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十六章黑彘
    司马景文和余媖赶到永乐殿,正有两位巫女跪在殿内,联手推动一面等人高的巨大铜镜,照映城内生的情景。

    “只有司马你一个人来了?来,坐坐,苏芷,给老先生倒酒。”

    闻言,苏芷小姑娘捧着酒壶,碎步小跑到司马景文身边斟酒。

    酒香扑鼻而来,司马景文眼睛一亮:“好浓的香气!”

    “不错吧?”姬乐大大咧咧坐在位置上,端着耳杯对司马景文笑道:“快尝尝,农宫刚送来的酒,这酒的纯度还不错。”

    司马景文赶忙双手捧起耳杯,起身将酒水一口饮尽。

    酒水下肚,司马景文眼睛一亮:“好烈的酒!”

    他看向苏芷怀中的酒壶,双眼放光:“这酒用来做清酌祭祀之物,恰到好处。”

    “当然,是农宫用新方法做出来的。”姬乐对这次送来的酒水很满意,不枉费他刻意找史皇氏讨要蒸馏提纯技术,还利用巫术进行加工,缩短时间。

    而这也说明,灵宫的巫术体系完全可以用在民生上。

    “夫子。”余媖推了推司马景文,才让这嗜酒狂魔回到正事上。司马景文恭声问:“殿下召我等前来,可是有关黑彘之事?”

    “你们自己看吧。”姬乐仗着自己的酒量大,捏着耳杯灌酒,当做清水一碗碗下肚。他目光盯着大殿中央的铜镜,嘴角泛起笑意。

    司马景文扭头看向中央大殿的宝镜,里面正展现城内捕杀黑彘的景象。

    看到崔静和巫岷属下的巫师在一起,余媖惊愕道:“灵宫巫师已经出动了?”

    “本殿的意思。”姬乐笑眯眯道:“方才黑彘暴动,便下令让巫岷和崔敏带着灵宫巫觋外出帮忙镇压,看起来,他们的成果不错。”

    灵宫的两大阵营的确明争暗斗,可面对国民危机时,还能顾忌自己的恩怨吗?

    姬乐刻意用这件事,促成两派人士的合作,给他们一个和解的契机。

    不求一次根除,但只要让他们彼此的态度稍稍缓解,也可减轻灵宫内部的冲突摩擦。

    余媖脸色变了变,但她心中不得不承认:“殿下这样做,从大局上考虑,的确对灵宫有益。”

    于是,她坐在司马景文身边,猛地,又想到一件事:“糟糕,广场附近有常备的两座粮仓!必须将黑彘从那里驱逐!”

    “喂喂,你们不会真以为,我这几天一直在女闾厮混吧?”姬乐端起耳杯,漫不经心说:“这几天夜里,我一直操控傀儡仆搬运城内的粮仓。已经把广场附近的大部分粮食运送到其他地方。”

    “粮食没事?”余媖稍稍放心。

    “我将那些粮袋装上沙子重新放回去。不过这些黑彘的牙口是真不错,沙子也能吃。”

    “黑彘”,是战神制作的天灾级武器。繁衍生殖的小黑彘能不断吞噬眼前的一切物品,为母体提供能量。别说生命,就算非生命碰到它们,也会被啃食殆尽。

    上午,杨柯击杀黑彘王后,将尸体运送到广场进行分解。但就在这时候,一群肉瘤从黑彘王腹内滚出,混杂着黑色液体,腥臭恶气扑鼻而来,让周遭的国民纷纷闪避。

    随后,从那些肉瘤中裂出一只只小黑彘。那些小黑彘有三尺大,长满獠牙,见食物就抢。每当吃掉一部分东西后,体积就会随之增大。

    幸亏国民反应及时,加上巫岷带着一众巫觋赶去相助,总算将这些黑彘压在城内一角,没有往其他地方散播。

    不过其中一头小黑彘因为吞食太多,身体慢慢变大,成为第二个母体,并主动繁殖新的黑彘。

    “这……”司马景文目瞪口呆:“居然是这等无限繁殖的恶兽?”

    但转念一想,司马景文又镇定下来:“至少全部清扫掉,非但没有威胁,反而能多一堆肉食,还是一件好事。”

    “前提是,这些肉能吃。”姬乐放下杯子,对余媖说:“你们可知这种黑彘的来历?”

    “请殿下开释。”

    “前几日,天神对九宫城降下惩戒。有三根青铜长矛扎入大地,导致一群石头人攻城。这点,你们应该清楚。但你等却不知晓,那长矛扎开的洞穴中,爬出一只恶兽。”

    司马景文和余媖看向镜子里出现的那头庞大黑彘,心中皆有所悟。

    “这黑兽秉承大地戾气而成,至邪至毒。我命巫岷率巫师前去镇压,甚至不敢让那些沾染兽血的国民轻易归家。”

    “有毒?”余媖心中一凛,马上拿出法器,对灵宫另一边的看守人员下令。

    只听宫中响起一阵短促的钟声,那声音颇有节奏,经过术法的增幅而响彻全城。

    “今天进行的恶兽有毒?”国民辨认旋律,马上听出警报的信息。那些没有接触恶兽的国民归回家中,拿出自己没有穿过的干净衣服扔到门前的竹筐里。不久后,有专门的巫女过来收集衣物。

    而那些因为抵抗恶兽,沾染兽血的国民,听到警报声后,也不敢随便归家,而是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等候巫女们帮自己净化毒血。

    看到国民们秩序井然的应对措施,姬乐露出惊讶之色。

    “看起来,倒是我低估咱们国民的素质了。”

    “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闹的,咱们对异兽攻击早就有一整套完整的应对体系。区区毒兽,只要不是太偏门的毒,都可以轻松净化。”

    司马景文也道:“早些年前人们对恶兽了解不多,曾经误吃毒兽血肉,导致城内席卷一场大瘟疫。此后,大家对这方面就谨慎了许多。”

    经过钟声告诫,至少不会有人傻傻去吃黑彘的肉了。

    “不过到底也是一群难得的美味。”司马景文对余媖说:“如果能想到解毒的办法,还是可以吃一吃的。”

    “先看看吧。如果能吃,自然最好。尤其是这种野味,肉最鲜美。但如果实在不能吃,就拉去焚化炉烧掉。”

    焚化炉,九宫城专门销毁垃圾的地方。为防止毒烟蔓延,焚化炉还有灵宫巫觋们设计的层层防御罩,根本不担心所谓的大地戾气蔓延。

    “不过——看殿下的模样,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姬乐笑而不语,继续观望镜子。

    “殿下既然早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诫我们?”

    “是你们让我不要管事,安心在永乐殿就好啊。”姬乐双手一摊,故作无辜道:“再说,你们也没问啊。你们不是希望我老老实实不惹事吗?那我也只好安心看戏了。”

    的确,黑彘母体诞生的那一瞬间,姬乐并没有任何感应。但随着黑彘开始在村落攻击村民后,姬乐便已经感应到这次事件。

    “说到底,也是杨柯太笨。这几天,从附近村庄也送来不少恶兽袭击的情报。但是他没有在意,误以为普通山猪攻击。打算在先农礼后,再去附近村落清剿,没错吧?”

    司马景文:“的确有这回事。”

    “小杨还是需要锻炼啊!”姬乐装模作样,拿出一副领导风范,摇晃着脑袋:“情报在眼前,都没办法提炼要点。这次,就给他一个教训吧。”

    见他这幅姿态,二人反而镇静下来:“看起来,殿下对这件事已经全盘掌控,国君那边应该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