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魂七魄论
    “这么说来,问题怕是出在玄绝洞府本身,出在那位失去了不知道多久的玄绝先生身上!”太攀皱着眉头,对那玄绝先生,以及玄绝先生的传承,也都是充满了无限的忌惮。

    现在细想起来,那玄绝洞府当中,从踏进洞府之时的一场冲击,再到最后的迷心阵,所有的手段,无一不是针对的修行者的心神,也就是所,在不知不觉间,太攀等人,就已经是变成了类似于傀儡棋子一般的存在,在那玄绝洞府当中,他们三人的一切选择,都不是出自于本心。

    “好可怕的玄绝先生!”太攀一身的冷汗。

    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位玄绝先生会被众位半仙巨擘们合力围杀了。

    死掉了数千年之后,这位玄绝先生留下的手段,都能在不知不觉间将太攀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那这位玄绝先生全盛之际,又该是有何等的风华?

    这也难怪,那些半仙巨擘们,对玄绝先生会如此忌惮,若是任由玄绝先生成就半仙巨擘的话,那岂不是整个天下,都会被玄绝先生玩弄于股掌之间,哪怕玄绝先生没有这样的意思,但众位执掌宗门的半仙巨擘们,却不可能不防备这这一。

    “但这样也说不过去,既然整个玄绝洞府,都在玄绝先生的掌控当中,那玄绝秘境,最后又怎么可能崩溃?”

    “按照当初的架势,那玄绝秘境的崩溃,分明就是为了将玄绝秘境当中所有的生灵,连同玄绝先生的传承者,都一网打尽的模样。”

    “莫非,那玄绝秘境的崩溃,并非是出自于玄绝先生的手笔?”

    “奇怪,奇怪!”太攀摇着头,一个疑惑尚未解开,更多的疑惑,就又在他的心头衍生了出来。

    “看来还是要问一问,玄绝先生的传承,以及这化神贴,为何会是九大宗派当中的禁忌。”

    “若只是单纯的忌惮的话,那九大宗派,绝对不至于,在诛杀玄绝先生之后,还将玄绝先生的传承列为不可触碰的禁忌。”

    太攀相信,一旦是自己搞清了这个原因,那很有可能,那玄绝秘境当中的种种疑惑,都将得到解答——他总觉得,玄绝先生的这个秘密,很重要,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万灵山

    “不过接下来的当务之急,还是先要参悟这化神贴,成就神境才是。”静坐余地,太攀缓缓的收束起自己脑海当中,那不断浮现出来的无数念头。

    脑海当中,银月高悬,三百六十五颗星辰,环绕那银月而动。

    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之外,还有一些零零总总的,或隐或现的,介乎于真实和虚无之间的小小星辰。

    光芒笼罩之下,那一片浩渺的汪洋当中,无数的由念头所构成的纷涌的浪潮,逐渐逐渐的熄灭,逐渐逐渐的平静,当所有的浪头,都消散殆尽,那汪洋当中,只余下一圈一圈的潋滟开去的涟漪的时候,太攀的心神,也是彻底的被收束起来,纷乱的杂念,被彻底的镇压在按汪洋的最底下。

    汪洋之上,浩渺的星空,映照着太攀周身上下,所有的穴窍。

    三百六十五颗星辰,映照的是他周身上下的三百六十五处周天穴窍,而那三百六十五颗星辰之外的闪烁明灭,对应的则是他周身上下的,被称之为隐窍的所在。

    为什么三百六十五缕天地元气被称为完美周天?

    其根源,就在于此。

    生灵周身上下,主穴窍,对应着周天星辰,只有三百六十五处,而除开这三百六十五处主穴窍之外,生灵周身上下,还有着那浩若烟海,不可计数,不可估量的隐窍——天地之间,星辰有多少,生灵的穴窍,就有多少,而在气之境所能凝练出来的天地元气的数量,就有多少。

    神境,于修行者而言,是一个转折,是一个飞跃,气之境,于修行者而言,只能算是一个幼童,只有成就神境,修行者才算是真正的成年,如果是将修行之路比作一粒种子,那气之境,只是着种子的胚胎,只是这种子,在泥土当中扎根的过程,只有在成就了神境,这种子,才是结束了芽的过程,开始抽丝芽,生长成参天的大树。

    ——神境大修的第一缕法力,是修行者周身上下,所有的天地元气所凝聚而成,之后的每一缕法力,都是在第一缕法力的基础上,衍生而成。

    也即是说,气之境打下的根基,一旦是定下来,一旦开始了化神,就再也不可更易。

    但完美周天不一样。

    在成就完美周天之后,凝聚于隐窍当中的天地元气,哪怕是成就了元神凝练法力,隐窍当中,天地元气依旧是继续凝练,然后一点一点的补益道法力当中。

    这就意味着,代表寻常的修行者的种子,在芽之后,其根系,就再也不会生长,但代表着完美周天的修行者的种子,会伴随着那大树的生长,继续的在泥土当中蔓延——寻常修行者和完美周天的修行者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最后,可望不可即,甚至是连望,都望不到。

    完美周天的修行者,只要活着,就代表着无限的可能!

    衣袖一展,那白色的卷轴,就已经是飞挂而出,悬在太攀的面前。

    在太攀睁眼的时候,那白色的卷轴,也是张开来,将太攀的视线,彻底的填满,刹那之间,太攀的目光之所及,便只剩下了那一卷展开来的白色卷轴,以及卷轴上,时而浮现,时而隐匿的墨色轨迹。

    但当太攀细看的时候,这卷轴上,哪里还有那无数的莫测轨迹,有的,只是一笔浓重到无以复加的墨痕,墨痕当中,似乎是将这天地,将传说和现实,都囊括于其间。

    墨痕当中,或而有龙蛇席卷,四下而动,或而有凰鸟纷飞,尽态极妍……

    神话当中,或者说是太攀的脑海当中,太攀的理解当中,一切的生灵,似乎都在这一笔墨痕之下。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时而嘈杂,时而有序,时而浩瀚,时而阴森……

    恍恍惚惚之间,太攀双眼的瞳孔,已经是彻底的散开,他周身的天地元气,如同长河一般流淌着,在他的血肉之间,绵绵不绝,荡荡不休。

    而他的三魂七魄,也是在这一刻,和太攀的意识,彻底的分离开来,他的视角,在顷刻之间,一分为几。

    其一者,居于杳杳冥冥之上,目之所及,浩瀚天地,日月星辰,尽在其间,这是天魂。

    又其一者,藏于山峦大地之下,被无穷的浑厚笼盖,周遭四野,冷冷清清,森然无比,这是地魂。

    再其一者,如在苍茫大日之内,无穷炉火当中,无穷热量席卷,入眼处,一片嫣红,又有五彩无色轮转不休,这是人魂。

    每一个生灵诞生的时候,三魂就分散开来,天魂升于穹极,地魂落于九幽,独独人魂,归于肉身。

    神之境,修成元神,这元神,虽然号称三魂七魄所成,但实际上,只是人魂熔炼七魄而得。

    至于天魂和地魂,传说,若是有修行者能够将天魂和地魂分别从那穷极之处和九幽之地当中取回来,那这修行者,便能得到真正的大逍遥,大自在,轮回不管,幽冥不渡,号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但这也只是传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