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二十一章划宫而治
    九宫城内,灵宫宫殿群的规模仅次于王庭。其中永乐、承天、明德三殿,坐落于中心主轴。永乐殿为三殿之,封存东汉先民穿越时携带的一些物品。其中便有一套东汉官制的朝服和官印。先民们以此作为华夏衣钵传承,香火经久不衰。

    来到这华夏衣钵传承地,望着肃穆庄严的精致殿堂,姬乐感慨道:“没想到,杨柯居然真的大方让出灵宫。”

    杨柯的举动,出乎姬乐三人意料之外。

    原本,按照他们的想法,是在灵宫自导自演一场好戏。

    昨日不是有毒蛇入城吗?让仓颉老爷子以文字变化毒蛇之形,在灵宫大闹一场。然后由姬乐出面解决,以此积累名望,从而达到分灵宫而治的目的。

    以姬乐等人的想法,也是要跟杨柯分宫而居,互不干涉。

    但没想到,他们的计划还没开始,杨柯居然直接把灵宫划给姬乐。

    青年撇嘴说:“对杨柯来说,灵宫本就鞭长莫及。巫觋内部倾轧激烈,让我们居住在灵宫,反而压制三脉巫觋的争端。再者……”

    “再者,灵宫主持祭祀之礼,日后土著天神对夏国施压,就是我在前面顶着了。”姬乐随之接口:“但这对我们来说,正在意料之内。”

    青年点点头,没错,对他们而言,这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

    仓颉踱步在殿内走了几圈,随后说:“您贵为国灵,在祭祀华夏传承、八主天神以及先民英魂这三处宫殿中,最适宜居住在永乐殿。哪怕放眼整个九宫城,也没比这里更适宜的地方。”

    打量这座宫殿,老者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执掌华夏历史,能感知这座宫殿所经历的沧桑岁月。

    这里是先民最初的落脚地,曾多次沐浴战火,无数先民血染于此,长眠于此。而此地,更寄托华夏衣冠,寄托无数先民对“回家”的期望。

    “国灵大人让我假托故土神名,宣扬救人回家。虽然这只是我们的宣传口号,但如果真能将这些先民遗魂带回故土,拼着我神位不存,也要试一试。”

    想罢,仓颉对姬乐道:“这里是九宫城风水最好的地方之一。在这里,国灵的力量能得到增幅。您可以试试。”

    姬乐闭上眼,从他身上浮现金色光辉。这股象征夏国命运的光辉在头顶形成一条条金龙,逐渐和永乐殿弥漫的香火之气融合。

    旋即,金龙化入香火灵云之中,携带浩渺磅礴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席卷。

    自永乐殿而起,先是灵宫沐浴在这股光辉,接着是王庭、幽宫等地,最终将整个九宫城以及周边的乡村统统纳入这股光辉中。

    刚回到王庭的杨柯抬起头:“领域成型,这一刻才算真正的半神。”

    半神的权柄,就在于他们掌控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之中,他们便是真正的神祇。杨柯的领域离不开火焰,而半神级国灵,他们的领域天然就是整个国土。

    跟他一起回王庭的司马景文和刘胜同样抬头。然而他二人境界不到,虽然能察觉有一股力量徘徊在上空,却无法感知太多。

    司马景文:“你说,这是国灵大人的领域?”

    “没错。”杨柯望着天空,依稀能听到些微龙吟之声:“半神级别的国灵,未免太奇怪了。”

    刘胜:“到现在,你还怀疑他的来历?”

    “当然,大地之上城邦林立,拥有国灵的国家并不罕见,可半神级别的国灵不过一手之数。我夏国有故土传承不假,但何德何能让国灵一步登临半神之位?莫非,他未来还能成为天神吗?”

    司马景文和刘胜无言以对。

    没错,在最初的欣喜后,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一个半神国灵突然出现在夏国,这里面肯定存在问题。

    而且,他们还要考虑附近那些强大国度的反应。他们,会不会乐意夏国突然多出一位强大的国灵?

    “可能是灵宫封印的那股地母神性?余媖不是说神性失踪了,应该是借助这缕神性,缔造国灵?”

    “还有,史皇氏的存在,做不得假。”

    杨柯:“若非史皇氏的确是我故土之神,我根本不可能让他们住在灵宫。先看看吧,是敌是友,未来总有分辨的一日。不过——”

    “不过什么?”

    杨柯双目熠熠生辉,看向自己的老师,再看向自己的得力助手。

    “刚才国灵也说,要反攻南宇山。你们不愿意听我的,难道国灵的话,你们也不听吗?”虽然杨柯看不顺眼姬乐,但不妨碍他扯虎皮,拉大旗,用姬乐的名义逼迫他们帮自己反攻南宇山。

    “……”司马景文和刘胜顿时无语。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想着围剿南宇山?

    “怎么?刚才你们口口声声赞美国灵的仁德,人家的话,这时候就不听了?”

    刘胜一路不知劝了杨柯多少次,仍无法打消他的念头,只得将求助的目光转向司马景文。

    司马景文从容一笑,轻拂衣袖,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国灵大人初来乍到,有些事情还不了解。而且他治理灵宫尚需时间。南宇山之事,等他安顿好了再做商议。

    何况,你也刚刚回城,需要处理这段时间的政务。还有,子嗣传承是乃国之大事。你早些留后,王庭才能安稳。我也有脸,死后去见你爹。”

    先是分划杨柯和姬乐的脆弱联盟,然后打出感情牌。

    果不其然,当司马景文提及子嗣后,杨柯神情一黯:“可能是我没有子孙缘吧,反而拖累她们几个。”

    “回去多处处,说不定这回就有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去灵宫拜神,但那些土著神能用就用,左不过是多祭祀一尊丰产神,灵宫还承担得起。”

    “……”

    “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那几位夫人想想。”

    “这倒是。”杨柯想到王庭中的几位夫人,心中颇为感触。都是少年夫妻,多少年下来,总有些亲情在。

    “的确,这段时间在王庭要多陪陪她们。”

    杨柯有孩子,但孩子全部早夭,甚至有一些孩子尚不足月就流产了。这件事不单单是他伤心,他那些夫人又如何不心痛?

    “我记得私库里头还有一些好东西,可以拿去送给她们。”比如有一支玉钗……

    见司马景文三言两语将杨柯注意力从“南宇山”引开,刘胜佩服不已:“到底是先生,出手果然不凡。”

    ……

    永乐殿,随着姬乐的国土领域成型。他的意志充斥整个夏国疆域,只要有神祇或者凶灵靠近,他自然而然会有感知。再也不会被人轻易偷渡入城。

    “此后,这永乐殿便属于我了!”姬乐请仓颉和青年一左一右坐下,询问二人:“两位以为,我今日表现如何?”

    青年看着姬乐,仿佛看到自己当年开府之时的模样。面对朝政,尚是新手的自己需要跟谋士部属们商议。而自己也要为陛下出谋划策,治理山河。

    只是没想到,在死后竟然还有这一天。

    望着意气风的姬乐,青年愣愣出神,直到姬乐再三开口,他才回过神,缓缓道:“治灵宫,本就是我们计划中的一环。国之大事,唯祀与戎。以杨柯的性格,断然不可能交出军政大权。所以我们能做的,便是在‘祭祖祀神’动文章。”

    姬乐不住点头。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不通国事,跑去杨柯面前指手画脚,以初来乍到的新手来影响一个运转多年的现成体制,摆明是惹夏国内讧。与其这样,倒不如以自己国灵的尊贵,退后一步在北宫站稳脚跟。

    而面对国灵,在对方不过分逼迫的情况下,杨柯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如同大多数国君那样,将国灵供奉起来,以国灵建设结界屏障守护国祚。哪怕是软禁监察,也绝对是国主级别的待遇。没见连北宫都让出来了?

    按照东汉后期的历史,天子居洛阳北宫以治天下。姬乐执掌北宫灵庭,未必不能真正崛起。

    “那我表现如何?”

    青年神情有些迟疑,看了看姬乐,也不好违心讽刺,只得老老实实说:“差强人意吧。”

    “只是勉强满意?”姬乐撇撇嘴:“你要求够高的。”

    仓颉道:“国灵原身不过是一普通人,初次上阵能有这份应对能力,面对夏君的强势而不落下风,已经很不错。”

    “还是老爷子会说话。”姬乐手放在膝盖上,盘坐榻上,正色道:“杨氏烈公遗泽犹在,杨柯王座稳固,兼之自身勇武。若非必要,我绝对不会跟他硬碰硬。他在王庭执掌军政大权,处理国事。我们在灵宫主持祭祖祀神,处置灵宫三派。两相安宁,共兴汉道,这才是正理。”

    易地而处,若姬乐自己在杨柯的处境。能对突然出现的国家灵有多少好感?若非气脉相连,一损共损,恐怕都会直接下杀手吧?

    杨柯能直接舍出灵宫给姬乐,的确出乎他意料之外。

    这国君虽然平日看着不着调,但是气魄胸怀的确不小。若杨柯真是一个争权夺利之辈,恐怕早就把姬乐放在眼皮底下监控,而不是舍出灵宫暂作观望。

    “杨柯既然这般大度,将灵宫划给我。我自然也要弄出一番事业,不然如何有面目在外抛头露脸?还不如直接躲在宫殿中,作一个吉祥物罢。”

    青年和仓颉点头称是。

    “当然,目前我们人太少。老爷子和你都不是处理政务的人才,所以需要再请一位华夏英杰。来来来,两位随我来降灵!”

    最后,姬乐暴露本意。只见他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拉着二人跑去永乐殿后头进行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