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十五章好气,但我不说
    史皇氏被杨柯夫妇带走,余媖和巫丞忙着对付巫罗的残余势力。偌大永乐殿,只剩姬乐、青年、田平、赵钱二人以及被捆住的巫罗。

    姬乐命赵钱二人将巫罗送到柴房关进来,殿内只剩三人。

    田平惦念木宫的农活,起身说:“殿下,我在农宫还有农活未做,这便先回去了。”

    姬乐眨眨眼,手托着腮,笑眯眯问:“今晚可要给你备饭?”

    “不用,我在农宫吃。”犹豫了下,田平说:“晚上会回来歇息。”

    田平在农宫待了一天,总算对这个世界有所认知。

    汉代,在自己之后的朝代。但这些国民和自己同源,都是诸夏民族后裔。

    那么,帮助夏国义不容辞!

    而姬乐一开始对田平的态度虽然让他有些不舒服,但田平本就不是记恨的人,加上青年出言开解,对姬乐并无太大怨念。

    何况在外人眼中,田平便是永乐殿的人,自然要在国灵面前表明态度。每日住在永乐殿,正是为表明立场。

    “不用备饭?也对,想要在农宫打成一片,混一混人际关系,没有比‘同工同食’更便捷的。”姬乐想了想,有点可惜说:“我本来还打算让人给你送午饭。这么看,只能委屈先生。不过夏国这里的膳食别有风味,混杂异域风情。先生可以先尝尝。”

    “本就是粗鄙农夫,何谈嫌弃农家饭菜?”田平躬身应诺,打算离开。

    “等等!”姬乐拦住田平:“回头记得去找老爷子讨要农桑之书。先秦农家的技艺我当然信得过,可闭门造车远不如多方借鉴。农家技艺高,但先民也有东汉农耕工艺传承,而后面朝代的农耕经验更加宝贵。”

    姬乐拉着田平碎碎念说了好一会儿,直到青年都有些不耐烦,径自拿出南宫氏留下的食盒开吃,姬乐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总之,先生去找老爷子。什么曲辕犁、筒车,他那里都有。当然,如果先生有兴趣,木牛流马什么,也可以问问老爷子。如果能直接走上无人自动化农耕,那就更好了。”

    送走田平,姬乐马上变脸,从青年手中夺走一块蜜饯:“人家这是送我的食物,你乱吃什么?”

    “替你尝毒。万一王庭那边下毒呢?”一边说,青年一边抢走两块红米糕。

    姬乐眼皮暴跳,打算抢回来时,青年果断转移话题:“你刚才说的曲辕犁是什么?”

    “隋唐时期的一种农具,据说挺方便的。”

    隋唐?

    汉代时候的朝代?

    青年沉思后,接连甩出几个问题:“这种农具效率如何?产量能提升多少?材料是什么?图纸呢,画出来让我看看!”

    “……”

    “怎么?不好说?”

    “是不知道。”姬乐无奈道:“我对这东西了解不多。反正我那个时代,很多历史类小说中必然出现这种农具。尤其是两汉以及魏晋的小说,存在感最高。后来我问了朋友,朋友解释说,这种农具操作灵活,节省力气。我也不知道具体图纸,反正老爷子那里肯定清楚。就算没有图纸,后世农书中也有文字记录,回头让农宫慢慢研究。”

    姬乐幽幽一叹:“我这不食五谷的普通现代人能懂些什么?”

    “我看你认识粟米啊?粟米也是五谷——”青年很直白的打断姬乐。

    姬乐表演一顿,但马上改口说:“我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普通现代人能懂些什么?火药做不出来,宣纸弄不出来,曲辕犁自然也不成。就老老实实做我的降灵师,请华夏英杰们自行研究吧。比如阁下,能否全力助我兴盛诸夏大义?”比如,先把名字说一说?

    青年根本不理姬乐的表演,又问:“那么,你这位普通人鼓动田平去农宫,是打算在这里施加你的影响力?”

    杨柯让姬乐在灵宫慢慢折腾,隔绝他对九宫城的影响力。但姬乐的急性子如何肯如此?借口夏国传承断绝为由,将仓颉推到学宫,又顺势让田平在农宫帮忙。

    青年拿出九块点心,在二人面前摆好。

    “灵宫、学宫、农宫,接下来你的目的是哪个?”

    “自然是幽宫。”姬乐抓去那块粉红色的糕点,一口咬下。

    “女兵?让我带兵吗?”青年装模作样道:“虽然我没带过女兵,但如果你很有诚意的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尝试一下——”

    呵呵……

    姬乐对青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就在青年以为对方要诚恳求人的时候,姬乐慢悠悠说:“的确,我一开始的确打算找你。但仔细想想,让你带女兵这不是太屈才了?你还是研究武学体系更好。至于女兵这边,我认为女将更适合。”

    “女将?”青年心中升起不祥预感:“你不会打算降灵一位女将军,历史上有这种人?”

    “有啊。我打算明天进行尝试。限定女性进行降灵,我就不信,这次还能失败!”欧皇·姬乐对自己信心十足,已经确定自己下一位降灵的人选。

    一位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女性,尊享后人祭祀,甚至一度被推举为神的存在。

    当然,汉代对她的祭祀不多,无法如同史皇氏那样一步登神。但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引来天神们的过多关注。

    青年脸色不对,表情有些阴郁。又要召唤吗?而且还是一个带兵的人?怎么感觉,我的地位直线下降?

    但姬乐毫无所觉,兴致勃勃问青年:“我今日表现如何?”

    “稚嫩!”青年毫不客气:“行事鲁莽,流于表面。你的意图,回头杨柯一想就明白了。”

    嗯嗯?鲁莽?这话你舅舅说说也就算了,你好意思说我?

    姬乐瞪大眼睛,正要反驳,只听青年又道:“但……但动作干脆利落,一举斩断灵宫祸根,也不失为良策。”

    青年都没想到,姬乐居然下手这么狠,直接把巫罗软禁到身边,并且让巫丞和余媖清理灵宫中的内奸。

    按照他的想法,是姬乐入主灵宫后慢慢图谋,回头挑一个理由贬斥。哪想到,刚敲打那些鬼神,他就直接出手了?

    “巫罗这厮毕竟管理着许多天神的祭祀,你把他囚禁了。那些天神祭祀怎么做?”

    “自然是我亲自来了。”姬乐吃完点心,取来净水洗手:“你也一起来吧。先民祭祀的八主神,你也该好好认认。尤其是兵主,或许对你另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