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十七章杨柯回城,针锋相对
    杨柯一行人马不停蹄的往回赶,总算在次日午时回到九宫城。

    刚入城,杨柯一行人便受到国民热烈的欢呼。当然,这所谓的国民仅仅是汉裔国民,国内奉宫那些奴隶,根本没资格过来迎接。

    “哈哈,殿下这次又灭了一个小国,带回上万奴隶。看来,矿山那边的活又清闲了。”

    “我说,你们矿山那边能小心点吗?你们那里死的奴隶未免太多了。”

    “没办法,谁让矿山里有凶兽毒虫盘踞,不让这些奴隶踩点,难不成折损咱们自己人?再说,你们耕种那边也死了不少人?仅仅耕田,哪来那么多伤亡率?”

    “有奴隶要逃跑,有野兽要吃人,还有自杀的,累死的。我也很无奈啊,我明明对他们的待遇很好,让他们吃饱喝足,每天只要工作五个时辰就够了。我自己都要在外忙碌四个时辰呢!”

    国民们看着那一笼笼的奴隶,随意攀谈彼此的情况。

    夏国劳动力不足,除却鼓励生育外,只能把主意打在奴隶身上。为了解放国民们的负担,将众多劳力工作甩给奴隶,以确保国民有充足的时间研究技艺和术法。

    马上,杨柯含笑接受少女们送上来的花环。低声对后面落出半个马身的刘胜说:“一会儿,你先带将士们下去安顿,我去见见‘那位贵人’。”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以我的水准,区区国灵害不死我。”

    谢谢,我不是担心你,而是担心国灵,好吗?

    刘胜神情纠结,低声回复:“你脾气收敛点,多忍让贵人,毕竟都是一脉传承,闹起来大家都不好看。就算不给国灵面子,余媖的面子也要给。国灵的存在,她在灵宫的处境能好上许多。”

    “放心,放心,我明白。”杨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一路上,刘胜耳提面命,一直唠叨让自己对国灵友善些。难道自己就是那种无事生非,喜欢搅事的主吗?作为国君,我明明才是最希望国家和平的人,你们怎么就不理解呢?

    “我也不带太多人,你让几个亲随拖上大蛇,加上我准备的那几个盒子。”

    想到盒子里的幽神草,刘胜犹豫说:“你真没打算害人?”

    “再这么说,小心我揍你!害谁,我还没有无聊到随便对一个国灵下手吧?”

    而且杨柯明白,昨日是国灵出面解救大军,假托蚩尤之名引路,心里自觉承对方一个人情。纵然国灵的出现有些出乎意料,但也没打算上来就动杀手。至少,要观望一阵子再做决定。

    “还有那条大蛇……”刘胜的表情一言难尽:“第一次见面,你这是何必呢。”

    “就是第一次见,才要送上这份大礼啊。”杨柯意味深长说:“总要让人知道,这九宫城的主人是谁。行了,别管我,赶紧带兄弟们去吃饭!”

    说完,杨柯带着八个亲随,推着木笼,抱着木盒,嘴里哼着山歌往王宫走去。

    早在杨柯一行入城时,余媖便接到消息,从太真楼把姬乐请到王宫和夏君见面。

    “大人放心,夏君性格爽直,断不会做出危害您的事情。”

    “嗯,我知道,我相信你的判断。”姬乐嘴巴很甜,捏起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红山果,笑眯眯说:“何况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似乎看出姬乐神情坦然,毫无半点戒心,余媖稍稍放心。她太了解自家竹马的性格,凭空多出一个不受控制的国灵,而且诞生来历未知,以自家小的性格,肯定要先声夺人敲打一番。

    “只盼着他们双方皆是夏国要人,万万不可真正冲突。”余媖目光随后落在仓颉身上,满心期待地想着:史皇氏地位崇高,希望他能从旁拦一拦吧。

    不过余媖想的再多,也比不上杨柯登场送上来的大礼。

    “哈哈,国灵大人,前天仓促照面,没有时间详谈。今天大人既然来我的王宫,回头可以慢慢聊。”

    人还没进来,笑声便从殿外响起。

    姬乐将拿果子的手收起,笑眯眯说:“没关系,你去太真楼见我也可以。”

    “呵呵……”杨柯走进来,看到青年和另一边的仓颉,目光微作停留,才落在姬乐身上。

    仓颉的存在,他已经听余媖告知。但关键还是这家伙!

    仔细观察姬乐,见对方身上似乎没有留下多少伤,杨柯露出了然之色。也不解铠甲,腰间佩剑,大摇大摆坐在主位上。

    值得一提的时,姬乐来到王宫中,也被余媖推到主位。如今两人同坐,姬乐马上感觉到杨柯身上暗暗攀升的神力气息。

    “国灵大人身体如何?”

    “吃好,喝好,心宽体胖,其他事不足为人道。”

    杨柯眼中闪过异色:虽然,你昨天那番挣扎,自己全当没事人?而且连余媖等人都不清楚?

    他看向余媖,露出询问之色。余媖连忙茫然,最终才蹦出一句:“殿下,在王庭大殿之中尽量不要持刀佩剑。”

    “哈哈……忘了,忘了!”杨柯默默后脑勺,佯作无意地将佩剑扔到桌子上,剑尖正好对准姬乐。

    完了!

    余媖捂着脸,这厮又开始了!

    青年见杨柯示威,心中冷笑不止,掂量身边的八叶香薰,盘算自己这一扔,能不能直接砸杨柯一个脑袋开花。

    场上气氛诡异,让史皇氏表情无奈:拜托,你们好好说话行吗?一个个话中藏针,有意思吗?

    “这剑不错啊。”姬乐在杨柯对自己示威后,也是心中恼怒。但到底涵养好,继续拿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主动将剑拿起:“我知道你在国中还有一把青骝剑,那这剑叫什么?”

    “赤鸿。”

    “好名字,看来随你征战,饮了不少神血吧?”轻拂剑身,姬乐能感觉到一股锐利的剑意逼向自己。

    “大人——”余媖刚要惊呼,却看到姬乐身上浮现一片青光,慢慢擦过剑气,将上面的怨气煞气全部净化。

    “这是……”杨柯辨认姬乐施加的术法,露出疑惑之色。看起来,不像是灵宫的秘术?

    余媖一脸震惊:太平禳福祈神安灵咒?大人什么时候学来太平教的咒术?难道是赵伯和钱伯他们?

    姬乐随意挽起剑花,漫不经心说:“剑为百兵之,王道神器。岂能堕入杀戮邪道?人君既持剑治国,当甚之。”

    不就是示威装逼吗?怕你不成?姬乐心中自得:你拿剑示威,我就抹掉你的剑煞。有本事,你再叫唤啊!

    我斩杀十八个地祇大灵才积蓄的弑神煞力!杨柯看到姬乐的动作,心中不住咆哮,脸上也露出心疼的表情。但马上他又绷起脸,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只是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宝剑,语气轻松淡定:“区区一件器物,如何承载王道?这山河社稷,终归来自于人。”

    所以,你这不算“人”的国灵,哪里来,哪里滚吧!

    “没错,国家兴衰,最终还是依靠于‘人’。三木成林,三人合众,家国大事乃众民所愿,若非一君所为。故圣人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为君者,当慎思之。”

    然而什么是民意呢?自然是我这从国民心中孕育的国灵,更能象征一个国家喽?至于你,哪凉快,哪待着去!注定被人民推翻的家伙,安安心心当你的人君,我才懒得管你。

    杨柯嘴角挂着勉强的笑容,看着这伶牙俐齿的国灵,不由暗暗后悔:早知道,将刘胜一并带来,省得这厮在我跟前乱说。

    再看看底下,就连余媖对姬乐的话都露出一定程度的赞同。

    “喂喂,他这明明是借古人之言,而且是不是孔子本人所说,都不一定。极有可能是后人假托,你们干嘛一副崇拜的样子啊!”

    杨柯心中憋屈,索性亮出自己的杀手锏。原本勉强的笑容逐渐化开,笑容越灿烂。而在姬乐眼中,就仿佛一只黄鼠狼,终于盯上自己的猎物。

    “咳咳……我这次在托磊国抓到一条大蛇,打算带回来当祭祖的牺牲。不知国灵大人,可有意随我一起观礼?”

    “哦?”姬乐正要说话,只见杨柯命人将木笼推上来,里面赫然盘踞一条大蛇,而那蛇所散的气息和自己几乎一致!