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一顾芳华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驭下之法
    葛丹王满脸的络腮胡,抖动了一下,眼神犀利,含笑兴奋道:“昨儿我仔细观察,这大周太子未定,大有可为。”

    “说起来,皇帝的两个大儿子,安王、宁王,都悄无声息。这是为什么?”

    古娜拉也很奇怪,年长的皇子不是该更有权势?

    葛丹王还没有打听出来,安王、宁王的旧事。只是昨儿看其他三位皇子的表现,各有想法。

    “古娜拉,其他你不用管,你以后进宫了,好好观察,看选择五皇子还是九皇子。”

    古娜拉诧异道:“大哥,昨儿独孤迦行刺,燕容凌救驾有功,我觉得他才有可能。”

    “不,古娜拉。你记住,你是草原的女儿,草原才是你的家。回讫不需要,燕容凌这样的大周皇帝,需要的是一个无能的大周皇帝。”

    古娜拉懂了,燕容凌文武双全,既然不能和他结亲,那也不能看他上位。

    “大哥,五皇子看起来碌碌无为,九皇子还是个半大孩子。他们能斗得过燕容凌?我看皇帝对燕容凌很看重。”

    葛丹王又喝了一杯,笑道:“这酒不错,不过还是用碗畅快。”

    转而低声道:“昨晚五皇子的贺词,你没有听见,那野心全在贺词里。九皇子虽然年幼,可有姜皇后,昨晚的事说是陈贵妃,可我觉得应该是姜皇后。”

    古娜拉并不很懂这些斗争,有点胆怯道:“大哥,我什么都不会。”

    “不会也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将皇帝牢牢抓住就好。你只是一个回讫公主,孤身嫁到大周,明面上不参与任何事情,私下再看和谁结盟。”

    葛丹王知道,古娜拉骄傲却不懂权谋。又细教道:“你只要成了宠妃,那自然有人来拉拢你,你到时候自已选择就是。”

    古娜拉黯然低下头,又抬头道:“非嫁不可?”

    “是,本来你就是要嫁在大周,现在嫁的是权势最大的皇帝,这是最好的结果。”

    葛丹王又替古娜拉舀了半碗汤,笑道:“草原上,可没有这些精致又好吃的东西。等有朝一日,我们能够打下大周,那这些美食和繁华,都是我们的了。”

    不知道是不是美食的诱惑,古娜拉突然觉得,留在皇宫天天有这样的美味,其实也不错。

    三日之后,古娜拉低调进宫,被安排在了玉清殿,封为玉妃。

    而有意向,又符合条件的闺秀,已经都上报礼部。燕少洵偷偷抄了一份回宫,仔细研究,准备重点看看那些可以突破。

    顾芳华的日子,悠闲了许多,时不时出宫逗弄小侄子。

    直到八月初十,参与阅卷的大学士,连同吏部尚书,一起把十份考卷送到御书房。

    洪正帝抽出空来,将所有的考卷都翻阅一遍,不出意外,萧遥也在其中。另有两名洪正帝一直关注的学子,也位列其中。

    最后一题的策论,是洪正帝亲自出的,题目是《居安思危》。

    长平侯上里李家子弟,李清仪从民生百态入手,阐明朝廷用人制度的优劣,着重官员的选拔。

    而素来,薄有才名的谢家这一代佼佼者谢洛,却大拍马屁,将洪正帝吹得天上有,地下无。不过用词含蓄,写得有理有据,是篇好文章。

    洪正帝将萧遥所写策论,又细读一遍。

    从字里行间,以及犀利的用词措句可以看出来,萧遥不愧是威远侯的儿子,骨子里的血性,一样阳刚。

    萧遥阐述的危机论,同容凌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周看起来国泰民安,其实危机四伏。与大周国界交壤各族,都有异心,如群狼环伺,随时待机而动,意图瓜分大周万里锦绣河山。

    大周强盛,则他们俯称臣。大周衰败,则他们群而攻之。

    所谓居安思危,不过如此。

    洪正帝点点头,有点期待八月十五宫宴了。李清仪朴实无华,适合吏部,可以先在御史台磨砺一番。

    谢洛适合礼部,而萧遥,就要好好考虑考虑。

    这样文能安邦,武艺又群的臣子,最是桀骜难驯。该如何让燕容凌能恩威并施,才是最关键所在。

    幸而燕容凌如今同萧遥情分不同,还可以慢慢策划一番。

    这也是,为什么萧遥力挽狂澜,救驾有功,而洪正帝只是口头封了伯爵,没有下旨,也没有封号的原因。

    “来人,将威远侯府所有密报整理出来,送上来。”

    洪正帝顷刻之间,已经有所思量,具体情况还是等萧遥殿试之后,再细论。

    本来选妃之事,该姜皇后全权处理,可有白贤妃和陈贵妃协助,自然分权。加上陈贵妃觑准时机,处处挑衅姜皇后,更让如今低调的姜皇后憋屈。

    今日,姜皇后等陈贵妃、白贤妃退下后,恼怒不已,将面前的龙泉粉瓷,全推倒在地。

    听着“稀里哗啦”的声响,姜皇后这才觉得畅快些。

    瑶期一面指挥小宫女收拾残局,一面好言相劝:“娘娘不必动怒,贵妃蹦跶不了几天。所有秀女进宫,品级还不是要娘娘说了算。”

    “瑶期,皇上还是不肯过来?”

    瑶期有点苦涩的笑道:“娘娘,这次皇上生气了,娘娘要有心理准备,怕不是三两日。”

    “都怪那个钟桃娇,要不是为了她,本宫也不会对燕长乐出手。”

    姜皇后后宫盛宠这些年,一想到马上就要入宫的十来位闺秀,一口银牙都要被咬坏了。

    都是些年轻貌美的狐狸精,气死姜皇后了!

    瑶期忙宽慰道:“都是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如何能与娘娘同皇上多年情义相比。再说皇上只是疑心,并没有证据,娘娘别担心。”

    “本宫如何能不担心!燕少洵已经去礼部帮忙,燕容凌也一起入了朝会,只有小九还在读书。”

    姜皇后有点心急,这在六部历练过的皇子,同没有历练过的皇子想比,自然不同。

    瑶期也无可奈何,劝道:“娘娘不用着急,五皇子、六皇子都已经十六岁,我们殿下才十四岁,如何相比。”

    姜皇后这才稍微气顺了一些,转而问道:“顾世清出京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