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十二章站在当下,面向未来
    姬乐蹲在地上碎碎念,看着一件件陶器缓缓降落在召唤阵内。

    每一件器物的具现,都能感觉到一部分信仰力消失,就如同在姬乐心口重重一锤。

    “这个陶器本来可以召唤太公。”

    “这个是召唤兵圣的。”

    “这个是商鞅——”

    蓦然,赤云中金光一闪,又有一道霹雳坠落,

    “嗯?还有好东西?”姬乐打起精神,端详插在召唤阵正中央的青铜武器。

    “咦,这不是我的铜钺?”妇好本来要去安置军魂,但她立刻感觉到一股同源的气息,转身走来拿起召唤阵中的武器。

    妇好尝试挥舞几下,铜钺透着渗人的寒光,和她体内的神性共鸣,让妇好更加欢喜:“不错,不错,有这柄虎头钺,日后带兵打仗更方便了!”

    “虎头钺?”姬乐看着青铜钺上面的虎头花纹,奇怪道:“殿下不是用龙纹大铜钺吗?”

    “那也是我的武器,毕竟我一辈子不可能只拿一件武器——”妇好抚摸自己的兵器:“本来还打算重新打造,没想到竟然连这种武器都能召唤,太好了!”

    这铜钺和妇好息息相关,自带一股灵力,不逊色灵宫制作的法器。

    姬乐打起精神,笑道:“既然殿下这么喜欢,我付出的信仰力也算没白费。”

    “称呼殿下什么的太见外了,你就……”妇好想了半天,也没合适的称呼。

    姬乐趁机道:“不如叫姐姐?”

    姐姐?

    青年瞪大眼睛:不算妇好跟他们之间遥远的年代差异。单纯从妇好生前的年纪看,那也是中年妇女啊!你直接称呼姐姐,要不要脸?

    妇好下意识抚拭自己的脸。常年征战,她的保养远不如大王身边的那些美人。只不过她跟武丁感情不错,外加自己的权力地位,才保持王后的威仪。

    姬乐挠挠头,腼腆道:“阿姐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青春与活力,跟我们这种年轻人差不多。怎么看,我也不能违心称呼您是长辈。唔……用‘阿姐’这个称呼,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最后,姬乐的表情有些惭愧。

    “不,没什么,就姐姐,这个称呼不错。”妇好看到国灵这么腼腆羞涩的一面,顿时心情大好。没错,我还很年轻,还能征战沙场。再说了,重新复苏之后,我说不定还能登临神位!

    妇好满口答应下来,又对青年说:“虽然还不清楚你的情况,但想必年纪没我大,你也可以这么叫。”

    女人,自然更喜欢往年轻了叫。最讨厌别人提及自己的年龄。当然,很多男性也不例外。比如三十岁仍然未婚,便担心被年轻一些的朋友戳伤疤。

    青年嘴角抽搐,含糊混过去。

    但姬乐大大方方,称呼没有半点顾虑:“阿姐,你说你有好几把武器?要不要回头我都帮你找来?”

    “到时候再说,现在一把就够用。”

    青年见二人这热乎劲,心中暗骂:何等不要脸的人!为了拉拢,居然这么违心!脸呢,你可是堂堂一尊国灵!

    怀着对姬乐的满腹鄙视,青年跟二人往山腰走。

    “阿姐,你让巫女们陪同,往左边去。我们俩去右边办点事。”

    “好。”妇好抗着铜钺,和巫女们率先离开。

    当灵山只剩下二人后,青年上下打量姬乐。

    “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这种人,如果在我那时代,肯定是陛下身边的奸佞小人。”青年双手抱胸,冷笑不止。

    若在他那个时代,他肯定直接将这厮割下舌头去喂狗!

    姬乐眼皮抬都不抬,根本懒得跟他斗嘴:“我说,阿姐刚才带着军魂降临,你怎么看?”

    “一人一个?联想史皇氏带着玉笔,田平扛着自己的锄头,妇好殿下携带军魂。每一位降临者都必然带着属于自己的特殊物品。”青年顿了顿,语气带着些微羡慕:“而且,军魂恐怕不单单是妇好殿下一人的特例。作为一军统帅,士兵就是最宝贵的财富。未来降临的将星,也极有可能带着属于他们的军魂,在异世界重新扬威。”

    那么,你的军魂呢?

    姬乐默默看着青年,没有提出这个直白的问题。

    可青年明白姬乐的想法,苦笑道:“应该是契约的问题。毕竟我没有跟国家立约,无法得到国家加持。”

    和姬乐结契的青年,并非那位征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而是临死前,一个普普通通,不甘病逝的年轻人。

    宁殇沙场,不亡病榻。

    这是华夏众多名将,在临死前一个共有的遗憾。青年自然也不例外,纵然锦衣玉食,富贵荣华,可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无法实现自己心中的大业。

    凉风吹过,姬乐似乎感受到青年胸中的悲怨,一时间二人陷入沉默。

    四周草丛不时响起虫鸣,过了一会儿,姬乐忽然道:“我死的时候二十三岁。”

    “我也是。”

    “而且我刚刚度过自己的生日不久……”姬乐说出一个天数,青年一怔,默默算计自己死亡的日子:“这么看,你的时间倒能跟我对上。我们俩活了同样的时间。”然后他报了一个时间。

    “汉代是十二辰制,换算现代的二十四小时,的确是我死的那个时间,说不定还能精确到分秒。唯一的不同就在于——”

    姬乐表情古怪:“你是病逝,而我是被车撞死的。”

    说完,二人又是相顾无言。

    相隔两千多年的光阴,两个活了相同时光的青年,因为不甘心自己的英年早逝,所以才有了一次偶然的接触。

    姬乐在神兽攻城中,因为对生命的渴望,触薪火记录中潜藏的一抹不甘执念,将青年额外召唤至此。

    “行了,不说这些。”姬乐收拾心情:“毕竟咱们在这个世界都活得好好的。那么,就让我们并肩而行,在这个世界完成生前未了的遗憾吧!”

    是啊,不管过去如何,二人活在当下,共存于同一片天地。而他们,更有着辽阔无垠的未来。

    “关于随身物品什么的,你不用担心。刚才也见了,阿姐的铜钺可以具现,那么你的武器自然也可以。实在不行,我找来湛泸、赤霄、太阿予你。”

    “都是后话,眼前还是寻找那些先民的亡魂。我有预感,这件事背后引的真相,对我们有极大影响。”

    “也是。”姬乐满口答应,但却毫无半点行动的意向,眼睛一眨一眨看着青年。

    “什么意思?走啊?”

    “让你先走。”

    “嗯?”没等青年明白过来,就被姬乐推上前往墓地的小路。

    夏国将死去的国民葬入灵山。而先民们的死亡和当年太平之祸有关,他们的墓地在灵山更深处。

    夜深人静,小路漆黑一片,纵然有点点月辉的照耀,也让人升起一股寂寥感。

    阵阵阴风呼啸而过,两侧杂草连绵起伏,让姬乐打了个哆嗦。他小心翼翼,跟着前方的青年。

    青年手持灯笼,幽幽烛火在墓地中飘荡,更如同一团诡异的鬼火。

    突然,青年停下脚步。

    姬乐差点撞上去,赶紧稳住身子:“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前面路有点宽,要不要同行?”

    “不用。”姬乐干巴巴说:“你在前面带路就成,记得走慢点。”

    青年用怀疑的目光看向背后的姬乐。刚说过一起并肩而行,你这马上就退缩了……

    但仔细看看,姬乐左右张望,神情有些不对劲。

    “不应该吧?不会是因为他……”青年想到某个可能,表情古怪起来,继续往前走。

    很快,在青年的引路下,二人来到先民们的墓地。

    最前方,是一块白色石碑,这上面记录五千先民的名讳,以及先民在异世界奋斗的艰难。

    站在石碑前,姬乐表情有些伤感。

    “正是这代人的努力,才有如今的夏国啊。”说着,他拿出香烛准备祭拜。

    至于青年,他提着灯笼,打算往左走。

    “等等,先别走。”姬乐赶紧叫住对方:“先让我祭祀先灵,一会儿跟你一起去。”

    青年叹了口气:“我就在附近看看,放心,不走远。”

    姬乐还有些不放心,青年索性直接问道:“话说,你也是一尊国灵,本身堪比神灵的存在,怎么就怕——”

    “谁怕鬼了!我这是对未知保持应有的敬畏!”

    “再说了,自己召唤的,跟凭空出现的,那能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