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五十章万国之庭
    地母之墓?

    这个名字可真贴切啊!

    看到空间下方的景象,姬乐喃喃自语:“国灵们来这里开会,是为借助地母的力量避开天神窥探?”

    西方那位神秘的国灵殿下也露出笑容:“原来是这样,有趣,可真有意思!”

    在空间下方,赫然是一具被解体的女性尸骸!

    这具尸体异常庞大,构成整个大地的原身。目前国灵们正悬浮在这具尸体上空。

    图穆:“千年之前的大地远没有这么辽阔。是天神们杀死了母神,将母神的尸体塑造为全新大6。”

    地母的尸体被天神们车裂分解。从断肢处流淌赤金色的神血,化作弥漫山河间的一处处火海。

    头颅高高挂起,双目早已被挖出,只有两个眼眶仰望天空,并从中流淌血水,化作两汪血色大泽。

    哪怕站在这里,国灵们也能感知地母神临死前的怨愤。那股怨恨充斥在地母身躯,形成种种难以磨灭的魔物,同时成为阻拦天神降临大地的诅咒。

    “是啊,这可是众神之母,被自己的丈夫混同孩子们联合杀害,没有怨气又怎么可能?”

    一位造物主遗落的诅咒,足以延续至整个世界的黄昏。

    姬乐精神恍惚,意识仿佛被那一股诅咒怨恨牵扯到千年前的时代。

    叮——

    姬乐身下的御座射出赤光,让姬乐重新恢复清醒。其他几位半神殿下也是如此,御座纷纷照耀属于人道文明的辉火,避免自身被地母神影响。

    至于普通的人形国灵,他们龟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地母的怨恨化作赤雾,弥漫在他们的御座周遭。

    而其他仍保持兽形的国灵,在地母怨恨的冲击下,一个个双目赤红,恨不得马上冲出去为地母攻击天神复仇。

    “诸位,动手!”图穆国灵一声厉呵,老者白飘舞,手中的大杖狠狠一劈,将动物国灵率先扫出这个空间。

    随后,多雅、巴多以及姬乐等半神国灵联手,各自操控文明之树,在这片空间升起属于他们的御柱,压制下方的地母怨气,将附近那些国灵从怨念中解救出来。

    图穆松了口气,对另一侧从不开口的中年国灵说:“幸好,这次多了两位同伴,好对付多了。”

    然后,他对众国灵说:“相信有些国灵是第一次来这里。没错,你们没看错,这里就是世界的真实。”

    地母陨落,神躯化作大地。其中一只手臂横倒,形成连绵不绝的山脉。另一只手高高向天空探去,但似乎力有不及,几个手指微微卷曲,小拇指的方向直指大地某处。。至于双腿,也化作两处截然不同的半岛,延伸向无尽海域。

    图穆:“在大地上,只有国灵和母神!”

    国灵是大地和人道结合的特殊产物。所谓的国土,所谓的国民,仅仅构成他们的躯体。而山河森林,则是他们身上的衣服。

    而将国灵们割裂出大地,将属于他们的国民视作国灵的一部分。那么非国灵所属的生命,则看做大地的一部分。

    飞禽走兽,地祇凶灵统统归属于大地。

    遥遥望去,下方的地母虽然已经被解体。但山河为衣,苍林为饰,这尊静静躺在咸水汪洋之上的神祇,仍炫耀着属于她独有的大地神性。

    巴多挥舞着拳头,语气亢奋说:“没错!我们的生命形态与母神一致,因此我们才是母神的嫡子。所谓的地祇,不过是一群盗窃者!”

    多雅慢条斯理,用充满知性的话语轻轻开口:“古老时代以来,世界唯有神与灵同在。而到了如今,也可以这么理解。”

    神代指天神,而灵则是国灵。

    在国灵的认知中,整个世界空荡寂寥。所谓的人类,所谓的动物,通通不是生命,仅仅是他们体内的血液以及地母躯体上的衍生物。

    这就是国灵的思维方式!

    姬乐脸色逐渐变化,他看向其他国灵。显然,大家对三位殿下的话很认同。

    没错,在地母死亡的现在,大地上的生命体只有他们这些国灵。

    图穆:“相信诸位殿下都知道。地祇们又一次开始染指大地冠冕,妄图窃取母神的权柄。”

    巴多马上附和:“这些异端都应该毁灭!”

    国灵们诞生的先决条件,就是地神死亡,大地无主。因此地母神性融合人道信仰,可以促使国灵们诞生。

    纵然各国之间出现争斗,可在国灵们眼中,也是他们这个族群的内部斗争。

    但如果有一尊地祇统治整个大地呢?

    姬乐暗暗思索:国灵将地祇视作窃取地母权柄的大敌。而那些地祇从地母体内孕育,恐怕也把自己视为正统,妄图打击我们这些格格不入的国灵吧?

    地祇,国灵,盘踞大地上的两大利益集团。

    图穆召集国灵们前来的最大用意,就是呼吁国灵们联手,阻止地祇窃取大地权柄的阴谋。

    多雅:“有些同伴第一次来,可能不清楚。母神遗留七件创世神器,其中有一件冠冕。传说拥有这件冠冕,就可以成为新的大地主宰。”

    看着几位半神国灵主导这次会议,姬乐心中嘀咕:“怎么看起来,跟联合国差不多。这所谓的国灵之庭,就是国灵们议事的会议厅吗?”

    拿地母神的尸骸当做会议厅,国灵们的手笔也是很大了。

    “冠冕在千年前已经碎裂。地祇们夺取冠冕碎片,妄图凝聚全新的大地权柄。请诸位殿下留意周边,断绝地祇们的阴谋。”

    “比如夏国的殿下,艾落山上的地祇手中就有一块碎片。”

    姬乐本来在对照联合国和国灵们,突然图穆将矛头对准他。他愣了下:“艾落山?”

    想了一会儿,姬乐才反应过来:“南宇山?”

    “用大夏的语言,是这样称呼。”

    南宇山手中有创世神器的碎片?

    姬乐眨眨眼,正要开口询问。但西方,和姬乐遥遥相对的那位神秘国灵忽然问:“创世神器一共有几件?”

    “天父九兵,地母七器,这是古老相传的神话。”多雅淡淡说:“殿下,这些事情回头我们会准备成资料传给诸位。现在,请商议正事。”

    所谓正事,无非就是让诸位国灵达成默契,清理本国附近的地祇,以确保无人可以成为新的地神。

    “那么,我们拿到冠冕后,有同伴妄图成为地神呢?”神秘国灵仍追着不放,继续问:“我们和地神的生命形态最接近。如果我们得到冠冕,也能拥有地神权柄吧?”

    “这就是会议的另一个目的。”多雅亮出自己的手臂,巴多、图穆以及最后一位半神国灵也纷纷露出手臂。

    在他们的手臂上,有一道闪亮的金色花纹。

    “立誓吧!签订属于我们国灵的誓约!”四位殿下异口同声:“对母神立誓,我等国灵绝对不可染指大地,不能窃取母神的权柄!”

    换言之,国灵不容许转化为地祇,更不容易有任何国灵妄图盗取地母权柄。

    一位真正的地神诞生,意味着全数国灵的死亡!

    姬乐和神秘国灵静静不语,二人坐在御座上静静思考。

    他俩看出来了,这次召集所有国灵的聚会,更多是针对二人的举动,希望两位半神国灵签订契约,维系国灵们的传统。

    而其他初次进入国灵之庭的国灵,也眼巴巴看着姬乐二人。他们也是被要求签订契约的对象,但他们人微言轻,只能让姬乐二人来表态。

    “另外,两位殿下的作风太霸道了。请两位不要仗着国内武力,继续迫害我们的同伴。”多雅语气平缓,陈述一个国灵们都明白的难堪事实:“我们是母神的宠儿,大地是我们的舞台,世界的未来必将属于大地诸国。但——我们的势力增长缓慢,在天神、地祇以及国灵三大集团中,我们的力量是最弱小的。”

    所以,禁止你们继续征战附近的小国,不能阻挠其他国灵的诞生!

    姬乐和神秘国灵都很意外,二人对视一眼:原来不断吞并附近国家的人,不止我一个啊!

    时间一点点过去,姬乐二人不开口,其他四位殿下也不说话。而周边的国灵更一个个闭紧嘴巴,默默看着六位半神国灵的无形交锋。

    过了好半天,姬乐才温吞吞说:“这些事,需要急着一次讨论清吗?我家还有点事……”他轻轻弹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有些小畜生在闹腾,我需要回去解决。”

    图穆目光瞄向那些灰尘,露出了然之色。沧桑的白老者缓缓说:“战神的惩戒吗?只要殿下肯签下契约,我可以帮你解决。”

    “区区一点小事,何须殿下出面?”姬乐开口回绝,并站起来准备离开。

    “哈哈……”西方那尊国灵也笑着跳下御座:“我们俩什么都不懂,先请诸位将情报送来,我们再慢慢研究。下个月不是殿下的八百岁诞辰吗?到时候,我们再商议吧!”

    面对四位半神的威逼,两位年轻国灵果断抽身。就算契约没问题,也不能在人家逼迫中签订,在这件事中必须占据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