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一顾芳华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闲事二三
    白贤妃叹口气,苦笑道:“来得真快。”

    来人是瑶梦,行礼之后拿出一本经书,传话道:“贤妃娘娘,皇后娘娘有旨,让您替她手抄三十份《大慈大悲往生咒》,以作祭祀之用。这几日,不用去坤宁宫请安了。”

    白贤妃笑道:“瑶梦,你回去替本宫多谢皇后娘娘,嫔妾一定亲手抄写。”

    瑶梦闻言,也没有多说,转身告退。

    等她走后,烟香才走过来,看着厚厚的《大慈大悲往生咒》,愤怒道:“娘娘,皇后就是变相的禁娘娘足。”

    白贤妃没有在意,反而笑道:“没事,本宫正好可以避开锋芒。”

    看烟香还是很委屈,白贤妃笑道:“等下月,陆续会有新人进宫,到时候皇后就需要同盟,而不是对手。”

    白贤妃看烟香欲言又止,笑道:“怎么,还委屈?”

    “不,奴婢不敢。只是听说昨儿玉妃娘娘和贵妃娘娘,在坤宁宫大闹一场。皇后不敢为难她们,却来为难娘娘。”

    烟香的话,惹来白贤妃一笑,轻声道:“有时候,吃亏还是占便宜,福祸难料。”

    后宫的明争暗斗,丝毫没有影响,慈宁宫的钟太后和顾芳华。祖孙俩正围着一堆布匹,商量做什么款式的衣裳。

    “外祖母,我的裙子已经够多了,不如做点骑装。”

    钟太后拿着布匹比划道:“傻孩子,女儿家哪有嫌裙子首饰多的?骑装你喜欢,多做几身就是。”

    顾芳华双手撑着下巴,趴在桌子上,了无生趣:“那随便吧,我想出宫去玩。”

    “不行,现在独孤伽的同党还没有抓到,你出去多危险?我让人把库房里的布匹都搬出来,慢慢挑。”

    绣春姑姑端着冰碗过来,笑道:“太后,要全搬出来,怕是要摆百十来桌才行。”

    顾芳华头都大了,找了一个借口,打算溜去英华宫找燕容凌,看他能不能想办法带自己出宫。

    路过御花园时,遇到刚从坤宁宫回来的燕祈喧。

    “顾明珠。”

    因为姜皇后陷害娇娇,顾芳华本不想理燕祈喧,但是他主动招呼,也不能当做没听到。

    “九表哥。”

    “明珠,我们过去坐坐,我有话想想问你。”

    燕祈喧成熟稳重了不少,最近姜皇后的日子不好过,连带他也被洪正帝冷落。顾芳华想起通州他也帮了忙,默默跟在他身后,来到旁边凉亭坐下。

    “明珠,娇娇还好吗?”

    “好,大嫂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她天天赖在顾家不回去,同大伯母争着抱孩子。”

    顾芳华想起娇娇,就忍不住眉眼弯弯,大哥前儿抱怨,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好好抱过几回。

    燕祈喧心中发苦,酝酿了很久才道:“那她同燕长信呢?”

    顾芳华含笑看过来,歪着头,坠着珍珠的流苏步摇,轻轻摇晃,娇俏的脸上却满是讥讽。

    “九表哥,你明年就要纳侧妃了,何必还惦记娇娇?要是再死个人,岂不是麻烦。”

    燕祈喧无言以对,久久才道:“对不起。”

    “对不起不该对我说,燕长乐纵有千般不是,可也不该在皇帝舅舅的宫宴上死去。”

    顾芳华毫不客气,娇娇甚至都不知道燕祈喧喜欢她,却差点惹来杀身之祸,还让本该禁足的燕长乐,冤枉死去。

    燕祈喧神情有丝痛苦,低声道:“要是不长大,该有多好?”

    顾芳华想起前世他的结局,叹口气:“燕祈喧,容凌哥哥敦厚,燕少洵才是奸诈小人,你把眼睛擦亮些,别被人蒙蔽。”

    燕祈喧深深看着顾芳华,小声道:“你喜欢燕容凌?就这样看好他?”

    顾芳华避而不答,只道:“燕祈喧,你才是要想好,皇后娘娘无论如何都是正宫,你的路要自己走。”

    燕祈喧沉默不语,突然有种冲动,想告诉顾芳华那个噩梦,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顾芳华笑笑,起身离开。

    不过她来到英华宫,却扑了个空,燕容凌出宫去了,并不在宫里。

    顾芳华只好带着丹竹她们,在御花园晃荡。路过幽竹馆时,正好遇上躲幽竹馆歇凉的古娜拉。

    看着古娜拉面前一堆吃食,再看已经圆润了不少的古娜拉,顾芳华还是行了一礼。

    本打算就此别过,不想古娜拉最近得宠,膨胀了不少。

    “张嬷嬷,不是说大周是礼仪之邦,怎么明珠看着我这个长辈,就草草一福?”

    张嬷嬷是内务府调过来服侍,并教导古娜拉礼仪的嬷嬷。忙道:“娘娘,明珠郡主同为二品,只需要平礼就行。”

    古娜拉有点不满:“同为二品,我也是长辈。”

    顾芳华嗤笑出声:“张嬷嬷,玉妃娘娘的规矩,怕是还没有学好。这宫里,除了太后外祖母,皇帝舅舅和皇后舅母,谁能担得起我长辈?”

    不等古娜拉反驳,顾芳华又道:“嫡庶尊卑,玉妃娘娘还是好好学学。”

    古娜拉雪白的脸上,浮起红晕,不是羞的,是气得。

    顾芳华偏偏还笑道:“玉妃娘娘最近心宽体胖啊?也不知道如今这身体,荷花花苞还能不能装下?”

    古娜拉最近深得圣宠,却被顾芳华讽刺肥胖,一时如何肯吃这亏?

    怒道:“顾明珠,你没大没小,又不是真公主,得意什么?本宫要告诉皇上,请皇上做主!”

    “悉听尊便,张嬷嬷,你还是要尽心,免得贻笑大方。”

    说完,顾芳华扬长而去,留下张嬷嬷心急如焚。

    “娘娘,您可以对皇后娘娘不敬,可不能对明珠郡主不好,太后娘娘可是把明珠郡主捧手心的。”

    古娜拉翡翠般的眼瞳,都已经变得幽深。怒道:“难道她比皇后还厉害?”

    张嬷嬷有点头疼,不过还是安抚道:“娘娘,这宫里最重规矩,您和贵妃娘娘,能压皇后一时,靠得是皇上如今不满皇后娘娘。等皇上气消了,皇后娘娘依然是后宫第一人。”

    古娜拉也不是真蠢,只是最近被洪正帝的宠爱,一时迷了眼睛。

    现在很快清醒过来,开始修正自己的态度。

    夜深人静,住在原福灵郡主府的萧遥,从噩梦中醒来。守夜的路非习以为常,递过去一盅热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