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仙宫 > 第六十章 不请自来
    “十万两,蓝金。”穆晓晨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听到这个价格,傅天龙眼神里顿时流露出一抹温色,喃喃说道:“那可怜的孩子,竟然出手如此慷慨,真是一片赤子之心啊!”

    穆晓晨闻言,顿时哑然失笑道:“傅叔,叶瞳在你们面前装可怜了?哈哈……你们可别被他的外表和花言巧语骗了,那小子绝对不是一个愿意吃亏的主,单单是来到郡城数日,赚到的财富就是无数人终其一生都赚不到的。”

    傅天龙一愣,问道:“你不知晓?”

    穆晓晨迷惑道:“知晓什么?”

    傅天龙心念急转,说道:“没什么。”

    他不是多嘴之人,既然叶瞳选择对穆晓晨隐瞒,那他也没必要如实相告,或许叶瞳也不喜欢别人对他产生可怜情绪吧?

    桃苑客栈,叶瞳盘膝在二楼房间内,从空间锦囊内取出傅天龙夫妇赠送的玉盒,轻轻打开后,看到里面只有一颗通体赤红的果子。

    “火蛇果?”药奴见多识广,看到那颗果子后,顿时惊讶说道。

    叶瞳问道:“这火蛇果如何?”

    药奴感叹道:“傅天龙夫妇还真是大手笔啊!火蛇果内蕴含着庞大的灵力,直接服用便能增强修炼者的修为,以你现在炼气四重境界,如果服用火蛇果,短时间内便能连破两重境界,达到炼气六重境界,而且,这种火蛇果数量稀少,万金难求,一经出现便会被人疯抢。”

    “一颗火蛇果就能令我突破到炼气六重?真的假的啊?”对于这个世界,叶瞳知晓的并不是很多。

    药奴很认真的店了点头,说道:“除非小主您资质极差,否则突破到炼气六重没问题的,这颗火蛇果如果被那些天赋异禀的修炼天才服用,接连突破三重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好吧!”叶瞳确定了火蛇果的珍贵程度。

    吃!

    迫切想要变强的叶瞳,狼吞虎咽把整个火蛇果吃进肚子里,便感到一股股热流仿佛喷的岩浆,瞬间流遍四肢五骸,那炽热的温度,就像是把他整个人点燃,皮肤变得通红,像是煮熟了的龙虾。

    热……准确的说是烫,叶瞳曾经承受过太多的痛苦,但以往那些痛苦和此时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运转元气,修炼。”药奴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叶瞳强忍着那份痛不欲生的滋味,立即收敛心神,按照修炼功法的路线,运转元气在经脉中涌动,元气每经过一处,便会有丝丝凉气散开,使他的痛苦一点点的被缓解。

    然而,短短几分钟时间过后,叶瞳的身躯开始颤抖起来,体内的毒素在此刻爆,那些乌黑的毒素,好似进行着闪电般的繁衍,层层侵袭着他的筋骨,肌肉,血脉,令他体内好似覆盖了一层灰色污垢。

    疼!

    针扎似的疼痛,令他的灵魂都开始战栗,那种折磨,已经到了他的意志所能承受的极限,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直接昏死过去。

    然而,叶瞳不敢!

    叶瞳以前很多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一旦自己真的昏死过去,恐怕体内的毒素便会彻底爆,到时候连脏腑和心脉都会被毒素侵蚀,真到了那个时候,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坚持!

    坚持!

    坚持!

    叶瞳的脑海中,只剩下唯一的念想,那便是坚持着,按照修炼功法的路线,运转着经脉中的元气。

    时间流逝,度日如年,煎熬着,痛苦着。

    渐渐地,灼烫感和针扎似的疼痛,稍微减轻一些,而叶瞳经脉中的元气,则增加了将近三分之一,而他四肢五骸涌动的热流,依旧在被源源不断的吸收,炼化,增加着元气的数量。

    忽然,一股凉意袭上心头。

    叶瞳的双眼顷刻间睁开,因为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修为突破,一跃成为炼气五重境界,不过,他没有停止,随着双眸重新闭上,他再次陷入痛并快乐着的状态中。

    “咻……”一道朦胧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房间里。

    几乎是一刹那,蹲在墙角的药奴猛然起身,佝偻的身躯挺得笔直,双手紧握龙头拐杖,看向那位不之客,他辨认出对方的身份,就是住在隔壁的那位筑基期强者。

    “我并无歹意。”

    醉青山深深看了眼药奴,他很诧异,因为他从药奴身上感受到一股威胁,要知道,他可是筑基期的强者,而药奴只是一个先天四重的弱者,他想不通,那股威胁来自何处。

    药奴森然说道:“如若你敢伤我家小主分毫,拼着我这条老命,也要拉着你同归于尽,不要怀疑,我能做到。”

    “我信!”醉青山沉默片刻,缓缓点头。

    随后醉青山的目光落在叶瞳身上,当他仔细观察,思索片刻后,眼神里流露出呆滞神色,喃喃说道:“毒体?他竟然是毒体?最少百种剧毒毒素混合,形成的剧毒毒体?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药奴冷哼了一声,道:“现在还活着,但稍有不慎便会死掉。”

    醉青山深吸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惋惜神色,他终于明白,叶瞳已经十六七岁年纪,为何才仅仅是炼气四五重境界,因为这种体质,想要修炼极其困难,哪怕是与普通人相比,都要困难十倍不止。

    而且,拥有毒体的修炼者,不但修炼极为困难,随时还有被毒素侵蚀,落得一命呜呼的境地,这类人,可悲可怜。

    他终于知道了叶瞳的秘密,刚刚滋生出招揽叶瞳的心思,也在顷刻间化为乌有,他不能招收一位连性命都朝不保夕的人加入封山宗,否则他会成为整个封山宗的笑柄。

    “罢了!”醉青山对叶瞳失去了兴趣,摇头闪身离开。

    药奴感受到醉青山的气息消失,那颗紧绷着的心弦才微微松懈,暗暗舒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叶瞳,他知道,小主失去了一个机会,一个加入三宗两殿的机会。

    忽然,药奴有些心疼,因为在他眼里,叶瞳还只是个孩子,一个如此年轻的孩子,竟然要遭受这般的痛苦,这般的煎熬折磨,他恨自己没能力,更恨老主人曾经的所作所为。

    时间流逝,药奴重新蜷缩在了墙角,抱着龙头拐杖昏昏欲睡。

    突然间,又有一道身影凭空出现,而且伴随而来的还有淡淡的血腥味道。

    药奴眼中爆出愤怒神色,他以为离开的那个筑基期强者再次返回,然而,当他看清楚来人后,苍老的容颜上流露出错愕神色,他看到了一个血人,对方身穿黑色练功服,脸上还蒙着黑色面罩,但数十道血淋淋的伤口,令他看上去格外的狼狈。

    “你是谁?”

    药奴有种感觉,面对之前的那位筑基期强者,他若是拼着性命动用底牌,或许能拉着对方同归于尽,但眼前这位,他做不到,即便对方伤痕累累。

    楚霄!这位黑衣神秘人的名字,也是三宗两殿法蓝宗的执事长老。

    他没有回答药奴的问题,甚至没有看药奴一眼,目光在叶瞳身上徘徊片刻后,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他是毒体?”

    药奴说道:“是!”

    药奴知道,自己在此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强硬下去那只是自取其辱。

    楚霄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七八米外的另一侧墙角,直接盘膝坐下,然后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塞进嘴里,然后闭眼修炼,疗伤。

    药奴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问道:“数日前,那些官兵追杀的神秘人是你?”

    “是!”楚霄淡然答复。

    药奴再次问道:“你此番来,又是何意?”

    楚霄说道:“暂借落脚点,如果有意见,我不介意与尸体为伴。”

    药奴沉默了。

    他很清楚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与其和对方生冲突,倒不如让他暂借于此,相安无事,不过,他没有放松警惕,即便是缓慢坐下,依旧死死盯着楚霄,如若对方有任何伤害叶瞳的征兆,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他不如对方,但却能够拼死为小主争取到逃命时间。

    日落日出,转眼间已经到了第二日中午。

    当叶瞳重新睁开双眼,身上再也感受不到撕心裂肺的痛苦的时候,他才暗暗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又侥幸的活了下来,他观察过体内的情况,毒素被压制住,那种分裂式繁衍也已经停止。

    只不过经过这一天的折腾,即便他的修为已经突破,却依旧感觉身体虚,酸软无力。

    叶瞳抬头看向药奴,说道:“我需要药膳。”

    药奴朝着楚霄所在的方向看去,犹豫道:“能否等一等,我不放心。”

    叶瞳顺着药奴的目光看去,当他看到盘膝坐在角落里的楚霄后,顿时神情一愣,不解的问道:“他是谁?”

    “数日前被官兵追杀的那个神秘人。”药奴回道。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认识他?”叶瞳知道药奴不是不分轻重的人,自己在练功的时候,他不可能让外人呆在这里。

    药奴摇头说道:“不认识,他是不请自来,暂借此地疗伤。”

    听到药奴的话,叶瞳顿时明白了过来,苦笑了一声,说道:“咱们这里又不是洞天福地,在这里疗伤算怎么回事?算了,药奴你去准备药膳吧!他既然之前没有伤害我,恐怕对我也没有杀意。”

    “这……”药奴有些迟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听从叶瞳的话离开了,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在这里,也无法阻止那人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