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军工科技 > 第三十五章 理想与市侩
    赵鸿哲的话让吴浩稍稍放下心来,但心中的顾虑其实并没有消退。

    这就像是你有了一件自己喜欢的玩具,结果被大人看上了一样。大人通常会说放心,不会跟你这个小孩子抢东西的,可每次都是真香。

    当然了,吴浩自然不会相信赵鸿哲他们会白抢他们的东西。他所担心的是如果与赵鸿哲他们合作后,会不会产生很多限制,导致这项技术不能用于其它民用领域。

    甚至担忧与他们合作后,吴浩他们几个以后在一些事情上面比如出国或者外企合作都会有限制。

    宋春明看着有些凌乱的房间以及精神不怎么振奋的吴浩,于是冲着他笑道:“这样,估计昨晚闹的你们也没怎么休息,给你们两个小时来稍微休息一下吃个饭,然后咱们再详谈。”

    赵鸿哲闻言也点了点头,起身看了他一眼才走了出去,宋春明冲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跟了出去。

    而这时候,旁边房间的张俊他们三个快步走了进来急忙道:“浩子,没事吧。”

    吴浩摇摇头道:“该说的都说清楚了,没什么事情。大家收拾一下然后去吃饭吧,我有点饿了。”

    “谁让你这家伙昨天晚上喝的那么猛呢,吃的东西全Tm吐了。”邹小东翻了下白眼道。

    “赶紧的吧,有人还在等着呢。”吴浩笑了笑然后催促道。

    在他的催促下,众人开始收拾起来。张俊边收拾边冲着他问道:“你说的是刚才离开的那两个人吧,我好像在那见过。”

    “当然见过,他们之前来过我们布会,赵鸿哲院士和商海微电子研究所副所长宋春明。”吴浩回道。

    “我擦,这可都是大牛啊,他们来是……”邹小东满脸兴奋道。

    张俊满脸笑容道:“还能干什么,肯定是谈合作啊。”

    “行了,动作麻利点!”

    ……

    吃了些东西,众人的精神好了一些。吴浩还好,睡了一晚上,虽然嗓子有些沙哑但状态还不错。而张俊他们三个基本上一晚上没怎么睡,所以一个个顶着黑眼圈,精神十分的萎靡。

    原本吴浩是让这三个家伙好好休息呢,没想到这三人为了见赵鸿哲他们愣是跟着来了。

    再次与赵鸿哲他们见面是在酒店二楼的小会议室,这次不光是赵鸿哲和宋春明,还有几个年轻人。经过一番介绍,吴浩他们才知道这几人是赵鸿哲所带领的科研项目团队成员。

    双方寒暄了几句,很快进入正题。双方年龄差距很大,着实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所以还是进入双方都比较熟悉的专业上,或许才能找到一些共同语言。

    宋春明冲着吴浩热情道:“小吴,赵老是我们国内在集群阵列方面的专家,目前正率领科研团队研究关于无人机集群阵列方面的技术。

    你在布会上所介绍的那个国内创造一百多架无人机的记录,就是他率领的团队所创造的。

    所以当我看到你们所展示出来的这项技术后就很关注,第一时间通知了赵老。

    赵老对你们这项技术很重视,之前专程赶来杭城想与你们见面交流,可惜没有机会。

    随后赵老一边安排对你们这项技术进行全面评估,另一方面也在积极的神器相关资金。

    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嘛,我们也不可能一纸文书就让你们交出东西。

    只不过我们没想到你的这项技术居然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如果要评选今年轰动技术界的十大科研成果,我看得算上你们。

    当我们看到评估报告后,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你们这项技术已经不单单是一项普通技术,而是涉及到了尖端领域的科研成果。不仅拥有极高的市场价值,还涉及到了某些敏感军事技术。

    所以我们一边请求杭城的安全部门对你们进行适当的保护,防止生意外,另一方面拿到批复后就连忙赶了过来。

    争取将这项技术留在国内,不能流失出去。

    你知道目前我们受到了外部强烈的技术和知识产权双重封锁,所以很多领域尤其是尖端技术领域全需要我们自力更生。

    因此我们国内企业和科研单位想要研出来一项尖端技术,可以说十分的不容易。

    一旦你们这项技术流失到海外,这就意味着我们将会在你们这项技术所涉及到的领域失去话语权,并且落后于人,处处受到钳制。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顾全大局,将这项技术留在国内,为我们在高端技术研究领域尽一番力。”

    吴浩闻言点了点头道:“我们当然愿意将这项技术留在国内,只不过所有的一切还是遵从市场规则。

    我们也愿意与赵老的团队展开相关的合作,不过这个合作应该建立在公平平等的基础上。

    事实上我在这方面仍然有些顾虑,不知道我们与赵老他们展开合作后,我们这项技术在其他商业合作项目上面是否会受到限制和影响。”

    既然要表明态度,那就索性将自己的想法全都说了,开诚布公,看对方如何回答。

    尽管知道合作是必然的趋势,但能从中多获取一些利益是他所希望的。

    “你这小子,还没有正是进入社会呢,怎么这么市侩。就不能有点觉悟,有点理想和追求,书都白读了吗?”赵鸿哲瞪着吴浩十分不满道。

    在他看来,这么好的一颗科研苗子,怎么就满嘴的捡钱利益了,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不是现在要稳住这几个年轻人,以他的性格早就出声训斥了。

    吴浩闻言翻了翻白眼,就说了点理所应当的索求,怎么就没有理想没有觉悟了。

    不过谁让人家德高望重了,他也不能顶嘴反驳,只能耍光棍道:“理想当然有,但谁让我们现在一穷二白呢,所以只能放在一边来追求一些急需要的利益了。

    至于觉悟,您放心,在大是大非方面,我们绝不含糊!”

    “哼!”赵鸿哲哼了一声,显然是对吴浩耍无赖的回答不太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