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十五章九宫城的灾难
    青年操持奴军,妇好跑去幽宫号召寡妇建立女兵,加上史皇氏和田平成天在学宫、农宫奔走,永乐殿再度清净下来。

    接连几日,除却接见大灵们,姬乐再没事情可做。每日降灵,除却一些兵器、粮食的物资外,再没有一位华夏英杰出现。

    于是,姬乐只能过上灵宫、女闾两点一线的颓废生活。每日不是去喝喝花酒,就是听听小曲。打赏钱财什么的,直接从杨柯私库里头拿,因为他出手大方,很受女闾美姬们的喜欢。

    而这,也是大多数国灵们的生活方式。人的事情,终归要由人来解决。作为国灵,他怎么可能事事上心,亲力亲为,断绝国民们锻炼的机会?

    作为守望在国民生命线的最后一柱,姬乐能所做,就是静静看着时下国民们的奋斗,然而把控大方向,让夏国不至于走上错误道路。

    “无聊啊!”这日,姬乐在永乐殿纳福清凉,索性把余媖找来下棋。

    因为姬乐很无聊,于是将后世不少棋谱翻出来,跟余媖二人研究棋艺。

    余媖仔细琢磨围棋的每一步落子,忽然听对面殿下问:“算算时间,他们已经开始祭祀了?”

    “应该。”余媖看看天色:“按照以往的流程,应该已经开始祀农亲耕。”

    今天是夏国的“先农礼”,要祭祀神农氏,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作为国君,杨柯还要带头犁地播种,起表率作用。

    姬乐这几日无聊的很,本打算跟着一起去观礼。奈何杨柯不许,史皇氏等人也不愿意让姬乐轻易冒险。

    最终,余媖便留在永乐殿陪姬乐下棋。

    “好想出去玩。那小子跑去练奴军,这几天也看不到人。”

    “无名阁下那里刚有点成果,实在分不开身。”余媖在不久之前,受到史皇氏、杨柯的多番嘱咐,让她务必拖住姬乐,别让国灵乱跑。

    “算了,我不是那种任性无知的人。他们忙正事,也是为夏国展。回头把赵钱二人请来,继续让他们给我讲经。”

    姬乐持黑子,看到余媖一条大龙的破绽,马上落子截断。

    “啊,遭了!”余媖见局势不利,不敢再分神,专心研究自己的棋路。

    “你的技术啊,还要多多磨练。要知道,棋可观人,还能培养大局观,对你打理灵宫有好处。”姬乐喝着果汁,吧咂嘴:“我让你们找的茶叶,弄出来了吗?”

    “这……还在研究中。”余媖低头观棋,回道:“要不,给您先上一碗茶汤?”

    “免了?”姬乐脸色一变,果断拒绝。

    虽说中国茶文化源远流长,但跟现代饮茶方式相仿的煎烹方式,最早出现于唐。而夏国的饮茶文化,更多受故土蜀地的影响。是通过赵志文这些和五斗米教有所关联的方士,将饮茶习惯带入夏国。

    穿越之初,因先民们水土不服,加上异世气候湿热难受,会选择喝茶汤来祛除湿气。

    可问题是,这个时期的茶,与其说是茶水,倒不如说是一种汤,要混着葱姜一起饮用,有祛湿清热之效。对姬乐来说,杀伤力不亚于中药汤。

    姬乐当初让余媖备茶,只看了一眼,马上让人端走。

    古代茶汤,简直是姬乐小时候的噩梦!

    曾经姬乐友人突奇想,想要探究茶文化的历史,尝试各朝各代的烹茶技艺,煮了好多茶让他品尝。

    唐末以及宋明时期的茶,姬乐勉强能喝一喝。可那些更古早一些的汤水……

    想起当初被灌下去的几碗热汤,姬乐心中一阵腻歪。他对余媖说:“制茶方式我也交给你们了。我要求不高,三个月内,让我喝上茶就成。”

    “会的会的。”余媖连连点头,姬乐给出的制茶工艺很详细。他们按照那套流程下来,一个月就能做出样品。

    “那就好,眼下就用这些果汁代替吧。”

    姬乐很无奈,夏国目前的饮品,在排除茶汤后,他能喝的只有三种。第一,普通白水。第二,低纯度的酒水。第三,山果榨出来的果汁。

    那种低纯度的酒水根本不受姬乐喜欢,勉勉强强只能喝一些果汁,或者拿一些草药泡水喝。

    哪怕前世并不喜欢跟友人一起喝茶,但如今姬乐也迫切怀念曾经的种种茶饮。

    “快点啊,我总不能成天拿着金银花、菊花这等东西泡水喝吧?虽然花茶也不错,但我怀念茶叶——”

    姬乐话音一顿,露出玩味的笑容:“余媖,走走!咱们去王庭!”

    “王庭?”没等余媖反应过来,姬乐套上外衣,匆忙说:“杨柯那边出事了,快点,咱们过去看笑话!”

    “呵呵……让你们不带我去先农礼,这下傻眼了吧?”

    见姬乐风风火火赶去王庭,余媖赶紧跟上,并喊道:“殿下,慢点,您慢点!”

    扑通——

    余媖看到姬乐脚一歪,整个人扑在地上,赶紧过去搀扶。

    只见姬乐龇牙咧嘴,身上多出不少淤青。

    “差点忘了,看他笑话,我自己也要倒霉。”

    想了想,姬乐爬起来:“算了,你去王庭传话,让杨柯来见我!告诉他们,一起研究如何清除外头的那些野猪。”

    野猪?

    野猪也需要兴师动众吗?

    余媖心中疑惑,让苏芷照顾姬乐,自己赶去王庭。

    还没进入正殿,就看到一群士兵东倒西歪,衣冠不整。而进去后,看到杨柯、司马景文、刘胜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痕。尤其杨柯,更是摔得鼻青脸肿,不住流鼻血。

    “怎么会这样?”余媖大惊失色,赶紧施展巫咒帮他们疗伤。

    杨柯挥挥手:“去帮老师,我这没大碍。”

    司马景文也摇头说:“我身子骨硬朗,余媖,你去外头帮那些士兵诊治。”

    余媖走到司马景文身边,柔声道:“明宫的医士已经赶来,我先帮您治愈。”青光笼罩司马景文,将他身上的伤痕一一消除。

    “说起来,大家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先农礼,为什么会这样?殿下还让我过来传话,请大家去永乐殿商讨对策。”

    “只是一群黑彘而已。”杨柯满不在乎说:“如今已经被我杀了。姬乐那厮让我们去灵宫?去那干嘛?”他拿着锦缎擦拭鼻血,轻哼道:“过去被他嘲笑吗?”

    今天,杨柯率众出城行先农礼。然而仪式刚进行到一半,不知从哪跑来一群黑彘,将队伍冲垮。

    杨柯等人忙着让普通国民跑去,硬着头皮顶在前面,加上没有带武器,于是一个个摔得浑身死伤。但在一群人努力下,已经把黑彘击杀。

    但余媖仍执着的追问:“连你都受伤了?想必那玩意很难对付?”

    “没什么,反正已经被我弄死。”杨柯故作淡定说道:“放心,事情已经过去,回头重新举办先农礼即可。而且那黑彘来的也好,就算为神农氏准备的祭品了!”

    就在这时,外头突然有士兵匆匆赶来禀报:“殿下,不好了,那头黑彘王不对劲,如今城里面已经乱套了!”

    “什么!”杨柯从王座蹦起来:“那头大彘不是已经死了?我亲手击杀的!”

    “的确已经死了。”士兵硬着头皮说:“但在我们解刨的时候,它肚子里滚落一大群肉瘤,从里面生成全新的黑彘,目前正在城内肆虐。”

    “刘胜,走了!”杨柯抓起衣甲,急忙忙带着刘胜赶去平乱。

    司马景文见了,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对余媖说:“走,我随你去见殿下。殿下那边,可能对此情况有所了解。”

    毕竟是国灵,国土内的事情,恐怕姬乐殿下已经掌控更多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