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超凡黎明 > 第0324章 刺杀(三更求月票)
    王座之厅内。

    两具尸体被简单清理了下,摆放在一起。

    他们是德雷克家族的芬威克与芙拉兄妹,此时表情安详,好像只是在沉睡。

    弗兰克大公站在王座之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今天,在他的指挥下,北境军队获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他们打破了龙之城,击败了王室军与西境军,最后攻入了王宫。

    “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

    弗兰克大公的脸色骤然阴沉:“是哪个白痴,竟然弑杀了德雷克公爵?又是哪个傻子,逼死了芙拉王后?”

    王后虽然是弑君者,但需要审判,而不是死于乱军之中。

    而芬威克更不简单,作为王国仅有的四大公爵,他有兄弟子女、有效忠的封臣,他们还在西方的封地上。

    一旦知道发生的事情,必定会与狼堡不死不休!

    虽然这两方原本就不怎么和睦,但跟这样的情况还是两码事。

    “是你!你在将王国推入战乱的深渊!”

    弗兰克盯着走进来的格兰,怒吼咆哮:“原本……我们只需要俘虏德雷克大公,审判芙拉·德雷克,把大义牢牢抓在手中,再扶持一位亲近我们的国王上位,就可以完美地解决一切,但现在,什么都被你搞砸了。”

    贵族就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只要芬威克不死,以他为人质,就能轻易令西境臣服。

    但现在,难度豁然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并且,打破了贵族交战、不斩首脑的‘潜规则’,这让古板而恪守礼仪的弗兰克更加无法忍受。

    “时代已经变了,我的父亲!”

    格兰披着白袍,手握十字剑,意气风发:“德拉贡与其旁支已经统治这个王国太久了,它需要换一个主人,我们米提斯家族是最合适的。”

    “闭上你的嘴,否则我就将你吊在旗杆上……”

    弗兰克又一次怒吼起来:“还有最重要的,弥赛亚公主在哪里?”

    在两位王子死后,弥赛亚已经是菲莱特林三世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并且还正式坐上了王座,号召力与意义十分重大。

    在弗兰克的计划中,虽然这个小女孩因为其母亲的罪行,无法继续担任国王的职务,但至少可以在宣布放弃一切世俗权力之后,加入大地母神的教会,成为一名苦修士。

    还必须置于北境势力的监管下,以免被阴谋家利用。

    毕竟,名义上成为国王的人,还是弥赛亚!

    但是,现在这个小女孩竟然失踪了?

    “她……不见了,根据几个宫女的供述,弥赛亚公主应该是与芙拉一起在王座之厅内的……但是,她消失了,我检查过,这里没有暗道……”

    格兰显得十分疑惑。

    “那我们不得不面对最坏的可能,那就是弥赛亚逃到西边,与德雷克家族的人合流……王国必须再经历一场惨烈的内战。”

    弗兰克叹息一声。

    与倾巢而出的北境人不同,德雷克家族在西方还保留了不少实力。

    并且,在敌人的地盘上客场作战,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削弱。

    “公爵大人!”

    就在父子二人都在思索的时候,一名骑士慌张地跑了进来:“那个巫师……苏鲁·波特利来到了外面!宣称将斩杀格兰大人!”

    “我?”

    格兰脸色一紧。

    “让罗菲斯与埃里克尽快过来。”弗兰克大公神色凝重:“我的儿子,你尽快换上普通士兵的衣服,离开这里!”

    “是……”

    虽然很不情愿,但格兰还是应诺道。

    但下一刻,他的动作就顿住。

    苏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王座之厅中,戏谑的目光望着他:“少狼主……功成名就的感觉如何?”

    “苏鲁爵士!”

    弗兰克沉声道:“你准备做什么?谋杀一位公爵的继承人么?这会让你在大陆上臭名昭著的。”

    他在暗示会承认苏鲁的贵族身份,希望能以此保住儿子的性命。

    “真是抱歉……但实际上,什么爵位的,我根本一点都不在意啊!”

    苏鲁笑了笑,身影突然上前。

    “不!”

    格兰大叫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十字剑。

    他实力不错,甚至达到了正式骑士的级别,但在苏鲁面前,根本不够看的。

    噗!

    苏鲁轻轻一折,就将匕首捅入了格兰的身体,望着他一脸狰狞地倒在地上:“那残暴的开始,必然以残暴为结尾……从巅峰坠落的感觉如何?”

    “啊!”

    这时候,咆哮着的弗兰克才挥舞着巨剑杀到。

    苏鲁一侧身,右脚抬起,就将公爵大人踢飞了出去。

    “保护公爵大人!”

    “有刺客!”

    这几下实在发生得太快,等到警戒的士兵反应过来,格兰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轰!

    一片白银斗气的光芒闪烁。

    光团之中,一脸严肃的罗菲斯冲了进来,望着地上的尸体,怒吼一声,向苏鲁拔剑突刺。

    巨大的白鸦掠空,却只划过一片残影。

    “不够,你比爱德华差远了!”

    人影一闪,苏鲁已经来到了王座之厅的门口。

    “放箭!”

    一蓬箭雨落下,却只能无奈地穿过残影,扎在地面上。

    “他在那边!”

    “包围!”

    “骑士呢?上去纠缠!”

    外面传来大军的怒吼,这是对付高阶骑士的经验。

    哪怕白银甚至黄金骑士,斗气也总有消耗完的时候!

    “于大军之中,刺杀少公爵,又毫发无伤地离去,果然无愧狂妄导师之名!”

    断手的埃里克叹息一声,出现在罗菲斯身边。

    “追上去,配合军队,不惜代价,留下对方。”

    弗兰克大公慢慢爬起,每一个词都好像从齿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

    “遵命,公爵大人!”

    两个人奉命冲出,却发现苏鲁此时仅仅只到了王宫边缘。

    似乎那种瞬移的能力,距离有限?

    他们心里一喜,追了过去。

    ……

    苏鲁掠过高高的宫廷外墙,进入一片居民区。

    就算有意放慢速度,能追上他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此时,就只剩下了罗菲斯与埃里克二人。

    他豁然转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不好……”

    罗菲斯心里一寒:“这是……陷阱?我们离开军队太远了!他们来不及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