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大唐医王 > 第三十五章 消毒酒精
    李元嘉的终极目标,当然是百分之七十的酒精。

    也就是消毒酒精。

    虽然这玩意儿在医疗上的用途有很大的限制性,但是就这个时代而言,用来消毒是最经济划算的——没错,他能想到的最简单的消毒方式,还就是酒精。

    碘伏和碘酒什么的,他是想都没敢想的。

    就算碘酒的配置稍微简单一些,但是天然的纯碘他要从哪里搞?一点概念都没有。

    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酒精了。

    其实常规来说,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九十五的酒精都有杀菌消毒作用,只不过百分之七十到百分之七十五之间的效果最好而已。

    四十度的白酒,完全满足不了李元嘉的需求。

    所以告诉韩山他需要更烈的酒,而且越烈越好之后,李元嘉酒任由他们自由发挥去了。反正方法已经告诉了他们,无论蒸馏设备的改进还是温度的掌控,由着他们自己来摸索就是了,就算李元嘉亲自参与进去恐怕也不见得能干的比他们更好。

    作为一家之主,他只要等着结果就好了。

    不过领完命准备离开的时候,韩山犹豫了一下,问道:“大王,这酒如此猛烈,而且透明无暇,如果……咳咳,我是说如果拿出去卖的话,冬天应该会有不少人愿意买的吧?”

    “嗯?拿出去卖?”

    听了韩山的话之后,李元嘉先是一愣,随即看向自己管家的眼神都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个老古董,这是提议让王府卖酒了?

    稀罕啊!

    只不过韩山可不知道李元嘉此时心中所想,还以为自己的话让大王不高兴了,连忙惶恐的用手拍了自己脸蛋两下:“大王恕罪,韩山多嘴了!”

    “呵呵,无妨。”

    李元嘉自然不会怪罪自己的老管家,只是笑着摆了摆手道:“我只是有些意外,你竟然能想到冬天这种酒才会受欢迎……呵呵,不过这酒耗费粮食甚多,大肆酿造并且售卖的话,恐怕会有麻烦啊!”

    天大地大,粮食最大。

    任何一个封建社会,粮食都是最重要的物资。

    蒸馏酒别的什么都好,就是耗粮太厉害了,加上因为工艺不过关导致的损耗,一斤酒耗费的粮食往往是其他酒类的数倍乃至十数倍!对于刚刚建国不过二十年的大唐来说,这个代价可能酒有些大了。

    贸然大肆酿造的话,李元嘉怕会被人参上一本,更别说拿出去卖了。

    韩山不是不明白这一点,只是一时间没想到而已,所以这会儿马上就点了点头道:“大王所虑甚是,是韩山冒失了!”

    “呵呵。”

    看着韩山略带点遗憾的样子,李元嘉心中一动,突然笑道:“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过段时间再说吧!你们继续酿酒,看能不能造出更烈的出来,过段时间我看看情况再说!”

    眨眼间的功夫,李元嘉就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他一个闲散的亲王,贸然使用大批粮食来酿酒的话,肯定是要引起非议的,甚至有那”刚直不阿“的御史说不定还要参他一本。不过如果下命令的是当朝皇帝,而且对大唐还有好处的话呢?

    所以心中一动,李元嘉眉头一挑问道:”韩山,江南的茶园如今有多大?每年可产茶叶多少?”

    虽然有些意外大王会突然问到茶叶的事情,不过韩山还是马上就开口答道:“回大王的话,江南山岭土地价格便宜,大王又对这茶叶极为看重,所以前前后后已经买了有四千多亩!每年产茶叶的话……现在恐怕只有两千余斤!”

    “四千多亩,两千余斤?”

    听了韩山的话之后,李元嘉顿时一愣。

    茶叶的产量这么低的么?

    不对吧?

    就算他对一亩地能产多少茶叶不是很懂行,可是要只有这点产量的话,未来的茶农们还不赔死?而且前两年送来炒制的茶叶时,好像也不是这个说法吧?

    对此韩山自然是点了点头,马上就给出了回答:“大王,主要是茶树多为新栽,想要收获还需要等上一两年时间。”

    “……明白了。”

    翻了个白眼,李元嘉自嘲的笑了笑。

    他知道茶树不是种下就能当年产茶,但是李元嘉却忘了自家这几千亩的茶园大多是去年和今年才买下来的。就算再本地雇佣了足够的人手,栽下去的茶树却也没办法当年就能收获。

    所以沉吟了片刻之后,李元嘉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事情我知道了,让他们照看好这几千亩的茶园,以后本王可是有大用的!”

    “是,大王!”

    点头应是之后,韩山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那这个蒸馏酒,我们……”

    “不要停,继续酿造!”

    双眼一眯,李元嘉淡然道:“一边尝试酿造更烈的酒,一边把酿出来的给我保存好!今年入冬之前,至少给我准备好两百坛……”

    ……

    就在李元嘉心中暗暗对茶叶和白酒的未来开始做准备的时候,皇宫西南的延康房,魏王李泰在自己的府邸里正进行着一场关于他的对话。

    “父王,这天竺数字是韩王所创吗?”

    在又做对了一道加法题之后,李欣开心不已,拉着李泰的衣袖问道。平时学数术的时候艰难无比,用了这天竺数字之后突然变得简单了起来,这让小王子对父王口中所说的那位叔公起了兴趣。

    “韩王?当然不是!”

    笑着摇了摇头,李泰胖乎乎的脸上此时满是慈爱之色:“都说了是天竺数字,自然就是天竺人所创,韩王不过是……嗯。”

    虽说他今年也不过才十**岁,但是作为大唐皇帝的儿子,李泰或许是真的“天赋异禀”,早早的便生下了长子李欣。他有李欣的年龄让李元嘉知道后都忍不住流泪——当叔叔的还在一门心思闭门当“和尚”的时候,当侄子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说气不气?

    不过年龄虽然不大,李泰对自己的长子却颇为关爱。

    所以在日常攻读从韩王府带回来的数学书时,李欣看到了嚷嚷着要学,李泰便花心思教了他几天,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学的比他都快!

    话说了一半,李泰突然停了下来。

    微微皱起眉头,魏王突然觉得有些奇怪:既然自己那位十一叔明确表示这些数字是他从天竺传来的书中学到的,那么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

    眯了眯眼睛,李泰心里突然有些怀疑。

    不过也就想了一下之后,李泰很快就抛开了这点小心思,低下头笑问道:“欣儿,你觉得是老师教授的数术容易,还是父王教你的容易?”

    对此李欣毫不犹豫,马上就狂点小脑袋:”当然是父王教的容易!“

    ”哈哈!”

    看着儿子天真的样子,李泰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开心的拍了拍李欣的小脑袋:“既然这样的话,以后父王每……咳咳,有时间就来教你数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