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十九章国灵之道,背负一切(加更!)
    杨柯命人牵来纯白之牛用作太牢。但关于蛇灵,仍推到灵台准备放血。

    司马景文看到这一幕,并未多言,而是在余媖搀扶下,来姬乐、史皇氏处行礼。

    “儒生司马元昭见过国灵殿下,拜见史皇大人。”

    “起来吧。”姬乐随口应了一句,目光盯着灵台。在十位巫女的吟唱下,蛇灵毫无反抗的余地。一位巫觋上前,手起刀落,潺潺血水留下灵台,充满地上的凹槽。

    “殿下是好奇,为何国君仍准备放血蛇灵吗?”司马景文虽然当众呵斥杨柯,但爱之深责之切,正因为他对杨柯报以莫大期望,才不愿意杨柯行事毫无章法。时常训斥谩骂,以期待杨柯能真正奋,成为一代圣王。

    而到了姬乐面前,司马景文又要为杨柯解释,化解他二人的误会。

    “的确好奇。既然不用蛇灵祭祖,那这是做什么?”

    “邪蛇到底是一国之灵,承载国运兴衰,岂能擅杀?我等俘虏他国之灵后,最常用的方式是封印。而‘灵台放血’,一则削弱邪灵实力,二则挑选合用的劳力,将病残去掉。”

    灵宫有三重正殿,九重楼阁以及数十灵台。

    如今放血蛇灵的地方,便是东南方向的一处灵台。随着血液流失,洛城东南方向的奉宫有了变化。

    被俘虏的托磊之民送到奉宫没多久,便有不少老者、伤者因路途疲劳,而一一死亡。

    看守奉宫的几位军官对此见怪不怪,命人将尸体抬走,清点剩下的人数。

    “这么大规模的死亡,一口气将老弱病残淘汰,应该是灵宫那边又开始镇神仪式。”

    “嗯,只要镇神顺利,束缚这些奴隶的国灵根源,便再也不担心他们反抗。”

    国灵和国民息息相关。

    国民死亡后,伤口立刻反应在国灵身上。但反之,国灵出现问题回馈在国家时,却并不会那么迅直接。而是以一种玄之又玄的命运变化,间接影响国运。

    比如当日姬乐摔倒,促使一座房屋倒塌。如果他真吐血受伤,那么国民的死因便是因为“房屋倒塌”而死。

    同理,击杀一位国灵后,不会让所有国民在一瞬间死亡。而是从命运的角度,定下这个国家必然消亡的结果。

    因为国灵不在,这个国家的国祚也随之终了。

    但如何终了,怎么消失,会通过种种自然因素进行合理化。比如国家生一场地震,导致城池塌陷,国民消失。亦或者大地失去生机,爆一场饥荒,将所有国民活活饿死。甚至用一场瘟疫,来夺走国民的性命。

    国灵的死亡,仅注定结果,不在意过程。

    所以,在对蛇灵放血后,那些被俘虏的国民中,重伤无力之辈便以各种疾病作为死因,从而失去性命,完成九宫城对奴隶的挑选。

    “嘶——嘶嘶——”国民大规模死亡,立刻让大蛇有所感应,它挣扎着准备反抗,却又被巫女们以灵力镇压。

    姬乐冷眼看着灵台之上被放血的大蛇,藏在衣袖中的右手握成拳头,压抑心中翻滚的种种情绪。

    这就是一位国灵的下场!如果哪一天,自己也被人囚禁,乃至放血镇压,我身边这些汉民是不是也要遭受这种罪?

    “胜利,必须在这个蛮荒时代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不单单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这些同族。”

    只有胜利,才有延续,才有诸夏的崛起。

    蛇灵在灵台上不断挣扎,可一次次的反抗都被巫女们镇压。最终,精疲力竭地倒在灵台之上。

    一位身着赤衣的中年巫觋上前,拿出八卦宝镜对蛇灵一晃:“封!”

    金光乍起,灵台隆隆作响、,在这三丈方台之下缓缓升起一根华表。通体白色,高有丈余,照耀五色神光,尽显神圣威严。

    “桓表?”青年诧异道:“这是做什么?”他扭头看向姬乐,但姬乐表情冷峻,史皇氏也惊愕不已。

    他们竟然还有这种手段吗?

    在华表升起后,蛇灵露出恐惧之色,低着蛇头,不断哀叫起来。渐渐地,它的身形散化为白雾,被白色华表吸收后,成为柱表的一尊浮雕。

    姬乐蓦然回,看向灵宫之中的其他灵台。虽然那些灵台上面并未竖起华表,但姬乐能感觉到,大多数灵台下方都有着封印痕迹,以及淡淡的神力波动。

    他勉强一笑:“看样子,这就是灵宫巫觋封印地祇的方式喽?”

    “当然——”杨柯监督蛇灵被封印后,重新走过来:“灵宫对镇神有一整套流程。如果碰见不从之神,直接封印——”

    余媖狠狠在他背后一拍,打断他的话。她快步上前,对姬乐解释:“大人,我灵宫镇压地祇大灵三十有余。也只能镇压大灵这个层次,半神不受灵台束缚。而且之所以镇神,说白了,是以这些国灵族神为质,确保奴隶们不能动叛乱。”

    覆灭一个国家,不仅仅是通过物理手段,摧毁城池,斩杀国主。更要从精神上,从思想上,灭绝一个国家的文明。

    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注定需要数代人的时间,才能让那些亡国之民的后裔,逐步忘却自己的国家,老老实实成为夏国的奴隶。而那时候,也就可以吸收为同族,纳入诸夏一脉。

    但眼下,为避免奴隶们在工作之余,仍有心作乱,设法复国。将他们信奉的国灵和族神统统镇压,作为人质。只要有奴隶进行反叛,便真正诛杀他们的国灵,促使所有国民的死亡结局,从根本上杜绝叛乱。

    残忍、冷酷,但这却是蛮荒时代的主流。每一个强盛的国家背后,都以成千上万的生命堆积成骨山血海。

    望着那座华表缓缓沉入灵台,姬乐久久不语。

    仓颉沉声道:“国灵大人!我们的繁荣,踩在无数失败者的骸骨之上。自古以来,又哪有不染鲜血的冠冕?”

    “正因为我们强,所以才能存活。诸夏文明一步步走来,荣光背后的血腥与残酷,亦是我们所一直背负的历史。”

    “正视历史,背负历史,才能跨越现在,走向更为遥远的未来。”

    在仓颉眼中,一个托磊城的覆灭,根本算不得什么。炎黄时代,尧舜时代,那一个个部落的吞并和覆灭,和如今的托磊国又有何异?

    今日所见的这一幕,仅仅是蛮荒时代的一个缩影罢了。

    但他担心姬乐的心理状况。

    仓颉清楚,姬乐传承薪火降临此世化身国灵不假,可在原本的世界,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他害怕姬乐无法承受国与国之间的血腥与黑暗。

    “老爷子,你该不会是担心我对这些奴隶心软吧?”姬乐收回注视华表的目光。

    “那么,您未免太看轻我了。”

    姬乐昂着头,傲然道:“从我成为国灵的第一天开始,我便清楚的知道。荣光也好,耻辱也罢,这一切皆应由我背负。”

    “我即为国,国之一切,无论善恶,无论成败,俱是我所背负的使命。”

    “我岂会因为自家人以求生存而对他国动手,便去愤恨我族手段残忍?”

    “我又岂会为些许怜悯,去保全蛮夷外族,反而损伤我同族苗裔?”

    姬乐的确有心脱离国灵这个概念,回归于一个纯粹的人。但是,他又深深明白,当一天国灵,自己就必须履行国灵的使命。

    这个国家生的一切,不论是国土也好,国民也罢,他们的兴衰构成了自己的生命,缔造了自己的历史。而自己在作为国灵的时候,有义务回报这一切。

    “此蛮荒时代,大争之世。我族若要昌盛长存,又岂能凭一人勇武?国家家国,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国。唯愿诸君与我同心协力,光耀诸夏大义。”

    “说得好!”青年一脸亢奋,在旁忍不住拍手叫好:“好一个诸夏大义。不错,我汉道将兴,岂惧区区一异世蛮荒?”

    姬乐的话,可是说到青年心坎里了。

    遥想当年,他率大军征战外敌,不就是为民族崛起,诸夏昌隆吗?

    旁边余媖等人,感受到姬乐身上涌现的气势,心神为之摇曳。

    巫女愣愣望着姬乐,心中感慨万千:“我家国灵,到底不入凡俗啊!”灵宫镇压的众多国灵,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自家国灵!

    刘胜频频点头:“看起来,咱们家这国灵挺懂事啊。到底是人形国灵,就是比兽类国灵,以及那些半人扳手的要聪明。”

    杨柯表情有些复杂,虽然姬乐的话很得他心。比如大兴国祚什么的,这也是他的理想。然而偏偏来了一句“岂能凭一人勇武”,这是暗指自己?

    “这家伙,不暗讽我几句,他就不舒服吗?”

    姬乐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露出笑容:“放心,老爷子,这一切我都看得开。只是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把这些国灵镇压束缚,而不是当做我们的战斗力来用?”

    他手指对远处那些灵台一一点去:“这么多地祇大灵。如果以秘术操控,迫使他们为我们征战,那岂非多了好大一批战力?有这些国灵族神在,围剿南宇山,应该不在话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