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能掌管天劫 > 第13章 大出血
    有德的伤势很重。

    丁阿六临死反扑虽未打实,但只隔空劲气也让有德周身经脉大损。

    陈志与抚琴才刚把有德小心翼翼的安顿到床上,司马府的巡守和卫士们终于姗姗来迟。

    倒不是他们故意纵容刺客,而是一切都太突然,根本来不及反应。

    司马阳虽不喜陈志这便宜女婿,但在接到婉儿的回信前总不能放任他死在自家府邸里。

    好一番忙碌,司马府中的医官全力救治,暂且保住有德的性命,但却给了陈志个坏消息。

    “启禀城主,有德小哥的伤势过重,即使这次能抗过去,但往后恐怕不但功力全失,行动上也会多有不便。我这边先开几个方子慢慢调养吧。”

    抚琴口不择言的急忙问道:“老先生,那城里还有其他医官能帮忙想想办法吗?”

    老头儿面有不快,“有德小哥的经脉都寸寸而断,想完全治好那就等同再造肉身,金丹老祖炼制的灵丹妙药都未必有用。老朽没辙,城里的同行们自然也没辙。”

    抚琴还想说什么,旁边陈志却打断道:“老先生,我明白了,今日你辛苦了。”

    离去前司马阳可算说了句人话,“贤侄,从现在起我便加强你院外的看守,往后这种事不会再生。”

    陈志道谢。

    他明白司马阳的动机,花铁心竟敢到司马府中杀人,伤到便宜老丈人的颜面了。

    等外人都出了门,有德却强打精神反而安慰起陈志来。

    “咳咳,主公,我没大碍的。本来我就没什么习武的天分,只要主公你安然无恙就好。往后我可算是能少练些功,多服侍你些啦。”

    陈志勉强笑笑,“你倒是想得开。”

    他哪能看不到有德时不时飘向他长刀的眼神里满是失落。

    论及天赋,有德的确中人之姿,但却有颗极度渴望拥有实力的心。

    他区区炼气三重便敢与炼气九重的刺客舍命搏杀。

    他从不怕死,只怕自己没用。

    抚琴则在旁边暗自抹泪,冷静下来才说道:“从明儿起我也要勤修苦练,有德你的刀便给我用吧。”

    陈志摆摆手,“得了,你们都少说点丧气话。有德这伤势我会想办法。另外呢,等咱们的局面再稳定些,我把我的功法也传给你们。”

    抚琴赶紧道:“主公不可!法不可轻传!这是婉儿小姐从师门里为你寻来的绝技,我们这些下人的没资格练!”

    有德也直摇头,“抚琴说的没错。不过我反正也练不了啦。”

    陈志没给两人解释,只说道:“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反正都听我安排。我能治好自己身上的毒,也能治好有德你的伤。我的功法,我要传就传,谁也管不着我。”

    陈志迟早会被司马府扫地出门,现在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着而已。

    司马婉儿当然管不着他。

    安顿好一切,抚琴在厨房里熬药,陈志躺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自己解毒的事情已经暴露,那么花铁心定会更加疯狂的铤而走险。

    身上有追踪剑意,逃又没法子逃,他也有些危局难破之感。

    陈志暗自寻思,难不成我真要等司马婉儿回来,再把她给泡了?

    听说她除了修行天资惊人外,又喜诗词歌赋,在天香宗内素有才女之名。

    自己背后站着屈原、苏门三杰、李白杜甫、柳三变等大佬,分分钟出口成章,陈志觉得吧,如果全力以赴的公关,又把现代人那套泡妞三十六绝技使出来,这事不是不能搞。

    但先他得想办法活到司马婉儿回来的那天!

    如今敌强我弱,实力悬殊太大,苟得十分艰难。

    陈志又默默的在心中琢磨天魔系统,怎么稍微爽一下就没动静了呢。

    咱这身修为卡在小周天圆满都一天多,靠自己又弄不到下一层的功法,没法子变强。

    系统老妹你倒是麻溜的给我送新功法好吗?

    你别光顾着筹建商城,别忘了你的本职工作,麻溜的再来个任务,再送我个老魔头虐个菜好吗?

    他又起身走到窗前,眺望夜空,并在心中默默为他人祈祷。

    不管是谁都好,赶紧渡劫吧,我祝你一路顺风。

    陈志在这边人心不足蛇吞象,城主府里花铁心正看着地上的尸身满头是包。

    丁阿六去而复返,但去的时候气势凛然,回的时候却是被人丢垃圾般扔在城主府后门外。

    据探子回报,司马府并未直接插手此事。

    全程只有陈志和他的两个随从在场。

    结果是丁阿六惨死当场,陈志安然无恙,仅那小太监受了重伤。

    简直不可理喻!

    炼气九重的剑修,还是有心算无心的偷袭一个区区六重的武人,居然败了,还败得如此惨烈,连逃生都做不到。

    花铁心既惊且怒,但任凭他如何去猜想都推敲不出陈志的院子里生了什么事。

    旁边心事重重的徐刀克分析道:“城主,你说会不会是司马阳老匹夫与我们阳奉阴违,暗地里派遣高手护在陈志身边?”

    花铁心点头,“不无可能。那这事恐怕要从长计议了。你带人将丁阿六好好安葬。”

    支走徐刀克后花铁心便回了房间,打开密室拿出个与人通讯的法器。

    他等了很久,法器上浮现字迹,“何事?”

    花铁心念道:“启禀大人,今日我请丁阿六先生出手刺杀陈凌云,他失手身死了。”

    字迹变幻。

    “我本以为你已拿下城主之位。你太让我失望。”

    “属下办事不力。”

    “我派丁阿六给你,是待得你稳住局面后用来钳制徐刀克所用,却被你这样派去白白送命。”

    “属下知罪!”

    “你坏我大事。”

    明明没人能看到,花铁心也狠狠一巴掌抽到自己脸上,“属下真的知罪。”

    “若是平时,区区丁阿六死便死了。可如今我正在战阵之上,丁阿六的兄长丁阿大又是我手下的统兵将领,为我冲锋陷阵。如今他的弟弟却因我而死在你这里,我如何安抚人心?”

    “我本该放丁阿大亲自前往统山城报仇雪恨。但现在两军对垒,临战脱阵是诛灭九族的死罪。你说我该当如何?”

    花铁心嘴角直抽,心道这定然是要自己大出血了。

    “还请大人息怒,我这便从统山城中调集军备物资,尽快送往战场。另有三十万两银子赠予丁阿大,您看这样如何?”

    “军备物资的价值,不得低于统山城一年的岁收。”

    花铁心咬紧牙关,“好的大人。”

    整整八十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至于陈志那边,你自己想办法,我只看结果。”

    法器上字迹彻底消散,光芒渐渐隐没。

    黑暗中,花铁心神情阴沉至极。

    他心如刀割。

    他这代城主当得太憋屈。

    过去由于花铁心名不正言不顺,风评又不太好,他很难笼络到靠谱的强力修行者,只能拿钱砸,但拿钱办事的人往往毫无忠诚可言。

    统山城相较于高天国内的其他大城,又本就是穷乡僻壤,花铁心又抠门舍不得下猛药,以至于他这堂堂代城主手底下真个能打的竟只有小猫三两只。

    区区筑基二重的徐刀克反倒成了他的肱骨之臣。

    徐刀克不出,给个炼气六重的陈志随意来去,一点办法没有。

    好不容易盼来个丁阿六,还没琢磨好往后如何扶持提拔呢,当场就折了。

    他怎能甘心。

    他默默翻开账本,清点财富。

    他决定砸一把大的。

    百万两银子甚至能买到下品灵器,一定能笼络到筑基期的顶级高手,甚至是气海期的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