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二十章别人家的孩子——姬乐
    驱使地祇大灵为己用?

    在场众人全呆住了。

    镇压一群地祇国灵已经很麻烦,而且负担很大。而让他们乖乖听从我们的指挥,为我们所用?

    余媖琢磨灵宫目前保留的三百种巫术,就算是补全当年太平之乱缺失的部分,也不敢说御使神祇吧?

    刘胜眼皮猛跳:本以为国灵大人是一个稳重的人,怎么也要攻伐南宇山?杨柯不是跟他针锋相对,他俩在这件事上的立场高度一致啊。

    杨柯忽然笑了:“看起来,你有办法?”

    “有些想法,坐下来慢慢说吧。”姬乐重新拿回主动权,带人往玉华楼暂作歇息,并命余媖将自己事先准备的蛇羹送上。

    “昨日我家侍卫和史皇氏在城中觉有毒蛇徘徊水源之畔。出手将它们擒下,以免祸害国民。”

    “水源?”杨柯马上警觉起来:“南宇山?”

    “我也这么想,所以南宇山一脉不能留。需早日除根,以免后患。”

    杨柯眼睛一亮,立刻点头:“不错,南宇山当灭!”这一点,他跟姬乐的想法不谋而合。必须尽快出兵,在对方反应不及之前,将南宇山所有邪神剿灭。不然,他可没功夫应付瘟疫、毒虫种种灾难。

    侍女们穿着彩衣,如飘舞的蝴蝶穿梭席间,为众人盛舀羹汤。

    乳白色的汤羹撒上细碎的草叶,煞是好看。还有姬乐专门命人做的菘菜肉包,也一并端上来。这些肉包同样选择毒蛇身上的筋肉,腌制熏烤后,再用轻焯过的菘菜叶包裹,放火烧蒸制。翡翠色的肉包拿在手中,轻轻一咬,汤汁在嘴中迸。火辣辣的蛇肉配合菘菜叶,加上一碗热腾腾的羹汤,别有一番风味。

    至于杨柯在这方,却又生一点小波折。

    古云:美食不如美器。

    杨柯在饮食器具上要求极高,他偏爱先民传承下来的漆器。他惯用的餐饮用具是一套朱红器具。

    看到姬乐端上来的大瓮,杨柯马上让人端上自己的漆柜,准备用心爱之物盛羹。

    “我说,你就准备用木碗吃羹?”杨柯咧嘴一笑,准备让人将自己的漆器分给姬乐。

    说到底,幽宫太真楼荒废多时,那里的用具怎么跟王庭相比?

    余媖脸色微变:糟糕,我一贯在灵宫清修,倒是忘了这件事!

    “不必了。”看到杨柯送过来的漆碗,姬乐从容说:“我为国灵,当与民同在。如今国民生活水平不足,百姓以木碗盛豆饭,饮羹汤。我又岂能为一己之私,伤及民利?”

    “好一个同甘同苦。”司马景文听后,感慨道:“国灵大人心怀国民,乃仁德之相啊!”

    说完,老先生炯炯有神的目光就一直盯着杨柯。

    杨柯嘴角抽搐,心中直骂:混蛋,这厮摆明跟我对着干吧?我一片好心分给你漆器用,结果你又坑我!

    在姬乐这般放低姿态后,杨柯怎么也不好说,自己一个人用精美华丽的美器,然后看着其他人都换上普通木碗吧?

    于是,他只得关上橱柜,放弃自己的专属漆器,拿起一个粗糙的木碗,上面甚至还能看到木刺!

    “对了,这碗是我家侍卫今早现做的,没人用过。就算有洁癖,也不妨碍。”

    不,我不怕被人用,只是嫌弃你家侍卫作木碗的技术。没有打磨,没有抛光,不会就是从树干挖出木头,直接当碗吧?

    杨柯郁郁不乐,虽然蛇羹和菘菜包的味道都很不错,但心中还是好气,好想弄死这混账。

    “这厮在老师跟前,就如同别人家的孩子,符合老师对华夏圣王的所有向往。相比之下,这不是坑我吗?难保老师不会突然脑抽,说什么我应该与民共苦,就逼我穿麻衣草鞋,睡土炕,住茅屋……回头找机会打他一闷棍?哎呀,不行,打他的话,万一有个好歹,我家国民也要遭殃。”

    一顿饭下来,杨柯对姬乐的印象直接下滑到负数。

    待众人稍微暖腹后,姬乐方道:“御使神灵,我的法子也简单。迫使这些异神穿我诸夏衣冠,学我诸夏大义。若肯老老实实听从,自有解脱一日。若不肯,莫说镇神,便是真杀了又如何?”

    数代之后,亡国后人哪里还记得所谓的国灵故土?那时候,再给他们一个夏国的真正奴民籍贯,就算是半个夏国人。杀掉国灵,对他们的影响也不大了。

    “可就怕这些人不受管教。”

    “不受管教,那就杀掉。”

    “唔,并非真正杀神。而是将他们所系的国民后裔带上来,择十抽三,当着族神国灵的面进行威逼。如果他们不从,便诛杀奴隶。另外,还需要灵宫重新研究术法体系,我和史皇氏有心创造神文体系,未来少不得要跟巫觋们打交道。”

    余媖微微点头,她旁边那个主持镇神仪式的中年巫觋眼睛一亮。多跟巫觋们走动?莫非国灵暗示的意思,是依仗我们灵宫势力?

    司马景文眼一眯,眉宇间多出几分隐忧,他试探问:“国灵大人的意思是,完善灵宫的巫术体系?”

    “不错,这是必须的。不然怎么攻伐南宇山?昨日是我们运气好,现投毒的毒蛇,可下次呢?”

    司马景文哑然。他不希望国灵、史皇氏和灵宫巫觋们太亲近,但对方的话也是正理。史皇氏自故土而来,肯定有许多故土文明的传承,这方面可以帮助灵宫完善现有的体系。

    他扭头看向自己的学生:“殿下,您怎么说?”

    就这么直接让国灵和灵宫接触?

    杨柯摸着下巴,沉吟道:“说起来,你还没有正式居所吧?”

    姬乐正要开口,杨柯挥挥手:“行了,别说太真楼。幽宫虽然清净,还是最早的一批宫殿。但幽宫后来展成官方女闾,哪能真让你一直住在这?别的不说,日后老师去请教史皇,莫非还要成天跑去幽宫?”

    “那以国君之意?”

    “洛城九宫,四角宫阙太偏,不合你身份。而东南西北中五宫里,兵戎农桑之地不适宜居住,学宫地方狭窄,真正让国灵落脚的,无非王庭和灵宫。”

    “听说其他国家的国灵诞生后,都是当代夏君亲自抚养,或结拜兄弟,或视作亲子,或豢养宠兽。但你灵性太高,生而为人,哪还需要我教导?”

    图穆王朝的国灵诞生后,便懵懵懂懂,被当代国主收作养子,混迹在自己的诸多孩子里。哪怕如今已经长大成人,拥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仍和王室保持紧密联系。

    这也是大多数国家的作法。国灵和国君休戚与共,都是国家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奈何姬乐初来乍到,坏了杨柯诸多盘算,二人说不上两相生厌。但杨柯绝对不会把姬乐放在眼皮底下成天气自己。

    看着手边的木碗,杨柯心中没好气。连我的漆器都不能用了,这厮摆明是跟自己添堵啊!真要是住在我跟前,我还不给成天气死?

    “殿下,国灵居正位,主中央灵宫,这是其他国家都默许的规矩。”司马景文提醒道,你把他踢开,就不怕他在灵宫和巫觋们联合?

    “老师,王庭之中有我的几位夫人,还有先父遗留的两位姨母。国灵去那里,有所惊扰怎么办?”

    “所以,你就住在灵宫吧。正好,你来教化这些异神,以供巫觋们驱使对战。”

    “余媖,也不用让他回去太真楼拿东西。国灵初来乍到,也没多少东西要准备。回头你打扫永乐殿,让他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