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十六章八主之祭
    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姬乐不欲和杨柯争夺兵权,而且以他初来乍到的身份地位,也不适合跟一位颇有名望的国君争夺这方面的权利。就连国事运作,姬乐都很不方便插手。别看余媖对自己尊敬,但人家跟杨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能不向着杨柯?

    所以,双方在保持克制的情况下,定下祀、戎分权的约定。

    再者,杨柯对本土天神素有恶感,从来不肯来承天殿祭祀八主。如今姬乐到来,这种事情自然是他来了。

    承天殿为灵宫三殿之一,在永乐殿之后。姬乐并没有带太多人来承天殿,仅让苏芷准备瓜果,拉上青年一起来到承天殿。

    承天殿和永乐殿的布局类似,八主神龛便落在成天前殿。

    姬乐带二人进来,看到殿内缭绕的香火灵云,默默抬头望天上看。

    “纵然夏国厌恶天主,最终还是要低头吗?”

    殿内八主神龛的中央为天地二尊。开天之主,辟地之母,这两位大神被尊为造物主,世界的起源。

    此外,天主之侧的左三尊为阳主、兵主、日主。地母之侧的右三尊为月主、四时主以及阴主。

    因为本世界没有冬季这种现象,四时主根本没有半点权能,神龛中空无一物,只有一团朦胧的神性辉火。或许有朝一日,夏国能祭祀一尊真正的四时之主,从而为世界添加“冬”这个概念。

    至少在姬乐眼里,四时主成为天神的几率,比杨柯成为太阳神的可能性要大。

    阴阳主和四时主类似,是故土祭祀的两尊神祇,神光隐而不显。

    “不过阴阳主,尤其是阴主,在夏国祭祀中和幽都王重合,或许能成为本世界第一位冥神?”

    这个世界的诸神体系很原始,除却造物主孕育的自然诸神外,人文侧的神祇很少。死亡,虽然是自然现象,但同时也是一种人文概念。在这个世界上,目前别说死神,就连冥土世界都不存在。

    凡人死后,灵魂自动归入自己国家的国灵怀抱。如果没有国家,则会归属部落的祖灵族神。再不然,凭借虔诚的信仰归入天神怀抱。

    如果没有国家归属,没有部落归属,没有天神眷顾,那灵魂在大地上飘荡几日,就会被日光化作灰烬。

    “或许除却四时权柄外,冥土世界也是我们塑造神祇的一个光茧?比如我这种国灵接受亡灵,已经拥有类似冥神的权利。”

    姬乐望着神龛走神:我选择利用方仙道斩断和国家的紧密联系。但其实从神道侧,也有一种摆脱的方式。

    以国灵的姿态,真正登临神位。

    “老爷子和杨柯他们不认为我能成神,难道我就真成不了?冥神,在各大神话体系中都是一个拥有莫大权柄的神职。”

    相比阴主,那对立的阳主反而不被姬乐在意。目光落在天地日月这四座神龛上仔细端详。这四位本土大神,因为世界的加持,神辉璀璨夺目。

    苏芷站在旁边,小心谨慎问:“殿下要祭祀八主,要不要通知姐姐或者巫礼伯伯?”

    “我这次来,不是正经祭祀。仅仅谢过诸位天神对我夏国的照顾。”姬乐命苏芷摆上瓜果祭品,自己拈香祭拜。

    第一拜,谢天地主创世之恩。

    先民和天主间有着血海深仇。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如果这方世界真是天主开辟,那么先民来到人家的地盘上,必须对主人保持一定敬重。

    在拈香祭祀的时候,姬乐目光注视地主神龛。

    地母神陨落千年,神龛虽然不断积蓄归属于地主的信仰力量,但并无人接收。一团磅礴厚重的神力聚拢在地主神龛内。而且姬乐祭祀的同时,依稀能感觉到,他体内的地母神性有些微的跳动。

    但随后,一切恢复如初。

    “果然,地母跟夏国穿越有关!”

    第二拜,谢日月主的光耀之恩。先民再如何反感天神,也不能不承认,如今正是日月神对大地照耀的光辉,才让夏国得以农耕生息。

    可以说,天、地、日、月这四尊神,是生灵绕不开的祭祀对象。

    而第三拜,则是对普通天神的礼敬。

    得知夏国目前的处境后,姬乐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杨柯那小子锐意进取,雄心勃勃兴盛华夏,对我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问题是,他太骄傲,真把天下诸神得罪干净,我华夏一脉如今的人口可没办法迎战漫天神明。”

    如今洛城嚣张的资本,就是杨柯这位战力无双的半神英雄。他一个人可以横扫一个城邦,纵然天神降临大地,受到地母神的诅咒压制,也无法轻易战胜杨柯。

    但是——

    杨柯终究只是一个人。

    “还是要拉一批,打一批,在神明之中有所交际,才符合华夏利益。”

    姬乐今天主动来承天殿祭祀,便是给予一个信号。只要对夏国有益,他不介意尊奉一些本土神。

    草草祭祀后,姬乐带青年和苏芷返还永乐殿。

    路上,小巫女闷闷不乐,显然不高兴自家殿下对那些天神的礼遇。

    “丫头,我知道你心有不甘,可争这一时意气又有什么用?”姬乐的目光望着背后承天殿:“要争,便在这蛮荒世界中,给我争出一个千年不朽的诸夏文明来!”

    一时服软算什么?等夏国养精蓄锐,真拥有掀翻诸神的能力,将这些八主全部换成自己人,又有何妨?

    “何况,的确用了人家东西,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受到日月神的恩惠,总要给人家一份祭祀。还有天主,只要你在这片天空下呼吸,能绕开人家吗?”

    姬乐幽幽一叹,摸着苏芷小姑娘的后脑勺:“为了生存,可以争,可以抢。但承人恩惠,总要有所回报。”

    姬乐对本土神的态度并不排斥。

    如果本土神对夏国有恩惠,则祭祀尊崇,视作国之正神。比如风娥这类年轻的天神,是姬乐拉拢的对象。

    而天主这等和夏国有仇的存在,必定要找机会清算。可同时,也必须承认。天主作为创世神,作为世界的开辟者,天然让先民欠下一份人情。

    因此,姬乐既要报恩,同时也要报仇。

    “有恩有仇,那就先报恩,再寻仇。君子之义,岂在乎些许面皮?”

    ……

    姬乐这一场祭祀,规模很小,仅仅是展现他作为国灵的态度。但享受祭祀的几位大神,第一时间察觉夏国的变化。

    云界至高天,天主仍隐居于神殿。殿宇光辉璀璨,神威赫然,诸多云雾从殿中吐纳,缓缓流淌在云界,构成天穹的本质。

    关于夏国的祭祀,仅仅让神殿周边的云雾多出一缕,再无其他影响。

    地母陨落千年,如今诸神连她死没死都不敢真正确定,自然也无表示。

    日神的本体照耀穹空。祂通过光辉,随意往九宫城方向看了一眼,便继续自己的巡天之旅。

    为众生带来光明的神祇,你恨也好,爱也罢,照明便是祂自诞生以来的职责使命。有些生命对此抱有感激,愿意给祂供奉。有些生灵浑不在意,将一切当做理所当然。而还有一些存在,则对此抱有恶意。

    “但作为光明的化身,不论大地上的生命如何思考,我总要完成自己的使命。而这,才是神明高贵的本质。”

    不以小利而徇私,这是日神秉承的原则。昔年,天主命他断绝夏国的日照,让夏国成为无光永暗之地,他没有遵从。如今夏国国灵愿意对他表达感谢,他同样不会降临恩赐。

    太阳的脚步,从不以个人意志而转移。

    相较之下,月神的表情和心绪就丰富多了。

    察觉夏国祭祀自己后,月神露出古怪的表情,下意识看着身后的战神殿:“如果你们早一点祭祀,或许还能减去这一灾,不过现在……”

    就在刚才,祂和战神殿达成协议。

    以某次神庭让步为代价,换取战神继续对大夏施压,拖延夏国展的脚步。同时准备命令自己的国家将战争矛头对准夏国,阻止人间国灵的壮大。

    “如果你们夏国早一点展现态度,表达对天神们的应有敬重。又何必把你们视作‘她’的同党。可现在已经晚了,战神这次弄出来的东西可不好对付。”

    月神得知战神对夏国的全盘计划后,更是触目惊心。

    战神殿投入不大,更多是引导人间势力完成对夏国的一次次围堵。可如果真让战神完成,非但能让战神大捞一笔战神原力,奠定成为主神的根基,还能清除人间众多不敬天神的势力。

    “对我们天神而言,清理国灵和地祇,正是为了维护我们的利益。”

    月神目光垂入人间,当初战神插入青铜矛的那个深坑中,有一团黑不溜秋的小兽慢慢爬出来,向着夏国国土的方向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