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旧世之烬 > 第八十七章 炮灰和炮灰
    “要是能知道敌军炮兵阵地的准确方位就好了……”叶甫根尼喃喃自语道,由于阵地纵深的原因,炮火的覆盖范围也并不是一条平滑的直线,而是如同交错的锯齿一般,在全面交火之前,谁是也不知道战线上的哪一个点是安全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叶甫根尼才不敢带着自己手下的士兵贸然向前挺进。

    作为一名参与过五次跨海战役的老兵,在战场嗅觉和生存经验方面,叶甫根尼有着新兵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他带领的部队伤亡比例之低在整个联邦军里面都是可以排到前列的,但这并意味着这个年近半百的百夫长胆怯违战,他只是不会像联邦军其他的指挥官那样,明知道是白白送死,还让士兵朝着敌人的枪口起自杀性的冲锋。

    叶甫根尼甚至想过,如果自己的部队现在陷入绝境的情况被上级放弃,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带着士兵们向敌人投降……打仗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也不差他们几个,能活下来,总比死了强。

    “先原地待命。”叶甫根尼抬起了一只手,“亚力克斯跟我来,我们两个先摸过去探探情况。”

    这句话刚说完,叶甫根尼心中突然就升腾起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感,他下意识抬头看去,顿时感到一阵头皮麻!

    几十艘梭型飞行器正借着炮火声的掩护,无声地从天穹底下滑过,这些飞行器都漆着灰黑色的涂装,几乎和暗季的天幕融为一体,这支幽灵一般的舰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锲入了联邦军的阵线之中!

    “是帝国的飞空艇!所有人!就地寻找掩护!快!”

    叶甫根尼声嘶力竭地大吼道,同时一把将跑过来的亚力克斯拽倒在了地上。

    ……

    什么都没有生,那几十艘飞空艇并没有像叶甫根尼想象中那样投下炸弹来,它们已经从先锋部队的头顶上越了过去,继续朝着联邦军的阵地深处前进。

    “……是运输艇?”叶甫根尼眯着眼睛,竭力分辨着那些飞空艇的型号,这个时候,联邦军的防空部队已经现了这些飞空艇的踪迹,高射炮开始咆哮,不断有绚丽的火光在这支飞空艇部队之中炸开,几艘被炮弹命中的飞空艇燃烧着,拖曳着尾巴一般的浓烟,斜斜地从空中向地面坠落。

    “呼……还好不是轰炸艇……”士兵们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回头遥望着正在遭受炮火的帝国舰队。

    “老、老大……好像有一艘……有一艘飞空艇朝我们这个位置砸过来了!”

    ……

    ……

    穿着一身沉重的动力甲胄,坐在不断晃动的飞空艇舱内,灰烬的思绪一直到现在都还处在一个略显混乱的状态之中。他被带到托格雷斯要塞之后,别说见到那位元帅大人了,他甚至都还没有找到所属部队的营房,就被人急匆匆地套上了这具甲胄,塞进了这艘飞空艇里面。

    “联邦军已经开始进攻了,直属甲胄部队的任务是空降到敌军战线后方,进行自由突袭,重点目标是敌军的指挥所和辎重运输线,作战持续时间一个小时,突袭完成之后所有人前往南十六区集结。”

    就连作战命令,都是那名挂着上尉军衔的机械师在帮他整备甲胄的时候口头告知的。

    说得好听点,叫突击部队,说得难听点,那就是炮灰。

    整个托格雷斯要塞都动了起来,就好像一台终于被人动的巨型机械一样,一条条交错的通道就好比是机械内部的复杂管道,而那些跑动的士兵就是在管道之中奔腾的灼热蒸汽,运送物资的卡车在要塞门口汇集成了一条长龙,停在起落场上的飞空艇逐一升空……这台机器中的每一个齿轮都在飞快地旋转着,为即将爆的冲撞不断地积蓄着力量。

    灰烬这还是第一次穿上军用蒸汽动力甲胄,虽然之前在黄泉训练营的时候也有相关的课程,但用来进行授课的却是拆除了所有武器和装甲的基础型号甲胄,无论是操纵还是性能都和灰烬现在穿着的这一套有着巨大的差距。

    这套甲胄是狮子心的改进型,虽然从外观看上去和狮子心没有多大的区别,但是一般的狮子心甲胄,持续作战时间只有十五分钟,而这种改进型,却因为增加了一个墨晶供能阵列,续航时间延长到了足足三个小时,驱动核心的最大出力也增强了将近五成——同时,机师要承受的负荷也比一般的狮子心要大得多了。

    这些数据,也是那名机械师告诉灰烬的,他还告诉灰烬这套甲胄也拥有着类似于唐帝国甲胄那样的过载系统,只不过还没等灰烬问清楚过载模式要如何开启,他就已经被一台大型机械直接连人带甲胄吊进了飞空艇的机舱里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把自己救出来,然后又随手把自己丢上战场去当炮灰?

    这动机究竟是什么?

    灰烬现自己完全无法去理解那位叫做阿方索的元帅大人的脑回路,这一点都不符合正常的逻辑啊!

    “轰!!”

    飞空艇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整个机舱都开始朝一侧倾斜,一股轻微的失重感传来,并排坐在金属长椅上的动力甲胄相互碰撞,出了一连串清脆的声响。

    “左舷中弹!气囊起火!我们失去了百分之六十五的浮力!”

    “高度在不断下降,我们即将坠毁!”

    惊呼声不断从前端的驾驶舱那边传来,灰烬不由得紧紧地抓住了腰间用来将甲胄和座椅进行固定的金属带。

    第一次踏上正面战场,难道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早知道就应该先找个借口留在要塞里的……跳车把腿摔断这个办法或者不错……

    “三三五!二八五!二四零!高度还在下降!打开舱门!所有人准备!”

    咣地一声,位于飞空艇机舱尾部的舱门顿时洞开,夹杂着硝烟和硫磺味道的冷风顿时灌了进来,呼呼作响。

    由于角度的关系,从尾部舱门望出去并不能看到地面,只能看到在他们的正上方,另外一艘飞空艇正在空中熊熊燃烧,硕大的气囊差不多只剩下了一个焦黑的骨架……

    “一零九!八十五!来不及了调整姿势了,无法进行索降——六十!五十!所有人!跳跳跳跳跳!”

    五十米的高度,让一个普通人跳下去,百分之百会被摔成一滩肉泥,但对于身着动力甲胄的战士们来说,最多不过是断几根骨头这样的轻伤罢了。

    当然,前提是不能脑袋先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