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明草 > 第177章借人
    水家面馆是井家庄里比较有名的酒馆,听说已经传了三代,规模同样不小,占据了整整一个院落。

    明朝的餐饮业其实相当发达。但像火锅、撸串、烧烤等平民化饮食却不怎么流行。倒不是完全没有,也有几家以此为特色的酒楼。可目的仅仅是满足那些尝鲜的顾客,这些酒楼的档次也是比较低的。

    因此在有些穿越中,什么弄出烧烤、火锅、杀猪菜等等,那些土著都吃的热泪盈眶?反正当个故事看看,千万别较真。事实上,如果在请客的时候吃这些?那就呵呵了,具体结果可以脑补。

    而此时的餐饮业已经把食不厌精发展到了极致。色香味俱全仅仅是二流,顶尖的菜肴就看食材的珍稀程度和烹饪繁复难度。

    从某方面看,如果不计较奢靡程度,现代的餐饮业实际上是不如明朝发达的。比如说这年代有上等筵席的摆菜,就是光摆放就为了好看的,体现出请客人的高贵身价,用料都是贼贵。什么九道、十八道等等,最典型的就是皇帝用餐时候的那一百单八道摆菜。就是这种社会风气,也不能完全怪这些人浪费。当然,这些摆菜也是可以吃,而且味道都很不错。不过能上这种席面的人,基本上都绝不会去动筷子。

    不过水家面馆就属于那种比较平民化的,其特色就是以萝卜为主食材的各类菜肴。然而到了现在,肯定不会那种很单纯的水煮萝卜,像是萝卜丝海参、萝卜烹大虾、萝卜黄鱼汤等等,实际上早已经是主次倒换。

    当秦白来到水家面馆的时候,铁笙已经点好席面。打量了铁笙一眼,发觉他眼中带着疲惫,秦白笑笑,坐下为自己倒上酒。都以为做大佬风光,可是养那么多的弟兄也没那么容易。

    发觉秦白的表情,铁笙忍不住笑出声:“白二,是不是感觉我越来越有气势?”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道:“今天没戴花,差评!”

    “艹!我新买了几朵绢花,啥时候送你一朵。”

    “呵呵,谢了。我代表媳妇感谢你!”

    “这你不懂了吧?男人戴的绢花与女人的不同。诶,你真要纳了那位丁姑娘?找几个女人消遣倒没啥,可外面都在传说你陷入温柔乡,更是失了开始时的锐气。用钱收买人心倒是不错,但也别收住自己拳头啊?别忘了,这里是井家庄!”

    “呵呵。”

    秦白明白铁笙是好心,但许多事却并不想让铁笙知道。于是就转移话题:“豹子呢?”

    “安排弟兄们开工呢。我是把麻烦事都扔给他。”铁笙笑道,“对了白二,今天找你真有事。能不能借给我一些人,我这里已经安排不过来了。”

    “哦?这么忙吗?”秦白有些惊讶。

    “哎!还不是武馆出面为俊爷说和,盐帮那里的情况不妙。所以就用到咱们勇胜的人,可一下子要的太多,我这里就有点不够。”

    接着铁笙就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原来盐帮的形势变得越来越恶劣,冯四海就主动出面,想要为盐帮的黄俊说和。江湖上,这样的情况并不算罕见,对外乡人有着天然的排斥,尤其是面临着扬州盐商这群过江龙。

    然而出面说和,总不可能仅凭自己一张嘴,需要适当的亮亮肌肉。因此这次冯四海出动,就带走了武馆的一批手下。可如此一来,人手就不怎么够了。于是就要求勇胜抽出人手,总不能影响到贺府的生意吧?

    本来按照事先约定,勇胜提供的人手应该全都是铁笙的手下。可是业务量的增多,让铁笙同样变得捉襟见肘起来。

    秦白乐了,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连锁反应。他笑问:“铁子,那你现在有多少人?”

    “五百多吧?没仔细数过。”

    “五百多还不够?”

    “你真不知道。这里总要留下二百左右吧?买石炭、看场子都需要人手。我本来也以为肯定够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算是帮我的忙,咋样?”

    “那冯爷就没给个说法?”秦白又问道。说好是每年就二百人次,现在已经远远超过。要知道,这样的尽义务根本就没什么好处。除了干粮不需要自备,其他的全都需要自己解决。

    “师伯倒是给了。运费的三成归咱们。”

    秦白笑着点点头,果然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其他人可能根本没有这种便宜事。想了想,秦白就点头答应:“那就给你五十人。算是兄弟之间救急。钱你自己留下,这五十人的军饷我来出。”

    秦白根本就看不上这些蝇头小利。不过想到也不能光埋头苦练,同样需要积累江湖经验。而振威武馆走南闯北那么多年,肯定有自己的几把刷子,外人也很难学到。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倒不妨去偷学一二。

    “五十人?太少了吧?”铁笙还不满足,目前他确实有点焦头烂额。

    “给你五十会骑马的。兄弟,我可是把老底子都给你了。”秦白笑道。他之所以愿意给人,为的就是经验值,可没想过为贺府和振威武馆卖命。所以选的都是马术练的较好的,关键时候也能及时逃走。

    铁笙眼神一亮:“那敢情好!哈哈!”他想的是会骑马的一般都武艺高强,战斗力也起码能一个顶三,秦白并不是在敷衍。如果自己再随便招募百来个杂兵,由那些骑马的带领,应该就足够了。

    “不过我有要求。草料啥的都算你的。”

    “没问题,小事一桩。”

    “还有就是集中使用,不能把他们分开,最多就分为两批?”

    “这你放心,都是自家兄弟,我也舍不得啊?谢了!咱就走一盅?”

    “呵呵。”

    俩人干了一杯,又闲聊了一阵,铁笙突然问道:“白二,还有件事想问你,不是人市那块空地想要找人接手。你就没有兴趣拿下?地盘多,养的弟兄就多,而且就在东二坊的边上,可不可以给我?以后东二坊就全都留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