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81章 收点钱压压惊
    上了年纪的人,就喜欢儿孙满堂,天伦之乐,偏偏身为天子,又把许多儿子分封出去,老朱失去了寻常老人的最大乐趣,也正是这个原因,一项节俭的朱元璋,居然同意大办万寿盛典,为的就是享受儿孙团圆的至乐,毕竟天子也是人啊!

    可凡事有利有弊,一大堆儿子凑在了京城,就容易出乱子。

    这不三个宝贝儿子,齐刷刷跪在面前,在他们后面,还有梁国公蓝玉,曹国公李景隆,也包括可怜的柳淳。

    倒是徐妙云带着三个娃提前溜了,李无瑕跟蓝姑娘也跑了,就剩他们几个顶缸,当男人真不容易啊!

    柳淳只能暗暗祈祷,所幸天塌下来,有大个儿的撑着,毕竟太子朱标还在,有多少雷霆,也落不到自己头上。

    只是跪啊跪的,让他很难受,赶快结束万寿,回大宁当土豪,这才是最要紧的!

    柳淳正在胡思乱想,却突然发现一双明黄色的鞋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柳淳没敢抬头,却也知道是谁!

    “柳淳!是不是你干的?”朱元璋幽幽道。

    柳淳心里都骂开了,老朱啊,你不能包庇自己的儿子,拿我出气啊!

    “陛下,臣是听太子殿下讲,有人想要飞天,故此才去……”

    “住口!”

    老朱愤怒道:“你少往太子身上泼脏水,朕的儿子自己知道,他们都是老实巴交的人。断然干不出在紫金山放爆炸之物,弄得山摇地动的忤逆之事来!”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跪在前面的太子朱标,坏了!

    御史提到震动龙脉,他们也没怎么在乎,觉得小题大做,解释一下就过去了。可问题是当老朱用“忤逆”来形容,朱标立刻意识到了,真的出事了!

    在马皇后死后,朱元璋才意识到自己老了,需要准备陵寝,因此在洪武十四年,在紫金山的一处风水绝佳的宝地,开始修建他的万年吉壤——永久的家!

    皇帝的陵墓素来都非常麻烦,有人刚登基就开始修,修到死,都没有修完。老朱算是节俭的,但工程量也非常浩大,这几年也仅仅是开个头而已。

    柳淳他们实验飞天的地方,在太平门外,离着陵寝的位置,还有些距离,但毕竟方向一致,硬是说震动陵寝龙脉,那也是无话可说.

    又恰逢万寿盛典这么个紧要关头,再加上炸死了七头猪,把一切都联系起来……貌似都能定个谋逆大罪了!

    朱标此刻是冷汗直流,坏了,真的坏了!

    放在平时,他一准能注意到,断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可这一次陶成道打算飞天,别说陶成道了,自古以来,想要飞上天空的人,如过江之鲫,所在多有。

    而柳淳提议用牲畜做实验,更是很有趣味,值得一试。

    大家伙怀着玩耍的心,就这么稀里糊涂干了。

    直到此刻,他们才发觉事情大条了。

    朱标连忙转身,想要给朱元璋磕头求情。

    就在这时候,有人居然抢在了他的前面!

    “父皇,儿臣等人是进行烟花演示,为了给父皇的圣寿添彩,绝无其他意思,请父皇明察!”

    说话的人正是朱棣!

    不得不说,朱老四脑筋就是快,他把飞天实验说成了烟花表演,反正都是放炮仗,谁能说得清楚呢!

    朱标立刻道:“父皇,四弟说的没错,陶成道是火药大师,他是给父皇配置新的火药!都怪儿臣,是儿臣一时糊涂,就让他们当场演示,请父皇责罚!”

    “对,还有儿臣,儿臣也愿意一同领罪!”周王朱橚也跟着磕头求情。

    朱元璋哼了一声,“实验烟花?可朕怎么听说,有好几头豚被杀了,这又作何解释?”

    “父皇!”依旧是朱棣开口道:“是烟花表演,惊动了旁边的一个牲口市场,牲畜跑出来,死的鸡鸭鹅狗,足有数十之多,儿臣已经责令下面的人双倍赔偿百姓损失,所有过错,由儿臣一人承担!”

    朱棣说到这里,匍匐地上,等着老朱裁决。

    终于,过了片刻,朱元璋道:“嗯,既然如此,朕就不说什么了,但你们做事太鲁莽了,朱棣罚俸半年,其余人罚俸三个月,全都退下去吧!”

    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柳淳松了口气,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他跟着众人向殿外退去,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老朱的声音。

    “其余人出去,柳淳留下!”

    柳淳的眼前一黑,险些昏倒!

    姓朱的,你不厚道!

    柳淳无可奈何,重新跪在了老朱面前。

    朱元璋俯视着他,冷笑道:“你以为朕是老糊涂了?被朱棣几句话,就糊弄了?告诉你,那些话只能给百官一个交代,可是朕,朕还想要个交代!”

    朱元璋疾言厉色道:”你说!飞天到底能不能实现?说!”

    柳淳被声音震得一哆嗦,原来朱元璋也好这一口啊!

    柳淳只能道:“陛下,陶先生的方略已经失败了,臣建议他采用孔明灯的原理,实现飞天梦想,成功的可能性极高。”

    “当真?”

    “嗯,有七八成的把握!”

    “不行!”老朱怒道:“朕要十成的把握!而且一个月之内,你必须给朕弄出来!否则的话,朕就按震动陵寝,以谋大逆,砍了你的脑袋!”

    说完,朱元璋起身,奔着后殿去了,在身形几乎消失的时候,又补充了一句。

    “朕也不白让你干活,给你拨三十贯新钞,好好干,朕的万寿有用!”

    ……

    柳淳晃晃悠悠,从大殿出来,他真想狠狠啐朱元璋一脸,当然,前提是能找到老龙的脸!

    你也太缺德了,明明是你的儿子们找我干的事情,都算在我的头上不说,还只给三十贯,你打发要饭的呢!

    这是对待科技工作者的态度吗?

    信不信,小爷把你弄天上下不来,逼着你给钱!

    老抠门!

    黑心老板!

    柳淳暗骂,朱元璋却是脚步轻快,心情大好。陶成道一直研究飞天,老朱心里有数,但他迟迟没有成功,老朱也知道,而且他弄的那个实验,一看就够吓人的,朱元璋是敬谢不敏的。

    可骤然听到柳淳有办法上天,老朱的兴趣来了,不说别的,就冲这小子惜命的劲儿,就不会弄太出格的东西、

    假如他真的能弄出来,老朱很想在九天之下,俯视自己的江山。

    朕一手打下的社稷,朕要好好看看才行!

    而且又恰逢万寿,海外诸国的使臣越来越多,朕不能光展示精美的商品,还要拿出上国的力量!让这帮蛮夷彻底心服口服,再也不敢跟上国找麻烦!

    朱元璋是寄托了很多希望,他才设了个圈套给柳淳。

    这小子会的东西太多,偏偏又属驴的,不打就不知道往前走,你能实现飞天,干嘛不早说?第一次面君,你就该讲!拖到了现在,就是不忠。给他点脸色看,那才正好呢!

    “柳淳,父皇没把你怎么样吧?”

    柳淳从宫里出来,立刻就被大家伙围住了。

    朱标抢先问道,朱棣虽然没开口,但关切之心,比谁都强烈。包括蓝玉,李景隆等人也都焦急地看着。

    柳淳突然叹了口气!

    “唉!”

    一听到叹息,大家都着急了,“柳淳,到底怎么处置的,你快点说啊!”朱棣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会帮着你想办法的!”

    蓝玉也道:“就是啊,我家里还有两块免死金牌呢,你只要答应了婚事,我就把一块免死金牌当嫁妆,送给你,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喷了,好你个梁国公,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婚事,咱们先想想怎么救这小子的命吧!

    “是这样的……圣人限期,让我做出飞天的工具,如果失败了,就,就砍了我的头!”

    朱标皱着眉头,“父皇未免太严厉了,不过你有把握吗?”

    柳淳仰起头,斜望着天空,“把握不能说没有,但希望不大……毕竟飞天是个庞大的工程,需要耗费无算,陛下只给了我区区三十贯,我,我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陛下这是摆明了要杀我的头啊!”

    柳淳无奈道。

    蓝玉似乎想起什么,突然道:“我懂了,这,这不就是草船借箭吗?让诸葛亮造箭,却不给足够的材料,等交不出来,就砍了脑袋!柳淳啊,你小子这次真的麻烦了!”

    柳淳唉声叹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只当是替陛下尽忠了!”他在这里,悲声感叹,一直没出声的朱橚突然道:“柳淳,父皇给你三十贯,有没有不许别人给你钱啊?”

    柳淳咽了口吐沫,“这个……似乎没有!”

    “那就好办了!”朱橚道:“我出一千贯!”

    朱标也道:“我出五千!”

    朱棣闷声道:“一万!”

    “三万!”蓝玉傲然道。

    李景隆嘟着腮帮,他看不惯柳淳不假,可这次的事情,是妹妹提出来的,总不能让妹妹欠了这小子的人情吧!

    “五万!我出五万!”

    柳淳傻傻看着四周,疑惑道:“你们不会骗我吧?”

    “想什么呢,我们都是什么人,会骗你吗?”李景隆责备道。

    柳淳突然眉开眼笑,一扫颓唐,“好,真是太好了,记得下午把钱送到陶成道的家里,我在那里等着!”

    说完,柳淳哼着小曲,就走了……几个人面面相觑,蓝玉突然咳嗽了一声,“那个……咱们是不是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