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仙宫 > 第三百零七章 反击
    飞剑的速度太快,快到叶瞳拼命躲避,也只能勉强避开致命一击,后脖颈处被剑气扫过,划破一道血痕。

    城门,近在眼前。

    叶瞳已经看到城门处十几位来自千音殿的守卫,而那十几位守卫也看到了他,以及他后面五道追杀上来的身影。

    “来者何人?”为首的千音殿高手,拔剑瞬间厉声喝问。

    “我来自法蓝宗,对方企图抢夺我在东睦拍卖会上竞拍的血袍战衣。”叶瞳一边朝着对方冲了过去,一边大声吼道:“原本我以为千波城很安全,现在看来与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千波城根本就不能保证客人安全。”

    “什么?”

    那十几位千音殿的守卫听到叶瞳的喊声,顿时面色一变。

    此届东睦拍卖会放在千波城举办,他们千音殿和东睦殿负责参与者的安全问题,虽然东睦拍卖会已经结束,东睦殿的强者们也已经撤走,但他们千音殿还是要维持治安。

    而现在,竟然有人公然在千波城内抢夺拍卖会参与者竞拍到的宝贝,简直就是不把他们千音殿放在眼里。

    “拦住他们。”随着为首那位高手的暴喝,其他十几人纷纷拔出兵器围了过去。

    奎刚心底一震,他之前忌惮叶瞳是法蓝宗弟子,只是因为贪婪而决定杀人夺宝,但现在千音殿的人插手,除非豁出去与千音殿的人为敌,否则想要杀死叶瞳,抢夺血袍战衣和寻宝鼠等宝贝,就不太可能了。

    “怎么办?”

    奎刚稍作犹豫,便暗自下定了决心,只要能够抢夺到叶瞳身上的宝贝,哪怕同时得罪法蓝宗和千音殿又能如何?

    到时候自己只要拿着宝贝远走高飞,藏匿在偏僻之地修炼。等实力再进一步,就有很大把握闯过那无尽海域,抵达中柱大陆。到时候区区法蓝宗和千音殿,又有何惧?

    “滚开,我们追杀那混账东西,并非为了抢夺他的物品,而是他杀了我们的人,我们要报仇雪恨。”奎刚大声吼道:“如若因为你们千音殿,而导致凶徒逃走,以你们的身份还承担不起。”

    “胡说八道他们那么多筑基期强者,而我才仅仅先天九重,怎敢对他们出手?他们为了夺取我竞拍到的宝贝,胆敢在这千波城对我痛下杀手,简直就是不把我法蓝宗,还有你们千音殿放在眼里。”

    叶瞳距离那些千音殿的高手,只剩下百米距离,看着那些人露出惊疑神色,他立即大声喝道。

    “有道理!”

    千音殿的众人,顿时选择相信了叶瞳。

    他们没有阻拦叶瞳,而是朝着扑来的落雁门五人扑去,为首的那位千音殿高手,拥有着筑基初期的修为,即便实力不如奎刚,但他相信可以阻拦片刻,到时候附近的宗门高手赶到,就可以全部伏诛。

    “滚开!”

    奎刚已经打定主意,自然不会退却,身体前冲的时候双臂张开,飞剑瞬间幻化出八道剑光,朝着千音殿的人绞杀过去。

    后面,那四位落雁门高手,纷纷流露出惊惧神色,他们愿意跟着奎刚追杀法蓝宗弟子,那是因为对方是仇人,而且这里也不是法蓝宗的地盘,但现在奎刚竟敢对千音殿的人动手,谁给他的胆量?难道他就不怕给落雁门带来灭门之灾吗?

    那两位筑基中期的高手对视一眼,顿时放弃追杀叶瞳,甚至在奎刚与千音殿的人拼杀在一起的时刻,都没有出手相助。

    “你们这些怂货,是惧怕千音殿吗?咱们落雁门出来的强者,难道骨子里流淌的都是孬种的鲜血?”奎刚不愿意与千音殿的这些人纠缠,但却希望落雁门的其他人帮着拖住千音殿的人,以便他继续追杀叶瞳,随着凌厉一击令千音殿的人纷纷躲开,朝着外面冲去的时候,他大声喝道:“他们千音殿不问青红皂白,阻拦咱们报仇,就算将来千音殿追究,那又如何?咱们占理。”

    “咱们落雁门的人不是孬种,明明是他杀死咱们的人,难道千音殿的人庇护他,咱们就不敢报仇了?消息传回到宗门之内,咱们还有何脸面见人?咱们的子孙后代还怎么抬头做人?”沅崇恨极了叶瞳,闻言顿时吼道。

    “这……”

    那两位筑基初期的强者,甚至另外一位先天九重的高手,纷纷流露出犹豫神色。尽管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无奈出手,不管是奎刚还是沅崇,他们的话实在是太诛心了,如若以后还想保存着颜面返回宗门,只能一起并肩作战。

    叶瞳奔逃出城门,直接钻进道路两侧的树林内。

    漆黑的夜幕下,树林里更加黑暗,叶瞳选择逃窜的方向是海岸线,而且并没有远离那条主路。他能够感受到后面气势汹汹追杀而来的奎刚,意识到千音殿的人只是带给奎刚一些阻拦,却并不能把他拦住。

    “给我杀……”

    奎刚掐动法决,一道道闪电朝着前方的密林劈下。

    因为树木阻碍,再加上黑暗笼罩,导致叶瞳的身影只是时隐时现,他要杀人,他要夺宝,所以已经无所顾忌,哪怕闪电会令整片的树林燃烧,以至于会令千音殿强者们勃然大怒,他都在所不惜了。

    “噗……”

    叶瞳拼命躲避闪电,但依旧有一道劈在他的后背上,不过,血袍战衣的防御力惊人,这一道闪电只是让叶瞳的血气有些翻腾,却并没给他造成太大伤害。

    “哗哗……”

    海浪声,从远处传来。

    叶瞳的背影在冲天火光的照耀下,也变得清晰起来,就在他距离海岸线只剩下千米远的时刻,奎刚也已经呼啸而至。

    “混账东西,你逃不掉的。”奎刚如臂使指般操纵着飞剑,源源不断的对着叶瞳轰击,随着数十道剑光击中叶瞳,奎刚发现飞剑并没有带给叶瞳致命的伤害,这种情形,令他又惊又怒。

    血袍战衣的防御力太强,他已经意识到,如若破不开血袍战衣的防御,就没办法成功把叶瞳击杀。

    另外,奎刚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如若不能快速把叶瞳击杀,一旦千音殿的强者赶来,或者法蓝宗和东睦殿的强者现身,恐怕他的计划就会落空,到时候还会遭到杀身之祸。

    此时的叶瞳其实也并不好受,体内气血沸腾,嘴角也溢出一缕鲜血,飞剑的速度太快,而且奎刚与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这般渊源不断的遭受攻击,恐怕不用血袍战衣的防御被破开,他就要被飞剑的攻击给震碎脏腑。

    “拼了!”叶瞳在对方距离他只剩下五六十米的时刻,身影忽然硬生生停住,顷刻间从空间锦囊里取出法器鼎炉,朝着冲刺而来的奎刚砸去。

    “找死!”

    奎刚身经百战,虽然没想到叶瞳会突然停下来反击,但这种举动在他看来就是愚蠢,奎刚操纵着飞剑朝叶瞳轰击的时刻,双拳也轰击在了法器鼎炉上面。

    然而,就在法器鼎炉被奎刚轰飞的时候,他的瞳孔却猛然收缩,因为他没想到叶瞳竟然把自己的长剑也投掷而来,剑尖距离他只剩下短短几米远。

    “啪……”

    奎刚的手臂舞动,手掌拍打在剑身上,随着长剑被打偏那一刻,奎刚面色忽然大变,一道无声无息的寒光已经近到胸前,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突然之间,他感受到体内的真元诡异的消失至少三分之一。

    “噗……”

    星梭刺穿奎刚的胸口,但心脏部位却被躲避过去,随着一根胸骨断裂,星梭钉在他身后的树身上。

    “要死一起死。”

    叶瞳叶躲开飞剑的攻击,一拍空间锦囊,三把匕首被他从里面取出,这些匕首都是他以前杀人所得,全都朝着奎刚射去,而他左手,也抓住那把黝黑的匕首,在奎刚把三把匕首扫开的时刻,叶瞳已经近身到他面前。

    奎刚的身躯暴退,他现在终于明白,叶瞳为何能够无声无息击杀筑基初期的俞飞了,这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饶是他都遭受重创,差点就被叶瞳击杀。

    “你到底是谁?”奎刚听说过法蓝宗的几位天才之名,但却是没有如此难缠的人,他想弄清楚叶瞳的真实身份。

    叶瞳没有回答,他没有抱多大希望杀死奎刚,继续猛扑的同时,瞬间抵达星梭击中的那棵大树,随着星梭被他拔出,一道道水针凭空出现,在叶瞳掐动法印的时刻,朝着奎刚射去。

    下一刻,叶瞳的腰部却是诡异扭转开来,脚尖猛踩地面,身影朝着大海方向继续奔逃,经过落地长剑的时候,也被他一把抓起。

    “想跑?”奎刚彻底怒了,如若说他之前想杀叶瞳,主要是为了贪婪,那么现在他完全被叶瞳激发了杀机。

    飞剑旋转,荡开一道道水针。

    奎刚再次施展雷电法决,朝着叶瞳劈去,而飞剑也紧随其后,化作一道流光轰击在叶瞳的背部。

    “嘶……”

    血袍战衣最终还是被刺开一个几厘米长的口子,这个部位之前多次遭到飞剑的攻击,剑尖没入叶瞳后背一寸,带出一片鲜血。

    叶瞳遭受到闪电和飞剑的轰击,脏腑被震上的更加严重,但他却完全顾不得了,身影如同激射的利箭一般冲刺到海岸线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