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十一章将领们的特权
    妇好,商武丁之妻,又名后母辛,妣辛。华夏有据可考的第一位女性军事家。

    身穿黑色祭服的女子站在圆阵,接受薪火传递的信息。不得不承认,同样是刚刚降临,这位女性政治家比田平更快了解目前的局势,并在第一时间适应自己的身份。

    睁开眼后,不等姬乐过去打招呼,妇好便直接开口:“国灵殿下,情况我已经了解,麻烦先给我换一身夏国的衣服。”

    “一切早就准备好。”姬乐招来不远处等候的巫女。两位巫女捧着衣物,准备上前帮妇好换衣。

    “不必,我有人。”妇好抬起手,一阵阴风吹过,身边多出七八个下跪的奴隶。

    青年眉头一挑,下意识扭头看向姬乐。

    姬乐对此也很意外。妇好召唤的奴隶,跟他的傀儡仆从相似!

    这些奴隶接过巫女手中的衣物,手脚麻利地帮妇好换上百褶襦裙。

    妇人大大方方,言行举止间自带从容,而且她根本不在乎姬乐和青年在旁边看。但二人哪敢真观看妇好换衣?

    姬乐赶紧拿出一块屏风帮妇好遮掩,并对巫女道:“你们先退下。”

    遣退巫女,姬乐和青年坐在屏风这边,低头等候妇好更衣。

    “妇好御使的奴隶,莫非就是当年殉葬时的奴隶?”

    商朝有人殉的制度,类似妇好这等贵人,殉葬人数只会更多。

    “而且,能从妇好身上感觉神性,只不过并没有如史皇氏那般,直接登临半神之位。”

    商朝崇拜先祖,将自己死去的祖先视作神明,妇好被称呼为“后辛”或者“母辛”。降临此世后,根据世界法则的变化,自动拥有神性加持。

    可夏国对妇好并没有太多香火祭祀,加上没有用神兽精魄进行祭献,所以妇好仅仅属于大灵的等级。按照九鼎制,和青年的水平类似,在五鼎和六鼎浮动。

    然而,妇好因为神性外加人殉的关系,人家自带部署。除却奴隶外,还有生前一同陪葬的侍卫、女仆。可以说,妇好就跟刚刚降临之初的姬乐差不多。看似是一个人,实则跟着一群亡灵。

    “记得历史上提及,武丁多次祭祀妇好。说不定后来还曾经添加人祭。妇好可以操控的奴仆,应该不下一千人吧?这已经可以当做军队来用了。”

    屏风另一边,妇好柔和的声音缓缓响起:“降灵之初,我对夏国的情况有所了解,但具体的信息,烦请殿下详细述说。”

    “还有,我玄鸟之民在后来,又有什么遭遇?关于故土的历史,也请殿下简略诉说。”

    “商之后有周,周之后有秦,兜兜转转数千年,商人早已融入诸夏民族。”姬乐很简略的描述,根本不打算提及商朝如何覆灭。不然等太公降临,怕不是直接打起来?

    “所以,这里的夏国是后世一个朝代所立?”

    “汉在秦后。但这里也有商人后裔,或许殿下能找到一些血脉传承?”

    “但愿。”

    等了一会儿,穿着黛色襦裙的美貌妇人走到二人面前。

    打量二人,她指着青年问姬乐道:“这位也是降临者?”

    “他比较特殊,不算在内。除却殿下外,还有史皇氏以及商代之后的某位贤哲。”

    “那这种召唤可有限制?殿下接下来打算召唤哪些人?”

    姬乐看了青年一眼,笑道:“如今有史皇氏坐镇学宫,田平先生经营农宫,妇好殿下只要能掌控幽宫,短时间内没什么继续降灵的打算。但要说的话,应该会找一些技术性人才。比如公输班、祖冲之、蔡侯这类的。”

    妇好听姬乐简单讲述几人的年代和事迹,心中暗道:刻意打散朝代,是担心我们的人太多,冲击夏国现如今的体制?

    妇好一扬长,抬起下巴:“晓得了。那么我的时代,就只召唤我一个吧。但其他时代,也必须限制人数。”

    姬乐一怔,面色更加恭敬,还带着感激:“多谢殿下。”

    限制并打乱每个时代的人杰数量,是姬乐早有考量的事。

    对降灵,姬乐心中有一笔账。

    先,皇帝们不能召唤。而降临妇好这种统治者阶级,姬乐都冒了很大风险。

    其次,对每个时代召唤的英杰进行打乱,避免某个朝代的实力集团坐大。比如过多召唤汉朝的人杰,而对其他朝代有所忽略。到时候,汉代人杰一家独大,先秦时期的大佬们心中岂能没埋怨?就算汉代内部,仇家也是一大堆。比如将李敢弄出来,青年是再弄死他一次呢?还是再弄死他一次?

    文臣也就罢了,武将一个个杀性炽烈,姬乐不认为自己的魅力足以大到让每一个人乖乖听从自己的话,放下彼此间的所有恩怨。

    再者,降临之后也需要慢慢培养感情。如今降灵的三位,除却史皇氏外,你瞧瞧田平,再看看“无名氏”,只能说是刚刚合作的搭档,彼此之间还没磨合。

    如今妇好提出这个条件,便是看出姬乐的小心思,主动帮他将黑锅背上。日后其他朝代的人杰降临,妄图召唤自家亲眷友人时,就可以用妇好的话顶回去。

    “不用谢,都是为后人着想。”望着山下的城池,妇好伤感说:“我们的国度已经不在。可血脉传承于世,总要为这些后人拼搏一番。对了——”

    妇好正要说话,忽然露出戒备之色,冷冷望着天空中的明月。

    “殿下放心,那位看不到这里的情况。”姬乐自信一笑:“祂的确是天神,但在夏国,这是我的领域。”

    姬乐事先蒙蔽信息,月神的目光无法看到灵山生的这一幕。而且月神此刻也顾不上姬乐,祂正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从地穴中爬出的那头小兽。

    幼兽在田野间慢慢长大,并向附近的粮仓袭去……

    “去吧,去吧,赶紧长大,对夏国展现我们天神的惩戒!”

    ……

    得知天空无人窥伺,妇好才继续询问夏国的情况。

    姬乐知无不言,将自己这段时间在夏国的作法,一一告知这位精通政治的商代王后。

    “奴隶?”听闻姬乐想出来的三等奴隶制,妇好不赞同道:“仅仅设立三等怎么够?”

    “只要立下功劳,那些平奴很快就能提升自己的地位。难道殿下没考虑过他们私下串联,兑换军功的问题?唔……殿下说的话也不好直接反悔。这样吧,就设定三等九品制度。贱奴最低,不分等级,为最末的九品。平奴分三品,只有升入六品后,才拥有晋升贵奴的资格。而这也是一道坎,殿下切记,不论立下多大功勋。奴隶从八品往上升,必须止步六品。唯有下一次继续立功,才能让他们往上升。”

    “而贵奴想要升级,也要如此。一级一升,同时在每一级赋予相应的待遇。让他们更具备奋斗的动力。”

    “阿阳部落目前没办法反悔。但可以细细划分三千奴隶的等级。比如一品贵奴给予二十名额。二品给予一百,三品五百,四品一千……”

    姬乐眼睛一亮:“这样一来,就算阿阳部落内部,也会因为地位等级的争夺而打起来,从而无法对我们汉民造成威胁。”

    破坏部落的内部团结,分化部族精神,让他们作为个体,不断向上攀军功。

    青年听二人讨论如何炮制奴隶,嘴角抽搐,默默起身去跟巫女们站到一起。

    “这两位,手段有点太黑了。”

    他离开后,姬乐忽然表情严肃道:“殿下这个九品制度,还需要配合奴军制?”

    “我看得出来,殿下似乎已经有这方面的想法,但似乎有些顾虑?”

    见青年不在,姬乐才开口说了自己的想法。

    听到,姬乐的话,妇好闭目沉思:“原来还有这种事?既然殿下有决定,便先按照殿下的想法来。出事了,我再设法弥补。”

    妇好没有阻拦自己,让姬乐松了口气,笑容越灿烂:“那关于咱们国民的爵位制度,您怎么看?”

    夏国因为人口太少,并没仿照东汉推行爵位制。但姬乐认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打算把秦汉的军功爵制搬出来。

    有这套制度,未来降灵商鞅说不定能有奇效。毕竟这套制度,据说就来自商鞅,也算是一个召唤媒介吧?

    妇好沉默了一下:“我对后世的爵位制度了解不多,但能让你看重并使用,想必有独到之处。可具体能否用在夏国,等我研究后,再做讨论吧。”

    论政治敏感度,妇好还在仓颉之上。有她在,许多事务的处理上,姬乐再不用担心。

    “另外,我需要执掌兵权。”

    作为一位精通权利斗争的女性,她深深明白,兵权才是施加政治影响的最有力保障。

    “当然,当然。”姬乐满口答应:“我打算炼一支女兵,正需要您这种大佬坐镇。回头我找余媖说一声,让她带您入驻幽宫?”

    “不用那么召集,女兵训练非一朝一夕之事。我先看看局势。这几日,殿下予我特权,让我随意在九宫城行走,多看看九宫城的情况。”

    “不用这么麻烦,现在就行。”姬乐拿出白玉令牌:“这是灵宫的手令,只要这件东西在,除却王庭以外的其他地方,您都可以观览。对了,要小心城内有术法防御体系,那些东西很麻烦。”

    穿越之初,姬乐国灵身份还没度过磨合期,就在这上面吃了不少罪。

    “只是我待会儿还有事,恐怕无法陪您回去。”

    “我?我也不着急,我也有点事。”说着,妇好手中多出一面军旗。她轻轻一抖,军旗吐出阴风,在天空中飘荡三千军魂。

    “不知为什么,我降临之后将生前的军队一并带来。只是这些军魂阴灵需要吸收阴气来恢复力量。所以要用一用这座山。”

    妇好能感觉到,脚下这座灵山蕴含浓厚的阴气。

    “军魂?”别说姬乐,不远处的青年看到这一幕,也重新走过来。

    二人盯着妇好手中的旗幡,同时琢磨一件事:召唤华夏将领还有附带的军队?那为什么我/他没有?

    “没错。”妇好用怜爱的目光望着天空中奔腾的军魂们:“他们生前随我征战,没想到死后也追随而来。”

    不是,还能这样?

    看到妇好自带的军队,姬乐和青年目瞪口呆。

    尤其是青年,露出羡慕之色。

    军魂啊,如果我也能带着自己的属下,那就好了。

    姬乐率先回神:“稍后我让人陪您找灵山挑选灵穴,滋养军魂。”

    “事不宜迟,现在吧!”妇好说完,从青年身边走过,突然开口:“你——很不错。”

    青年剑眉轻挑,若有所思看向妇好离开的方向。

    妇好是商代的王后,常年带兵征战,自然能察觉青年是自己的同类。但她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啊——”

    身边,姬乐的惨叫声惊醒青年。

    只见姬乐脚下升起赤云,召唤阵中又有新的变化。

    “点错了!我明明今天不打算继续降灵的!我的信仰力!我的太公、兵圣、邹子、子房、蔡侯……”

    姬乐倍感心疼,太仓促了,这次无意间的召唤肯定没有好东西!如果留到下一次就好了。

    俊脸不断扭曲,每当赤云吐出一件东西,他的心脏就仿佛针扎一样。仿佛这次召唤所浪费的力量,原本能将诸多英杰一并迎来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