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八十三章 挺有意思的
    邪眼和邪手二人,巅峰时乃是真炁十重高手,在邪云宗都算一等一的存在,固然不被巫媛媛放在眼里,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比的。

    就算他们受了伤,实力大减,可若说会被卓沐风一剑两断,巫媛媛是怎么都不相信的。

    又何止是她,华为峰同样眼神古怪。

    江湖新秀最快的出名方式,当然是找邪魔歪道刷一波名望,但卓兄啊,你的牛是不是吹得太大了。

    卓沐风哪里看不懂众人的表情,正色道:“当时那二人冲向我,从气势我就判断出,那二人功力高强,绝不在我之下。”

    听到这话,华为峰差点没笑出声。

    6续赶到的卫道盟武者也是面庞抽搐。人家可是邪云宗高手,你一个小小的帮派之主,怎么有脸皮说这种话?

    “当时我已抱了必死之心,只求以微弱之力,尽可能为凌捕头拖延时间。大概是我的勇气令我突破了极限,一剑斩出去后,那二人大叫起来,等我睁开眼,他们就倒在了地上。”

    这下子别说其他人,就连凌飞的眉毛都在乱抖。兄弟,你真有这样的实力,之前又何必落荒而逃?吹牛是很爽,但被人戳破就不好玩了。

    巫媛媛嗤笑道:“你的意思是,邪眼和邪手加起来,接不住你一剑?”

    卓沐风坦然道:“应该是这样没错。”

    这时正在检查二人伤口的蓝衣少年走了过来,道:“均是一剑致命,出招者的修为不会太高。不过二人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毒素,也许正是这种毒素,限制了他们的挥。”

    又看向卓沐风:“兄台可否借剑一用?”

    卓沐风递上长剑,蓝衣少年拔剑比划了一下伤口,笑道:“的确是这把剑杀了人。”

    一道道目光落在卓沐风身上,又是惊讶又是嫉妒。

    蓝衣少年的意思很简单,邪眼二人意外中了毒,导致实力跌到谷底。结果这个时候,恰好被卓沐风碰上,然后两大高手,就这样被一个无名小卒一剑斩杀。

    蓝衣少年指着地上的蜂群尸体,淡淡道:“想必是双方激战之时,这群千蚁蜂恰好经过,它们体内蕴含的毒素,能致人酥麻奇痒。邪眼二人应该是受伤太重,不小心被叮咬。”

    至于为什么卓沐风没有被叮,只能归结于他的运气太好,不然无法解释。

    孰不知,听到蓝翔解释的卓沐风,却是心头大惊。

    千蚁蜂?不是血毒蜂吗?

    他仔细观察着地上蜂群的尸体,突然现,这种毒蜂与他认识的血毒蜂大体一致,但也有细微的不同。

    昨夜视线不好,加上受伤太重,他根本没有细看。

    好家伙,这回真是误打误撞了?

    当然面上没有任何显露,只是笑道:“兄台神机妙算,不知尊姓大名。”

    “在下蓝翔。”

    蓝衣少年矜持道。

    卓沐风震惊道:“敢问是蓝天的蓝,飞翔的翔吗?蓝兄,你家可有挖掘机卖?”

    蓝翔一脸的迷茫,其他人也是莫名其妙,那些暖阳山的年轻弟子们,则暗暗嫉妒着卓沐风的好运,在女神面前狠狠露了一把。

    不管过程如何,总之邪眼和邪手是死在卓沐风手里,这必然会成为对方的履历之一,至少够他在姑苏城出名了。

    他们却不知道,在女神心里,早就将卓沐风定位成了一个厚颜无耻的小人,这次的事不仅没有增加印象分,反而更让巫媛媛不齿。

    疑问解开,凌飞当即命令手下做好竹木担架,抬着卓沐风往回走。

    凌飞没出事,潜逃的邪云宗余孽也一一落网,卫道盟众人亦是长出了一口气,当下也各回各家。

    临走前,华为峰真诚地向卓沐风表达了歉意。

    卓沐风大度地表示没关系,心中却恶狠狠誓,将来有机会,定要这模仿焦寻欢的家伙好看!

    ……

    “蓝师弟,你似乎有心事?”

    回程路上,巫媛媛看向神思不属的蓝翔。

    蓝翔回过神来,轻笑道:“那位卓兄,挺有意思的。”

    巫媛媛一脸的奇怪。

    “刚才我问过凌捕头,他说是卓沐风救下了他,师姐不觉得,以卓沐风的修为,能做到这件事很不容易吗?尽管凌捕头解释过,是他先找到机会脱离了邪手的控制。

    而且,如果是卓沐风带着凌捕头逃亡,那么这一路上的记号……”

    蓝翔素来清淡如水的双眸中,忽然爆出一阵璀璨炽烈的光芒,竟是巫媛媛从来不曾见过的。

    她哼了哼道:“也许是那家伙运气好,走过的路,刚好有许多爬虫野兽经过。”

    蓝翔不置可否地笑笑:“也许吧。总之那位卓兄,可以关注培养一下,兴许将来能成为卫道盟的骨干。”

    一边的华为峰,也适时说了一些卓沐风的好话。

    巫媛媛却是撇撇嘴,选择性地忽略了二人的意见。在她心里,恨不得永远别再见到那个厚颜之辈。

    ……

    见到卓沐风受伤,商紫蓉惶急不安,等听说只是肩膀有碍,一段时间后便可恢复,这才安下心来,但还是不忘数落师兄一顿。

    等所有人走后,商紫蓉偷偷问道:“师兄,怎么那位凌捕头好像和你很熟的样子?”

    卓沐风道:“也没什么,我就是救了他一命。”

    商紫蓉眼珠子乱转,低声问:“师兄,你不会故意坑了凌捕头一把,然后又装好人救下他吧?”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小娘皮明显对师兄的人品产生了严重怀疑,竟给她一语中的。

    卓沐风赏她一个板栗,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一边玩去。”

    气恼地瞪了师兄几眼,留下一句大人不计小人过,商紫蓉嘟着嘴巴跑开,不过隔了一会儿,还是乖巧地送上了药汤,令卓沐风颇为欣慰。

    等小娘皮离开后,回想着昨日的经历,卓沐风慢慢生出了一股后怕的情绪。当时只想着事成的种种好处,可万一中间出了差错,只怕哭都没地方哭去。

    以后还是要谨慎保守一些!

    压下杂念,卓沐风闭上眼睛,盘膝坐床,开始一遍遍按照长河正气的方法修炼内力。

    如是三天下来,他的精气神彻底得到了恢复,内力又精进了几分。加上时不时修炼神行百变,要不是右肩伤势未愈,只怕实力还要更胜之前。

    然而每天的好心情,在看见天边飘来的彩雾时,立刻就会荡然无存。

    该死的丹华阁,听说茶树深受荼毒,最近萎靡了不少,店铺里的茶叶也不够卖了,长此以往,非要断货不可。

    正气愤间,又听手下来报,凌飞前来探望,卓沐风愣了愣,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