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欧罗巴之敌 > 第0002章 人逢喜事成癫狂
    十几年毫无音讯的父母突然传来两个消息……

    坏消息是他们死了。

    好消息是他们留下一笔遗产。

    周青峰对此有点懵。

    两个消息合二为一,在一瞬间就插上翅膀,借助达的现代通信网络呼呼的传播。一个小时内,周青峰所在学校的一千多人就都知道了。半天后,他所在的城市内开始疯狂热议。再过半天,各种改编段子在网络上四处流传。

    作为事件主角,周青峰也以为自己被喊到教师办公室肯定是去挨批的,却没想到一场天大的富贵掉在他头顶上——当上课铃响,老师学生都恋恋不舍的返回教室。他们经过周青峰身边时,那复杂的眼神真是饱含人性的各种特质。

    周青峰这小子咸鱼翻身了。

    他有了一笔高卢来的巨额遗产啊!

    羡慕,嫉妒......大家恨不能取而代之,巴不得死的是自己的爹妈。

    周青峰被允许留在办公室里继续跟巴克斯沟通。在得知老天爷给自己开了个大玩笑,他整个人晕晕乎乎,站都站不稳。

    作为孤儿,周青峰比留守儿童还苦。留守儿童只是爹妈很难回家而已,可他自打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没爹没妈。他所在的天阳只是个普通的小城市,福利院里聘请的‘妈妈’们也就是干一份类似保姆的工作。

    要说‘妈妈’们充满爱心,对孤儿们视如己出都是瞎扯,能把孩子们照顾的吃饱穿暖就算不错了。

    在这么个环境下长大,周青峰必须自立自强。别人家的孩子受欺负了,有爸妈安慰保护。他受欺负了连哭的资格都没有,哭多了会让‘妈妈’们觉着太娇气太烦。强大的生存压力和不安全感让他养成了自卑又自傲的脾气,还有敏感和脆弱的内心。

    可现在……

    巴克斯打开自己的公文包,将一份文件递给周青峰,说道:“孩子,这是你父母的档案,你可以看看。”

    文件夹打开,里头大部分是法文。两张陌生男女的照片贴在纸页上,相貌上跟周青峰有几分相似。每个人都有父母,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父母是什么样子。可现在真正看见了,他却毫无感觉。

    是不是该掉眼泪?没有。

    是不是该狂喜?也没有。

    周青峰不知道自己该说啥,他渴望有父母关爱,却从来不知道该如何跟父母相处。

    “孩子,我知道你现在心情肯定很复杂,不过我们还有点必要的程序要走。”巴克斯说道。

    “什么程序?”

    “虽然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你是我要找的人。可我们还是需要鉴定你的dna,确保在法律上准确无误。”巴克斯挥挥手。高大的洋妞走上前来,摆开一个手提医疗箱,取出一套针管,抓住周青峰的胳膊就抽血。

    周青峰既兴奋,又迷糊,像个傀儡一样任人摆弄。洋妞的力气特别大,拽他胳膊时极其粗暴,一点也不友好。两人对视,周青峰能感觉到对方自带冷漠光环——作为一个孤儿,他对别人的异常情绪很敏感。

    洋妞艾瑞卡不会说汉语,可她扎针抽血倒是非常熟练,一分钟不到就抽了周青峰满满两管血。抽出来的血液被放到医疗箱里。看她那小心的样子,这两管血比周青峰本人还重要。

    血液抽完,巴克斯也大松一口气。他站起来,先是向陪同来的民jing致谢,又对周青峰说道:“孩子,很抱歉我不能留下来陪你。我要立刻带你的血液返回高卢,对比你父母的dna,这大概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作为你父母的律师,这事必须由我来办。

    等dna确认无误,我将会马上回来给你办理一系列的手续,比如监护人更改,办理护照签证之类的。我希望能在一周后完成这些工作,所以你还需要点耐心。等这些琐事处理好,你就可以跟我一起前往高卢,继承你父母的财产了。

    一周的等待肯定会让你心焦,所以我让艾瑞卡留下陪你。虽然她不懂汉语,不过我建议你向她学点法语,毕竟你以后将要在高卢生活。她今后很可能会是你的生活助理,希望你们两个相处愉快。”

    巴克斯很郑重的向周青峰握手告辞,再带着装有周青峰血液的医疗箱走出教室办公室。看他那脚步轻松的样子,还在办公室内的周青峰呆了好一会——溜了?这人把个牛皮吹了个天花乱坠,还给我画了个大饼,结果一眨眼就溜了?

    这死老外走的也太轻松了,该不会是骗子吧?

    周青峰早早接触社会的阴暗面,见多了坑蒙拐骗的招数。他性格偏激,习惯从坏处思考。在别人看来,他是喜从天降,鸿运当头。可这一切太不真实,因为他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

    如果真的有,那馅饼里可能有毒。

    巴克斯一走,周青峰晕晕乎乎的脑子立马清醒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口袋——还好,老子穷的只剩这条命,压根没钱被人骗。

    再抬头看艾瑞卡,周青峰努力挤出个笑容。这妞近看腿粗臂粗,细看腰圆背阔,称得上体格强健。更别提她个头过一米八,实在高挑,周青峰站起来只到对方脖子的位置。

    周青峰也曾在健身房打杂,他自己虽然是个战五渣,却还有点眼光和常识。开健身房的是个退役的拳击运动员,进过省队的那种,却只怕还比不上眼前这洋妞来的暴力——只看那略微粗糙的手掌,就知道她绝对练过,水平还不差。

    嘶……,要说老外巴克斯是骗子,抽我两管血能干嘛?

    留下个能打的洋妞又是啥意思?

    难道真的有遗产等着我继承?

    周青峰百思不得其解,他跟艾瑞卡大眼瞪小眼,疑虑重重。洋妞则摸出个手机,打了几行字再用翻译软件转化,递给他看——从现在开始,不许从我视线里消失,我将负责你的一切生活所需。这台手机现在归你用,时刻保持联系。牢记一点,不要给我闯祸。

    艾瑞卡似乎都不会笑,做事一板一眼。对于手机屏幕上的几行字,周青峰更加糊涂。这洋妞怪怪的,刚刚那个高卢佬巴克斯更是怪怪的,真搞不清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少年挠挠头,目光从艾瑞卡脸上挪开,顺便瞄了眼洋妞胸口,立马心思飘忽。他暗暗怪叫了一声:“这妞胸口鼓胀鼓胀,比雷老虎场子里那几个乌克兰妞还大。这才是真正的大洋马嘛,什么都大,大的吓死个人。包她一夜没有万儿八千的只怕是拿不下来。”

    年轻人么,关注点可不就是这么些?

    再转念一想……

    “这两个老外肯定有鬼,可老子穷的要死,还怕被人骗?现在不花一分钱,这么胸狠的火辣洋妞乖乖跟在我屁股后头。”周青峰原本脑子乱糟糟的,可少年的心性还是让他不由得大笑,“管它呢!真有遗产也好,骗子上门也好,反正我这会就是觉着……,爽啊!”

    老子咸鱼翻身啦!

    这一句是嚎出来的,办公室里批改作业的老师都被吓了一跳。若是平常,周青峰敢这样胡喊乱叫肯定要挨骂。可今天他这小子转了运,身份地位大不相同,身边还跟着个洋妞,几个老师竟然不闻不问,反而连连感叹。

    神清气爽!

    人生十几年,周青峰犹如杂草般卑微的活着,从来就没有什么值得夸耀得意的事。今天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足以让他开心那么一会,甚至是越想越兴奋。那怕他平时总习惯把事情朝坏处想,可眼下还是忍不住……

    “老话怎么说来着?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走,跟我去教室。那个死班长从小学就跟我不对付,仗着学习好,老师宠,天天找老子的茬。还有班里那些狗腿子,一个个的瞧不起我。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老子嘚瑟了,今天要亮瞎那帮孙子的狗眼。”

    周青峰意气勃,挥手就带着艾瑞卡走出教师办公室,大摇大摆的回到教室。他现在情绪亢奋,迫切的想要找回点人生的自信,那怕片刻都好。

    教室里安安静静,班主任正在上课呢,班长握着粉笔在黑板上答题。全班同学都有点心不在焉。

    不管周青峰的身世有多可怜,可他是地道的学渣,老师就是找条狗来学习都比他强。平日上课都是班长等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展示自己才华的时刻,周青峰只能对着课本犹如在看天书。

    然而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满面春风的周青峰笑哈哈的站到教室门口,特意敲敲门大声喊道:“老师,我回来上课了。”

    唰唰唰……,全班的目光就跟探照灯似的打了过来,集中在周青峰身上。班主任站在讲台前,偏头一看便是愣,那神情分明在说——你小子都要去高卢继承巨额遗产了,还回来上课干嘛?你还缺我这两节课吗?

    是啊!这可怜虫,给人刷自信的小怪,每年同学们都被号召给他捐款的倒霉蛋,考试从来不及格的学渣,从来没存在感的落后分子,顶多拿高中学历的社会底层,外卖和快递行业的潜在劳动力,再倒霉些甚至得去工地搬砖当苦力——他居然在高卢有巨额遗产继承。

    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啊!

    “老师,谢谢你这么些年对我的照顾。”周青峰上前两步,朝自己班主任深深一鞠躬。他又朝讲台下一低头,“也谢谢各位同学的关爱。”

    窝窝囊囊十几年,周青峰从小学到现在就没像今天这样抬头挺胸过。他很想克制,让自己冷静如常,奈何内心就是忍不住,因为心怀激荡之下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人不中二枉少年,今天他就要中二一回。

    全班同学鸦雀无声,只有周青峰心里却爽爆了!

    是个人就需要成就感,需要被认同,渴望获得地位和财富。如果一个人真的一无所有,他很快会像无根的花草般凋零。过去周青峰从未感受过被人羡慕是个什么滋味,今天他终于体验到了——那真是很爽,很爽,很爽啊!

    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

    周青峰恨不能大喊——请容许我像个暴户一样炫耀,因为我实在太渴望这一刻了。我无法用言语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因为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乎想象!

    周青峰对自己班主任喊道:“老师,我前次跟隔壁班的同学打架,把人打的脑震荡进了医院,那医药费都是您付的。我一直深感愧疚,现在要十倍还给您。”

    班主任在讲台上眨了眨眼,手扶讲台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啥。她对周青峰一向无感,三分可怜,七分讨厌,觉着自己倒霉才碰到这么个拖后腿的学生。这小子当初打架,被打学生的家长跑到学校来堵门。逼得她这个班主任掏钱摆平。

    你说这事可气不可气?

    但这钱若是能十倍还上——哎呀,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的。

    班主任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只是她还不习惯朝周青峰笑,嘴巴干咧,很不适应。

    周青峰朝身后啪的打了个利索的响指。

    半天没反应……

    一回头,洋妞艾瑞卡也正拿眼瞪周青峰。

    哎呀,装逼太投入,都忘记这妞听不懂中文了。

    给钱……

    给money……

    还是听不懂?

    高卢妞,对吧?

    法语怎么说‘钱’字?

    大爷我苦了一辈子,今天难得装逼,你能不能配合点?

    周青峰没辙,只能拿出艾瑞卡刚刚给的手机,翻译一段话给洋妞看——总结就是两个字‘给钱’。结果板着脸的洋妞以更加凶狠的目光瞪着周青峰,简直要把他吃了一般,表情也是两个字‘休想’。

    这就是死活不配合呀。

    “不好意思啊,老师。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所以我的律师给我配了个保镖。这保镖什么都好,就是不懂汉语,还特别傻。我跟她下令吧,她都不懂,还跟我耍小脾气。”钱是没能从艾瑞卡身上弄出来,周青峰只能尴尬的笑哈哈解释。

    周青峰不解释也就算了,这一解释更显得他跟过去不一样了。

    “没事,没事。老师非常理解。”班主任破天荒的给周青峰一个完整的笑脸,“这事慢慢来,不着急。”

    提到保镖,全班同学更是嫉妒到狂——这么漂亮的洋妞,脸靓胸大腿长屁股翘,居然给这个可怜虫当保镖?真是要把大家的肺都气炸了。

    人民群众中果然还是有刚正不阿的,原本在黑板前答题的班长就不服气的低语了一句:“不就是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呀?”

    这声音虽低,却讲出了全班同学的心声,同意的不能再同意。

    可不等周青峰做出反应,班主任就一扭头,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作为班长,你怎么可以这样乱讲话呢?继承的财产也是财产呀,人家合法来的钱当然了不起,还不快给周青峰同学道歉。”

    班长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这世道也太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