卫便将手中的火把,直接就丢到了唐灿身下的那一摞摞易燃的柴火上。

    而就在这时……

    唐灿却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用最大的音量,对胡城主和满城老百姓道:“胡城主,你尽管烧吧!能烧死,算我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