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三十七章、大难临头各自飞
    不等双方谈出一个结果来,城防军返回维也纳,已经开始镇压叛乱的消息,就传到了霍夫堡宫。

    谈判直接陷入了僵局,双方实力对比生了变化,谈判的主动权易位,维也纳宫廷再也不急着达成协议了。

    资产阶级提出来的条件,在这些大公们看来就是一个耻辱,如果没有选择的话,为了小命着想,没准他们还有可能捏着鼻子认了。

    现在城防军主力已经回来了,维也纳周边的军队也在赶来的路上,皇宫中还有一个团的军队守着。

    这个时候危险已经消失了,大家的心思都生了变化,路易斯大公也不愿意向资本家妥协了。

    就算是要进行政治改革,那也必须要是他们主动去改革,而不是被人逼着改革,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

    平叛的度,比弗朗茨想象中的要快。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遇到平叛大军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怎么击败敌人而是跑路。

    没有办法,最初叛军组织了几次抵抗,就被城防军给打怕了。阿尔布雷希特还故意放跑了溃兵,就失败的恐惧传递了出去。

    在军事进攻的同时,弗朗茨也采取了政治攻势,他以皇储的身份宣布:恶必究,胁从不问。

    这个年代哈布斯堡家族在奥地利还是非常有市场的,有了弗朗茨的保证,很多被挟裹进去的叛军士兵,都干脆利落的投降了。

    被叛军祸害过的维也纳市民,现在也主动出来给平叛大军提供方便,离开了民众支持叛军已经变成了无根之萍。

    平叛大军虽然进展顺利,可弗朗茨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看着断壁残痕的建筑物,他知道经此一役,维也纳的经济倒退了至少五年。

    不过这个时候,弗朗茨没有时间悲伤,他还要安抚民心呢?被叛军祸害了一遍过后,维也纳民众的心里是脆弱的。

    作为皇储,弗朗茨这个时候自然是要给他们带去春天般的温暖,将他们从痛苦之中解救出来。

    “大公,前往王宫的路已经打通了!”卫兵激动的说道

    弗朗茨微微一笑,这是一个好消息,意味着大局已定,叛军没有能够控制皇帝,那么失败就成为了定局。

    “给皇帝陛下传信,我处理完了这边的事情就过去!”

    政治是黑暗的,为了获得最大的胜利果实。弗朗茨要平定叛乱,稳定了城内的局势过后,才会挟大胜之威回去。

    要不然现在过去,搞不好摄政委员会就要和他抢主导权了,在权利面前,他可没有兴趣赌这些政客们的人品。

    显然,弗朗茨还不知道梅特涅相已经跑路了,科洛夫特伯爵也不在王宫中,摄政委员会中仅剩下了路易斯大公和他父亲。

    这个时候,就算是路易斯大公想要抢夺主导权也做不到啊?除非是斐迪南一世亲自上阵,否则这次叛乱中捞取的最大政治资本,就属弗朗茨了。

    ……

    一名青年男子,急切的催促道:“父亲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中年男子脸色神色暗淡,望了望自己的庄园,无奈的上了马车。

    没错,这就是策划这次叛乱的幕后黑手之一大资本家欧文,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仿佛苍老了十几岁。

    城防军刚回来平叛,他们还没有当成一回事,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叛军数量已经扩充到五万余人。

    不过一交手,大家都知道要完蛋了。当放开了手脚过后,这帮乌合之众怎么可是是正规军的对手呢?

    和最初叛乱的时候不一样,当时士兵们还非常的忌惮,不敢对他们下狠手。

    这个时候画风完全变了,大炮拿出来了,对着人多的地方直接轰。他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糊里糊涂的败了。

    “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回来了。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家业,一朝丧尽啊!”欧文叹了一口气说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么多干嘛,大不了换一个地方东山再起!”青年男子无所谓的说

    如果不是他眉宇间带着忧愁,还真的以为他就不在意了。

    虽然资本无国界,可实际上这个年代,想要换个地方另起炉灶,也不是那么的容易。

    没有了长期以来经营的人脉关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搞不好会被人家吞得渣都不剩。

    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少做过,可以说所有的资本原始积累都是血腥的。

    按理来说,欧文这样的大资本家,没有道理要亲自参合革命。可惜前面吵高物价的时候,他们投入的资金太多了,本想大赚一笔,没想到却将老本都搭了进去。

    如果不动革命,他们的大半产业,都要变成银行的囊中之物,从此元气大伤衰败下去。

    利益动人心,在同行们的鼓动下,欧文决定放手一搏,失败了大不了跑路。

    这个时候,现在他们就真的要跑路了。要是继续留在奥地利,就算是政府不找他的麻烦,损失惨重的同行们也会要了他们的命。

    这次叛乱会在短时间内就激化内部矛盾,除了弗朗茨的布置外,资本家们的内斗也是一个原因。

    同行是冤家,哪怕是在这种时候,资本家们都想要打击竞争对手,好独自垄断市场。

    借刀杀人,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利用革命的机会,将对手的财富劫掠一空,甚至连命一起带走,然后甩锅给政府军。

    如果革命成功了,那么他们的谋划自然也就成功了。可惜最后功亏一篑,见事情不可为,在叛乱还没有被镇压下去前,聪明人就跑路了。

    在奥地利只要有钱,绝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摆平,造反是一个例外。

    这个时候,就算是有钱也送不出去。只要牵扯了进去,就不要指望维也纳政府会手软。

    跑路的远远不只是欧文父子,凡是参与了进去的,无论是资本家,还是贵族,又或者是想要投机的政客,这个时候都纷纷逃离维也纳这个漩涡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