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别叫我歌神 > 第8章:绝对音高
    谷小白并不知道这些。

    他从会场里走出来的时候,心情已经开始慢慢平静下来。

    唱歌嘛,无所谓的。

    我可是要成为大物理学家的男人。

    唱歌再厉害,难道能和大物理学家对人类的贡献相提并论?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滴滴一响。

    又有几个信息弹了出来。

    “初始任务‘初试啼声’完成,任务奖励:唯一技能书‘绝对音高’。”

    “请宿主绑定‘大音乐家系统’领取任务奖励。”

    谷小白直接就忽略了,甚至还打算嘲讽一下系统。

    这种级别的推广方式,怎么和经常弹出来的网页广告一个档次?

    什么你有一个价值998元的新手大礼包待领取。

    什么现在立刻登6就可以领取1o元红包。

    你当我傻么?这么容易就上当?

    “还领取任务奖励?你害我不得不来参加比赛,害得我少刷了好多题,还差点害我挂了一门选修,还好小白哥哥我技高人胆大,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谷小白一边开自行车锁,一边对手机唠叨。

    过了初选,把自己和付文耀又拉到了同一水平线上公平竞争,谷小白毕竟是开心的,话也多了一些。

    但系统已经震惊了。

    系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就你之前那唱歌吓死人的水平,还能过初选?如果不是系统我帮你,你不赔医药费就好了。

    你能够通过初选,完全是因为我之前给你的新手大礼包好吧,不然你原key翻唱,估计就只能听到杀鸡捏死猫的声音。

    系统直接把之前的信息提示又显示出来了。

    “获得初级技能书:‘初级声技巧’。”

    “获得唯一技能书:‘音域上限+8度’。”

    “技能已经被动训练完成。”

    谷小白可不那么容易就会相信,而且,作为一名完全没有艺术细胞的乐理小白,他完全不知道,音域上限+8度是什么概念。

    “我这只是状态好。”谷小白道,“我可没看到什么技能书。”

    系统内伤吐血。

    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的人,实在是太无耻了!

    直接高一个八度的音域,是状态好就能做到的吗?

    而且,他太耿直了,怎么就能在谷小白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给谷小白加了技能?

    看到系统许久都没有回答,谷小白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真相,摇头晃脑地骑着自行车。

    “如果,我能证明呢?”许久之后,系统又弹出来一个对话框。

    “那就证明给我看。”谷小白道。

    回到寝室里,同学们还没回来,谷小白手机上又弹出来一个对话框:“戴上耳机。”

    谷小白一脸的警惕:“你想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打算给我洗脑吧!”

    “你的记忆宫殿坚不可摧,系统无法直接写入,需要进行被动训练。”系统回答,“请戴上耳机,进行‘绝对音高’的被动训练。”

    谷小白捏着下巴,略微沉思了片刻。

    或许这就是系统无法直接绑定他的原因。

    而绝对音高这东西,又是什么?

    谷小白打开了手机,开始搜索。

    几分钟之后,谷小白了解了。

    绝对音高,又叫做绝对音感。

    是一种感受音高的绝对能力,它包括四个层次:

    能够区别出两个不同音高的声音。

    能够准确模仿出所听到的声音。

    能知道所听到的声音的实际音高,并说出音名。

    能直接唱出乐谱的实际音高。

    拥有绝对音高的人,就像是传说中的“谛听”,听什么东西,都一目了然,清晰明了。

    这种技能,按照统计,一万个人里面才能有一个。

    除了极少部分人是天生的,就只有在儿童时期经过长期训练才能获得,他们感受音高的能力,就像是人眼分辨颜色一样简单,一目了然,毫无难度。

    换句话说,成年人的神经已经失去了可塑性,是绝对不可能通过训练获得的。

    谷小白严格来说还没成年,但他也早就已经不是儿童了,是不可能通过训练获得的。

    谷小白又打开了一个在线测试的网站,测试了一下,现自己确实是没有“绝对音高”的能力的。

    试试?

    谷小白犹豫了一下。

    他之所以想要当物理学家,就是因为他有一颗格外旺盛的好奇之心。

    他迫切地想要探索未知的东西,想要理解这个世界。

    而对物理学家来说,实验是验证一切的最根本的手段。

    谷小白问系统:“技能被动训练,需要多长时间?”

    “大概半小时。”

    唔……谷小白思索了一下,拿起手机,打开了一个视频放了起来,等到电量还剩下15%的时候,戴上耳机,道:“开始吧。”

    他对系统的警惕之心,可没有丝毫的放松。

    天知道,那些得到系统的人,是怎么淡然处之的。

    这东西可是在自己的大脑里,知道他的所有想法和所有秘密。

    谁知道被绑定之后的自己,还是不是真正的自己?

    谷小白对自己的大脑和独立意识,格外重视,从不妥协。

    但这个实验,值得他冒险一次。

    15%的电量,只播放音乐的话,足够坚持半小时,最多不过4o分钟。

    如果系统想要利用更长时间做点什么的话,手机就会自动关机。

    为了稳妥起见,谷小白还拿了另外一只闹钟,把闹钟定到了35分钟。

    系统无言,若隐若现,奇特的音乐声响起,刺激着谷小白的听觉神经,被动地影响着谷小白的听觉中枢,谷小白觉得眼睛越来越沉,然后又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不久之后,谷小白的同学们闹哄哄地回来了。

    他们讨论的热点,全是谷小白。

    “小白!”王海侠推开寝室门,叫了一声,就看到谷小白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小白累了……”

    “算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待会给小白带回来一点。”

    “走走走……”

    他们悄悄关上了房门,退了出去。

    半小时之后,谷小白慢慢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巨大的“电量低”警示,以及另外一个提示:

    “‘绝对音高’被动训练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