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仙宫 > 第三百五十五章 要挟
    那寇长老此行带了许多弟子前来,想来都是其嫡传弟子或是亲信下属,他们众人在山下的说话声,叶天在山中听得真真切切。

    上清教里面的情况寇长老毫不知情,心虚之下,他先是遣了一批弟子上山打问清楚状况,察觉毫无危险之后,才带了部分弟子进入山门。

    眼下情况无法再继续修炼,叶天收拢起心神,从房中推门而出,向山门之处行去。

    天色已经微亮,山间晨雾缭绕,叶天在山中那上下绵延的阶梯上行着,一缕霞光照过,四眼所望之处,一片缥缈之景。

    刚刚穿过护山大阵,在山门阶梯起始的地方,叶天一眼就望见了寇长老与申阳子二人正在相互争吵。

    叶天细细听了听,多是相互扯皮之事,二人一人掌控山下南北贸易的财政大权,一人控制着山上的修炼资源,两人相互间各自拆台下绊,使得对方行事不顺。

    叶天听了二人的对话之后,也是嗤之以鼻,难怪这上清教自这二人之后再无一个筑基成功之人,这两个老家伙整日都在勾心斗角,算计对方,哪有多余的功夫来专注培养弟子。

    二人争执到最后,闹得不欢而散,申阳子直接拂袖而去。

    “寇长老,数日不见,当真是万分想念。”叶天走到寇长老身前数丈外,拱手问候道。

    “叶道友,听闻你在据点内遭到了邪派修士的袭击,老夫得了消息立刻折回,却不想叶道友已经来了我上清教。如今见你安然无恙,心下甚慰。”寇长老刚见到叶天时有些意外,之后就用一副平和的语气说道。

    “劳烦寇长老挂念了。”叶天淡淡地说道。

    “尔等暂且退下,老夫跟叶道友有些私事要谈。”寇长老满脸肃穆之色,陡然话锋一转,对周围弟子吩咐道。

    “也好,在下也同样有些事情想要向寇长老请教一二。”叶天一脸笑意地回话,寇长老看在眼里,眉头不禁紧锁。

    跟随在寇长老身后的弟子很快就向四周散了去,叶天站台阶的上方,满面笑容,跟下方的寇长老相互对视着,那寇长老的眼光越发的阴冷,如毒蛇一般盯着叶天,写满了杀意。

    “寇长老,你是聪明人,在下劝你趁早打消动手杀我的念头,不然咱们后面的事情可就不好谈了。”叶天冷冷地瞥了寇长老一眼,就将自己身上的灵力凝起,整体气势陡然攀升。

    寇长老见状瞳孔一缩,眼前的这小子展现出来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中期,不想才这么寥寥几日的工夫,这小子居然已经突破到了筑基中期。

    原本打算直接杀人灭口的想法,顿时为之一灭,寇长老很清楚,即便他有筑基期后期的修为,想要杀了叶天也并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若是没有一击得手,到时候再引来了申阳子,自己更是百口莫辩。

    “叶道友,你说这话是何意?”寇长老一脸正色地问道。

    “寇长老,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何必装模作样,多此一举呢?”叶天鄙夷地瞥了寇长老一眼,冷冷地说道。

    寇长老低头稍作沉思,怪不得这小子会有恃无恐地来找自己,老夫百密一疏,先前倒是小觑了这臭小子。

    现在的情况在寇长老的心底已经有了个大概的猜想,恐怕那无日宗的林旭已经被叶天所擒获,之所以没有声张,而是直接找上自己,无非就是想拿那林旭换取好处。

    “寇长老,你这会儿可是想清楚了?”叶天抬起头来,突然间目光如电。

    “说吧,你想要什么?”寇长老叹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叶天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那林旭我可以告诉你,他现在何处,只不过我想要寇长老身上的储物袋,如果你觉得强人所难,那在下就直接将这林旭交给申阳子。”叶天盯着寇长老一脸正色地说道。

    “你!你!”寇长老听了叶天的话,见到他摆出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修道之人的储物袋虽然不一定装满财物,但里面却一定装的是最重要的保命之物,叶天要拿那寇长老的储物袋,无异于拿走了他的半条老命。

    “寇长老,并非在下咄咄逼人,你上清教的内部之事,在下本就无意牵扯,只不过意外涉及其中。事到如今,你若是不能把你的储物袋交出来,我又怎么能够安心把那无日宗的门主交给你?”叶天特意加重了最后一句话,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寇长老听到“无日宗门主”几个字,顿时心头一颤,暗骂那林旭真是个没卵的家伙,竟然连无日宗门主的身份都告诉了对方。

    虽然自己跟无日宗合作了许多年,但是只有少数几个亲信知道此事,勾结邪魔歪道,和勾结无日宗这两件事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件事一旦被发现揭到明面上,莫说是上清教,甚至是整个天下,除了苍岳,恐怕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了。

    “五十块灵石,老夫立刻让弟子从山下送上来,之后你再告诉老夫那林旭下落。”寇长老咬牙说道。

    五十块灵石,怕是许多结丹期修为的掌门都不能轻易拿出来,在这世上可以算得上是一笔惊天财富了。

    “五十块灵石,寇长老果真是大手笔!不过灵石虽然诱人,在下也得有命去用啊?既然你宁愿送出五十块灵石,也不愿意舍下你腰间的储物袋,那么在这个储物袋里的东西,在下此次要定了。”叶天用不容拒绝地语气说道。

    “姓叶的,你莫要欺人太甚!”寇长老没想到叶天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去思考,顿时勃然大怒,面容尽显狰狞之色。

    “寇长老,不要随便动怒,鱼死网破的结果你可要考虑清楚了,既然事情还在你接受的范围,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储物袋交给出来吧!”叶天神情淡然地道。

    寇长老听了叶天的话,思前想后,左右踱步,最后一咬牙,才将自己的储物袋交了出来。

    原本这储物袋给了也就给了,里面的丹药跟符篆虽然贵重,但都可以想办法弄到,不过他这次回上清教的时候,在储物袋中带上了唯一的一枚天元丹。

    而这天元丹世间少有,炼制所需的材料极其珍贵,其作用对筑基期的修士来说极大。此次带在身上的这颗丹药,寇长老原本打算留在最后关头服用的,只需这一颗就能将他的修为提升至筑基期巅峰。

    筑基期巅峰虽然未必能让自己胜过申阳子,但是与之彻底撕破脸皮后,用来自保逃跑倒是够用了。如今这一切都要便宜了叶天这个臭小子。

    不过上清教的撼灵神木还在,无论耗费多少身家,只要日后自己能成为上清教的掌门,一切都还可以重头再来。

    “寇长老,这里有张字条,你顺着这字条写的地方,就能得知那林旭的下落。”叶天将寇长老的储物袋全部掏空,转而装至自己的储物袋中,才满意地说道。

    说完,叶天就立刻朝山上奔去,刚才的停留之处,飘落下来一张字条。

    不知过了多久,寇长老忍不住一声长叹,喃喃自语地道:“这厮一番算计,心思缜密,不给老夫任何可乘之机,那储物袋里的东西恐怕是再难拿回来了。”

    此时叶天的储物袋中多了十块灵石,五颗灵药,两张结丹初期符篆,一颗天元丹,怪不得那寇长老如此恋恋不舍,尤其这天元丹弥足珍贵,可谓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