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二章 春姨
    一股药香扑鼻,看到来人后,林宁放下心来。

    是春姨……

    春姨是当年随他母亲宁氏一道被劫上山的侍女,宁氏病逝后,就一直由春姨照顾他。

    春姨今年三十出头,相貌虽不出众,但面色柔婉,让人见之可亲。

    她端着药壶,看到林宁睁开了眼,先是一喜,可随即面色又沉了下去。

    林宁知道,春姨这回真生气了……

    先前哪怕是“他”将田虎坑死,哪怕山寨里早有人识破了林小宁那狗屁“神机妙算”,可至少春姨相信他还是那个善良的孩子。

    然而这一回……

    他娘宁氏是拿田五娘当亲女儿,春姨却是拿九娘当亲闺女疼。

    春姨或许做梦都没想到,林小宁的魔爪会伸向才六岁的九娘……

    丧心病狂,令人指。

    替原主背上这个黑包袱,林宁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他更清楚,若是连春姨都放弃了他,那他以后的路,将会更加艰难……

    干咳了声,林宁看着沉着脸给他斟药的春姨,声音孱弱道:“春姨,我没想害九娘,就是嫌她天天跟着我叽叽喳喳的烦,所以才想吓唬吓唬她。后来听她哭的狠,我都已经准备放下她带她回来了,没想到被阿牛冲过来打了顿……”

    到底是最亲近的孩子,春姨闻言,面色稍稍缓和了些,问道:“果真如此?”

    林宁苦笑了声,道:“姨,我虽恨田虎害死了我爹,可我再猪狗不如,也不能去害九娘吧?她还是个孩子,还素来亲近我……”

    春姨闻言,眼泪都下来了,哽咽道:“你既然知道她亲近你,又何苦去唬她?再者,你田二叔也不是故意……”话没说完,春姨赶紧收了口。

    往日里,林小宁虽然乖戾讨厌,看谁都不顺眼,对春姨还是有几分尊敬的,但唯独不能在他跟前替田虎说话。

    因为此事,林小宁和春姨闹了几回了,甚至还失态啐骂过她不要脸,相中了田虎……

    而从记忆中看,也的确能看出,春姨对田虎有情,但应该止于礼……

    这会儿林宁遍体鳞伤,春姨不敢惹他着恼,伤着了身体,所以才立刻断了劝诫的话,小心翼翼的看着林宁,叹息道:“宁儿,不说那些了,姨不是那个意思,你好好养身子骨,啊?”

    林宁见她眼圈红,心中也是一叹。

    原主留“遗书”故意让春姨看到,春姨看到后就赶紧去寻田虎,后来田虎因此而死。

    这对春姨来说,怕是有剜心之痛……

    林宁看着春姨,声音黯哑道:“春姨,我其实早就不怪田二叔了……”

    “嗯……嗯?你说什么?”

    春姨差点以为听差了,惊骇的看着林宁,随即面色大变,颤着手抚向林宁的额头,泪如雨下道:“宁儿,你可……你可不能有事啊!”

    林宁莫名的眨了眨眼,看着春姨忽然悲痛欲绝,方反应过来春姨多半是在以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他哭笑不得道:“春姨,我没事,我只是……只是之前在梦里,梦到我娘了。我娘同我说,爹和田二叔他们吃的就是这碗饭。瓦罐难免井口破,将士难免阵前亡,哪天有个好歹,实在怨不得谁。若非如此,我爹临终前也不会将寨主之位传给田二叔。春姨,我真不怨田二叔,但还想亲自去报仇。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若不能报仇,焉为人子?只是没想到,连累了田二叔……”

    春姨闻言,真真一颗心也化了。

    长久以来一直压在心头压的她喘不过气的一块巨石,缓缓落地。

    山寨里早就有人暗中传言,田虎之死是林小宁和她故意设计陷害的,这其中有很多蛛丝马迹可循……

    但田虎回山后,断然否定了这些,还严厉制止山寨里的谣传。

    田虎到死,也不曾怪过她和林小宁。

    然而在春姨心里,其实未尝没这种猜测……

    自小姐走后,林小宁的性子就变得越来越偏执阴暗了,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又无可奈何。

    林小宁根本不听她的……

    若果真那夜之事是林小宁设计,害的田虎枉死,春姨一生都要活在悔恨的煎熬中……

    而林宁正是明白这一点,才说出了这番话来。

    “宁儿,你可别再做傻事了。你不爱习武,武功平平……不是,你从来想当一个大才子,不爱打打杀杀。五娘说过,大当家和你田二叔的仇,她会报的!宁儿,你可别再做傻事……”

    春姨怕林宁再做傻事,泪流满面的苦苦相劝道。

    林宁扯着疼痛的嘴角,露出一个笑脸,道:“春姨放心,经过田二叔的事后,我怎还会任性?就算我自己不怕死,也不会再连累其他人……”

    春姨闻言,海松了口气,又忍不住含泪念佛道:“阿弥陀佛,小姐你看到了么,宁儿真的懂事了,真的懂事了……”

    说罢,不用林宁相劝,就忙端起药碗,道:“快,吃了这碗药。天杀的阿牛,也不问清楚就下这么重的手。回头我必不饶他……”

    林宁也不问什么药,由春姨端着饮尽后问道:“春姨,我怎么回来的?我还以为要被曾牛杀了……”

    春姨提起这事还是恼火:“阿牛说他以为你要把小九儿推下山崖,他气坏了,就下了狠手。可最后看你昏死过去,九娘又大哭着护你,阿牛也冷静了下来,就把你带回了山寨。唉,安郎中先前说你怕是要不成了,再加上九娘到底没出事,所以周八叔他们还要让阿牛给你赔命。

    大当家虽然已经走了二三年,可他的恩义你周八叔他们哪里能忘?看你被打成那样,你方三叔和胡四叔也气狠了,不过后来他们更气你,脸色难看的吓人,你呀……”

    犯众怒是情理之中,林宁现在更想知道曾牛的下场,这关乎他如今在山寨的处境。

    虽心知曾牛必不会给他赔命,还是好奇问道:“那阿牛现在如何了?他没给我赔命吧?”

    春姨闻言,犹豫了下,还是轻声道:“没有,五娘没让周八叔他们动手……”

    听闻此言,林宁没有再开口,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画面,那是前身林小宁十分唾弃厌弃之人……

    一匹棕色骏马上,一个面色淡漠的少女,一手勒着马缰,一手扶着宝剑,身上穿着土黄色的麻衣,三千青丝被简单的束在脑后,不见珠钗。

    最让人难忘的,是那双修长明亮的凤眸。

    只是,若那凤眸中氤氲的是柔和明媚的目光,自是倾城绝色。

    然而这双凤眸中,绽放的却是凛然锋利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她就是田五娘,青云寨现任大当家,也是林小宁的未婚妻……

    和喜好才子佳人话本儿小说疏于练武的林小宁不同,田五娘打小就展现出了惊人的练武天赋。

    林小宁父亲林龙甚至将家传绝学《乾坤劲》都教给了她,而田五娘也不负所望,在她十五岁那一年,晋升为一流高手,整个青云寨除了林龙和田虎,再无人是其对手,其才之惊艳,不知让多少人咋舌!

    在林小宁的记忆之中,原本田五娘脸上还是能见到笑容的。

    只是等最疼爱她的宁氏,也就是林小宁的母亲病逝,紧接着没二年林龙为救田虎而死,田虎又因救林小宁而死后,田五娘的脸上就再没露出过笑容来……

    尤其是,她以少女之身,担起了整个山寨数百人的生计。

    除了林小宁外,青云寨上下无人不服。

    且听说如今的她,哪怕林龙田虎复生,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有这样一个强悍冷艳的未婚妻,林宁也不知该不该高兴。

    因为,田虎终究是托林小宁的福才死去的,今天林小宁更是企图害死九娘……

    一笔理不清的烂帐。

    “宁儿,你可别多心,五娘她不是……”

    见林宁一言不,春姨努力想为田五娘解释什么,林宁却轻轻呵了声,道:“春姨放心,我怎会多心……”

    如今,大概也只有春姨相信林宁,怕他多心。

    外面,他这个连九娘都想害的魔鬼,必是人人唾弃,避之不及。

    那伤药里也不知有何成分,想着想着,林宁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缓缓睡去。

    床榻边春姨见之,深深叹息一声,不过看到林宁鼻青脸肿的脸上,往日那浓郁的暴躁乖戾之气消散尽,她心里还是有许多欣慰。

    将药碗、药壶收拾净,春姨就匆匆离去,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将今日的这个“误会”去告诉大当家的田五娘和山寨里的其他人。

    她也知道,许多人都不会信,但她更明白,说与不说的区别……

    ……

    一夜无话。

    遥遥传来的鸡鸣声,让林宁从睡梦中醒来。

    再度打量了番房间内古朴的陈设,林宁也再次确认了次,他确实变成了另一个人。

    身上的痛楚比昨日轻了许多,至少在转动脖颈时,没有刺骨之痛了。

    目光从房间内一一扫过,架子床、屏风、乌木立柜、紫漆条桌,书卷圈椅……

    熟悉而又陌生。

    不过,也非全是坏事。

    不用去关注贸易谈判,不用去思量政策变化,不用去考虑公司人事变动,不用去防备背叛,不用去勾心斗角苦心积虑的算计或被算计……

    林宁已经忘了有多少年,他度过上一个这样的清晨。

    也好。

    既然换了一种身份,那就更换一种新的人生吧……

    窗外有悦耳的鸟鸣声响起,清幽怡然。

    “吱……呀!”

    林宁正在享受着许多年未曾有过的静谧,忽然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他侧眸看过,却只见一个穿着白底绣花连裙的小丫头,正扒在门口,一双大眼睛里还残留一些怯意,歪着头看向他……

    林宁认得她,她就是田九娘,小九儿。

    ……

    ps:书还没签约,这几天先更的少一点,不然轮不到推荐就惨了,书友们先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