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十九章奉宫小事
    不对头,太不对头了!

    永乐殿一片寂静,三人表情严肃,低头思索这件事背后的意义。

    若非姬乐打算塑造死神权能,仓颉建议打造冥土,他们根本不会察觉这点差异。毕竟回归姬乐怀抱的死灵太多,数十万灵魂凝聚在一起,姬乐平常不仔细检查,也没察觉里面的异状。

    青年想了想,提出一个猜测:“或许是国灵诞生太晚,最初的先民没有归入你这?”

    “不可能。我诞生至今不过一个月,可就连十几年前的灵魂都在。等等——”姬乐仔细感应,凝眉说:“也不是都在,杨柯父亲的灵魂不在。或者说,杨氏一脉都不在。”

    “而且,仔细想想的话,杨柯一脉单传,他祖父、父亲都没兄弟。他们家的子孙缘太薄了吧?”

    一脉单传?史皇氏琢磨出不对劲:“他们家的血脉繁育能力这么差?弘农杨氏存在那么久,应该挺能生的吧?而且他还娶了四个老婆……莫非水土不服的影响这么严重?”

    “应该说,他只娶了四个老婆。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没办法生育太多孩子,所以才刻意这么做。”

    杨柯父亲当年立下规矩,不容许国君领无节制扩充后宫。君有四夫人,士有一妻一妾,普通国民有一妻。

    如果说,这是因为知道自家难以生育子嗣而做出的限制,避免耽误女性国民的话……

    姬乐越想越歪:杨柯他爹可真是一个好人,看上去挺尊重女性的。不仅仅限制儿子开后宫,还留下走婚制等等方便女性独立成家的规矩。说到底,都是为鼓励生育啊。

    青年:“现在不是研究杨柯的时候。不管他能不能生,反正还年轻,死不了。还是说那些先民的事,你确定一个灵魂都没?”

    “一个都没有。”

    青年闭目想了想,伸手指地:“那或许在这里。”

    “地母?”

    “有这个可能,但我指的是墓地。也就是——”

    “灵山!”姬乐醒悟道:“有可能,按照我们华夏的习俗,‘入土为安’。如果说先民的灵魂沉眠在墓地,也说得过去。正巧,今夜要去灵山降灵,你我同去探寻一番。”

    ……

    奉宫,是看守并管教奴隶的治奴所。这里房屋众多,但正儿八经的宫殿只有一座官邸,其他全都是陈列杂乱的小木屋。好几个奴隶塞在一间木房,勉强算一个睡觉的地方。

    骨颜是阿阳部落的一个奴隶。跟母亲以及几个弟弟妹妹住在一间木屋,因为平日干活勤劳,也算得长官青睐,可以得到不少赏赐补贴家用。

    今天,他母亲早产,便急急忙忙跑去奉宫官邸求医。

    官邸里,一位陈姓军官正在阅读兵书。

    听到骨颜的呼救后,军官诧异道:“你母生产?她这才七个月,你别骗我!”说着,军官拿出账本记录,上面明确记着七个月前的那次配种。

    “按规矩,八个月后才容许挪入产房。眼下七个月就要生了?”军官用狐疑的目光打量骨颜:“你们家,不会是打算偷懒吧?”

    “大人!”骨颜赶紧跪下,慌张誓:“是真的!早晨,母亲不小心摔倒,我们扶起来后,感觉她下身不对,羊水已经破了。”

    军官听到这话,才总算从座位起身,走到奉宫门口,向远处骨颜家的木屋望了望。隐隐约约,能听到那边的哭喊声。

    “看样子,不止你阿母,你那些弟妹也不省心。”

    骨颜连忙道:“烦请大人从产房请人施救。”

    军官看了骨颜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回到官邸,拍醒正在酣睡的同伴。

    “小张,赶紧的,去明宫跑一趟,找两个乳医过来。”

    同伴迷迷糊糊,打着哈欠,还有几分不清醒:“乳医,老哥哥又不会生,找乳医作甚?莫不是嫂子?不对啊,嫂子才五个月。”

    “混账,让你去,赶紧去!成天在女闾厮混,大白天的在官邸睡大觉。真要出了事,你担得起责吗?”

    年轻的军官被前辈踹醒,一个骨碌摔在地上。等他清醒后,问明白情况,赶紧穿衣服去明宫找人。

    但嘴里,他嘟嘟囔囔:“不过是一个奴隶,需要去明宫找人?从产房找几个婆子就是。”

    夏国对国民生育以及奴隶生育完全是两个概念。

    国民生育子嗣,早几个月的时候就要请到明宫,有专门的乳医照顾。直至婴儿降生,还要在明宫修养一个月多,通过各项检查后才放行归家。

    而奴隶生子就没这种待遇了。且不论许多人将自己豢养的奴隶阉割,纵然保持生育能力,但想要真正使用自己的能力,也必须经过奉宫挑选伴侣进行配种。

    当确认怀孕后,会从重劳力调入轻工。至八个月后,送入奉宫附属的产室。那地方,不论卫生环境还是医疗水准,远不能跟明宫中的医士媲美。

    “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顿了顿,军官骂道:“产房这几日正是高生期,根本没人手。而且这种早产,那些婆子根本不会弄!”

    小军官见前辈火,赶紧往明宫跑去。但路上,仍骂骂咧咧:“真是一群畜生,这么能生!还害得老子为你们跑腿!”

    没错,跟夏国国民的生育率比,奴隶的生育力太强了。他们繁殖的能力,一年一窝根本没问题。

    陈姓军官听到同伴的话,目光闪了闪,没有说什么。

    这正是国民对奴隶的普遍态度。

    在轻蔑的同时,还带有一些嫉恨。

    凭什么我们要屡屡面临丧子之痛,而你们这些奴隶却能生养一大家子?

    因此,很多国民对自家奴隶生子,都采取一定打压措施。甚至有些人故意让奴隶怀孕,然后逼她们流产,享受这种施虐的过程。

    纵然王庭明令禁止国民大肆迫害奴隶,行不人道之事,可这种事情屡禁不绝。据说还有几位年长的巫女,因为自家饱受丧子之痛,而将自己身边的奴隶统统阉割,以此泄愤怒。

    “你放心吧,明宫那边的医士手段高,救活你母亲不难。”

    “那我小弟弟呢?”

    陈黎用晦涩的眼神看了看骨颜,骨颜顿时明白:“保……保阿母!”

    “先看看吧,说不定可以都保下。”陈黎想到自家那口子,叹气道:“权当是积阴德了。”

    他妻子也在孕期,只希望这一胎能安然生下吧。

    想想自家期盼多年的儿子,再想想那些国民对奴隶们的异样嫉恨。陈黎突然有些明白了。如果自己这个孩儿夭折,而身边一群奴隶不断生下他们的孩子。陈黎心中也绝对受不住。以他作为奉宫长官的职权,偷偷动一动手脚……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想。”陈黎将恶念摒弃,不断晃着脑袋默诵兵法。

    只听骨颜说:“大人,您今天助我阿母托难,以后我这条命就是您的。”

    面对自己看重的这个奴隶,陈黎笑道:“你们都是奉宫所属的奴隶,是公家的财产,怎么算我的?”

    骨颜神色黯然,没错。在夏国,他们这些奴隶根本不算人,仅仅是九宫城的附属物品。哪里有所谓的人权,哪里可以选择主人?

    “不过你力气大,干活勤快,回头我家要是真缺奴隶。大不了花一笔钱,把你们家人全都买下来。”陈黎神情淡淡,望着骨颜家的木屋:“说起来,也是你们阿阳部落的巫术断绝。不然有巫术傍身,可以自行接生。我这种管理者也省心。”

    “那……那玩意早就没了。”骨颜忽然露出惊惧的表情,打算对陈黎解释。

    陈黎哂然一笑:“我随便一说,瞧把你吓的。”

    能不害怕吗?那可是匿藏巫术的大罪!

    奉宫几大戒律之一,严禁奴隶偷学巫术,更不容许这些亡国奴保留故国的文明传承。真要是查出来什么,别说骨颜自己家,恐怕连左右邻居都要统统被绞死。

    “前辈,我回来了!”小张军官从大门口跑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巫女。

    “回来了?这么快?我让你去明宫找人,不是让你去灵宫!”看到巫女后,陈黎表情一变:“妹妹,你怎么来了?”

    “灵宫有谕令,派我过来通传。听说这里有人准备生产?让我来吧!”

    巫女们司掌新生儿的降生之仪,陈岚对此很有经验。她走到骨颜身边:“记得你是阿阳部落的人?”

    “是。”面对这位浑身上下散灵力的巫女,骨颜缩了缩脑袋,低声诺诺说:“是。”

    陈岚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扭头对陈黎说:“哥,灵宫的命令,你去把阿阳部落的奴隶全部找来,我先去救人,回头我要带走。”

    “全部?”

    “没错。全部。”

    说完,陈岚将巫女服的袖子往上系,跟着骨颜赶去救人。

    陈黎虽然不明白自家妹妹搞什么,但涉及灵宫的命令,他一边让人去王庭通报,一边派人将奉宫中阿阳部落的奴隶全部召集。

    一个时辰后,陈岚重新带着骨颜走过来。

    看着面前乌压压三千人,陈岚说:“永乐殿的那位殿下下令,要把阿阳部落的所有奴隶带去灵宫。”

    陈黎:“全部带去灵宫?这……王庭怎么说?”

    “一对一的奴隶交换。阿兄就当做普通换班,只是这次工作量要大些。王庭那边有巫丞大人去解释。”

    奉宫为了防止奴隶们摸清情况,图谋造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一次奴隶的重组排列,迫使他们无法串通联合。

    “但一口气交换三千人,灵宫那边也麻烦吧?”

    “殿下的意思,巫丞大人写下手谕,阿兄只管照做。余媖姐姐那边也清楚,国君殿下不会说什么。”

    灵宫和王庭是夏国奴隶奉养最多的两处地方,各自掌管五万的奴隶。进行三千人的交换,压力不大。

    陈岚走到骨颜身边:“你阿母今天生产,暂且不带你们家人。不过你自己,老老实实跟我走。”

    突然,她身子前倾,在骨颜耳畔轻声道:“别想逃,就算你手底下那几招巫术全弄出来,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

    骨颜脸色一白,下意识退后几步。

    她……她居然看出来了?

    陈岚冷笑不止。

    阿阳部落的那几种巫术,早就被灵宫吃透,她自己都研究过不少。而且当初为什么授意自家哥哥对骨颜一家子有所照顾?不就是因为他们这家人身上,留着宗布神的血脉,是祭司一系的传承者?

    “行了,赶紧走,灵宫那边还等着呢!”

    陈岚和自家哥哥告别,跨上犊车缓缓驶向灵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