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65章 辽东集团
    “今秋丰收,如今整个安东六郡十八县,包括军屯田,连府兵军田、百姓农田也都开始混种,一季种麦后还可混种大豆、粟谷或高粱,如此大大增收了粮食,同时所得大豆、高粱,也能做为军马之饲料,大大壮大我们忠武军的骑兵力量。”

    安东道节度度支营田大使王子明的一番报告,让罗成非常满意。王子明跟随罗成数年,一直是负责打量罗成的财务钱粮,这方面经验丰富,兢兢业业,是个很好的钱袋子管家公。

    此前朝廷开道置使后,又于边关各道设立营田使,负责屯田事务。而在安东道,王子明特兼度支使,便是负责军资调度,负责节度使衙财政。因此他实际上是营田大使外又兼了个度支军粮使。

    屯田在朝廷是隶属于工部,工部为总领机构,地方上则有专门的管理机构。

    “我们安东道军屯为五十顷一屯,民屯也是五十顷为一屯。每屯各置屯主一人,屯副一人,五屯则置监及丞以统之。”

    安东道的屯田是罗成很重视的事情,这涉及到军粮所需。

    因此王子明这个度支营田大使有一个专门的衙门,下面还有营田副大使、营田使、营田副使、营田判官、田曹参军事等。

    而在下面,五十顷设一屯,又有屯主、屯副。五个屯则设一个屯监、屯丞,这些都是基层的屯田官。

    “粮食是根本,民以食为天,而我们做为边疆战区,军粮更是军之根基,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粮则军危。对于屯田,必须十分重视,不得松懈。”

    正是在罗成的坚持下,现在安东道的屯田事业展的很红火。

    先就是军屯,军屯是隶属于忠武军的屯田,基本上每个军镇、戍堡、兵站,甚至是烽堠边上都有军屯,其田地由驻军以及军屯奴负责耕种打量。其所得屯田收获,三分之二留存于所在军镇戍堡的粮仓储存为战备粮,三分之一上缴到附近的大城中储备调度。

    而除了这些直属隶属于军府的军屯田,还有另外的民屯,民屯就是节度使衙门下的官田,不过耕种之人则是百姓或官屯田奴,百姓屯田则是佃种交租,官屯田奴也是交租,不过租额不同而已。

    这些民屯所收之粮,则是进入节度使衙和下面的各郡县,罗成同样是将所得之田租粮,划为分份,三分之一留县中粮仓,三分之一交郡中粮仓,三分之一交到节度使衙的粮仓之中。

    靠着这军屯和民屯,现在各军镇和各郡县的粮仓都有粮。

    而另一方面,百姓也仓中有粮。

    府兵们还有自己的军人永业田和口分田,他们的家眷也有永业田和口分田,而那些移民来中原百姓,不少人也都分到了田地。就算是许多流放罪民也是为安东屯田十年满后,就可以把自己佃种的官田转换为自己的永业田和田分田。

    当然,这还不算大量的公廨田、职分田、学校田等,这些田数量也不少。

    罗成对整个安东道的展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依靠辽兵守辽土,依靠辽人养辽兵。自给自足,不必依赖关内的供给,这样就不怕关内掐喉咙。

    只有实现了自给自足,尤其是实现温饱过后,他们才有机会谈其它的。

    粮食生产就是放在安东道的第一要务上,粮食自给了,有多余的粮食,才能谈展、扩疆。

    现在王子明告诉罗成,安东道在军屯民屯大力展,以及均田授地并举下,粮食生产稳定,耕田数量不断增产,尤其是在混种之后,粮食产量更是不断的提高。

    仅仅是军屯所得,就完全足够供军所用,而且一直都还有盈余积存。郡县粮仓里,也是粮仓满满。

    更不用说,六郡十八县的九十个乡里,每乡的义仓里,带有地税性质的义仓粮也积储了不少。

    正是靠着这些粮食,所有现在安东道的粮价比中原平稳的多,斗米不过二十钱而已。

    按罗成的思路,要强军,先得有粮,然后得有钱,否则如何强军?

    因此在屯田兴农之后,还得开展一些支柱型产业来展壮大安东,比如畜牧业、比如边市的贸易,再比如矿产冶铁、造船、酿酒等。

    不过安东的丝织是个大弱项,但通过贸易可以直接从海上与东南沿海之地交易,弥补不足。

    以后忠武军的军械打造,要依靠自造,自己招募培养工匠,自己建立军械制造作坊,从箭头到矛头,再从横刀到马槊、弓弩、铠甲,都应当有自造的能力。而且所需要的铁料,应当给自己的铁厂下单,自己的铁厂又能带动自己的矿厂展。

    当然,未来能够展的产业还不少,比如说造纸。纸的价格一直很昂贵,技术也一直掌握在一些世家手里,但若是能够弄到技术,造纸的前景很大,这利润很高。

    此外铁矿铁厂军械制造这个产业如果展起来,也可以带动展下民用铁制品的展,比如造些铁锅啊菜刀锄头等,甚至可以出口到草原上,不管是突厥人还是契丹人,对于铁制品都是极度渴望的,一口铁锅,可能更是身份的象征。

    当然,罗成也不是那种一心为公之人。

    安东道全面展建设,他也没有忽视跟随自己的将领官员和士兵们,府兵们不用说,有军田、勋田,数量还远中原。

    而官员们每个人分到一份永业田外,还有额外的官人永业田、勋田、职分田,甚至还能从公廨田里分到福利。

    更别说,罗成通过贸易和其它产业的展,再加上商税,使得各个衙门都有钱。这些钱依然是三分制,一分留县一分上郡一分交节度使衙门。

    每个衙门,罗成都特意留下了足够的公廨钱,甚至给各级官员们都安排了一笔办公经费。

    反正,有财大家一起。

    但罗成却也有几个禁令,先就是禁止军官们吃空额挂空籍克扣挪用军费,这是严厉禁止的,一旦现绝不留情。

    点选的府兵额一个不空,有多少就多少,甚至罗成还要另拿出钱来组建数量不少装备不差的郡兵乡勇来。

    别人可能都想办法要弄点空额好吸点兵血,可罗成却巴不得能够多弄点兵。

    所以现在忠武军五万一千的府兵额一个不少,另外还有近五万人的郡兵,而且各军将们都还有一些自己的家丁家将,更别说罗成的义儿营现在数量已经不少了,而各郡县都还有勤于训练,装备不差的乡勇土团。

    可以说,现在整个安东道,已经初步形成了以罗成为的一个军事地主集团,从节度使到府兵,个个都是地主。

    辽人守辽土,这就是现在忠武军上下的共识,他们就是辽人,辽土就是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