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无敌的我能看见bug > 第二十章 全城围观!能烧死,算我输!【上】
    锵锵锵!

    咚咚咚!

    ……

    金陵城内,今个儿算是真热闹了。

    城主府的亲卫们,押送着五花大绑的唐府大公子唐灿,一路招摇过市的绕着整个金陵城转圈。

    “男女老少们,快出来看咯!恶鬼抓住了,将在东菜市口高台上当众焚烧咯!”

    “城主大人有令!唐府大公子唐灿诈尸,化作恶鬼扰乱民生。特下令在东菜市口高台实行火刑,令其永世不得超生!”

    ……

    两个亲卫敲锣打鼓开到,又一个大嗓门的亲卫,扯着嗓子不停地喊着上述的话语。

    顿时,家家户户听到动静,也都好奇的探出脑袋来。

    要知道,这接连两日来,城内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少,可都被那夜里可怕的鬼吼声给吓得瑟瑟发抖啊!

    更不用说……

    昨天夜里,所有成年女性都感受到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过的冲动,绝大部分的丈夫可都不够给力,她们满腔的闺怨,此时依旧还憋着火呢!

    “桂芬婶,快……咱们一起去看烧恶鬼。”

    “昨夜里那恶鬼的吼声,将我家胖丫都吓得尿床了。等我捡点烂菜叶,一会儿砸恶鬼脑袋上去。”

    “烂菜叶有什么用啊?桂芬婶,听说恶鬼最怕肮脏淫邪之物。你这两日不是来月事了么?把月事带拿着,一会儿淋恶鬼一头血……”

    “好嘞!等等……不是说,恶鬼是无头恶鬼么?哪来的头?”

    “不不不!我刚刚开窗户看了,有头哩!还俊俏无比,唐府大公子不愧是闻名半个大梁国的美男子,连死了诈尸都这么帅气。”

    ……

    类似这样的对话,不知道出现在多少街坊邻里之间。

    好多人老弱妇孺们,都放下手下的活计,相约着一起要到东菜市口去看烧恶鬼。

    要问她们怕不怕?

    如果是晚上,漆黑孤零零的小巷子里,当然怕得要命了。

    可现在是大白天,艳阳高照,万里无云,还有这么多人一同前往,加上城主府威风赫赫的亲卫押解着恶鬼,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啊?

    再说了,稍微探了探脑袋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看到了唐灿那充满着自信笑容的帅气面孔,还有那笑起来能够迷死人的洁白牙齿,都不由得心生荡漾起来,不自觉的就跟着人潮,往东菜市口高台的方向去。

    “该!这唐大傻子,生前是全城的笑柄。死后,还要被全城老少围观焚尸……”

    “烧死他最好。你是不知道,大柱啊!我家那娘们,昨夜里发骚的时候,竟然还一口一个唐大公子的喊着。气煞我也!气煞我也!”

    “世间就不应该有如此帅气的美男子存在,搞得别人家的娘们一个个心神荡漾,让我们这些普通男人怎么活?还好老天爷是公平的。那唐灿长得天下无双,却是一个十足的大傻子……”

    ……

    很多不明真相的男人们,一听到亲卫们说,抓到昨夜作妖的恶鬼,也都扶着腰,兴奋的一同前来观看焚尸火刑。

    但是……

    世界上是不可能有不透风的墙!

    再说了,胡城主也没刻意封锁消息,之前在唐府门前的那一千上门声讨的男子,没两下就将这期间发生的事情传扬开来了。

    顿时,全城的老百姓们,差点没反应过来。

    说的啥?

    唐大傻子,原来不是傻子,是装傻的?

    他也没死,是活生生的人?还识破了唐家叛徒们的阴谋?

    唐大老爷隐忍了十几年,布局了这么久,甚至不惜让儿子唐灿装傻?

    胡城主“指鹿为马”,硬说唐灿就是恶鬼,要当众烧死他。

    唐大老爷愤愤不平,想要硬抗胡城主,却被唐灿阻拦了,唐灿竟然束手就擒,还主动提出要在东菜市口让满城的老百姓们来看他怎么被烧死的?

    ……

    荒谬啊!

    这简直是太……太离奇荒谬了。

    如果众人不是看到,唐灿活生生的被绑在了柱子上游街,他们也是绝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城主,您看!基本上大半个城的老百姓们都来了……”

    东菜市口高台上,城主府主簿钱益,脸露笑容地说道,“今日,杀鸡儆猴。便是城主立威的大好时候。可叹那唐灿,还真以为……您会怕满城百姓的悠悠众口么?”

    “哼!唐灿不过是小聪明而已,今日……本爵就是要让满城的老百姓们都看看,我说谁是恶鬼,谁就是恶鬼,要烧死谁,就烧死谁!”

    靠在高台的太师椅上,胡城主看看下面那人头耸动的场面,又问了一句,“唐家的人呢?我可不相信,唐荀会坐以待毙,什么都不做,坐看他的宝贝儿子再死一次?”

    “城主放心!卑职已经派人时刻紧盯着唐家主,但是很奇怪的是……唐家主的确什么都没有做,他带着唐家的人,一直在那个区域,和普通百姓一起围观着。”

    钱益指了西北角一个方向,胡城主瞄了一眼,皱皱眉头,又问道:“他们没有派人去找陈知府?”

    “没有!”

    钱益肯定的回答道,“而且,今日陈知府一大早便急匆匆带队出城,唐荀即便派人去了陈知府那,也根本见不到陈知府。”

    “恩!”

    胡城主微微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这就有意思了。你看那唐灿的脸上,一丝惊恐和害怕都没有。这哪儿像是一个要死的人,你说说看……他到底有什么依仗?难道,他真觉得我要烧死他,是开玩笑的么?”

    “禀城主,依卑职看来。唐灿唯一的依仗,就是这满城的百姓。就现在的条件而言,唐灿最有可能做的……便是引发全城百姓的众怒,使得城主有所忌惮,而不敢下令烧他。”钱益分析道。

    胡城主却是嗤笑了一声,道:“引发众怒?哈哈!这两天夜里装神弄鬼的是他唐府的人,引发众怒的明明是他们。我倒是要看看……他唐灿,能有什么本事,今日在我的手下生还。”

    ……

    而此时,在台下的唐灿,扫视了一下周围赶来的这些老百姓们,皱皱眉头,感觉不是很满意。

    这似乎才来了大半个城的老百姓,还有一小半没来呢!

    “喂喂喂!周老六,你能不能喊大声一点,喊得有吸引力一点啊?怎么才来这么一点人?”

    没错,唐灿此时正冲着那个喊叫的亲卫周老六表达着不满。

    而周老六则是一脸委屈地转过头来,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说唐大公子,我……我这一路沿街喊过来,嗓子都要喊哑了。你还想让我怎么喊啊?而且,这来的老百姓也够多了。几条街都塞满了……”

    “不够!不够!自己业务能力不过关,还成天找借口?你瞅着点,要像我这样喊才行……”

    说完,被绑在柱子上的唐灿,深吸一口气,将音量调大最大,用那种街上“两元店”的刺激声线开始喊道。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城主大人火烧恶鬼!为民除害!快来了解一下……”

    “看一看,你看不到吃亏,你看不到上当。有热闹不看王八蛋啊!”

    “千年难得一遇!就在东菜市口高台,帅逼恶鬼,在线自焚啦!”

    “你是否还在为夜里满足不了老婆而感到烦恼,你是否因为腰酸而觉得乏力,快来东菜市口高台观看火烧恶鬼,让你重拾男人的信心,挺胸抬头做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