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三十四章治化灵宫(二合一大章)
    大夏?

    杨柯众人神情迷茫,有这回事吗?

    余媖弱弱问:“殿下,在故土还有一个大夏?”

    “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馀里妫水南。其俗土著,有城屋,与大宛同俗。”见众人神情不解,姬乐背了一段话。

    “这段话出自《史记》,按理说,你们应该学过。”

    《史记》?

    杨柯、余媖再度露出茫然的表情。他们知道史记,也学过不少史记的内容,比如三皇五帝、夏桀商汤……但史记篇章缺漏,他们并不记得有这方面的记录啊?

    “大夏?我怎么没在《史记》中看到?”杨柯奇怪道:“当年我们以‘夏’为名,取自‘诸夏’之意。”

    一边说,杨柯目光投向对面的巫丞三人。

    杨柯、南宫、余媖年纪轻轻,当年取名时根本没他们的事。反倒是巫丞等人,当年和前代商讨名讳,用来作为其他国家对九宫城的代称。

    不然的话,他们可不乐意让其他国家随便给九宫城取名,多出一个个风格迥异的称谓。

    面对杨柯的目光,巫丞回瞪过去:我怎么知道故土还有一个“大夏”?拜托,我们传承断代,哪里知道那些琐碎事?

    当年东汉先民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杨柯祖先这等世家子,已经可以说是学问最高的一批人。然而,杨柯祖先那会儿还没行冠礼。年纪轻轻就跟着一群先民来到异界,纵然家传底蕴浑厚,可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小年轻,能记得多少华夏经典?

    学宫之中能补全四书五经,外加一些农桑医卜之书,已经很不简单。怎么可能将当年的原著一字不落的全部默下?

    缺篇少页,这才是学宫诸多经籍最常见的现状。

    “你们连大夏都不知道?”青年忍不住说:“这是博望侯从西域带回来的情报。你们总不会连博望侯都不认识吧?”

    “博望侯?”杨柯隐隐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南宫氏神色一动:“阁下莫非指的是博望侯张骞?”

    “是他。”青年说到这个熟悉的侯位,露出复杂之色。当年的事都是一笔糊涂账,折腾来折腾去,自己这些人全都死了。

    “当年跟李……跟飞将军一起行军,结果因延误军期而丢爵。”

    姬乐眉头一动,想到那后世感叹的飞将军。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那位将军名声很大,但是运气有点背……别说李广,张骞跟李广同行,结果出了岔子,连带丢去爵位。卫青跟飞将军一起出兵匈奴,结果也没成功抓到单于。那位老将军的运气连武帝都有点无语,私底下跟亲近之人多有提及。

    姬乐心中犯嘀咕:当年武帝嫌弃李广垫背,不敢随意驱使。要是降灵这个时代,那霉运会不会形成一个特殊的神通光环,害得我们都跟着遭殃?

    而青年想到当年的事情,思绪越飘越远:说起来,自己和那位老将军还有段杀子之仇。不过要说的话,谁让他不好好管教儿子,非要找舅舅麻烦?而且当年他那一死,也害得舅舅背上不少骂名。幸好陛下不追究,不然……哼!

    这两位走神沉思,仓颉开口解释道:“张骞出西域,带回一个有关‘大夏’的消息,后来列入《史记·大宛列传》。但因为先民们手中经籍缺失太多,故尔等不知。”

    “不知者无罪,尔等称呼‘夏国’,取诸夏之意,也无不可。”

    姬乐眉头一挑:“莫说西域之国,就算汉代之后,不也有一国以‘大夏’自居?老大人真以为,这称呼很好吗?”

    “以夏禹而起,诸夏文明繁荣昌盛,老朽觉得没什么大碍。”

    “等等……”杨柯听出不对劲:“什么叫做汉代之后?听这意思,故土中的汉朝已经没了?”

    青年皱了皱眉,没有言语。

    姬乐和仓颉对视一眼,肉戏来了!

    仓颉颔道:“岁月苍茫,此世时间和故土不同,如今故土已无汉朝,只有汉民。后来朝代更替,也换了不少人家。”

    杨柯脸色一沉,坐在垫子上低头沉思。

    南宫氏和余媖也蹙着娥眉,明白这件事背后带来的意义。

    他们这些东汉先民的后裔,自诩是大汉王朝的一支传承,先人们都以汉臣自居。可如今史皇氏明确告诉他们,大汉朝已经不再,他们的这份固守根本毫无意义!

    别说杨柯等人,就连青年听了都不好受。

    姬乐不是汉朝子民,史皇氏更对汉朝无感。可青年不同,纵然两汉隔代,可那东汉帝统传承西汉,从宣帝、元帝这一支续接,怎么也算一家子。论起来还跟自己沾亲带故。

    虽然他明白姬乐和史皇氏这出戏的本意,可心中还是不好受。

    “老大人的意思是,既然故土汉朝不在,我等可自立为国或者延续汉统吗?”杨柯到底不笨,听出史皇的暗指。

    “杨柯,我今天另有大事要做,你要折腾什么国祚,回头再说!”姬乐见火候差不多,直接打断杨柯的话。

    他和史皇氏的盘算,只是给众人提个醒,慢慢做铺垫。毕竟他一个正儿八经的国灵,可这国家名不正言不顺,像什么话!

    因此,让杨柯正式立国,乃应有之意。可到底怎么立国?国号为何?国体如何?这些都有待磋商,且不急于一时。

    “余媖,去敲钟,敕命灵宫镇压的地祇大灵来此地朝拜!”

    “巫礼、巫岷,你二人带人去押解诸灵。”

    姬乐不给众人思考的时间,马上促使他们跑去干活。

    永乐殿外,一阵阵低沉的钟声响。宫中各处灵台皆有华表竖立。金光冲天,雾霭袅袅,巫礼和巫岷匆忙带人前去解封,将这些地祇大灵押解到永乐殿。

    霎时间,殿内阴风阵阵,幽火飘荡。南宫氏到底肉体凡胎,实力远不如在场众巫。受到地祇大灵的阴气冲撞,脸色微微白。

    见状,杨柯双目一瞪,脑后缓缓升起一轮红日。在日光照耀下,他和南宫氏周遭的阴气纷纷消解,就连那些地祇大灵也不敢有所靠近。

    “山河地祇十七柱,祖灵族神十二柱,国灵五柱……”姬乐细细扫了一遍,问余媖:“人都来齐了?”

    “还有几位,在封印中陨落。”

    “嗯。”姬乐微微点头,环视下方诸神。

    在场诸神模样各异,有如同姬乐这样的人形存在,也有各种野兽毒虫的恶兽形象,但更多的还是半人半兽的神祇形象。

    不过地祇大灵都是战败者,他们全部处于“大灵”层次,一位半神都看不到。而且他们身上的光辉夹杂诸多血腥气,显然曾经享受血祭,神光并不纯粹。如今没有血祭,一个个精神萎靡,昏昏欲睡。

    姬乐轻轻一拍桌案,五色祥光照耀宫殿,驱散全部阴风邪气。

    “今日之后,我主灵宫。你等当改衣冠,易民俗,受我诸夏大义。”

    诸多大灵浑浑噩噩被巫觋们抓到永乐殿,被姬乐的神辉刺激,纷纷清醒过来,听到姬乐的话,其中一位鬼神破口大骂:“该死的夏国神,受死!”说着,这尊人身鱼尾的大灵卷动浪花,冲着姬乐扑去。

    “放肆!”

    “你敢!”

    余媖、巫丞同时出手,但青年度比他们更快。只见身影一晃,青年出现在大殿中央,一脚将鬼神踹飞。这是一尊祖灵,是某个部落的先祖死后,在信仰中和神鱼结合,成为半人半鱼的模样。

    嘭——

    鬼神飞跌出去。

    “区区一尾鱼妖——废物!”青年浑身血气凝聚,一股股煞气向四周涌去。

    大灵们纷纷打起寒颤:“这杀星,到底杀过多少人?他身上的血腥气,怎么比我们都多?”

    杨柯感受到青年身上凌厉的煞气,眯着眼暗忖:我在外头征战多年,身上积累的军伍煞气都比不上他。这家伙到底是何来历?

    青年脚一用力,人身鱼尾的大灵忽然出惨叫:“啊——”

    诸大灵都能清楚的看到,鱼尾大灵身上的光辉有些微的黯淡,而且鱼尾也被青年这一脚踩断。

    “老实点,不然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完,青年挥袖走回自己的位置。

    “一点小麻烦,大家不要在意。”姬乐笑容满面,在青年挥舞狼牙棒后,便应该由他来塞蜜糖了。

    “只要大家肯改衣易服,那便是自己人。自己人吗,坐下来可以慢慢谈,一切都好说。”

    一尊祖灵小心翼翼问:“我等衣着如此,数百年依循,岂能随便更改?”改衣冠,断文明,日后谁还知道自己的存在?

    姬乐微微一笑,也不反驳,直接对身边的青年说:“抓起来,在门口吊起来打三十鞭。”

    “你敢!”祖灵心中骇然,但他不敢攻击姬乐,直接往殿外逃去。

    史皇氏提笔在空中写下一个“禁”字,殿外忽然升起屏障,将祖灵反弹回殿内。青年再度出手拍碎煞气,一只手捏住祖灵的脖子,提鸡仔一样将他拎出去。

    这时,姬乐才对剩下鬼神们说:“你们不要误会,我让你们换衣冠,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

    “我是一个仁慈的人,不愿意杀生,更不愿意背负弑神之罪。但不杀你们,每日鞭挞处刑,这点还是能做到的。”

    听话,不打你们。不听话,每天打。

    杨柯听出姬乐的话外之意,暗暗腹议:这就是你想出来对付大灵的法子?这么暴力?凭什么老师和余媖他们都认为你“仁德”?你家的仁德是这种方式?

    “另外,你们也应该知道自己的处境。你们都是从信仰诞生的存在,如果信仰你们的那些子民全部消失,再也无人祭祀尔等,你们还能存在吗?”

    “我国镇压地祇有数十位,如今在场的人数可不全。你们猜猜,剩下的大灵在哪里?”

    大灵们相互看看,瞧出彼此脸上的畏惧,也更加清楚那些没到场的同伴是何等下场。

    漫长岁月中,如果得不到祭祀香火,他们这些人便会慢慢消亡在时光中,不留半点痕迹。

    “可是,只要你们肯按照本殿的规矩来。本殿能做主分润你们香火,让你们得以延续。”

    “选择吧,是老老实实顺从我道,成为华夏的守护神。还是冥顽不灵,抱着你们的文明火种,最终走向消亡?”

    “别以为你们能反抗!夏王为人君,无法真正涉足神道。但我不同,我为国灵,天然压制尔等鬼神。”

    姬乐缓缓站起来,他身上的威严顷刻间充斥整个永乐殿。

    接着是灵宫,然后是整个九宫城乃至夏国的国土疆域。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滚滚。在这里,姬乐的任何举动都足以影响整个国家的运行。

    大灵们在这股威压下,纷纷跪在姬乐脚下。而门外的痛呼一声高过一声,吓得地祇大灵们噤若寒蝉,再不敢随便话。

    “不说话?那就是不反对喽?”

    “今天回去之后,本殿会命巫女给尔等准备衣冠。她们会教你们怎么穿戴。记着,不要对我灵宫巫女动手动脚,你们这些夷神没资格染指本殿的巫女。如果让本殿得知你们谁敢欺负她们,可就不是每天三十鞭这么简单。”

    巫女们听到姬乐的回护之言,一个个喜气洋洋,露出感激之色。

    总算有了主心骨!

    巫女,说白了就是神的仆从。她们这些巫女平日看起来地位高贵,可如果碰到那些天神降临,就要做好牺牲自己来讨好神明的准备。可姬乐的话,无疑是真正将她们当人看。

    自然能赢得这些巫女们的心服。

    当巫女们领着诸多大灵下去换衣服,姬乐马上将矛头对准巫罗:“往后,这些大灵每日来永乐殿朝拜本殿,需要有人看顾。巫礼身兼重任,不可擅离职守,那你就留下来吧!”

    “我?”巫罗本来冷眼旁观这处大戏,哪知战火突然烧到自己身上?

    他呆了呆,连忙起身说:“殿下,巫礼大人才是司掌祭神的大巫,小人不过是区区副手,不敢担当重任。”

    闻言,姬乐拂袖一扫,故作愤怒:“既然不肯担责任,那留着你作甚?直接褫夺巫职,回去种田去吧!”

    不等青年动手,巫罗身边凭空多出两尊傀儡仆人,一个堵住他的嘴,另一个人扯下他的祭袍巫服,合力把他按倒在地。

    巫罗拼命挣扎,可姬乐随手一指,一道金光缚在他身上,将巫罗全部灵力废掉,最终瘫软在地。

    “……”

    在场众人尽皆色变。

    巫罗到底是灵宫有实权的大巫,这……这就轻易拿下了?

    姬乐笑吟吟对余媖和巫丞道:“巫罗阁下不堪重任,且在我这侍奉几日,好好教导。灵宫之事便托付二人了。相信这等怠惰之人不在少数,你二人要细细审查,行劝告教化之责。”

    二人心中一动,听出姬乐话中暗示。

    巫罗再翻不起大浪,可他那些余党呢?

    余媖心道:“殿下的意思,要彻底清洗灵宫,将这些人统统抓起来吗?”

    巫丞面色激动:“余媖和殿下亲厚,殿下让她出面很正常。但刻意拉上我,是为了帮我等夺回灵宫权利,恢复当年的灵宫统治?”

    二人凭借对国灵的天然好感,自然把姬乐往好处想。而且他们也明白,巫罗祭祀本土天神,跟灵宫格格不入。趁此机会铲除那些投降派,才是灵宫当务之急。

    “只是没想到,殿下下手居然这么干脆利落。”余媖心下苦笑,这位殿下的行动力未免太高了吧?

    想到昨日姬乐宣称要去找南宇山麻烦,余媖又是一阵担忧。杨柯已经很麻烦,如果再来一个主战派的殿下,恐怕进攻南宇山势在必行。

    “行了,杨柯,这里没你什么事。如果有空,护送老爷子去学宫。”姬乐懒洋洋坐下来:“学宫里头典籍不全,瞧瞧你们,连区区一个大夏都不知道。这可都是常识,你们啊,断代太严重。回头让老爷子好好给你们补课吧!”

    一巴掌拍死地祇大灵,反手撸掉巫罗这个汉奸,外带把史皇氏名正言顺塞入学宫。动作一气呵成,杨柯还没反应过来,事情就被姬乐拍板。

    等杨柯回过神,也觉自己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故土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还需要找史皇氏探问。而且故土传承缺失,的确也需要史皇氏帮忙修补。

    可是眼睁睁看着对方再跑去学宫折腾?

    杨柯心中到底不甘心。

    “当然,我知道你事情忙,学宫那边肯定照顾不到老爷子。就让你老师出面吧。”

    姬乐瞧见杨柯的表情,马上退了一步,让司马景文看顾,相信足以打消杨柯的些许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