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天庭大驸马 > 第18章 虎拳鹤印
    连管家都被打死了,他们自己是真不敢再找罗安生事了,旁边还躺着一个,正是被打残的罗三,犹自在那哼哼,哪怕香芸给了他药物疗伤,没有个十天半月也好不了,疗伤丹药固然好用,可是何其珍贵,大公主又怎么可能赐给他们。

    “哎,可惜我们手中没有法器,要是能有口飞剑,照样能对付的了他,那奴才不过是近战厉害罢了。”一帮人还满脸的不服气。

    “大家别急!”那被称作李穹的练气六层寻思片刻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公孙羊与七公主府上的家丁龙豪交好,据说两人还曾结拜过,这龙豪修炼虎鹤双形拳,又是练气七层后期,修为比公孙羊还高,不如我们找他来帮忙。”

    这李穹俨然以老大自居了,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找回这个场子,得到香芸姑娘赏识,作为几人当中修为最高者,便可轻松得到公孙羊的位置,因此报仇自然是不遗余力。

    “不错,只要不让那狗奴才近身,龙豪打败他不过弹指间,哎吆吆!”旁边罗三话到半截又哀嚎起来,疼呀。

    “也别这样说,这次我们一定要小心,将罗安的特长都告诉龙豪,绝不能掉以轻心,你,还有公孙管家,不都是前车之鉴吗?这次我们绝不能再让香芸姑娘失望,枉顾了姑娘对我等的栽培。”

    “嗯嗯!”众人纷纷点头,那香芸在他们眼里那是高高在上,简直如山一般仰止,那是女神,要是能得香芸姑娘夸赞两句他们甚至感觉死都值了。

    “对对,都告诉龙豪!”

    李穹顿时大喜,道:“你们等在这里,我去找龙豪说。”

    “别告诉他那狗奴才的身份,免得他投鼠忌器!”有人提醒。

    “我晓得,用你说吗?”李穹如老大一般哼了一声,这才转身出门。

    来至七公主府门前,都是家丁,自然熟悉,很快便把龙豪叫了出来,将公孙羊的事一说,龙豪顿时大怒,“好个狗奴才,敢杀我大哥,他长几个脑袋,我去找他报仇。”

    对罗安,龙豪自然知道,都是奴才,几个府上的家丁互相也都熟络,平时也没少欺负他,当即就要去找罗安报仇。

    他就没想想,罗安打死公孙羊为何没事?这就是欺负习惯了,再者灵霄宝殿的事几位公主才刚刚得到消息,他们这些奴才又哪里知道。

    见龙豪肯出面,李穹顿时大喜,当即又将罗安的特点告诉龙豪,特意强调了他的撼地担山术厉害,别让他近身。

    “放心,我们是练气士,操控的是法力,杀人还需要近身吗?真是可笑。”

    两人当即一拍即合,对府中其他人撒了个慌,让他们帮值下班,便一起往大公主府上而来。

    其实这些家丁平时也没什么事,只是主子召唤的话要有人应答,否则失了职可就要有人遭殃了。

    两人来到大公主府门前,龙豪自然是不便进去的,李穹则气势汹汹又来到了罗安居住的偏殿前。

    “罗安,你个缩头乌龟给我出来。”李穹又向里面大叫道,他自认就是打不过罗安,跑还是可以做到的。

    殿门打开,罗安出现在门口,上下看了他一眼,“怎么你个狗奴才,又来挑事了?”

    “罗安,这府里面打斗不方便,你可敢跟我到外面去?”

    没等罗安应答,这李穹紧接着便道:“别告诉我你是缩头乌龟不敢去。”

    “妈的,还给老子使激将法!”罗安现在是艺高人胆大,最起码在这几个公主府的奴才当中他是不惧谁了,傲然一笑道:“就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阴谋伎俩,头前带路。”

    “好,就怕你不敢来。”

    李穹当即转身而行,与罗安保持足够远的距离,率先来到了府门外。

    等罗安来到府门外,便看到对面站了一个身材健硕的家丁,其他几个人也都在这里。

    “龙豪?”

    通过接收前身的记忆,罗安自然也认得此人,不由冷然一笑,“怎么龙豪?你是七公主府上的奴才,今天要替他们出面吗?”

    “你敢杀我大哥,今天我就打废了你为我大哥报仇。”这龙豪二话不说便冲了上来,上来便是虎鹤双形拳绝技。

    一手捏虎拳,一手捏鹤印,法力连轰,打的空气都出现了爆鸣声,练气后期仅凭气劲便可伤敌,他哪里可能给罗安近身的机会。

    不知何时香芸又出现在府门内,一身宫装,背负小手,面带冷笑向外面看着。

    别说惹不出事来,就是真的惹出事来,她自可往这帮奴才身上一推,与她无关。

    这边罗安望着对方声势浩大的拳势却是一笑,心说你们特妈真以为老子还是以前啊,现在他哪里还需要再用笨拙的担山撼地术,直接迎着对方的攻势便是一拳轰出。

    很简单的一拳,却是势如破竹,将龙豪的拳罡气劲破了个干净,两人拳头瞬间对轰在一起。

    咔嚓声响,龙豪一只手臂整个被打碎,一声惨嚎被打的退了六七步,没等他反应过来,罗安御气踏步已来至跟前,飞起一脚便踹在他胸口,当场将这龙豪踹出去十几丈远,胸骨塌陷,肩膀开裂,躺在地上哀嚎,顿时就受了重伤。

    “若非你是七公主的人,本驸马当场就灭了你。”话音未落,罗安忽然一个转身,叮叮哐哐,身影连闪,转瞬间将大公主府的几个家奴,连同李穹全打翻在地,一个躺在地上抱头抱脚的哀嚎。

    打完了,罗安转身便回了府门,那叫一个潇洒,迎面正碰上脸色冷的跟冰似的香芸。

    “怎么样香芸,是想好了要给本驸马侍寝了吗?”罗安上下看着对方道。他若真个是驸马,这可不就是一个通房丫鬟吗?

    “哼!”香芸哼了一声,转身向大公主寝宫走了进去,想必是报信去了。

    罗安望着她俏生生的背影,冷然笑了一声,转身回住处。

    “公主,你何必纵容那个奴才呢?直接杀掉不就是了。”寝宫内,香芸不甘地对大公主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