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07章 真正的和解
    朱标上书,永昌侯蓝玉鼎力支持,要把北元的贵胄,交给柳淳改造……这事情知道的人不少,可究竟具体怎么改造,大家伙却不清楚。

    而且他们以为,最多就是恩威并施,声色犬马,威逼利诱,让他们老实听话而已。唐太宗俘虏了劼力可汗,不就是封了个官,然后赐给府邸,幽居长安吗!

    所谓的改造,或许就是在进京之前,让他们提前熟悉规矩,适应环境,免得闹出什么差错,如此罢了。

    穷尽刘三吾的想象,也想不出柳淳会怎么改造蒙古贵胄!

    而且朝臣还有个普遍的观点,哪怕蓝玉灭了北元,最多也就是几十年的太平,甚至会更短。

    一旦草原重新出现雄主,就会再度南下入寇,侵扰边境。

    正因为如此,蓝玉获胜回京之后,官员们建议是重修长城,建立起牢固的防线,实现长治久安。

    即便最乐观的人,也不敢说彻底解除了边患。

    正因为如此,勾结蒙古,才会成为一项大罪!

    一旦有人给草原输入各种物资,他们很快就会死灰复燃,重新威胁大明。

    对此刘三吾是深信不疑……直到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太颠覆了!

    彻彻底底的颠覆!

    老天爷啊,谁能告诉我,到底什么什么?

    怎么这帮蒙古贵胄,都在送奶茶,卖铁器……到底生了什么?

    刘三吾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就连吴华都吃惊非小。

    他们很想仔细问问,可就在这时候,展销会的另一端生了争执,扎台急忙跑过去,刘三吾立刻跟过去。

    等赶到了事地点,原来是个老妇,冲着卖菜刀的蒙古贵胄吐口水,双方生了争吵。

    负责看管的士兵坚持让老妇道歉……而老妇却扇了士兵一个巴掌!

    “他们是鞑子,是天杀的鞑子!”

    士兵承受了老妇的巴掌,右侧的脸肿了起来,他没有还手,可也没有退缩,只是冷静道:“他们现在是接受改造的人员,也有人格尊严,请你道歉!”

    “不!”

    老妇像是疯了一样,扑向士兵,拳打脚踢,这时候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冲过来,把她给拦住了。

    这些人都是白羊口的老头老妇,最早参与改造蒙古贵胄,经验丰富。

    为的牛大妈就道:“老姐姐,有什么委屈,说出来,咱们是讲道理的,像你这样,我们想帮也帮不上啊!”

    老妇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嚎啕大哭,絮絮叨叨说了起来。

    她曾经有个清苦但和乐的家……可就因为一把刀,断送了五口人的性命!

    后世有种流传很广的说法,元朝为了防止百姓造反,规定十家才能使用一把菜刀,此事未必属实,或许只是一个段子……但元朝对武器的控制,却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老妇的家中又一口祖传的刀,不幸让鞑子现,一家五口,包括老头,四个儿子,全都被抓进了大牢,没有多久,就传出了死讯,连尸体都没有见到!

    “我的一家人啊,我的老头子啊!全死了!你,你们还让鞑子卖菜刀!我,我老婆子吐他一口,不行吗?”

    听着老妇的诉说,许多人都义愤填膺,有些年轻人更是怒火上涌,看向那些蒙古贵胄,眼中冒着火焰,恨不得冲上去,替老妇砍他们几刀出气!

    包括扎台等人在内,很不自在,手足无措,不知道往哪里放。

    牛大妈重重叹口气,“老姐姐,你心里的苦,大家伙都知道了……可咱们汉人有句话,叫冤冤相报何时了。瞧见没有……这个卖刀的,他两个哥哥,三个侄儿,还有一个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他也失去了不少亲人哩!”

    “他们是强盗,被杀了活该!”老妇怒吼道。

    牛大妈见过不少这种事情,很理解老妇的想法,但依然劝说道:“老姐姐,这冤有头,债有主。是鞑子杀了你的家人,可未必就是眼前这几个人,咱们不能迁怒无辜……而且要说起来,也是鞑子的皇帝,逼着他们打仗的。大家伙都是苦命人,相互体谅吧!”

    老妇猛地一把推开牛大妈,哼了一声。

    “你替鞑子说话,还有人心吗?”

    说完这句,老妇哭着离去,望着她的背影,牛大妈伤感到几乎落泪,仿佛自问自答,“我也知道这仇不好忘了,我的亲人,何尝没有惨死的!在场的,凡是三十岁以上的,有谁的亲朋,没有死在鞑子的手里?”

    牛大妈问着每一个人。

    “这些鞑子,如果继续作恶,杀戮抢掠……哪怕作为一个妇人,我也愿意跟他们拼命。可现在他们想改过,想自食其力,不再杀戮,咱们就不能给他们一条活路吗?死的人够多了,难道还要死更多人吗?”

    牛大妈的问话,让所有人低头沉思,是不是真的要赶尽杀绝?

    就连刘三吾都默然了,仇恨就摆在这里,到底该怎么办,当真不好选择!

    突然,扎台默默走到了人群中间。

    “我是个蒙古人,曾经是辽东第一勇士,我们过得很苦,所以上面的人告诉我们,要去抢掠,抢那些汉人,夺走他们的金银细软,锅碗瓢盆,抢走一切!我们每年都在抢夺,可我们的族人日子并不好过,连口铁锅都没有。每个冬天都在死人,抢来的财物,多半都被上面的人拿走了。我曾经一直想不通,可现在我明白了,是我们的皇帝陛下,是上面的那些人,他们太贪婪了。”

    “我不敢奢求原谅,但我可以对天誓,从今往后,我绝不会替那些人打仗,我只会用自己的手,去赚取吃穿花用,我恳求一个新生的机会!”

    扎台说完,突然双膝一软,重重跪在了地上。

    他的头深深低下……在众多的蒙古贵胄将领中,扎台的反思是最深刻的,也是最彻底,最令人欣慰的。

    就在他跪下去之后,那几个出售菜刀的蒙古人,也跪在了后面,一样把头埋在了胸口。

    原谅,两个字说出来很容易,可做起来,真的太难了。

    柳淳推行改造,其实最大的阻力不是这些蒙古贵胄,而是自己人!

    他们想不通,为什么蒙古人作恶多端,敲骨吸髓,残害百姓,干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抓到了,干脆坑杀,就一了百了,多好!

    还费力气改造他们干什么?

    柳淳花得最多的功夫,就是跟负责改造的人员士兵沟通。杀戮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杀光这些人,又会有新的蛮夷填充草原,继续威胁中原,没完没了。

    只有彻彻底底改造,改变整个草原的生存方式,才能带来永远的安全!

    扎台等人跪下了。

    不管是自肺腑的反省,还是迫于形势的低头,他们已经迈出了和解的第一步,而剩下的一步,就要看大明,有没有胸襟和气度了。

    场面十分凝重,每个人都绷着脸。

    这时,突然有人分开人群,来到了扎台的面前,厉声问道:“你刚刚说的都是真心话?”

    扎台猛地抬头,他惊讶了。

    居然是那个老妇,她去而复返!

    “真的,真的!”扎台声音激动,用力点头。

    老妇黑着脸道:“你们起来!”

    几个人从地上爬起,傻傻看着老妇。

    只见老妇拿出了荷包,从里面小心翼翼,排出25枚铜钱。

    “给我一把菜刀!”

    几个蒙古人还傻愣愣的,牛大妈大喜过望,“老姐姐,你真了不起!”

    老妇人轻哼了一声,“我永远都恨鞑子……可,可我不想别人也像我这样,苦一辈子……”老妇人突然对着几个蒙古人切齿道:“你们敢撒谎,老婆子就用这把刀劈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