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905章 丧心病狂
    窦建德手捧着一本书在读着,听了头也没抬。

    “这很正常,也说明罗成用兵了得,他已经看透了你的意图,所以没急着追。”

    “那你之前为何劝我撤军?”

    “那只是一个机会,可惜你遇到的对手不是一般人。”窦建德答道。

    曹宝咬牙,“现在怎么办?”

    窦建德抬头看了曹宝一眼,发现自己这个大舅子已经乱了方寸,眼睛通红,甚至脸以憔悴。

    “首领并不好当的。”他叹息一声,“你现在只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向罗成投降归附,还不算晚。要么,便只有加紧撤入魏郡邺城,若是能保有武安和汲郡、清河,或许还有一线机会,但这机会也只能是依靠天意,也许罗成突然暴毙,又或者秦军内乱,或者是李渊等突然发威大败秦军,使得罗成无暇用兵河北,要不然,就算撤到邺城去,不出一年,也还得败,甚至未必坚持的过三个月。”

    曹宝红着眼,“一切还都有可能!”说完,他转身走了。

    秋,九月。

    关陇。

    萧关。

    江夏王李道宗站在关城之上,看着关外的连营,忧心忡忡。

    关中八百里秦川,有四塞之险,但关中也绝不仅有四塞,大大小小关塞无数,可若要论对关中心脏的长安地区威胁最重的方向是哪?

    那绝对不是潼关,而应当是这萧关。

    其实从西周到秦汉,再到三国再到如今的隋和唐,关中最主要的威胁都还是来自陇右河西地区的那些游牧部族。

    秦汉时的匈奴,隋唐时期的突厥,以及陇右一带的那些羌人。

    历史上的萧关向来是防御西北敌人的第一关城,但在不同朝代,萧关的位置也各不相同,总计起来,萧关前后各朝的古关城旧址得有不下十处。

    不过不管各朝时的萧关在哪,但他都跳不出两大通道之间。

    这些古萧关旧址基本上都分布在四个地区,环县、平凉、固县、同心,实际上,这四个地方都处在陕北高原的河谷中,固原、同心位于清水河谷,平凉位于泾水河谷。

    汉萧关和隋萧关,都是位于清水至泾水河谷这条线上。

    清水河、泾水河谷一路地理上最为重要,陇山以西,向来就是胡夷部落聚集之地,这些部落若要入侵关中,必须经过清水河与泾水的连接之处,原来或者顺泾水直达关中,或直下陇县到达长安西的岐州地区。

    而东北面的同心环县以北的胡人若要入侵关中,也经常会经清水河流域,他们看重的是清水河谷水草丰美,地形开阔有利于骑兵奔驰。

    当成,水草丰美,地形开阔利于游牧骑兵休息、奔驰,当然也利于擅长农业与筑城的汉人在此设关筑堡。

    本来在李世民浅水原一战,奠定了破西秦的基础后,唐军此后一举深入陇右灭西秦,夺取陇右之地,并北上收取了河套。

    整个关陇地区,就剩下了一个朔方的梁师都,在那不毛的北地顽抗着。

    萧关,也因此地位下降。

    可谁能想到,突然之间,形势大变。

    大唐关中的威胁不仅仅是来自于潼关、蒲津、武关,连散关和萧关都受到威胁。

    “郡王,罗嗣业又派人送书至。”

    一名唐军过来禀报。

    李道宗没有接信,也知道罗嗣业信里说的是什么,肯定又是要唐军交出他的妻儿。

    李道宗是曾祖是李渊的祖父,他是李世民的堂兄,年纪虽不大,但在李唐宗室里,已经算是比较能打的了,在李世民兵败被俘,而李孝恭和李神通又要坐镇潼关和蓝田之际,李道宗便只能临危受命来萧关镇守。

    可面对着萧关外的罗嗣业,李道宗也是长叹连连。

    虽然暂时挡住了罗嗣业的南下势头,可现在唐军也被迫困守萧关一线,根本无力西出。

    只能眼看着罗嗣业与李轨在陇右横扫州县,如今河西尽附秦国,陇右之地又被罗成与李轨联手全部攻陷,罗嗣业这个时候再下书萧关,已经是用意明显了。

    若是再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只怕他真的就要全力攻关了。

    “长安还没有回复吗?”李道宗没急着看罗嗣业的信,反而先问起长安那边来。

    事实上,自得到罗嗣业的信之后,李道宗数次上奏皇帝,希望能够跟罗嗣业谈判,甚至是放还他的妻儿做为条件,达成停战协议,毕竟如今的大唐,实在是难以支撑数线做战了。

    “大王上次的奏章还没有回复。”

    “那就再等等吧。”

    萧关城外。

    罗嗣业等来等去,最终等到了关内的回复。

    可唐人的回复,是让一支商队送来的,这本身就很不符合常理。

    商队护送着一口箱子到来。

    “打开!”

    箱子打开,罗嗣业便一下子跪倒在地。

    一边的将校们全都惊呆了。

    箱子里面,居然是晋王孩子的尸体,才几岁的孩子李渊都没有放过。

    “晋王,这里面还有一封信。”

    嗣业红着眼睛拉过信打开读完,双目赤红。

    “李渊,吾誓杀汝!”

    李渊给嗣业的信很简单,如果嗣业敢攻打萧关,他就把嗣业在长安的另一个孩子和妻子都杀掉。

    “丧心病狂!”诸将无不大怒。

    嗣业捧起年幼的孩子,尸体一路用冰镇着,还保存很好,他就如睡着了一般,但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嗣业抱着他,良久,将他放回箱中。

    “取更多冰块,将他镇好。待我攻破长安,斩李渊之首来祭他,到时我再将他葬在李渊祖坟之中。”

    嗣业一字一句,语气极为冰冷。

    “传令兵!”

    “马上去河西武威城,请河西行营总管李轨集结河西所有兵马前来!”

    “马上去陇右,传令陇右诸郡各城,令各郡丞、都尉召集兵马,立即前来集结。”

    “马上传令河套诸郡,调集诸军前来。”

    “马上传令,河西、河套、陇右三道,征召地方土团乡兵运输粮草前来萧关集结!”

    “传令陇右诸羌、氐部落头领酋长们,我罗嗣业召他们前来,让他们率领本部部族人马,前来萧关听令!”

    “马上传令········”

    罗嗣业咬着牙,不断的对着传令兵们,发出一道又一道的命令。

    “殿下,征召三道,动员全部,如此大的调动,是否先请求皇帝陛下?”

    “此距皇帝相距数千里,等不及了,在这里,我说了算,若是追责,我一人扛,传令兵,去吧!”

    “是!”

    一个个传令兵领令,转身骑上战马,奔驰远去。

    此刻,这位大秦的晋王殿下,早已经是怒火熊熊,他心中的怒火要燃尽整个关中,谁也阻止不了他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