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十三章墓地
    怕鬼的国灵?

    青年恍然大悟,但姬乐气得直跳脚,连连辩解:“在我们那个时代,哪有什么鬼怪?”

    “什么鬼神,都是胡言乱语!”

    “与其说怕鬼,我更多是担心未知的敌人。”为了展现自己不怕鬼,姬乐甚至召唤了不少傀儡仆从。这些阴灵围绕在他身边,的确看不到他有任何害怕的迹象。

    “我根本不怕鬼,只是担心夜路危险。比如深更半夜走在小路上,万一有个持刀抢劫的怎么办?”

    “所以说,夜路尽量不要走!”

    “必须要保持高度警惕,防止黑暗中的敌人!”

    姬乐滔滔不绝展开自己的安全辩论,青年可没那心情来听:“赶紧吧,祭拜之后我们去墓地里面转转。毕竟,我们时间不多。”

    折腾到现在,已经是子时,他们必须在天亮之前回到永乐殿,避免杨柯等人察觉。

    这下,姬乐才闭上嘴,拿出香烛祭祀先民,然后跟青年一起在墓群打转。

    但转了一会儿,二人察觉不对劲。

    姬乐:“不行,还是无法感知灵魂,先民的灵魂似乎不在这里。”

    青年盯着身边一座墓碑,沉声道:“墓穴被视作‘阴宅’,死去的先人在墓穴中继续自己的冥生。或许因为墓穴的阻隔,你的感知力量不清晰?”

    他伸手抚摸面前的石碑,问姬乐:“我要挖开,你要不要先退后?”

    遭天谴啊!姬乐嘟囔两句,并没有闪开,反而连通永乐殿库房,拿出一把铲子递给青年。

    青年手脚麻利,很快就把棺椁挖出。

    先民们的墓穴尺丈见方,里面只有一尊装饰精美的棺椁。

    姬乐眉头微动,低声自语:“有虞氏瓦棺,夏后氏堲周,殷人设棺椁,周人墙置翣。这里的埋葬风格,倒契合礼制。”

    棺椁两侧描绘诸多花纹图案,有“升仙图”“王母图”“天禄图”等等。不过汉代的“仙人”,多为“羽人”形象。

    青年随意看了看,轻轻敲击棺椁,并掂量了一下轻重:“不对劲,这棺椁有些不对劲。”

    “怎么,总不能忽然起尸吧?”姬乐一边说,一边往后退了退,身边多出一群阴灵拱卫,并示意青年开棺。

    夜深人静,二人在墓地活动,怎么有种盗墓小说的感觉?姬乐浑身泛起鸡皮疙瘩,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念头摒弃。

    青年打开外椁,里面除却盛放尸体的内棺外,还有不少随葬的器物。他敲击内棺,了然道:“果然是空的。”

    “空的?”姬乐拧着眉头:“衣冠冢?”

    “应该。”青年说完,立刻在棺椁中进行翻找。

    而姬乐手指微动,也让几尊傀儡仆从在旁协助清点随葬品。

    “看到这些陶器和少数几件青铜器,也能想象得到,先民们最初日子可没现在这么好。连金银之物都很少随葬,更没有太多铁器。”姬乐检查棺椁里面的随葬品,凭借这些东西能窥见死者生前的活动迹象,以及生平经历。

    “这应该不是贵人们的墓穴,倒像是普通国民?陶器,这应该是盛酒用的,而且不是专门的冥器,是生前用过的。”

    姬乐一一检查陪葬品,探究这些东西的来历。

    “找到了!”青年忽然喊出声,抛出一块木牍给姬乐:“你瞧!”

    姬乐下意识接过木牍,但随后脸上一变,匆忙扔给傀儡仆从。他拿出净水干布擦手后,才低头端详木牍,身子离得远远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告地书?”

    告地书,古代丧礼的习俗。以木牍、竹牍的形式写下死者的身份,用来沟通阴司之神。同时,这也具备房契的一些功效。毕竟按照古代世界观,皇天后土为天地神。大地属于后土神,死者葬入大地,便要向后土神请命,讨要这块土地的使用权。

    告地书的丧礼规制,也有一些祭神的味道在里面。

    “这上面写了……”姬乐草草阅读一遍,对青年道:“是一位普通国民,好像是天角城那边的人,死后在这里留下衣冠冢。”

    “天角城。”

    青年和姬乐对视,不约而同想到一件事:太平之祸!

    “再去其他地方看看,你也用傀儡帮忙——算了,总不能让他们挖自己先人的墓。”青年跳上来,让姬乐出面掩埋,自己跑去另一处墓穴。

    这里,同样是一座衣冠冢,而死者的时间也是太平之祸。

    二人表情越不妙,继续探索墓地。

    足足花了三个时辰,二人将墓地大致勘测一遍。

    可结果让二人触目惊心。

    很少了!先民之墓中,除却少数拥有尸骸外,绝大多数墓穴都是空的,仅仅是衣冠冢!

    二人站在一处拥有尸骨的墓穴边,姬乐正在翻看这具白骨。傀儡仆从小心翼翼捧着白骨,送到姬乐面前让他过目。

    姬乐捂着鼻子,忍着难受说:“从时间推断,这是女性的骨架。”

    青年拿着告地书:“按照这上面的时间,应该是先民早年就埋葬的人。那时候,这里还是都护府呢。”

    “等等,从骨龄上看,应该是一位老太太,所以可能是老死的?”

    “你还会验尸?”

    “听朋友讲过一些基础常识。”姬乐捏着刘海,闭上眼,在脑海勾勒出一位老太太的生平。

    先民穿越时,这位老太太年纪太大。没多少年,便客死异乡,被埋葬在此。从墓碑的风化程度看,的确比其他墓碑要久。而且陪葬品也少,只有寥寥几件生前用品。

    “可以确定,在太平之祸前,很多先民的尸骸都在这里,只有少数被野兽吞食,无法找到尸骨的特殊情况。但这些缘由,在告地书上都有记录。”青年又将棺椁掩埋回去:“可唯有那件事,告地书上根本没有记录!”

    太平之祸!

    不仅仅没有先民们的尸骸,就连告地书中都没有提及先民们的死因,只说了一个大概时间。

    “是对天上那位的忌讳吧?”姬乐命仆从将白骨重新摆好,安置回去:“走吧,去烈公墓。”

    烈公,是夏国对杨柯先人的尊称,他的墓地在最中央。可查看之后,二人更加迷茫:“怎么也是衣冠冢?他不是没掺和那件事?”

    当初烈公在九宫城这里,根本没有参与太平之祸啊!

    青年挖开棺椁,并未找到告地书,只有一卷光泽暗淡的锦帛。他拿出来端详一会儿,递给姬乐:“烈公生前的经历,勉强算是他的告地书吧。”

    姬乐让仆从接过,仔细阅览。这上面写着烈公穿越之后的事迹,而由此也能看到先民们的历史。

    烈公并非第一批穿越而来的先民,他到来的时候,先民们已经有了一个简单的制度体系。

    最初的先民里,有两个校尉,他们聚集同样穿越的几位亭长,拉拢游侠,以武力约束先民,形成最初的制度体系。

    那时候,烈公和同样世家出身的几位同伴虽然学问高一些,但并不能插手先民们的集团运行。他们穿越后,是待在学宫里默写典籍,帮忙恢复文明传承。

    渐渐地,武力统治转变为信仰崇拜。那姓狄的校尉因为小女儿重病,被太平教的一位上师救治,便开始礼奉太平教,推动先民们祭祀“黄天君”。然后便有天角城等其他城池。先民们的中心,也从九宫城转向天角城。

    也是那个时候,烈公总算拥有一定地位,可以插手九宫城的规划。在他的经营下,把先民最初的据点,改造为现如今的九宫城。

    “哪里都有斗争啊!”看到锦帛上的简单叙述,姬乐能猜出当年先民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最终的结果,就是太平教彻底被根除,烈公躺赢,得到先民们的统治权。

    然而——

    “这上面仍然没有记录烈公的死因。”

    “只是从时间推断,似乎也在太平之祸不久。”

    其他先民是死在太平之祸,告地书的时间点几乎一致。但烈公似乎要晚几天?

    “但能猜得出来,先民灵魂的消失的确跟那件事,也跟那位有关。”姬乐抬头望着天空。

    寅时已至,黎明到来,天空泛起一抹白光。姬乐的目光投过光亮,看向那尊高居天之极的天主。

    “矛盾已经立下,纵然是为寻回先民们的灵魂,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啊!”

    见已至黎明,青年赶紧将棺椁埋回去:“先埋上,其他事情回头再说。”

    姬乐忙道:“等等,这锦帛——”

    看到傀儡手中的锦帛,青年行动一顿,才继续动作:“你先拿着,我们赶紧回去,回头再找机会放回来!”

    的确,时间不多了!

    看着天色,姬乐担心惊动旁人,和青年重新埋上,蹑手蹑脚溜回岔道口。妇好等人早就等得不耐烦,准备过去找二人。

    “怎么这么晚?”

    姬乐打哈哈,指着青年说:“这厮胆子有点小,加上我二人不认路,在这边耽搁不少时间。阿姐,咱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