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孓然踽行 > 第21章 完美世界
    “那你以后怎么打算?”

    “自己干呗,或者再找家公司上班,公司不是遍地都是。歇几天。”

    杨洋没吱声,去洗了脸换了件外套:“走啊,下去吃饭。”

    “吃什么?”

    “看看呗,你做的不好吃。”

    张洋巴嗒巴嗒嘴站起来穿衣服。

    两个人下楼,楼下就是步行商业街,大大小小的各种馆子灯火辉煌的,阵阵香味扑鼻而来。

    一边说着闲话一边打量着两边的店铺往前走,结果杨洋一会儿去这家看看帽子,一会儿又去那家看看鞋试一脚,一会儿又跑到半地下女人街里去了。

    张洋就无奈的跟在后面。不是说出来吃饭吗?

    最后还是杨洋选了一家豆花店,两个人进去找个座位坐了下来点菜。这地方已经差不多走到步行街的尽头了。

    重庆很多馆子里卖的菜品都是提前做好的放在那,有点的就热一下,像黄豆红烧肉,黄豆肥肠,土豆烧排骨,烧白,土豆牛腩这些都是,还有蒸菜,烧白,粉蒸肉,蒸排骨什么的,都是这样。

    还有汤,也都是做好了放在那的。

    有些店铺是就卖这些东西,有些则是还可以点炒菜干锅什么的。

    张洋让杨洋点菜,他没什么挑口的,什么都行。

    两个人吃饱了出来往家里走。

    张洋把房间出租的事情和杨洋说了一下,杨洋嗯了一声就算知道了,也没反对。

    晚上的步行街很漂亮,各种灯光点缀,中间还有一个雕塑造型的灯光通道。

    杨洋像个孩子一样跑上去走了一把,嘻嘻哈哈的跑下来,一下子扑在张洋身上。张洋现和杨洋在一起根本没有一点儿陌生感,她好像特别习惯于和陌生人接触,一点儿也没有距离感。

    在下面晃了一会儿,两个人拉着手上楼,洗漱过后自然而然的一番激情过后相拥在一起进入睡眠。杨洋是个比较腻人的女人,睡着了也会靠过来让你抱着。

    接下来的几天张洋都是呆在家里,他不太喜欢出去逛,做业务天天在外面晒着,能在屋里多呆一会儿都会感觉到一种幸福。

    杨洋一般中午左右出去,晚饭前回来,或者吃了晚饭回来。

    张洋问她,她就说去了解放碑她小姑姑那里。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两个人这间的陌生感也越来越淡,渐渐变得像一对情侣,杨洋出去的时间也在慢慢减少,更喜欢呆在家里了。

    但仍然会出去,张洋现有几个号码,只要一个电话她不管在干什么都会马上过去,一般都会到半夜带着满身的酒气回来。

    当然还有激情的味道。

    张洋有几次想问问,想说些什么,但没有立场,自己心里也并没有拿杨洋当成女朋友。反正也就是在一起搭个伙,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指手画脚的呢?

    反正日子不会停,两个人之间就这样偶尔亲近,偶尔别扭的往前走着。

    张洋跟跟客户,在家里打打游戏,做做饭洗洗衣服,杨洋每天去解放碑,或者和哪个朋友出去玩儿,到是渐渐晚上出去的时间少了下来。

    “你打不打游戏?这个游戏可好玩了。”

    “不想打,没玩过,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你是没玩过才没兴趣,真的,可好玩了,我教你。”

    说到游戏,张洋就来了精神。

    这款游戏是他在州呆过一段时间,在网吧看到的,一玩儿就来了兴趣,一直就玩了下来。

    拉着杨洋给她讲游戏的玩法,讲种族,看游戏里的风景。

    “怎么样?好玩不?”

    “到是挺好看的,我喜欢这个精灵美女,看着真漂亮。”

    “那玩不?我帮你建个号,到时候咱俩一起玩儿,可以组队,我带你练级过任务。”

    “建呗,我不一定有时间玩儿。对这个真没什么兴趣。”

    “那行,我帮你建个号,先帮你练几天,先把初级这几步过去,完了咱俩一起玩儿。”

    “一台电脑两个人怎么玩儿?”

    “去网吧呗,楼下就有两家网吧,我看了都不错。”

    “网吧?没去过。”

    “就是全是电脑呗,交钱就玩儿,两三块钱一个小时。你身份证给我我帮你建号。”

    “还用身份证啊?”杨洋有点迟疑,不过还是拿过包包把身份证拿了出来:“我身份证上的相片可丑了。”

    “都一样,谁的身份证不丑?”张洋接过身份证看了看,打开游戏的注册页面帮杨洋注册账号。

    “你想个游戏名,账户名我用你名字的拼音,密码就是身份证后六位。”

    “游戏名?”杨洋坐在床边上看着电脑想了想:“起什么名啊?没起过,我不会起。”

    “随便就行啊,你喜欢的名,花,反正就是你在游戏里叫什么。”

    “叫什么好呢?你叫什么?”

    “我?俺家那嘎贼好。”

    “啊?啥?啥贼贼好?”

    “俺家,那嘎,贼好。”

    “什么意思?”

    “东北话,就是我们家那个地方特别好。”

    “哦,听不懂。啥那嘎什么的。”杨洋笑起来。

    “想好没?你叫什么?”

    “嗯……,想不好,叫什么呀?”

    “随便啊,你自己喜欢就行。要不叫小洋洋?”

    “不好听。”

    “美洋洋?”

    “还懒洋洋呢。”杨洋又笑起来。

    “懒洋洋也挺好,你本来就懒。”

    “我懒怎么了?”杨洋跨过来骑到张洋腿上揪着他的脸质问。

    “懒,没什么,好。”张洋屈服。

    杨洋低头在张洋嘴上亲了一口。她亲人和别的女人不一样,是张着嘴,会把对方的嘴唇整个含到嘴里。

    “我就懒了怎么的?从小到大家里都不用我干活。小时候,我妈让我帮着削土豆,我就捧着盆在那哭,我奶听见了就跑出来帮我干了。”

    杨洋嘿嘿笑着说。

    “小时候你在你奶奶家?”

    “住一起。在巫山下面一个镇上。跟你说我奶奶特别厉害,嫁了两个爷爷都能耐,一辈子也没怎么吃苦,从小对我可好了,护着我。她看不上我妈。”

    “为什么?”

    “我妈没什么文化,就知道干活。”

    “那还不好?那你怎么不干活呢?”

    “我爸从来就不干活,我像我爸不行啊?”杨洋把张洋按得倒靠在床边上,压在他身上。

    “你爸干什么的?”

    “我爸?老师,在我们那边的小学,早就退休了。”

    “那你妈爸现在在哪?”

    “就在重庆啊,在渝北那边,我小姑姑家,伺候我奶奶,我奶奶现在年纪大了什么也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