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二十二章欧皇的失败?不存在的!
    灵宫坐北望南,背后环山,风水格局上佳。而永乐殿坐落灵宫中轴,灵气更加充沛。三人走到永乐殿中庭,讨论要召唤何等英杰。

    姬乐:“我觉得咱们需要一个内政人才。”

    史皇氏获取薪火的历史记录,华夏数千年历史了然于胸,加上作为“造字圣人”,在人文这一块,暂时不需要另外找人。

    青年如果真是自己预测中的那人,可视作华夏武将的巅峰。虽然目前看起来实力不如史皇氏,但更多是受限于身体素质,未来觉醒恢复后,肯定是一颗闪耀的将星。

    思来想去,姬乐认为,自己需要一个能处理内政的人才,帮自己打理灵宫。

    青年在中庭依姬乐要求刻画召唤阵,听到姬乐的话,吐槽说:“你只有一座永乐殿,手底下就我们俩,召唤内政人才你管谁啊。哪个历史上的贤臣能管束史皇老爷子?至于我?我劝你算了吧,小心我揍他!”

    的确,青年的脾气那么暴,管他?真不怕他当场翻脸吗?

    青年:“我觉得,还是多从神灵层面下功夫。”

    多弄几个仓颉这样的半神,什么后稷、大羿之类的,这才更加稳妥。而且,青年也更尊重这等勇武英雄。

    至于史皇氏,他更倾向于民生方面:“我这里虽然有华夏历史记录的各种知识,可在我手中不过是简单的文字,需要找人还原。比起内政人才,还是实干家更好。比如鲁班、欧冶子之流。

    再者,你不是要竖立方仙道?挑选几个有仙术资质的人更好。”

    “仙术?只要不弄淮南王,其他人都成。”青年忽然插嘴。

    “放心吧,我对刘安没好感。别说他,你家那位求仙的皇帝我也不打算请。”姬乐一脸嫌弃:“你家那位生冷不忌,我这么英俊潇洒的美青年。真把他弄出来,我还要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何况以他的强欲作风,恐怕比杨柯更麻烦。”

    听到自家陛下被数落,青年摸着鼻梁,神情有些尴尬:“我觉得我家陛下挺好的。”只是性向有些问题,性格有些自负,痴迷求仙问道,有点薄情寡义……

    “嗯,对你很好,你全家受益。然而你亲戚呢?死了多少人?”

    二人一言一语,仓颉听后暗暗奇怪:这么看,他也是古代历史人物?的确是两汉之间?那么,他家皇帝又是哪位?刘安,莫非是那位皇帝?说起来,刘家人大多都是男女通吃,的确要小心。

    不过仓颉这就白担心了。

    姬乐何止不打算请刘家的皇帝,甚至不打算找历史上任何一个著名的帝王。

    废话,如今杨氏一脉治理九宫城好好的,你凭空找来一位历史上的著名皇帝,让杨氏如何自处?

    再者,这些皇帝们一个个自傲霸道的很,恐怕姬乐都压制不住。把他们弄来,这是拱手将九宫城让人吗?

    “再说,我要召唤仙术方面的人才。纵观你们汉朝,除却甘忠可、张天师、左慈等寥寥几人外,我还真没什么人能入眼。就算要召唤,也要从先秦时代入手。道家老子在汉代便有神化的迹象。阴阳家的邹子以‘五德始终论’对华夏产生深远影响。还有其他几个偏向玄鬼之术的学派,人家这些教祖级别的大拿,可比鸡犬升天的刘安要强多了。”

    等青年把召唤阵画好,姬乐拿出紫鸣虎的精魄。

    当初神兽攻城,戎鬼精魄被姬乐送给余媖,手中只有两道神兽精魄。降灵史皇氏用去一道虺鸾精魄,如今只有最后一道紫鸣虎的精魄。

    紫鸣虎精魄与虺鸾有所不同。这精魄呈现紫云之状,在姬乐掌心不断跳跃翻腾,却又无法脱离他的五指山。

    “去!”

    一如曾经召唤史皇氏,姬乐身边涌现赤云,拖着紫色精魄飞天而起。

    这次,姬乐刻意限定尺度,从春秋战国之时进行挑选。

    “内政人才不错,但如果是诸子百家的教祖级人物就更好了。老子那种大拿我不敢肖想……就邹子吧!他的阴阳家在这里,肯定能大放异彩。”

    姬乐满心期待邹衍的降临。

    这次,他内心已经有了人选,薪火之上闪烁光辉,浮现邹衍生平经历。时间轴局限在邹衍生前的这段时光里。

    然后,紫气融入薪火,从这段记录中拖出一道身影,出现在召唤阵内。

    “嗯?”姬乐目光往四周看,异象呢?怎么没有什么耀眼的异象?不求什么龙凤和鸣,也要有风雷齐,亦或者雾霭祥云吧?

    但召唤这个人的时候,毫无半点异象。召唤阵,或者说永乐殿很平静,没有半点波澜。

    姬乐暗中猜测:“莫非……莫非是返璞归真,达成阴阳五行归一的混沌之理,所以不见异象?”

    仓颉盯着阵中的那个中年男子,露出奇怪之色。不对啊,别说诸子先达,这人身上连半点凡力量的痕迹都没有……

    他二人心里犯嘀咕,隐约觉得事情不对劲。

    青年笑哈哈上前打招呼:“前辈可是阴阳家的邹子?”

    “邹子?”中年男子看看四周,觉眼前三人正看向自己,不由一怔。他下意识握紧手中的锄头,摇头说:“不是,田某只是一个种地的,贵人为何将我和邹衍混淆?”

    种地?姓田?

    姬乐嘴角抽搐,上下打量中年男子。

    没错,中年男子一身麻衣,手持锄头,脚下草鞋还沾着些许泥土,怎么看也不是那传说中的阴阳家祖师爷。

    噗嗤——

    青年大笑出声,捂着肚子在旁打滚:“哈哈,我说姬乐,你的强运呢?这次不是刻意挑选时间,还指定降灵?这就是你的结果?”

    姬乐怒瞪过去:“你懂什么!贤达隐于乡野之间,这才是风度!”他扭头对中年人问:“莫非是孟尝君当面?”

    “孟尝君?”那人老实憨厚,赶紧摇头:“小人虽曾听闻齐国孟尝君之名,但从无缘相见。”

    不是田文?

    姬乐对自己的强运很有自信,想了想,仍不死心:“那是田期将军?”田期、田期思,另一个名字叫田忌,也算一个赫赫有名的战国人物。

    “不是。”老实人看到姬乐满脸期待,不得不心怀愧疚的打断对方的幻想:“这位贵人,小人田平,只是一个农夫……”

    “啊,对了,莫非是传说中执掌火牛阵冲杀燕军的安平君?”姬乐根本不听老实人的话,继续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姓田,我记得田氏应该是田陈代齐后才真正兴起吧?先生是田齐一脉的哪位大贤?总不能是某位齐王?

    不应该啊,我这不应该召唤帝王。不过召唤出来,你也别在意,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是孙膑先生辅佐过的威王?再不然是后来的襄王?”姬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可仍然不死心,打算将春秋战国时候的田氏名人说上一个遍。

    “小……小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啊。”老实人欲哭无泪,他语气颤抖,目光游走在青年和仓颉身上求救。

    “咳咳……”仓颉缓缓开口:“大人,莫要吓唬他了。可能是召唤时出现差池,定位错误?”

    明明已经从邹衍时期进行召唤,怎么可能错误?我一个神兽精魄就换来一个普通人?不存在的!我的强运,不可能出现这种非洲结局!老子不服!

    姬乐豁然起身,走到老实人面前,严肃道:“从今天开始,你叫邹衍。”

    “不,大人,我是田——”

    “不,你就是邹衍。阴阳家的创始人。”姬乐打断对方的话,一本正经道:“你是阴阳术大家,奠定阴阳五行论。但在降灵时,你失忆了。然后因为降灵前,你在田中作农,所以误认为自己姓‘田’。放心吧,你根基还在,肯定可以很快学会仙术。来,这是《太平清领书》,你好好研究。”

    姬乐扯过对方的锄头,将竹简塞给他,用一副希冀的目光看着对方。

    但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农民啊!男人同样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姬乐。

    “这样吧,你这几天先跟着我。”到底青年看不过去,主动将田平护在自己身边:“你不就是召唤失败,运气太差吗?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失败?不存在的,我运气差?我的强运可是绝对的欧皇级!“姬乐顿时炸毛,重新站在召唤阵上。

    “哼,反正用神兽精魄祭献不管用,那么我就凭借国灵之力,强行塑造精魄进行召唤!”

    “大人,等等。”仓颉打算劝谏,可姬乐已经开始降灵。他身边的赤云滚滚而动,轰的一声冲上云空。

    哗啦——

    一大片金灿灿的颗粒把姬乐连同召唤阵一起淹没。

    “大人/姬乐!”仓颉二人脸色大变,赶紧上前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