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十八章不存在的灵魂
    等地祇们离开,姬乐整个人瘫在桌案上,慵懒的如同一只猫儿。

    坐在他身边的仓颉暗暗摇头:“国灵殿下,形象,注意形象。”

    姬乐满脸不在乎:“没事,现在除了咱们三个,殿内还有其他人吗?”

    仓颉、青年一左一右,就连那些巫女都被暂时遣退。

    “我在外人面前装出一副正儿八经的国灵模样。可私底下,总要给我一点空间吧。”

    这几天精神紧绷,成天挂念正事,姬乐也很累啊。

    仓颉无奈,但仔细想想,姬乐只是一个现代普通人,硬着头皮当一个国家的化身,承担重任,的确受了不少苦。

    “今天,身体感觉如何?”

    “今天还好。只要杨柯不折腾,我身体没大碍。对了,赵钱二人去找您了?”

    “去了,东西已经给他们。不过五禽戏能不能在这个世界有奇效,不得而知。”

    “五禽戏之外,还有八八锦缎、太极拳什么的。慢慢来,总能找到一种方法。实在不行,试试我们建国后的广播体操?”

    见姬乐信心满满,仓颉不好打击他,转而问:“今天怎么没见你降灵。”

    “还没弄,今天打算晚上弄。我想降灵一位女性,最好选择阴时,初步定在酉时或者亥时。”

    “女性?”

    “一位擅长军事的商代女性。”

    说到这地步,史皇氏已经猜到是谁:“你有把握?万一失败的话……”

    “失败我也会好好对待。放心,田平的错误不会再犯。”姬乐伸了个懒腰,起来活动身子:“老大人以为,刚才我表现如何?”

    成为国灵,姬乐虽然从不对外诉苦,但心中忐忑不安,生怕自己某个错误决定,害得国家走向一条毁灭道路。

    因此,每次做完事,姬乐都要反复思索,向青年和史皇进行询问,寻找自己在这件事情的破绽。

    套用姬乐友人的话:“每日反省,虚心纳谏,这是你少有的优点。少年,且行且珍惜。”

    看着青年满脸期待和询问的表情,仓颉捋着胡须,颇有一种自家儿孙初长成的自豪感:“杀鸡儆猴,施以威德,迫使彼等改冠易。再从这些地祇中挑选榜样进行嘉奖,促使这些蛮夷大灵向我诸夏靠拢。想法不错,行动也尚可,没有大问题。”

    姬乐听到中肯的答复,这才稍稍放心。然后又转向青年:“你说呢?”

    青年低着头默默想事。

    “喂,那谁谁,无名氏,问你话呢!”

    “嗯?”青年忽然回过神,看到姬乐和仓颉看向自己,愕然道:“怎么?”

    “我说——你昨天从承天殿回来,就一直这样。无法感应兵主神性而已,不至于伤心成这样。”

    青年神情寡淡:“我对旁人的神性没兴趣。就算能获取兵主神性,也不屑去取。”

    昨日,姬乐带着青年去承天殿,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让青年谋取兵主神性,为他铺就封神之路。但青年最终并未采取行动,而回来之后就沉默寡言,让姬乐很不习惯。

    仓颉见到青年的情绪不对,也关切询问。

    “没什么。”青年郁郁不乐,但还是恭谨谢过史皇氏的关心。

    他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在他的时代,不,在整个华夏的历史长河中也是一颗璀璨闪耀的将星。

    青年穿越之初,本以为能凭借自己的武力保护姬乐。但现在看来,面对神灵级别的战斗,他根本帮不上忙。

    比如那些体型庞大的巨人,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对抗。

    诚然,自己穿越后得到不少加持,战力倍增。但其他降灵的英杰不也如此?史皇氏降临之后立刻登临神位,其得到的加持远胜过自己。

    可除却武力外,自己唯一擅长的就是军事谋略。而这方面,青年也不敢说是天下第一。且不论自家舅舅,以及汉代的几位名宿老将。那先秦时代人杰辈出,一个个更是兵法祖师爷。

    如果连军事谋略都不具备唯一性,那么自己自沉眠中醒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连田平都可以在农宫大展拳脚,那么我的舞台在哪里?

    这才是青年心中最抑郁的地方。他明白,这不怪姬乐。夏国军政大权在杨柯手中,不会随随便便交给一个陌生人。而姬乐要建立的女兵,比起自己而言,一位女将军是更合适的人选。

    可不掌握兵权,自己就一直窝在灵宫中吗?

    的确,姬乐打算帮他谋取兵主神性。然而旁人的神性,纵然是兵主神,以青年的骄傲也不屑去掠夺。

    青年不欲对外人讲述自己的郁闷与憋屈,史皇氏似有所觉,索性帮他岔开话题:“殿下,你方才说,昨日去了承天殿?”

    “没错,小规模祭祀了一番,毕竟要有人表态。夏国不可自绝于诸神,总要有人去低头。但杨柯不露面,我不去谁去?”

    “难为殿下了。”

    “如果老大人真觉得我委屈,赶紧封神吧。夏国多一尊天神,那才有保障。”

    “天神?”仓颉摇摇头:“谈何容易!”

    史皇氏冥冥中有所感应,半神到天神的这一界线遥不可及,而且还伴随莫大危机。

    “且看看吧。刚刚降临,谈论封神证道皆是妄言。”

    听到史皇氏的话,姬乐欲言又止。

    “怎么,殿下有事要问?”

    “老爷子,您说目前正处于神话时代鼎盛期。每一种新的现象、新的概念出现,都可能诞生一位神明。那么,咱们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

    杨柯不能指望了。

    或者说,自己坑了人家。如果按照杨氏一脉的计划走,王神绝对是一个全新的理念。战争这个概念能化作战争,那么国家王权的象征升华后,也能成为王权之神。

    这是和国灵并行的另一条路,还能得到大地诸国的支持。毕竟这条道路不单单一个人可以走,其他国家的国主都能效仿。

    而拉拢所有国家的君主,便可以推动杨氏的下一步计划,引导整个世界迈入人道大兴的时代。以人道神取代自然神,让天上的神族退居幕后,从神话时代转入英雄时代,亦或者最终凡人掌权的时代。

    不过计划还没多久,就有姬乐这个意外,杨氏着眼未来的人道大计被迫腰斩。

    “是偶然,还是必然,亦或者是……”

    仓颉脸色一变,立刻出言呵斥:“殿下慎言!”

    不论姬乐为什么成为国灵,如今杨氏的计划已经无法实现。王神随着国灵的出现,已经成为笑谈。作为国灵,姬乐和其他国家的国灵同伴们,断然不容许王神们崛起。

    仓颉冷着脸说:“一个空谈的计划,没有任何讨论的余地。”

    “是我孟浪了。”姬乐马上反应过来。

    这种事,你可以实际操作,却不能当众宣扬。不然,真怕那些天神听不到?

    但姬乐马上又道:“纵然那个计划失败,可人文概念类的神明,并非不能考虑。”

    “殿下打算设立什么神位?”

    “人道概念神众多,什么爱神、战神、财神之类都很不错。但要说强力,自然是死神。开辟冥土世界,作冥主阎王,那才能跟神王分庭抗礼。”

    动物之死,植物之死亡,凡人之死,乃至神明之死。如果将神明的死亡纳入冥界的掌控,足以让夏国自保,不,是称霸整个大地。

    “阴主?”仓颉低头沉思。

    的确,死神的可行性很大,而且对夏国有益。只是这人选上……蒿里君、泰山府君、土伯幽主、十殿阎王……哪个更好呢?等等——

    蓦然间,史皇氏想起一件事:如今灵魂归入国灵怀抱,如果真要推出一尊死神,势必分割姬乐的力量。

    “所以——”仓颉目光锐利起来:“殿下是打算给自己准备后路吗?”

    姬乐干笑两声,并未反驳。

    方仙道的脱之法,神道侧的封神之术,两面开花,这才保险。若非青年这边进展不大,他都打算从武道着手第三条路。

    “你啊——”史皇氏本想斥责国灵这种跑路的想法。但仔细想想,人家一个普通人赶鸭上架成为国灵,日后国在人在,国灭人亡。这就是一个站在祭坛上的牺牲品,自己又能说什么?又有什么资格开口?

    等自己成为天神,便真正长生久视,寿命以千岁计。而一个国家的寿命有多久?三百年?五百年?在这方异世大6上,许多国家连三百年都支撑不住,便消失在浩渺河山,再无半点音讯。

    国灵,看似拥有神明的地位,但国灵的寿命太短了。

    无怪乎殿下要为自己寻找一条退路。毕竟易地而处,自己也不甘心在这个时代,仅仅三五百年就消亡吧?

    想到这,仓颉倍感头疼。看看郁郁寡欢的青年,再看看心机慢慢的姬乐。

    “这俩小子到底年轻啊。”

    年轻,才有这么多胡思乱想,才有这么高的行动力。像仓颉这种老人家,更愿意行稳妥之路,每日务实,哪里有心思想这么多?

    “我好端端一个史官,又不是心理医生,怎么还要照顾他们俩的心理情况?”

    开解青年,安慰姬乐,还有学宫一堆工作等着自己。

    老者忽然感觉自己肩头的担子更重了。

    胡思乱想一会儿,史皇氏才委婉说:“冥神不是不能考虑。但关键在于,灵魂回归哪里?九幽冥土,需要提前置办出来。这地方怎么建造,殿下考虑过吗?”

    “故土有丰都山,这里用灵山就好。到时候建立阴城,打造死者国度。这样一来,我即便不转型神明,作为国灵或许还有另一条路。”

    纵然阳世的夏国覆灭,只要阴间鬼国还在,姬乐或许还能作为国灵苟延残喘一阵子。等待人间国家重立,便可重新振作。

    “纵然不转型死神,这样也很好。”

    听到姬乐的话,史皇氏点头。这样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法子。阴阳两面开花,拥有两处国灵根基,可保全自身不灭。

    “那打理阴城的人选,你可想好?最初规划建设的阶段,你哪里来的人手?”

    “东汉先民!尤其是杨柯他家祖宗。将他唤醒,我倒要看看,杨柯还怎么在我面前折腾!”

    说着,姬乐抬手准备召唤“烈公”的亡魂。

    一阵阴风吹过,姬乐的手僵立在半空,殿内还是三人。

    姬乐脸色有所变化,马上再度召唤灵魂。永乐殿中,出现一道道故去的夏国国民身影。然而……

    重瞳老者的目中露出迷惑之色,青年表情越诧异,暂时不去考虑自己的处境。他们盯着姬乐的动作,目光扫视夏国的这些国民亡灵。

    “姬乐,你一次能召唤多少亡灵?”

    “不论召唤多少,那些人也不存在。”姬乐明白青年话中的意思,他苦笑道:“就算我一批批全部搬出,也看不到那些人。”

    “怎么可能!”史皇氏震惊道:“那些先民才是夏国的基石,是真正的元祖!他们是国灵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你这里怎么可能没有他们的灵魂?

    “但的确如此。”姬乐心中冰冷,他看着仓颉,一字一句说:“我刚刚感知到,那些先民的魂魄根本没有回归。”

    就连前不久战死、老死的国民,他们的灵魂都会回归姬乐怀抱,成为他的一部分。可是,当年最初的东汉先民,包括杨柯祖先在内,姬乐感知不到任何一个人的灵魂。

    伴随殿内吹动的冷风,三人脊梁骨冷,静静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