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元始玉箓 > 番外 伐天和诸天帝
    “又开始了?”天河之中的敖韵睁开双目,她头顶丝丝缕缕的云气汇聚,凝聚成一尊云神神位,这一尊神位已经得到了天道的认可,是真名神位,不仅同世界本源联系在一起,还和敖韵本身联系在一起,哪怕天帝也不得轻易褫夺。

    敖韵垂下目光,看着下方汇聚在一起的诸多地神一脉的神祇,以及站在最前方的水神。

    这地神一脉也是真是够闲的,敖韵心中闪过一点点的无奈,算起来,这已经是地神一脉第三次伐天了。

    第一次是大地之主携带诸多地神联合对抗天帝以及诸多天神,结果弄得天地道则法理差点崩溃,神道气数大跌,为仙道崛起打下了基础。

    第二次是当初人族大兴,人族当代领上天为帝,地神一脉携带百族修士冲上天庭,试图逆转天数,却害的百族几乎被耗尽了元气,定下了人族大兴的基础。

    这一次,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敖韵看着下方翻滚的地神气数,作为天命云神的她,在观望气数方面有着独到之处,加上慈航道人的传承,以及玄灵君时不时的传授,都让敖韵的眼力远同僚,她隐约可以看到诸多地神上方翻滚的气数核心已经要跌落了原本的品级,这次再失败的话,便会定下天地主次之别。

    ‘也不知道,这一次地神又能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能够给我们这位水德陛下找一些麻烦,也是一件喜闻见了的事情。’

    敖韵有些好奇的看向天庭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

    此时天庭上方,祥云汇聚,瑞气重重,却掩盖不住猩红的杀机,以及隐晦的浊气,这都代表着如今的天庭气数鼎盛,却已经有些压不住地神的反攻。

    说起来,虽然在天地二神争斗之后,神道衰败,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主持天地的依旧是神道。

    当初地主身死,神躯化作阴世幽冥,天帝胜了,却也被地主阴了一把,被祂一起带入阴世之中,然后借助天帝试图离开阴世,完成从死到生的过程,开辟了全新的轮回大道,直接将刚刚挣脱阴世束缚的天帝打入轮回之中,让祂迟迟无法归位。

    所以,现在天庭之中的天帝,并不是最初的哪一位,而是历代人族领在功德圆满之后,荣升上来,暂时坐镇帝位的人族大能。

    这些人族大能虽然一个个神通广大,拥有天帝气数,却也称不上真命天帝,只能算是人神一脉供养出来的至强者,这些家伙从上位之后,或多或少都有为人神一脉争取利益。

    甚至,这一次伐天也是人神一脉过分压迫其余神道,衍生出来的恶果。

    不过说起来,地神一脉三次伐天其实都是神道自己内部派系的争斗。

    第一次不同多说,根本就是两位神道大能的争斗结果,第二次地神携带百族修士,本质上除了天地之争外,还有人神一脉和妖神一脉,或者说神兽一脉的争斗。

    这也是神兽一脉的悲哀,初代神兽大多是天地孕育而生,先天拥有类似于神职一样的存在,不算后天生灵,不归妖族一脉。

    但是他们血脉后裔就不同了。这些后裔,大多是初代神兽感阴阳化生之妙,孕育而出,其中根基浑厚的一些,还能够借助父母的遗泽,保证自身血脉的纯粹。

    但那些根基浅薄,或者经过数代传承的后裔,哪怕比起后天造化而出的妖族要高贵不少,根骨一流,身上却已经没有了对应的权柄,只有权柄信息残留孕育的天赋神通而已,自然不能称之为神兽。

    在这一点,哪怕龙族、凤凰、玄武、白虎、麒麟五方至高神兽,也只能确保自家嫡系一脉的神性和地位。无法保证其余后裔的地位,从敖韵都没有传承到权柄,选择继承云中君的神位,便可以知道神兽后裔也无法保证自家必然为神族所属。

    因此,在大量神兽后裔诞生之后,他们也是开始试图着重新掌控天地权柄,但他们执掌的方式或多或少都带着神兽一脉的局限性,比较粗暴,加上他们的身份,也就被一起视作是妖神一脉。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人族领荣升天庭的时候,神兽一脉才会选择帮助妖神一脉联合地神一脉进行伐天之举。

    为了就是撼动人族正统的地位,防止人神一脉成为正统,断去妖神一脉的未来。

    人神一脉也不全是傻子,或者说第一代人族天帝还是比较明白事理的人,祂看出神兽一脉插手的原因,便是提前给予神兽一脉的尊荣,允许他们的后裔作为灵兽、瑞兽存在,分享人族气数。稳定了不少神兽大能,然后死命的打压妖族,展现自己的力量。

    现在妖神一脉的下场可是非常的凄惨,绝大多数妖族都失去了行走神道的权利,为数不多几个费尽心机凝聚的神位,还不被天地接受,只能作为邪神、凶神一脉,独立在天庭体系之外。对比之下,神兽一脉的后裔,只要不傻呼呼的同人族气数对上,基本上都能够混到山神、水神、风神、福神等正神的位置。

    因此,人神一脉虽然霸道,可这一手拉拢一批,打压一批的手法,还是维持了人族在天庭的绝对地位。可凡事都有例外,如今执掌天庭的人族领已经是第五代人族领,为水德天帝,是人族一脉修习水行的至强者,修为虽然称不上差,但比起前面几位,还是有一点点的差距。

    加上经过四代天帝的经营和分化,现在的天庭内部势力早就变得非常的复杂,并且到达了一个诡异的平衡点。空降上来的水德天帝自然是难以施展,久而久之,祂也就有些自暴自弃,开始不断打压妖神、巫神、鬼神一脉,甚至连玄灵君等上古水神也在起打压范围。

    这位水德天帝的目的非常明确,重整天庭内部体系,谋夺黑帝尊位。

    面对这样的打压,为了自身的权柄,也为了巫神和鬼神一脉的未来,地神、巫神、鬼神甚至古神不由自主的联手,共同推出了一位强大的巫神,来对付如今的水德天帝。

    双方在苍穹之上争斗许久,大量神祇陨落,部分开始执掌权柄的仙人也是被拉入其中,不断陨落在云间。

    冥冥之中,神道好不容易通过经营天庭收集的气数在诸神的争斗当中不断溃败,诸多古神虽然看出不对,却没有一个插手。

    修为境界到了的,自然知道这是神道诸位皇者同仙道天尊道祖商量好的事情,由不得他们更改。修为境界不到的,刚刚准备动手,慈航道人、广成道人、云中子等人就是来到他们神国之中,笑容满脸的找他们论道。

    “好!好!好!”同水德天帝争斗,看着地神、鬼神、妖神一脉越来越少,而天庭一脉虽然死了不少天神,可活下来的仙人却越强盛。隐约猜测出了一些东西,大喊三声好之后,便是化作一道天光,撞向联系天地的建木。

    这建木乃是当初第一代人族天帝,为了方便人族统治天庭,而从昆仑山中求来的天人通道,是人族气数同天庭气数相结合的重要中枢。

    随着水神撞击建木,建木应声而断,原本和天庭纠缠在一起的人族气数也是出现了剧烈的絮乱。水德天帝的头顶上,响起一阵阵悲鸣,而后天帝帝气开始崩溃,随着一道全新的帝气从大地上升起,直接顶替了水德天帝的尊位。

    躲在天河之中观望的敖韵看的是目瞪口呆,她轻声嘀咕道:“这水德天帝也是够厉害的啊!竟然逼得仙道和神道联手,将最初的那位天帝请了回来,不过这一点在后世到时没有记载啊……”

    隐藏在暗处的玄灵君看着敖韵,对着边上的一人道:“这敖韵不过是初步感悟了天河之妙,领悟宙光之法,便能够抵挡你潜移默化的影响,看来道友你的修为还是差了一点。”

    “本就只是一次随意的实验,她能够有什么成就,对于我而言,并不重要。反倒是道友神通越广大,竟然能够想出借助她的记忆,来锚定未来。也不怕被反噬?”

    “自然是怕!所以我才将很多信息都隐藏了起来,像你那样将自己推演的一个未来,根植在她的记忆之中,也不怕哪天一不小心把她同化成为自己的化身?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和慈航道友交代?”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道:“要是真的如道友所言,一不小心把她同化成我的化身,慈航师妹一定是先笑话我,至于其他的,你以为她为什么让敖韵做她的捧珠龙女?”

    玄灵君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是不断回忆过去,逐渐回想起敖韵手中宝珠上流转的光辉来历,感慨道:“想不到慈航道人竟然也精通万象神光,不过不同于道友你仿照元心钟,祭炼落魂,而是融于明珠之中吗?倒也是符合她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