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二十三章隐没在历史中的普通人
    黄橙橙的颗粒铺满地面,仓颉二人见姬乐被埋,赶紧上前救人。

    青年大跨步踩着金色颗粒,将姬乐从里面拉出。而仓颉来到金色颗粒前,忽然察觉不对劲,他俯身打量颗粒,拿在手中捻了捻,语气古怪:“粟米?”

    呸呸!

    姬乐将嘴巴里的金色颗粒吐出来,听到仓颉的话,也低头打量自己身后的小山。

    “这……”姬乐默默抓起一把:“这怎么像是没脱壳的小米?”

    青年拿靴子踢了踢粟米堆积的小山,轻蔑一笑:“这玩意,就是你召唤的东西?”

    “传说中的欧皇?运气逆天?嗯哼?”

    姬乐没理他,他神情凝重,捏起几颗小米,放在嘴里尝了尝:“的确是小米,还能吃,莫非这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粮食?我连这个都能具现?”这样的话,意义就大了。

    “确切说,应该是粟种,是来年播种用的东西。”仓颉打量姬乐身后的粟种,恍然道:“原来如此,国灵从薪火中降灵,并不单单是将历史人物拖入异世。更是通过历史信息进行万象的具现。理论上——”

    “理论上不仅仅五谷,就连那些历史中出现的兵器,亦或者那些建筑也能具现?”

    姬乐眼睛一亮:想想看,如果姬乐真把汉代的宫殿具现出来,拖到九宫城内,能省掉多少人力物力?还有那些传说中的神兵利器。既然仓颉降临,会因为信仰的关系成为半神。那么神兵来到这个世界,会不会也有加成?比如传说中得神明冶炼的黄帝佩剑?再不然,华夏传承象征之一的和氏璧?

    具现万里长河,镇压蛮族。手持和氏璧,镇压诸神……

    姬乐双目放光,根本不顾召唤阵中堆积的粟山,再度开始召唤。

    赤云在身边流转,于上空拉扯出一个光球。啪的一声,里面摔下一支竹简。

    “看来,这回也不怎么样。”青年俯下身子捡起竹简,打开一看,表情顿时变了。

    “怎么了?”姬乐本来很失望,战国时期的竹简?放在后世是古董,但是在这里,恐怕价值还不如那堆粟米。毕竟那些用文字记录的东西,史皇氏这里都有备份。

    但青年这表情,莫非还真是宝物:“瞧你那表情,难道是什么大人物的著作?是《道德经》正文,还是《论语》失传的某章?”

    “不是,不是什么大人物的著作,只是里面讲的东西……算了,你自己看吧。”

    姬乐接过来一看,眉头微微皱起:“这是讲述如何训练女兵的?”

    竹简里,先是讲述笔者跟随某位大人物在宫中为大王训练女兵的事情。然后转述那位大人物的话,总结一些训练女兵的心得。

    “那个时代,训练女兵——”姬乐捂着脸:“这竹简是兵圣随从记录的随笔?”

    即使是随笔,也价值莫大!这玩意,完全可以当做召唤兵圣的媒介!

    青年合上竹简,语气古怪:“但我觉得,比起召唤孙武子,恐怕更容易召唤他的那位随从,这竹简的作者。”

    “那也比一个普通人强。”姬乐目光撇向角落里的田平。田平缩缩身子,躲在柱子背后,看起来可怜又无助。

    姬乐幽幽一叹:“算了,我也不是看不起普通人。毕竟我也是普通人,哪会看不起自己?只是期待和现实的落差太大。付出一道神兽精魄,没想到居然降灵失败,简直不科学!不对,不玄幻!”

    他走过去,拍着田平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既然来了,便安心在永乐殿住。纵然是我们这些普通人,难道就没有自己适合的位置?”

    “诸夏之兴,不单单是人杰英豪的舞台,同样也有我们的一席之地。别有太大心理负担,安心点。”

    刚才自己嘴硬,强跟青年分辨,难免让田平心中不舒服。姬乐出言安抚,转身对青年说:“喂,那个人。既然你要带他,就先跟他在城里转转,讲解一下现在的情况。顺带,把这些粟米送去农宫。”

    “农宫?”青年小心翼翼从粟山离开:“你打算让农宫尝试耕种?”

    “先民们穿越,带来的物种并不多。如果我能通过具现的方式,将华夏作物带入异世培植,这或许比召唤英杰更加有益。”

    农耕体系,一直以来都是华夏的根基之一。这些种子的意义,绝对不亚于所谓的华夏英杰。

    “也好。”青年招呼田平,二人从永乐殿的库房找来麻袋,将粟米慢慢收敛。

    望着田平轻快而熟练的背影,姬乐突然问:“贤者与民并耕而食……”

    田平不假思索道:“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效神农氏,遗有圣德。天下为公,故升太平。”

    说完,田平嘴角一抽,抬头看向姬乐,神情讪讪不语。

    姬乐哈哈大笑,索性坐在粟山边:“原来如此,看来是我轻贱先生,所以先生不肯多言吗?”

    田平脸憋得通红,不好意思开口。

    姬乐也不再说话,起身让二人继续收拾粟米,站在仓颉旁边静望。暗中,姬乐也在反思自己刚才的作法:“大意了。刚才我询问田平的话,他的回答虽然否认自己和孟尝君、邹衍等人的关系。但是话里话外,表明他认识或者知道这些人。可一个普通农民,哪里能了解这么多?而且还直接称呼邹衍?”

    “大人,如果我没看错。这人应该是邹衍的邻居。”仓颉缓缓开口,他刚才一直不说话,通过薪火探知田平的出身,总算有了一点眉目。

    姬乐妄想召唤邹衍,将时间截断在邹衍生活的那个时间段。可即便如此,那段时间出现的人杰也如恒河沙数,许多百家贤哲在乱世阐述自己的思想。纵然和邹衍有所牵扯,召唤而来的人也不一定是邹衍。可能是他的仇人,也可以是恩人,亦或者妻儿亲眷。

    比如田平,他是邹衍的邻居,曾师从许行。但许行门人弟子众多,他在里面并不出众,加之农家消失太早,因此并未在历史留下自己的名字。

    “是啊,降灵本就具备随机性。我也没想到,最后来的人,竟然是邹子的邻居。”

    “大人很失望?”

    “放心吧,老爷子。我很冷静。咱们华夏历史上那些人杰固然出众,但并不意味着那些埋葬在时光浪涛中的其他人物尽是庸俗凡流。”

    “能成势者,固然有自身的种种品质、操行以及能力,但也绝对少不了时运的相助。所谓‘一朝时运至,半点不由人’便是这个道理。”

    没有时运,任你有秦皇汉武之能又如何?

    “不论田平先生是否为华夏名人,我方才都不应那般不尊重他。”姬乐最大的优点就是懂得反思,他明白自己刚才行动有些鲁莽,马上进行补救。

    “我刚才一时偏激,心疼那道神兽精魄,对他多有轻薄。先生难免心中怀有恶气,因此不曾表露身份,展现所学。来日方长,且慢慢处着。先让他去农宫帮忙,对农家门徒而言,这应该最适合他。”

    青年和田平手脚麻利,将粟米装入几个麻袋,驾驭犊车送往农宫。

    路上,田平忍不住对青年搭话:“小兄弟是兵家的人吗?”

    “兵家?倒也可以这么说吧。”青年挠挠头:“我们那时代,百家兼并,倒没先秦时代的思想碰撞激烈。哦,先秦时代,指的就是田先生你所在的时代。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我辈后人多有向往。”

    “至于先生所在的农家,我那个时代已经化作大农令,作农稷之官,协天子教化万民,治农桑之事。”

    青年也明白姬乐让自己同行的目的。方才姬乐轻慢田平,难以补救。史皇氏地位尊贵,哪里能动用他老人家?算来算去,只有自己过来做说客了。

    “哎,我好好一个征战沙场的武将,怎么就偏偏干起拉拢劝说的谋臣之事?”

    想想自己在姬乐这边的待遇。先是当了护卫,然后跑去做谋士,这完全是大材小用啊。回头要是让我那个时代的人知道,还不笑话死?

    “当然,舅舅肯定不会笑话我。毕竟他一向认为‘在其位谋其职’,会很快适应这种身份。”

    目前姬乐和青年的关系,用先秦时代的话来说,那就是门客。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这便是青年目前的处境。

    “好像带人打仗啊。”青年心中哀叹。姬乐和杨柯打算反攻南宇山,他何尝不想在其中大展拳脚,尽用所学?

    但——

    “杨柯那厮肯定不会让我轻易执掌兵权,更不会让我插手将士们的训练。那么……男的不行,莫非要从女人下手?”

    想到方才的竹简,青年暗暗寻思:“孙武子尚可训治女兵,我又为何不能?帮姬乐拉出一支女兵,说不定还能保全他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